首頁 » 兒童權益 » 瀏覽內容

陪台灣友人訪寺院遭警察阻嚇記

26617 1 發表評論
標籤:

編者按:計劃生育三十多年來,造成了史無前例的人間悲劇,那些剛出世或即將出世的數以億計的被國策殺死的冤魂,無法被遺忘;這其中也有一些慶幸來到這個世界的,卻繼續承受這一國策的摧殘。如這些生活在寺院里的女孩,原本應該有一個快樂的童年、一個幸福的家庭,這些正常的生活都被萬惡的計生政策給扼殺在襁褓中。悲哉!如今人口老齡化問題突顯、性別比例失調、拐賣兒童猖獗等,造成這一人間災難的政府不但不去幫助、撫慰,解決她們的困難,反而進一步封鎖消息,不讓外界知道,甚至採取打壓、威脅等手段阻止社會救助。本月,一名年輕的台灣女攝影師在中國婦權的安排下探訪了中國大陸一座收養棄嬰的尼姑庵,沒想遭到了當地政府多個部門和警方的輪番騷擾,嚇得女孩不得不中斷行程,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中國,對此,我們感到十分的無奈和憤慨。第一次來大陸安徽的女孩,從小就夢想着與母親的家鄉有一次親密接觸,感受一下這古老和文明,此刻卻被官員和警察們嚇得落荒而逃,並發誓從此不再踏上這塊土地,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聯想當前的台海局勢,中共嘴上說著兩岸一家親,實際上全力打壓台灣的生存空間,台灣人民為了爭得一點點可憐的尊嚴和權利,被中共滿世界追打。試問讓這個女孩自由自在的在大陸走走天會塌嗎?在她還在台灣沒有登上飛機,沒踏上大陸這片土地時中共就已掌握了相關信息,可想而知,中共背後做了多大的功課,動用了什麼樣的資源,而其目的就是來阻止一個女孩去看望另一個女孩。

 

中國婦權志願者: 李卉

 

大約一個多月前,台灣女孩棉棉在與中國婦權張菁聊天時,聽其介紹說大陸的一些尼姑庵里收養了很多棄嬰,都是因計劃生育政策,一些農村家庭為了要個男孩,而將剛出生的女嬰丟到尼庵。在此之前農村家庭為了留下指標生男孩,生了女嬰不是送人就是弄死,後來有些父母於心不忍,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想到出家人慈悲為懷,便偷偷的把女嬰放在尼姑庵門口,希望善良的佛教徒們能給孩子一條活路。尼姑因出家不能結婚生子,一方面是因為佛教有救死扶傷的傳統,不能見死不救;另一方面也考慮到將來的繼承人以及自己的養老問題,便收養了下來,沒想這一現象引來了大批棄嬰,清一色的都是女孩。

 

聽了張菁女士的介紹後,棉棉對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想親自走訪一下,希望中國婦權能為其聯繫和提供幫助。一方面自己畢竟是華人,母親又是安徽人,能來大陸尋根問祖,看看這片古老、神秘的國土是她多年的夢想; 另一方面作為攝影師,尼庵大量收養女嬰的現象在當今的世界也是絕無僅有,這樣的人文奇觀也正是自己夢昧以求的創作素材。

 

不久,中國婦權的姚誠從美國給我發來信息,詢問能否為這個台灣女孩做嚮導,去走訪一個收養了女嬰的尼庵。為確保走訪成功,他當時並未告訴我是哪個尼庵,在什麼地方,與誰聯繫,只是告訴我大約七月中旬成行。

 

2013年前後,我作為中國婦權的志願者,也參與了一些救助婦女兒童的活動,尤其是因為參與張安妮上學事件,我被合肥、阜陽等地的警察、國保多次拘押、傳喚並限制出境,還險遭判刑。姚誠在大陸做這個項目時我就了解了寺院女孩子的一些情況,總想去看看可憐的孩子們,因俗務纏身一直未能成行,今天有這個機會我當然求之不得。

