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別報導 » 浏览内容

紐約時報:助力中國全球宣傳運動的美國富豪

1424 0
标签:

轉載自《紐約時報》                                      2023-08-05

 

中國婦權網按:下文中提及的媒体只是中共洋外宣其中一部份:「東升新聞」(Dongsheng News . https://dongshengnews.org/en/about/ )通訊社,該通訊用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報導中國。它從官方媒體上取材,將輕鬆的新聞與官僚主義的官方文字混合在一起;「三大洲」(https://thetricontinental.org/about/),但它的地址與紐約市曼哈頓的「人民論壇」(https://peoplesforum.org/about/)相同。

 

 

2016 年,羅一(右 Neville Roy Singham)與活動人士·埃文斯(Jodie Evans) 2017 年,兩人結婚,他賣掉了自己的科技公司。 JIM SPELLMAN/WIREIMAGE, VIA GETTY IMAGES. 在喬迪 2017 年与辛厄姆结婚之前,她一直批评中国政府,并在 2015 年表示“我们要求中国停止残酷镇压女性人权捍卫者。” 2019 年,埃文斯,“粉色代码”( Code Pink)创办人,算是民主党内极左人士。曾与女演员兼活动家简·方达一起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大厦参加了一系列每周集会和公民不服从行为,称为“星期五消防演习”,以强调全球气候危机,活动中也多次被捕。

 

 

在倫敦熙熙攘攘的唐人街舉行的這次抗議活動彙集了各路活動團體,抗議針對亞裔仇恨犯罪的上升。因此,當以華裔為主的示威者之間爆發街頭鬥毆時,情況就顯得有些不尋常了。

 

目擊者稱,在2021年11月,與活動組織者(包括一個名為「拒絕新冷戰」( No Cold War)的團體)同一陣營的多名男子襲擊了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活動人士,引發了這場鬥毆。

 

從表面上看,「拒絕新冷戰」是一個鬆散的組織,主要由美國和英國的活動人士負責運營,他們說,西方針對中國的言論分散了人們對氣候變化和種族不平等等問題的關注。

 

事實上,時報的一項調查發現,這是一個資金雄厚的影響力運動的一部分,旨在為中國辯護,並推動它的宣傳。運動的中心人物是一位富有魅力的美國富翁羅一(Neville Roy Singham),他以支持極左事業的社會主義者而聞名。

 

鮮為人知的是,羅一與中國的官方媒體密切合作,並以眾多非營利組織和空殼公司為掩護,為其在全球的宣傳活動提供資金。

 

從麻薩諸塞州的智庫到曼哈頓的一個舉辦活動的空間,從南非的政黨到印度、巴西的新聞機構,時報追蹤了數億美元的資金,最後都追到了與羅一有關的團體,這些團體將進步觀念的倡導與中國政府的宣傳要點結合在一起。

 

其中一些組織,比如「拒絕新冷戰」是近年湧現的。還有一些,比如美國的反戰組織「粉色警報」( Code Pink ),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出現了變化。粉色警報曾批評中國的人權記錄,但現在,它卻為中國拘禁以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人辯護,人權專家稱中國的行為構成反人類罪。

 

這些團體從美國的一些非營利組織那裡獲得了至少2.75億美元的捐款。

 

不過,現年69歲的羅一本人就住在上海,他旗下的一個媒體正在與人聯手製作一個YouTube節目,其部分資金來自上海的宣傳部門。他旗下還有兩家媒體正在與中國的一所大學合作,「向世界傳播中國聲音」。上個月,羅一參加了一個關於在全球宣傳中共的研討會。

 

2021年,倫敦唐人街的抗議者。組織這次抗議活動的其中一個團體「拒絕新冷戰」與羅一有關。 PICTURE CAPITAL/ALAMY

 

 

羅一表示,他的工作不受中國政府領導。但他與中共宣傳機構之間的界限模糊不清,以至於他與一家宗旨是讓外國人了解「中國在世界舞台上創造的奇蹟」的公司共享辦公場所和員工團隊。

 

多年的研究表明,無論是本土還是外國支持的虛假信息都影響著主流的保守派言論。羅一的媒體網路則展示了該過程的左翼版本。

 

