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rojects » Forced abortion » 浏览内容

中国妇权关于张荣花一尸两命案的采访调查

1977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国妇权义工:苏昌兰、姚诚                                                            2013年5月20日于济南

 

编者按:在网上疯传的滕州妇幼保健院农民工产妇因没有《准生证》一尸两命的事件发生后,世人震惊。为了弄清这个事件的真相,《中国妇权》义工应家属邀请,亲赴滕州对这一起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进行了全方位的采访和调查。不过几个月后,当法院开庭十,受害者家属却告诉以电话采访的中国妇权负责人张菁,法官亲自警告死者丈夫,要求他不要再对海外任何组织或媒体说话,而赔偿数额也要保密,否则将不会得到赔偿。因此曹永忠请求中国妇权不要再关注本案。

 

11

张荣花生前与丈夫曹永忠及女儿的合影。

 

死者张荣花的丈夫曹永忠是安微芜湖的农民,一家很普通的老百姓,家里没有过多的家具陈设,家里人非常的敦厚淳朴,膝下有一个10岁的女儿,曹永忠与妻子张荣花在山东滕州十年多了,在菜市场以靠卖烧鸭为生,虽然出来打拼很辛苦,没想到天飞横祸,一尸两命的恶梦将这一原本幸福的家庭弄得悲惨绝伦!

 

2012年10月2号的下午,张荣花感到肚子有些不对劲,预感到怀孕十月的孩子快出生了,在丈夫的陪同下,于13时左右来到滕州的妇幼保健院准备待产,在办理了入院手续时,院方要求出示准生证,曹永忠告之由于远离家乡,生意上离不开,故没有办理,经过交涉,院方同意入院生产,但要先交押金,凭夫妻双方的身份证只可开具医学出生证明,履行无证告知义务。曹永忠交纳了2000多元押金后,医生对其进行了检查,告之张荣花一切正常,可以顺产。

刚怀有身孕的張榮花摄于2012年3月。

然而,直呆到了第二天凌晨2点,才通知张荣花进产房,此时曹永忠要求到产房里陪伴妻子生产,医生却要向曹永忠索取200元的红包,当时曹永忠的身上的确没有多余的钱,因此医生拒绝曹永忠进产房陪同妻子产子。按照规定,张荣花的丈夫有权到产房陪护,这样有利于产妇的顺利生产,而医生向家属索要红包,明显违反了相关的规定。

 

在既没有准生证、又没给红包的情况下,这位外省的的农民工经过十几个小时待产后才进入产房,然而进去一检查,医生就告诉家属,说张荣花心跳有点慢,建议剖腹产,家属签名同意,接着曹永忠和护士把产妇张荣花从八楼推到9楼的手术室,曹永忠看到自己的妻子很痛苦,进一步要求到手术室陪同,均遭到医生的拒绝。

滕州妇幼保健院

在这时候,曹永忠发现院方在不断地搬各种的设备和器材,又过了10多分钟,曹永忠听到妻子在不断地叫喊,心里十分焦急,非常担心妻子的安危,几次跪下恳求医生赶紧抢救,而院方对他的要求无动于衷,置之不理。这时候曹永忠不断地听到手术室里传出各种警报声响个不停。曹永忠站在手术室门前翘首守望,一步也不敢离开,急得团团转,不断地在祈祷、祈祷……

 

大约在凌晨5点左右,手术室恢复了平静,当曹永忠想到一个小生命降临人间,自己家又增加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时,刚才那种担心、害怕的感觉一扫而走,脸上充满了父亲的自豪感和慈爱感,心里缓缓地松了一口气,这时走来一个医生,告诉他,说情况有点麻烦,曹永忠一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惊呆了,曹永忠和姐姐跪着求医生赶紧抢救,不行就转院,但是医生说,转院不行!。家属再次要求进手术室看看,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来了大批的保安,和家属发生激烈的拉扯,坚决不让家属靠近手术室!!保安包围手术室持续了2-3个小时,期间,家属没法靠近手术室,也不知道产妇是死是活!!心情简直比煎熬还痛苦!