7月17日上午,姚誠告訴我說台灣女孩後天(19日)到上海,然後乘高鐵到合肥,讓我19日到合肥南站接站,並將其帶到目的地—安徽省宿松縣復興鎮位於長江北岸的臨江庵。

 

19日一大早我便動身前往合肥,就在我剛到達合肥南站不久(約上午10時左右),接到姚誠信息,說是宿松縣宗教局和復興鎮派出所均給臨江庵打來電話,先是問有沒有一個台灣記者要來廟裡,並警告她們不得接待。庵里的女孩釋宏穩回答說根本就沒聽說有什麼台灣記者要來。(當時因為航班延誤,台灣女孩那個時候還未入境呢,我真佩服中國公*安的監*控水平,儘管我們聯繫用的都是國外的聊天軟件,電話也是新號,但神通廣大無孔不入的網監卻在第一時間監控到了聊天內容,並提前做好了預案)。由於飛機晚點,我接到她時已經是晚上八點,我們只好在合肥住一晚上。

 

第二天由於天氣太熱,我們決定包一輛車去尼庵。20號中午12點左右,我們打車經過近五個小時的長途跋涉,終於找到了位於宿松縣復興鎮同興村的這所偏僻的尼姑庵。說是尼姑庵,其實就是幾間剛建好的簡易房。由於長江發大水,早已破舊不堪的臨江庵浸泡在水中,一片狼藉,師徒三人只得暫住在幾間簡易房中艱難度日。老師太已年近八旬,收養的兩個女孩一個剛滿20歲,一個只有10歲;大的叫釋宏穩,因患有先天性心臟病,2012年中國婦權募款為其進行了心臟搭橋手術;小的叫釋紅心,10歲,在村辦的小學讀書;師徒三人的生活除了10歲的小女孩政府每個月補助600元生活費外(18歲止),其餘的日常開支完全靠零星的香火錢,現在寺廟又被淹,生活極為困難,朝不保夕。

 

我和台灣女孩棉棉剛到幾分鐘,七八個政府官員不期而至,他們是宿松縣宗教局、統戰部、宣傳部等部門的,據他們自己說是政府派下來參加防汛的,(防汛是假,防我們是真)。其實19號中午他們已經來過了(由於飛機晚點的信息他們沒及時掌握),白跑了一趟。幾個中年男人進門後不顧佛門凈地,隨便出入尼姑的卧房,並盯着我們東拉西扯沒話找話,我們吃午飯他們就在旁邊看着也不走。我跟他們說話也毫不客氣,對其中一位宗教局的官員說,你們既然是宗教事務局的,就應該知道自己的職責,你們為寺廟解決了多少實際問題?捐了多少香火?為她們申請了多少經費?他辯解說:她們沒有證件,不被政府承認,所以沒辦法幫她們。我說她們師徒三人老弱病殘的,溫飽都保證不了,哪有能力辦證,她們生存如此艱難你們非但不管,反而阻止社會力量救助;境外的朋友不遠萬里跑來捐助支援她們,你們不僅不歡迎,還像對罪犯一樣嚴防死守。你們這麼多人突然闖入寺廟,把孩子嚇得不敢出來,給周邊的人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當時他們的突然闖入的確嚇壞了10歲的小紅心,孩子因為平時很少見成年男人,突然那麼多彪形大漢闖進來,嚇得小姑娘立即關門躲起來,午飯也沒敢出來吃)。

 

我們剛吃過飯,那個統戰部的官員開始跟我直奔主題,問我姓名、電話、住址等,然後就開始盤問台灣朋友來這邊是幹什麼的?讓她出示了護照等相關證件,又詳細了解了我們此行的目的,並拍了照片後才離開。這幫人剛走沒多久,復興鎮派出所的警察一行四人警車開道全副武裝來到寺廟,其中還來了一名女警。一下車就開始讓棉棉出示相關證件並拍照,又讓她填了一張表格,然後讓我登記個人信息。接下來又是一番審查、盤問,其中一個應該是個小領導,緊崩着臉,臨走時態度無比傲慢地撂下一句話:外籍人員到我們當地,晚上在寺廟留宿必須主動到派出所登記,如果你們明天還不走,我們就不上門服務了,你們必須到鎮上派出所去登記”。