他和他的盟友身處共產黨官員所說的「沒有硝煙的戰爭」的前線。習近平上台後,中國擴大了官方媒體的活動,與海外媒體合作,並打造外國網紅。其目標是將宣傳偽裝成獨立內容。

羅一的團隊在YouTube上製作的影片總共獲得了數以百萬計點擊量。他們還試圖通過與國會助手會面、在非洲培訓政客、在南非選舉中推舉候選人,以及組織像倫敦那樣演變成暴力的抗議活動,來影響現實世界的政治。

 

其結果是,這些極左團體看上去是自然地湧現出來的,它們複述中國政府的說法,相互呼應,反過來又得到中國官方媒體的複述。

 

稅務專家表示,由於該網路是在美國非營利組織的支持下建立的,羅一的捐款可能有資格獲得減稅。

 

時報利用非營利組織和公司文件、內部文件以及對羅一相關組織的20多名前僱員的採訪,理清了由慈善機構和空殼公司構成的網路。包括「拒絕新冷戰」在內的一些組織似乎並不作為法律意義上的實體存在,而是通過域名註冊記錄和共同的組織者與該網路關聯。

 

羅一的非營利組織都沒有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進行登記,而代表外國勢力影響公眾輿論的組織均被要求登記。這通常適用於從外國政府接受資金或命令的組織。法律專家表示,羅一的網路是一個不尋常的案例。

 

羅一網路中的大多數組織都拒絕回答時報的問題。其中三個團體表示,他們從未收到過外國政府或政黨的資金或指示。

 

Twitter上一群自稱反法西斯者的人士率先提出了對羅一的猜測。隨後《新前線》(New Lines)雜誌和南非調查媒體「屎殼郎」(amaBhungane)也進行了報導。印度當局在打擊新聞界的行動期間突擊搜查了一家與羅一有聯繫的新聞機構,指責該機構與中國政府有聯繫,但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紐約時報》的調查首次揭露了羅一的資金來源,並記錄了羅一與中國宣傳利益的關係。

 

針對這些關聯,羅一沒有提供實質性回答。他表示,他遵守了其活動所在國的稅法。

 

「任何關於我是黨派、政府或其代表的成員、為其工作、接受其命令或遵循其指示的說法,我明確否認並予以譴責,」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完全遵循我的信念,這是我長期以來持有的個人觀點。」

 

的確,他的同事表示,羅一長期以來一直欽佩毛澤東主義,正是這種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催生了現代中國。他稱讚左翼總統烏戈·查韋斯領導下的委內瑞拉是一個「非凡的民主國家」。在移居中國十年前,他說世界可以學習中國的治理方式。

 

作為一名資深活動家的羅一創立了位於芝加哥的軟體諮詢公司思特沃克,是左翼學者阿奇博爾德·辛厄姆 (Archibald Singham)之子。

 

在這家公司,羅一給人的印象是一位有魅力的表演者,他為自己創造了平等的企業文化而自豪。他毫不掩飾自己的政治信念。公司前技術總監馬吉迪·哈龍回憶起羅一給他講授馬克思主義革命家切·格瓦拉的經歷。哈龍說,員工有時會開玩笑地稱對方為「同志」。

 

2017年,羅一與前民主黨政治顧問、粉色警報聯合創始人喬迪·埃文斯結婚。這場在牙買加舉行的婚禮堪稱進步派「名人錄」。現場照片中有《現在民主!》(Democracy Now!)的主持人艾米·古德曼、班傑利冰淇淋聯合創始人班·科恩、《陰道獨白》劇作者V,原名伊芙·恩斯勒。

 

婚禮本身也是一次工作活動。邀請函上包括一場名為「左派的未來」的小組討論。

 

婚禮網站的截屏,上面還有一個預定的小組討論,名為「左翼的未來」。 ONELOVEUNIONJODIEANDROY.COM

 

 

羅一對這樣的未來有一個計劃。在思特沃克工作期間,他曾悄悄資助左翼事業。不過他的行動主義接下來會更加激烈。結婚六個月後,他將思特沃克賣給了一家私募股權公司。銷售協議副本顯示價格為7.85億美元。

 

他在聲明中說:「我決定,以我的年齡和我極其有幸享受的優越地位,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捐出我一生中的大部分錢.」