 

几个小时后,曹永忠终于能进入手术室了!却看见自己的妻子惨不忍睹的一面,全身发紫,肚子涨得很大,根本没有进行剖腹产,妻子的裤子也没有穿上,就扔在手术台上,任凭打点滴伤口的血水往下一滴、一滴地淌,好端端的妻子没了,孩子也没了!曹永忠控制不了的泪水往下流。

 

没有说法,无人解释,张荣花就这样在手术台上静静趟了30多个小时,而且全身开始淌水了!

fa9de2d8-d30e-4778-8f3e-3780ffbd0c81

 

家里的亲属接到噩耗,陆续的感到了医院,曹永忠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愤怒和他的家人一起向医院讨一个说法,可医院方面却推卸责任,并派出大约100多个保安,把曹永忠的十多个家属非法地强行推上车子载走,家属中年龄最大的也有70多岁,把他们非法关押在一个叫做清水湾的庄园里十几个小时,把家属的通信工具全部没收,在十几个小时中没有给水喝也没有给饭吃,期间并发生了肢体碰撞的冲突,曹永忠的父亲被打伤,他们不断地恐吓家属。

 

关押期间。医院和曹永忠以及个别家属“开会”!开会内容就是:曹永忠妻子的死和医院方面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出于人道主义,可以给曹永忠3万块钱,但是要曹永忠立刻火化尸体,不然公安局就要强制执行!当时曹永忠不同意。这个时候有一个姓霍的领导,自称是政法委的什么主任,曹永忠没听清,曹永忠看到他工作证上写的是5星级法官!只见这人对曹永忠说:“你可以去告!在滕州,我天不怕,地不怕”!还说他在曹永忠的老家芜湖也有同学在市里当领导,全国好多地方都有朋友。

 

更加可恶的是,旁边有几个穿警服的警察恶狠狠对曹永忠说,要是你曹永忠敢闹事,马上就将你关起来!曹永忠说我要去找媒体,这时候一个领导使劲的拍了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曹永忠骂,叫曹永忠马上滚,说媒体也是他们的媒体!因为当时有好多的公安,城管,还有没穿制服的大批人,曹永忠怕一家人惨遭他们的毒手,没敢再说什么,苦于对公权力的淫威和恐惧,曹永忠只好含泪将妻子的遗体运到了殡仪馆冻起来了……

曹永忠及其家属被关压的清水湾山庄

这是曹永忠及其家属被关压的清水湾山庄。苏昌兰正在拍照为律师收集证据。(姚诚摄影)

 

曹永忠和其家属认为,这一起惨案是人为的!张荣花作为一个被岐视的农民工,此次怀孕进滕州妇幼保健院生产又没有提供准生证,特别是在未能满足医务人员要求额外支付200元(其实这笔款是医务人员私索的外块)的情况下,导致医护人员得过且过、抢救不及时而死亡。

 

对此,滕州市妇幼保健院方面说:医院方在张荣花入院登记产子时,医院要求张荣花立即入院,但张荣花直到2012年10月2日下午16时15分才入院。是张荣花“未遵医嘱”。另外,张荣花的死因与医院无关,家属所说医院没有抢救张荣花是误解,当时没声音是麻醉师在抢救,进进出出搬器材是为了抢救张荣花云云……

 

滕州市妇幼保健院给出张荣花母子惨死的堂皇理由就是:“学界共识,人工破膜是羊水栓塞的高危因素之一,医学中很少有这样突然的灾难性的情况,我们滕州妇幼保健院是一个基层二级医院,死者在0 3:4 5出现羊水栓塞的症状,我们所有医护人员分秒必争,诊断及时,治疗正确,产妇母子死于暴发型羊水栓塞,属于目前医学上无法解决的难题,医院无力回天,对此深表遗憾”。而且还列举了一堆不知从那里来的病历和资料来证明。

义工在曹永忠家取证

苏昌兰在曹永忠家整理各种相关病历及法律文件.        (姚诚摄影)本文作者(右一)与曹永忠及其家属的合影

中国妇权义工,本文作者苏昌兰(右一)与曹永忠及其家属的合影。   (姚诚摄影)

 

可曹永忠和家属说,病历是假的,是伪造的!家属提出质疑主要有一下几点:

 

1、医院说张荣花凌晨4点10分进手术室的,4点45死亡!但是家属5点半到医院后,发现医院调集了最少100名保安,包围手术室!这就有一个大问题了!因为这个时间,保安基本都是没上班,这个医院平常白天也只有大约十几名保安,为何调集100多名保安防范死者的家属?

 

一个小小的县城,要在凌晨四五点钟进行调集,最少也需要一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家属5点半去的时候,看见这么多的保安,其实在4点钟或者更早之前就召集到来的!我们的疑问是,家属还没到医院,医院方面召集100多保安到医院做什么?保安包围手术室这几个小时里,手术室里面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事?

 

2、后来调集大批保安和地痞流氓将家属拘禁在郊区的一个叫清水湾的地方。没收通讯工具。关押一天,威胁和恐吓家属搬走尸体,才放了家属!这是怎么回事?