 

第二天早上,我們起床後準備到村子附近走走,剛一出門又碰到派出所警車如影隨形暗中盯梢,他們不顧驕陽似火,冒着高溫酷暑,一大早就跑到幾十里之外的鄉村僻野跟蹤“保護”我們,真夠盡職盡責的。要是把這麼多警力和資源真正用到為人民服務上,何愁社會不和諧不穩定?這個政權看誰都像要顛覆他們的敵人,一個80後的台灣女孩,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只不過是想了解寺院里女孩的生活狀況。就為這點小事,讓他們如此興師動眾,惶恐不安,不顧炎炎烈日,連續三天動用那麼多人力監控、騷擾我們,這個貌似堅不可摧,貌似強大無比的政權真是虛弱到了極點。

 

據說因計生政策導致遺棄在寺院的女孩在大陸較為普遍,這些寺院幾乎都在貧困偏遠的農村地區,其中安慶轄區就有不少這樣的寺院,多數寺院都不被政府所承認。中國婦權從2008年起就啟動了這一救助項目,但因中國政府的干涉,從2011年起就無法正常實施。女孩們在健康上得不到保證,出家人吃素,孩子們別說魚肉了,就連雞蛋牛奶都不能吃;沒有醫保,生了病只能任由師父們用土辦法治。她們得不到正常的家庭和學校教育,無法感受父愛、母愛,心理問題非常嚴重,絕大多數都有自閉症。從短暫的接觸中我就發現了20歲的宏穩和10歲的小紅心都有這種自閉症,尤其是小紅心根本就不開口說話,問她話只點頭、搖頭,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從不與陌生人交流溝通,也沒有任何的課外讀物和玩具,沒有精神世界。我們費了好多心思,又送了她幾件玩具,直到臨走時才在她臉上看到了一絲笑容,並答應了與我們合影留念。從小一直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後自然無法容入社會,因此很多女孩選擇了出家。

 

棉棉本打算在大陸呆一周的,買的是26號的返程機票,之後還打算去別的地方玩玩,但眼前的一切表明大陸不便久留。於是給寺廟捐了1000元錢後,第二天上午(21號)謝絕了我的再三挽留,臨時決定高鐵改簽,原訂機票作廢,以最快的速度買了張飛往台北的機票。她不遠萬里,歷盡艱辛從美國飛到中國,僅僅呆了三個晚上,於22號凌晨飛回了台北。臨走時她打來電話,無比興奮地告訴我說,能離開這個國家真是太幸福了,一分鐘也不想在大陸呆了。在這裡不僅因為網絡封鎖,不能登陸郵箱和社交網站,與朋友無法聯繫,更讓她不能容忍的是自己在中國被當成敵對勢力被監控、騷擾,沒有絲毫的安全感,並說以後再也不會來大陸了。

54963111221351489台灣年輕攝影師綿綿(左三)和尼姑庵的女孩們。
151261035641524091819203728021899430640284294148572871

李惠和綿綿。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1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admin說道:

    我個人認為大陸公安並非是通過監聽李卉和棉棉的通話才獲此信息,如果是這樣,國保早就將李卉控制在家,不會讓她到合肥來接棉棉了,在這之前我也沒告訴李卉要去哪個寺院,然公安怎麼可能知道是宿松的,安慶地區幾十個尼庵都有遺棄的女孩。我也沒告訴臨江庵的釋宏穩有台灣人要來看她。所以這事只能是共特從美國或台灣那邊了解到的。屆於這段時間中國婦權網被攻擊、破壞,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我們周邊圍活動,蘇昌蘭久拖不判等等,都表明中共對中國婦權監控、打壓在不斷升級。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