 

網路初具規模

 

其他大亨將自己的名字冠名基金會,而羅一卻通過一個隱藏其捐贈的系統將資金匯出。

 

核心受資者是四個新的非營利組織,名字都很不起眼,比如「聯合社區基金」和「正義與教育基金」。它們在現實世界幾乎沒有痕跡,只是將地址列為伊利諾州、威斯康辛州和紐約的UPS驛站郵箱。

 

由於美國非營利組織不需要披露個人捐助者,這四個非營利組織就像金融泉水一樣,噴出大量來源不明的資金。

 

這些組織的公開文件中無一將羅一列為董事會成員或捐助者。「我不控制他們,」他在聲明中說,「儘管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分享我的觀點。」

 

事實上,羅一與這四個組織都有密切的聯繫。

 

最大的一家由其妻子埃文斯經營。該組織的創始章程規定,羅一可以解僱她和董事會其他成員。章程還要求該組織在羅一去世後解散。

 

喬迪·埃文斯2019年在華盛頓。她是前民主黨政治顧問,也是粉色警報組織的聯合創始人。 LEIGH GREEN/ALAMY

 

 

根據對其他前思特沃克員工的採訪以及網上發布的簡歷,其他三個組織是由思特沃克前員工創立的。

 

羅一在聲明中承認,他將錢交給了未具名的中間機構,這些機構符合這四家以UPS驛站為地址的非營利組織的描述。幾個接受他們捐款的組織已確認羅一是捐款來源。

 

其中之一是位於麻薩諸塞州的智庫「三大洲」。2021年,其執行董事維傑·普拉沙德提到了羅一的注資。「一位擁有一家大型軟體公司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在Twitter上寫道。

 

三大洲製作有關社會主義問題的影片和文章。普拉沙德沒有回答有關羅一的問題,但表示該組織遵守法律。他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沒有也從未收到過任何政府或政黨的資金或指示。」

 

數百萬美元從註冊地址為UPS驛站的非營利組織流向世界各地。時報追蹤了南非政黨、美國YouTube頻道以及加納和贊比亞非營利組織的資金情況。記錄顯示,在巴西,資金流向了出版刊物《事實巴西》(Brasil de Fato)的組織,該刊物發布有關土地權的文章,並讚揚習近平

 

公司文件顯示,在新德里,羅一的網路資助了一家新聞網站NewsClick,該網站的報導中充斥著中國政府的宣傳要點。「中國的歷史繼續激勵著工人階級,」一段影片稱。

 

這些團體協調運作。他們在社群媒體上交叉發布文章並上百次分享彼此的內容。許多人共享員工和辦公空間。他們一起組織活動並採訪彼此的代表,但不透露他們的關係。

 

在南非,社會運動被「劫持」

 

每年,來自非洲各地的活動人士和政治人士都會多次飛往南非,在恩克魯瑪學校參加新人訓練營,該學校位於熱門的狩獵游區域。

 

他們來學習如何組織工人和左翼運動。然而,進入營區後,一些與會者驚訝地發現中國話題被滲透到課程中。

 

在最近的一次會議上,閱讀材料稱美國正在通過歪曲有關香港、台灣和把維吾爾人關進再教育營的新疆地區的信息,對中國發動一場「混合戰爭」。

 

這些閱讀材料讚揚了中國的貸款,稱其為「非洲國家建設真正的主權發展項目的機會」。閱讀材料沒有提及中國在贊比亞最近的債務危機中扮演的角色。

 

「他們被關在這裡以接受中國的宣傳,」幫助準備研討會材料的前員工塞貝利勒·姆布伊薩說。「非洲大陸的整個社會運動都被看起來像中國共產黨的外交政策工具的東西劫持了。」

 

四名過去的與會者表示,那些表示反對的人被大聲喝止,或者此後沒有再收到邀請。

 

美國稅務記錄顯示,以UPS驛站為地址的非營利組織之一——「人民支持基金會」捐贈了至少45萬美元用於學校培訓。埃文斯在Instagram上將場地照片描述為「羅一的新地方」。

 

這45萬美元只是羅一在南非所做努力的一部分。該基金會總共向以下組織捐贈了560萬美元:管理這所學校的組織;一家新聞機構;以及在2019年大選前成立的邊緣政黨——社會主義革命工人黨。

