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婦女權益 » 瀏覽內容

舊文重提:西藏婦女會一一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9036 0 發表評論

中國婦權  張菁                                2010/06/07

 

在印度達蘭薩拉窄窄的街邊的牆上,一幅廣告特別醒目,那是一幅電影節宣傳畫,沒有提着槍的肌肉型男,沒有完美性感的妖嬈美眉,或靚麗的3D畫面,連貼海報都是用簡單的膠紙,一個藏族老婦側面頭像素描,頭頂上呈現的是一隻和平鴿和其豐滿的翅膀,超世脫俗,意境深遠,第一印象,這個流亡藏人社區追求尊重女性、愛好和平,並有紮實的的藝術功底。海報是非政府組織西藏婦女會(TWA)為第一屆電影節宣傳而作,該會一位負責人說,多年來,她們除了號召擺脫中國政府的民族壓迫政策及傳承藏人宗教文化外,另一個重要訴求就是力圖消除性別、年齡等歧視。

西藏婦女會----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一個藏族老婦,頭頂上一隻和平鴿豐滿的翅膀,這幅宣傳畫超世脫俗。(中國婦權張菁攝影)

幾個偶爾到達蘭薩拉街上買東西的年輕女尼,都是從小跟着大人翻雪山過峽谷逃亡到了印度的達蘭薩拉,最終圓夢修道。(中國婦權張菁攝影)

 

在《流亡藏人憲章》中明文規定:西藏人民議會有46名議員(43位由流亡藏人直接選舉產生,3位由達賴喇嘛任命。任職五年,其中包括西藏三區(衛藏、康和安多)各10名議員,此代表中女議員不得少於兩名。目前,在流亡政府中最重要的職位即外交與新聞部部長,以及議會中一名副議長是由藏人婦女擔任。受憲法保護的女性政治權益,甚至比起一些西方民主國家也不遜色。

總部設在達蘭薩拉的西藏婦女會成立26年來,除中國境內外,在全世界各地有49個分會,會員約1.5萬人,經費多來自於向各國非政府基金會募捐、義賣婦女手工藝品及會員繳納的會費。西藏婦女會不但引領着藏人婦女爭取女性自由平等,走向一條全新的婦女解放道路,其政治訴求和行政管理及經費籌募方面,尤其獨立發展在政府架構之外,在政見方面,與西藏流亡政府最大的不同是,不認同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不認為“中間路線”能夠解決西藏問題,而獨立最符合藏人的最佳利益。她們旗幟鮮明的打出要求西藏獨立的訴求,而不受流亡政府的約束。這和中國龐大的婦聯組織絕然相反,由於婦聯的全部經費來自於中國政府以及受到一黨制政體的鉗制,長久以來只能扮演一個貫徹政府政策的傳聲筒角色,沒有質疑政策的功能以及組織草根維權的機制,這個先天不足,讓中國婦聯至今拿不出亮麗的成績走進國際婦女草根維權組織之林。

一位藏人婦女自豪地對我說,我們西藏的兩個大國鄰居,即中國和印度的女人千百年來都吃盡了的社會陋俗的苦,一邊要包小腳,另一邊要戴面罩,只有我們夾在中間,兩種苦頭不用吃,既不需把腳裹得奇形怪狀,也不必出門把臉遮得嚴嚴實實。是呀,真羨煞人呀,好好的腳為何一定要裹,漂亮的面孔為何一定要遮?分明是社會有病嘛。在男女平等方面,藏人早已走到兩大國的前面。藏人婚姻制度中還有一個重要傳統,一般家庭都是老大當家,而無論男女,其餘都要出嫁或上門,沒有”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之嫁娶風俗,也就是,嫁出去的未必是女孩,娶回來的可能是個男孩,這種婚姻制度突顯男女平等觀念,生男生女同樣傳家繼業。

西藏婦女會致力於在流亡社區和深入西藏的宣導,包括推動婦女權益,如性自主、生育權和獲得保健的權利等等,還積极參与國際婦女權益的活動,最近一次國際性活動是今年1月參加在曼谷舉行的第一屆婦女衛生和不安全墮胎國際大會(ICWHUA),與亞太地區52名來自27個國家的婦女成員齊聚一起,重申他們支持婦女的生殖權以及其他權利,特別是關注在遭受壓迫制度下的婦女。西藏婦女會副主席覃蘭確登(Samten Chodon)說:“每位婦女都擁有身體的自主權,她有權決定是否要生育,國家無權干涉婦女的生育權利。”而在中國“超生”(即生第二胎)是違法行為,生育婦女及整個家庭、以及無辜的孩子都會遭受一系列的懲罰。

今年3月,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網站上引用新華社3月27日一篇題為《“人的全面發展”折射西藏歷史進步——獻給西藏百萬農奴解放51周年》的文章說,今天的西藏“新生兒死亡率降至21.15‰”。據中國衛生部公布的最新統計,中國目前新生兒死亡率為13.2‰,而台灣則為9‰,香港最低,僅1.8‰,比美國的6.6‰、日本的2.6‰更低。就以中國政府的數據來看,西藏地區是全中國的新生兒死亡率最高的地方,這不能不引發人們更多的疑問,50來,中國政府在西藏除了修建鐵路、開礦、旅遊等侵入性建設外,對藏人婦女兒童身心健康和環境保護方面還做了什麼更多的事情,為何藏人新生兒死亡率依然遠比漢人地區的高很多。

