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其他维权 » 浏览内容

加拿大英语学校女权状况一瞥

1607 0
标签:

作者:刘沙沙                                                  2024-03-12

 

 

加拿大是一个文明平等的国家,但是新移民社区却是女权洼地。新移民社区里,英语学校又是一个比较低的洼地。

 

比英语学校更低的洼地,笔者能观察到的,是小学校外边等着接孩子的妈妈群:那些照看着大的、拉着小的、抱着婴儿的、或推着婴儿车的、打扮邋遢的、语言不通的,见人畏缩的、结结巴巴说英语时一脸痛苦的、被小的孩子拖累着甚至无法上英语学校的妈妈群,是更低的洼地。最低的洼地应该在新移民家庭里,“房间里”,不过那已经不是笔者所能窥见了。

 

笔者作为有了一点觉醒的女权爱好者,在新移民英语学校,受了多次心理伤害。

 

不是英语交流让我痛苦,而是英语交流的内容让我痛苦。

 

在一个“四个穆男,六个穆女、六个印度女士,加一个思想落后的男老师”这样的班级里,我作为唯一的女权爱好者,所受到压抑和伤害,天天发生,每节课都在发生。

 

每天要跟人辩论起码三次,每天起码三次“战斗”,每次战斗我都胜利了,可是每次我都受到了伤害 。

 

返校一个月,受了一百多次伤害 。

 

每次小组讨论,穆男都会忽略女士,抢先发表响亮的意见,响亮的、长长长长的意见,挤没了女士们的发言时间。需要我多次轻轻按住他,提醒他,给女士机会。

 

而那位印度女士,则羞缩得,驼着背,邀请她发言她能羞缩得恨不能躲到桌子底下去。这是,原生家庭和印度社会,给了她多少否定和打击,才能把一个女人打击成这样啊!

 

课间交谈,穆男宣称女人力量弱,不能保护自己,需要男人保护。我说女人通过练习以及武器,可以保护自己,不用男人保护。

 

他马上说是啊,加沙有很多妇女都拿起枪支参加了战斗。参加了对抗以色列的战斗。

 

我一口血涌上来,想告诉他们我支持以色列反对哈马斯。但是在六个穆男穆女的包围之间,在“打过仗的穆男”之间,我担心说出真实立场会导致物理袭击,并且我的英文储备还不够讲述从十诫到如今的宗教和法理。所以只好放弃这个话题。

 

上周二的小组讨论,阿富汗女孩说她有四个姐妹和最小的一个弟弟(一听就是为追求男孩不停地生生生生,最小的弟弟最受宠,其他的女孩不受重视),她说阿富汗风俗,如果某个女孩后边能带来男孩,这个女孩就被认为是”lucky girl”,中国女人我马上就明白了:“招弟”

 

印度女士说如果一个家庭生了三个女儿,就会把第三个女儿起名叫“Raj”,意思是“stop!”中国女人我,马上就明白了,“多妮”“改改”“改花”。

 

早就知道这些国家男权死硬。但是听到这些男权恶臭细节时,我还是恶心得郁闷不已。

 

尤其周三和印度女士交流姓名,发现她就叫”Raj”,我难过了一下,赶紧拥抱她:” I need give you a special embrace, you are so smart , so beautiful , so warm , so  nice woman , Forget  the bad mean of your name!”

 

拥抱完了,她身上的压力和创伤,变成了我的创伤。

 

然后,一整天我都闷闷不乐,想说服这位女士改名。不想这位温暖的女士,一生都顶着这么个挫折和否定的名字。一生中一到使用自己名字的时刻,就会遇到一份挫折和否定。

 

老师给的家庭观念讨论题,问如何看待丈夫有情妇,全组四个女生都表示绝不容忍——四个女生,碰巧是一个俄国女生,一个智利女生,一个秘鲁女生,一个中国女权分子我,这次碰巧是几个自强的女生在一组——

 

而组里唯一的穆男,粗着声音责问我们,说丈夫有外遇,女人应该反思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结果被笔者回骂:为什么不是反过来,妻子有情人,丈夫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

 

当然,丈夫有情人,这个课题交给小组讨论,本身就是不平等的。但是平等的、反向的问题,“妻子有情人”,我估计老师根本不敢交给大家讨论。在一个有很多穆斯林的班级,这个问题根本不敢提出来让大家讨论。因为这会引起剧烈的耻辱感,对男人、女人,都会是剧烈的耻辱感。

 

讨论甚至可能跑到石击刑上,跑到活活砸死妇女的石击刑上。那样的讨论情景,就更难看了。大家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可是,“妻子有情人”会引起这么剧烈的耻辱感,“丈夫有情人”不会引起这么剧烈的耻辱感,这本身就是社会不平等的一个例子了。

 

…………

 

因为被很多善良的女同学包括穆女分享过好吃的,我就也想回报他们,想拿虾圆回报他们。正好看见一个阿富汗出来的穆斯林男孩,和一个巴基斯坦出来的穆斯林女孩在聊天,我就过去问他们,想给你们分享食物,虾圆你们忌讳不忌讳?

 

结果那个夹着拜垫的穆斯林男孩,阿丹。马上激烈愤怒地否定了,皱着眉头,焦躁地,一脸不耐烦地否定了😠。甚至连谢谢,连sorry 都没说,而是砸了大堆大堆否定的言语,大意是说虾子不哈拉,不清真什么的,blala blala,那个刚刚还和我分享食物的穆斯林女孩,本来温暖迷糊地想试试虾圆的,已经向我走过来准备讨论虾圆的,这下被男孩吓住了 @@ 畏缩了。

 

我现在很后悔 >_< 自己应该把每个穆男都当作潜在家暴犯来警觉的,应该像处理家暴的社会工作者一样,分开他们,单个单个地问的,

 

应该给女士单独表达的机会。

 

我不该问这个穆男的。不该给他发言的机会的。不该给他这么强烈地施压他人的机会的。

 

读者可能想说这些伤害算轻微。可是我承受了一百多次。

 

被这些男权小刀砍了一百多次,再轻的小斧头也快把我砍断了,

 

所以我要休息两个星期。猛吸两个星期的女权,鼓起勇气再返回学校,“迎接新的战斗”。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