 

前黨員說,讓他們感到困惑的是,儘管當地嚴重失業和貧困,該黨似乎對中國很感興趣。例如,一封電子郵件顯示,羅一敦促他們參加復旦大學中國學者李波的在線講座。

 

在一名黨員稱中國在非洲的存在是「第二次殖民」之後,領導人在一個WhatsApp群中做出了辯解性的回應。「質疑中國政府的某些行為,這是我們絕對不允許的,」前成員林迪威·姆庫姆貝恩說。

 

該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其成員參加了有關進步問題的研討會,但從未強迫任何人參加。

 

時報獲得的一段錄音顯示,羅一還資助了一家在線新聞初創公司「新框架」。一位名叫阿拉貢·埃洛夫的員工說,辛格姆曾經為一個工作職位面試過他。

 

這家媒體僱傭了有才華的記者,並付給他們很高的薪水。讀者人數很少,但它宣稱,自己的目標是「質量,而不是點擊量」。

 

該媒體前總編輯否認新框架有親華傾向。但前記者安娜·馬雅武說,一名編輯從一篇關於採礦業的報導中刪除了對中國勞工做法的批評。「編輯的抵制純粹是出於政治原因,」她說。

 

2022年6月,編輯達里爾·阿科恩寫了一封辭職信,批評新框架對中國和俄羅斯的報導過於軟弱。「不可避免的結論是,」他寫道,「這是一項來自新框架上層和外部的意識型態指令。」

 

 

「永遠跟黨走」

 

羅一這間紅黃色調的辦公室,位於上海時髦的時代廣場的18層。

 

經過一次探訪,可以看出他並不是單打獨鬥。

 

他與一家名為馬酷文化的中國媒體公司共用這間辦公室。馬酷文化表示,它的目標是「講好中國故事」,這個詞通常用於對外宣傳。在一則中文招聘廣告中,馬酷文化表示,它為「全球大眾媒體網路和智庫」製作文字、音頻和影片。

 

很難將馬酷文化的組織和羅一的組織嚴格區分開來。

 

非營利組織的文件顯示,近180萬美元從一家UPS門店非營利組織流向馬酷文化。根據一份中文新聞稿,2021年,馬酷和三大洲社會研究所同意與上海一所大學合作,用中文和英文「講好中國故事」。

 

馬酷的網站 (Maku Group) 顯示,年輕人聚集在羅一的辦公室裡,面對一條紅色橫幅,上面用中文寫著「永遠跟黨走」。

 

馬酷文化沒有回應置評請求。時報提出問題後,其網站因維護而關閉。

 

2020年,羅一給朋友們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介紹了一份現在名為「東升新聞」(Dongsheng News . https://dongshengnews.org/en/about/ )的通訊社,該通訊用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報導中國。它從官方媒體上取材,將輕鬆的新聞與官僚主義的官方文字混合在一起。

 

東升新聞在中國的編輯來自「三大洲」(https://thetricontinental.org/about/),但它的地址指向曼哈頓的「人民論壇」(https://peoplesforum.org/about/),這個活動場所同樣由羅一資助。羅一對朋友們說,東升「對中國進行了獨特的進步主義報導,這種報導的缺失是令人遺憾的」。

 

他與宣傳機器的關係至少可以追溯到2019年,公司文件顯示,當時他與中國合作夥伴創辦了一家諮詢公司。這些合作夥伴在宣傳機構中非常活躍,他們與貴州省銅仁市政府共同擁有一家宣傳扶貧政策的媒體公司

 

貴州西南小城銅仁似乎是個小眾話題。但羅一網路中的組織已經發表了至少十幾篇關於當地農民的文章。

 

 

粉色警報( Code Pink

 

現年68歲的喬迪·埃文斯(Jodie Evans)曾是民主黨內部人士,1992年加州州長傑裡·布朗的總統競選的經理。

 

2001年恐怖襲擊後,她重新成為活動人士。她因佩戴粉紅色和平標誌耳環和靜坐示威而聞名,並最終被捕。

 

她幫助組織了粉色警報,以抗議當時迫在眉睫的伊拉克戰爭。該組織因干擾國會山莊聽證會而聲名狼藉。

 