該文還說,2007年,國家全部免除西藏中小學生學雜費,西藏成為全國第一個實施免費義務教育的地方。可是,目前在中國實行了免費教育的各省市,一家人供一個孩子上學讀書的壓力都難以承受,尤其孩子上幼兒園的費用驚人,“免費教育”形同虛設,更別說對藏人孩子的教育,因此對藏人來說“免費教育”只是一句空話。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在流亡社區,約80-90%的婦女識字,在西藏廣大地區,平均來說80-90%藏人是文盲”。

在達蘭薩拉3月12日的紀念抗暴51周年的大會上,婦女會展現了另一面強勢。繼頭一天由流亡政府舉辦、達賴喇嘛並發表重要講話的的紀念會出現萬人空港後,第二天婦女會主辦的紀念會也出現另一個女人空港的現象,即3月12日上午,達蘭薩拉最熱鬧小鎮的街上,竟然一個閑逛的藏人女性都見不到,連街邊賣小玩意的婦女都不見了蹤影,打聽下才知她們統統去參加婦女會主辦的紀念大會去了。大昭寺里,五、六百婦女以及初高中以上的女學生齊聚在一起,同聲唱起莊嚴的國歌,婦女會領袖們先後發表簡短的講話,漢人學者朱瑞女士也受邀演講。

在達蘭沙拉街邊以賣大餅為生名叫拉姆草(Lhamo Tso)的婦女,獨立撫養4個孩子和公婆,12日小攤打烊,第二天問她,原來也去參加了西藏婦女會主辦的51周年抗暴紀念大會。

大會現場,筆者隨意訪問了一名會說流利漢語的婦女,尼珍說她一年前來自西藏拉薩市,小時候不知道達賴喇嘛是誰,問起來父母總是閃爍其辭,不願正面回答,長大後,開始自學藏文及歷史,最後是讀高中時,才真正從其他地方知道自己祖先及達賴喇嘛和西藏的歷史。

她說:結婚後,丈夫承包了一家較大的旅遊公司,生意還不錯,每個月平均可賺6000–10000元人民幣,但是2008年3月15日拉薩事件後,當地政府便不再容許我丈夫承包旅遊公司,把他原來的公司轉包給一個漢人。

“為什麼?”

“他們說他到過達蘭薩拉的,是危險份子,因為他小時候被送到這裡來學藏文和英文,他英文較好,因此公司旅遊業務也較好。”

“為何你要到達蘭薩拉來?”

“為了能夠在離達賴喇嘛最近的地方。” “這裡生活不如拉薩。”

“是的,但是心情會好很多。”
“丈夫也來了嗎?”

“沒有,他拿護照比較難,我和女兒先來。”

“只有一個孩子?藏人也計劃生育嗎?”

“在拉薩,不管藏人還是漢人都是只准生一胎,可能邊遠的鄉下可以多生。”

“不是說少數民族都可以至少生2胎嗎?”

“不知道,我們是領了准生證才獲准可以生的。”

他們是幾天來與筆者交談過的數個被喜馬拉雅山隔斷家庭中的一個。

西藏婦女會----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來自西藏拉薩市的尼珍,長大後才知道達賴喇嘛是誰。(張菁攝影)

西藏婦女會主席基緹.卓卡拉姆(也是國會議員)在抗暴紀念會上還宣布了婦女會兩項新的計劃。第一是婦女會設立“婦女專業研究獎學金”,致力於繼續大膽主動教育新一代西藏婦女。她說,該項計劃的靈感來自達賴喇嘛尊者的建議,敦促西藏婦女會,投注心力在教育、專業培訓,賦予西藏婦女強大和完備知識能力;第二項計劃是打造婦女環境平台,致力於傳播及時資訊,促使國際社會了解西藏氣候危機問題,以及抗擊中國的環境政策,拯救西藏的生態環境。

最近,西藏婦女會還舉辦了一連串研討會,為議會改選做準備,並推動寺院僧尼與僧人享有同等參與社會的權利,以及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

西藏婦女會無論是智慧或勇氣,都突顯了藏民族獨特的氣質,在流亡社區五大非政府組織中,最具潛力和深具影響力,是一枝不折不扣的高山上的雪蓮,在冰封雪雨中傲然怒放。

西藏婦女會----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由西藏婦女會舉辦的抗暴51周年紀念大會,所有藏人婦女都參加。(張菁攝影)

西藏婦女會----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穿着校服來自不同學校的高年級女生,在紀念會上為所有抗暴的死難藏人默哀。(張菁攝影)

西藏婦女會----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這座設在路邊的醫院,為達蘭薩拉的婦女們帶來極大的方便。(張菁攝影)

西藏婦女會----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能歌善舞的藏人年輕人。(張菁攝影)

西藏婦女會----達蘭沙拉一枝奇葩

趁着游達蘭薩拉的機會,也到寺廟的轉經筒處來沾沾靈氣和轉轉運氣。
(2010/06/07 發表)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