 

3、医院索要红包,和产妇死亡有无关系?产妇没有准生证,是否被歧视?

 

4、动用大批保安撤走药品和病历,销毁证据。是何用意?

 

对于家属提出的问题,医院方面以种种理由推脱,就是不正面回应!到目前为止,家属没收到医院任何的口头或者书面的回应!

 

对此,我们专程到济南市采访了家属的代理律师,他将此事件疑问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我们。归纳起来一共9点:

 

1、产妇入院的时候医院索要准生证和红包,但是家属没带现金故未给红包,且发生争执!和后面的医院消极抢救乃至故意不救是否有关系?

 

2、因为医方临时医嘱2日16:43就执行医嘱胎心监护,其在给给鉴定机构的答复中称:“入产房有产程记录,持续胎心监护”,产妇是10月3日凌晨2点入的产房,但是奇怪的是病历中竟然没有相应的产程图,只有03:35—03:54的,其他的胎心监护图在哪?—–明摆着的事:医院隐藏了其他期间的胎心监护图,请问医院为什么要隐藏其他图纸?请医院提供其他图纸!

 

3、医方病历中记载在产房期间:“开通了3条静脉通道”,但是病人从产妇推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吊瓶,请提供当天的录像资料对质!既然有监控,为什么不敢提供视频?

 

4、另外,既然开通了3条静脉通道,但是用了什么药?医嘱中为何显示在产妇共输入了两瓶药?何来三条通路?

 

5、医方在给鉴定机构的回复解答中承认,病人转到手术室后,医院确实搬东西耽误了时间,但是医生搬的是B超到手术室做B超,请问,在当时产妇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不抢救病人!你做B超是何用意?既然做了B超,那你B超报告单呢?请你提供?

 

6、病历中产程图藏哪了?为什么要隐藏?

 

7、医院说在产房发病时就通知了抢救大夫进入产妇抢救,实际情况是:在产房的时候没有任何抢救大夫进入产房,只有几个小护士。!医院监控可以证明!!这就说明在产房,医院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治疗措施。明显的故意不救,居心还在?

 

8、产妇死亡后:为什么不出具死亡通知书?国家规定在医院死亡后必须要出具死亡通知书!请问死亡通知书呢?

 

9、这是最重要的一条!!病人死亡了,家属第一时间强烈要求封存病历和残余药品。为什么医院私自调用了大批保安包围手术室,殴打家属,并且强行把剩余药品全部撤走??你们医院到底给产妇注射的是什么药品?为什么要冒着犯法的危险撤走药品,为什么要毁灭证据?

 

家属的代理律师以上所列,都是事实。滕州妇幼保健院当时对很多媒体承诺说,有监控视频。滕州妇幼保健院为什么不敢拿出视频?

 

2013年5月16日,家属在中国妇劝义工和相关热心人士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希望能弄清楚张荣花死亡的真正原因。因为这件惨绝人寰的惨案发生,家属所所见向闻与医院所说疑点太多。据曹永忠和其家属说,他们几次来找医院,但都被医院方面以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或者糊弄,甚至出言恐怕和威胁家属,导致这个惨绝人寰的事件迟迟得不到解决,张荣花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息!

 

由于中国妇权的介入,医院接见了我们,但是却说,当时的医院院长杨位兰(网上传言,她哥哥是副市长,后台很硬)调走了,现在的院长出差了,只来了一个姓杨的科长来忽游我们。据我们了解,案发时的院长已不知去向,新上来的领导则以不太了解当时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为由在拖延时间,,企图将这一严重的医疗事故和侵犯人权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个事件,到目前为止,可以确定产妇是死于羊水栓塞。过量使用催产素,在不合理的人工破膜等等很多行为都可以导致羊水栓塞。但是出事之后,医院动用大批力量销毁本因封存的药品和病历。直接导致知道无法调查张荣花的真正死因,现在真相不明!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由于医院自己的原因导致到没法查明真相,一切责任由医院负责!

 

至今为止,离张荣花一尸两命案发生,已经过去了七个半月了。在告状无门、伸冤无路的情况下,曹永忠和其家属只得向媒体求助,希望海内外媒体强烈关注国内妇女的悲惨遭遇,为自己的亲人讨回一个公道。为此,《中国妇权》的广大义工强烈敦促山东省及滕州市相关部门彻查这一严重侵害妇女的案件,并将调查报告公诸于世,让张荣花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中国妇权将持续关注张荣花一案事态的发展,不排除用其它的途径继续帮助曹永忠和其家属争还一个公道。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