埃文斯圍繞氣候變化、性別和種族主義等進步事業組織活動。直到幾年前,她還經常批評中國的威權政府。

 

「我們要求中國停止對女性人權捍衛者的殘酷鎮壓,」她於2015年在Twitter上寫道。隨後,她在Instagram上發布了一張與中國異見人士艾未未的合影。

 

一名粉色警報示威者在2月的眾議院委員會聽證會上打斷了證人的證詞。 ANNA ROSE LAYDEN/BLOOMBERG。(中國婦權網注:前排紅衣者為童屹。魏京生出獄後,曾任其秘書、正因與魏京生一起工作而被「勞動教養」2.5年。獲釋後赴美,與中國問題專家林培瑞結婚並育有子女。)

 

非營利組織的記錄顯示,自2017年以來,粉色警報約四分之一的捐款——超過140萬美元——來自與羅一有關的兩個團體。第一個是一家UPS非營利店。第二個是高盛為客戶提供捐贈管道的慈善機構,羅一過去也曾使用過這個機構。

 

埃文斯現在堅定支持中國。她將這個國家描繪成一個受壓迫者的捍衛者,一種無需蓄奴和戰爭的經濟增長模式。「如果美國擊垮中國,」她在2021年說,就會「斷絕人類和地球上生命的希望」。

 

她稱維吾爾人是恐怖分子,並為大規模拘留維吾爾人進行辯護。「我們必須做點什麼,」她在2021年說。在最近的YouTube影片聊天中,她被問及對中國有什麼負面看法。

 

「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出什麼來,」埃文斯回答說。她最終還是抱怨了一句:她在使用中國的手機支付應用程序時遇到了麻煩。

 

埃文斯拒絕回答有關她丈夫提供資助的問題,但她表示,粉色警報從未從任何政府那裡拿過錢。「我否認你聲稱我聽從任何政黨、我丈夫或任何其他政府或其代表的指示,」她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我一直遵循自己的價值觀。」

 

由於擔心訴訟或騷擾,美國政治左派中很少有人願意公開討論這對夫婦。還有人說,批評會破壞進步事業。但2020年,綠黨總統候選人豪伊·霍金斯表示,他對粉色警報和羅一網路中的其他人感到不滿,他們自稱親勞工,但卻支持壓制工人的政府。「為這一點辯護,或者為這一點找藉口,確實把他們推到了左翼應有的範圍之外,」他說。

 

在左翼團體中,並非只有粉色警報對亞裔歧視和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表示擔憂。

 

但粉色警報更進一步,為中國政府的政策辯護。在2021年的一段影片中,一名工作人員將香港的親民主示威者與當年1月6日襲擊國會大廈的暴徒相提並論。

 

2023年6月,粉色警報活動人士在未事先宣布的情況下拜訪了眾議院中國事務特別委員會的工作人員。據麻薩諸塞州民主黨眾議員賽斯·莫爾頓的一名助手說,活動人士在他的辦公室裡否認新疆存在強迫勞動的證據,並說這位國會議員應該去看看那裡的人們有多幸福。

 

「他們是在利用非常合理的擔憂,推動這種親威權的敘事,」台灣進步新聞網站「破土」的編輯丘琦欣說。「他們的想法最終會以一種影響主流話語的方式傳播。」

 

時報的一項分析發現,自2020年2月以來,中國官方媒體帳號至少轉發了122次羅一旗下網路中的個人和組織的推文,其中大多數帳號與拒絕冷戰和粉色警報有關。

 

今年5月,羅一出席了上海一家媒體學院的開幕式。組織者分發了寫有「傳播就是團結」字樣的手提袋。

 

這張來自中國新聞網站觀察者網的照片顯示,羅一(前右)在上個月一個中國共產黨論壇的一次分組會議上。 GUANCHA.CN

 

一張照片顯示,羅一坐在前排,旁邊是隸屬於掌握重權的中共中央委員會的一家出版集團的官員于運全。

 

 

就在2023年7月,羅一參加了一個中國共產黨宣傳論壇。在一張關於如何在海外推廣該黨的小組會上拍攝的照片中,羅一在一個裝飾著紅色鎚子和鐮刀的筆記本上做筆記。

 

辛厄姆是ThoughtWorks(思想工作)IT 公司創辦人「長期以來一直欽佩」中華人民共和國創始人毛澤東的意識形態「毛主義」。

 

不過,現年69歲的羅一本人住在上海,他旗下的一個媒體正與人聯手製作一個YouTube節目,其部分資金來自上海的宣傳部門。 他旗下還有兩家媒體正在與中國的一所大學合作,「向世界傳播中國聲音」。 上個月,羅一參加了一個關於在全球宣傳說好中國故事的研討會。

 

根據《紐約時報》2023 年 8 月報道,辛厄姆正在與“中國政府媒體機器密切合作,花費「至少 2.75 億美元資助他們的全球宣傳,並將其偽裝成「獨立內容」。 他的資金透過一系列非營利組織和空殼公司流向「馬薩諸塞州的一個智囊團…曼哈頓的一個活動空間,…南非的一個政黨…印度的新聞機構和 巴西」。

 

他將「進步倡議」與「中國政府談話要點」混合在一起。

 

其他大亨將自己的名字冠名基金會,而羅一卻透過一個隱藏其捐贈的系統將資金匯出。

“United Community Fund” , “Justice and Education Fund” , UPS store mailboxes in Illinois, Wisconsin and New York,“No New Cold War”

核心受資者是四個新的非營利組織,名字都很不起眼,例如「聯合社區基金」(United Community Fund)、「拒絕新冷戰」( No New Cold War)和「正義與教育基金」( Justice and Education Fund)等。 它們在現實世界幾乎沒有痕跡,只是將地址列為伊利諾伊州、威斯康星州和紐約的UPS驛站郵箱。 (UPS store mailboxes in Illinois, Wisconsin and New York, No New Cold War)

 

由於美國非營利組織不需要揭露個人捐助者,這四個非營利組織就像金融泉水一樣,噴出大量來源不明的資金。

 

包括「拒絕新冷戰」在內的一些組織似乎並不作為法律意義上的實體存在,而是通過域名註冊記錄和共同的組織者與該網絡關聯。

 

羅一是維基解密及其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 的支持者,例如,在Real News Network 主辦的2011 年活動中,他與激進軟體商人彼得·蒂爾(Peter Thiel) 和前情報 舉報人丹尼爾·埃爾斯伯格(Daniel Ellsberg) 一起為自己辯護。 除了艾爾斯伯格之外,他還為傑里米·哈蒙德(Jeremy Hammond) 和亞倫·斯沃茨(Aaron Swartz) 等黑客提供支持——後者是辛厄姆的朋友,當 當他面臨美國政府起訴時自殺時,他曾在ThoughtWorks 為他工作。 辛厄姆將斯沃茨的起訴描述為維基解密時代「恐嚇年輕網路活動人士的協調行動的一部分」。

 

 

 

中國婦權網轉載評論:

 

 

非常欣賞《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路透社》等媒體守住新聞媒體底線,冒死報道世界上權貴違法亂紀、揭露戰爭真相精神。如果若有失誤,也勇於公開道歉糾錯。

 

-2013年4月15日,這篇深入揭露中國總理溫家寶家族斂財的追踪報道,獲得2013年度普立茲新聞獎的國際報道獎。

 

-2014年《紐約時報》多次通報並引述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調查報道記者同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簡稱ICIJ) 「巴拿馬文件」門調查報告。

 

-洩密的文件顯示,中國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及其丈夫劉智源在列支敦士登成立基金,通過該基金握有一家位於英屬維京群島的公司。

 

-曝光文件為此前揭露出有關鄧家貴的情況增添了內容,鄧家貴與習近平的姐姐齊橋橋是夫妻,鄧家貴曾於2009年通過莫薩克-馮塞卡成立了兩家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的 公司,雖然習近平當時還在擔任國家副主席,但已經被確定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繼任。

 

-擁有離岸賬戶的最高領導人的親屬是中央政治局前常委賈慶林的外孫女李紫丹(英文名Jasmine Li)。 《紐約時報》2015年一篇關於中過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的政治關係報導的中心人物。 李紫丹的父親李伯潭有關聯的公司從它們所持有的萬達物業和娛樂企業的股份上獲得了數億美元的資本收益。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