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巾帼维权 » 浏览内容

郭建梅坦诚:获奖会是双刃剑

583 0 发表评论
标签:

中國婦權編者按

“諾貝爾替代獎”由德國及瑞典慈善家Jakob von Uexkull於1980年設立,表彰環境保護,人權,可持續發展,健康,教育與和平等領域做出顯著貢獻的人或團體。一般是評出4為獲獎者,200,000歐元的獎金通常由三位獲獎者共同分享,而第4位獲獎者只獲得榮譽獎。

被提名為“諾貝爾替代獎”卻不是傳統的諾貝爾獎(即由阿爾弗雷德·諾貝爾創建的獎項)。它與諾貝爾獎或諾貝爾基金會的授予機構沒有任何組織上的聯繫。替代獎設立獎項之前,傳統諾貝爾基金會未能在環境保護,可持續發展和人權領域設立新獎項。因此提到獎項通常被理解為對傳統諾貝爾獎的一種批評。維基解密主角愛德華斯諾登也曾是一名獲獎者。

郭建梅簡介

1979年,郭建梅考取北京大學法律系。1983年畢業,進入司法部研究室,後任職於中國婦聯法律顧問處、中國律師協會《中國律師》雜誌社。1992年4月,中國政府頒布《中國婦女權益保障法》,郭建梅參與了該法的起草工作,並與馬億南合著《婦女權益保障法指南》。1993年後,與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合作主持實施《中國婦女法實施中存在問題和對策研究》課題項目。

2019年10月14日,郭建梅獲頒發「諾貝爾替代獎」,表揚她在維護女性權益方面的貢獻。 (千千律師事務所網站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1995年9月,郭建梅參與採訪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NGO論壇,期間聽聞希拉里演講「婦權即人權」(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等而受觸動。1996年,辭去《中國律師》雜誌社主編助理的工作,與北大教師一起組建成立了「北京大學法學院婦女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郭建梅成為了一名公益律師,他們最早獲得的資金是來自美國福特基金會捐助的3萬美元。2009年2月22日,來華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在美國駐華使館會見了郭建梅在內的21位中國民間女性活動家。至今,北京大學法學院婦女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已為近10萬人提供無償法律幫助,受理諮詢6萬餘件,辦理個案近千件。2010年3月25日,北京大學官方網站發布了該校社會科學部的機構撤消公告,北京大學法學院婦女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是被撤消的四家機構之一。據稱,北大受到了教育主管部門指示,該中心被撤銷的原因之一是接受了國外資金資助,並介入了一些敏感案件。

 

德国之声訪談:

 

德国之声:郭建梅女士,首先要祝贺您今天获得”正确生活方式奖”,也就是常说的”替代诺贝尔奖”!

 

郭建梅:谢谢,我也刚知道这个消息不久!我收到消息后当然非常高兴,感谢评奖委员会把这个重要、光荣的奖项颁发给我。作为一名公益律师,这是对我工作的支持和鼓励,是对我们在中国妇女人权事业奋斗二十五年的理解和认可。来自远方的这份荣誉让我感到温暖和鼓舞,同时也让我们感到了沉甸甸的责任。这是对约7亿中国女性人权事业的期盼和重托,中国的女性权益在国际社会上受到了高度重视及关注。

 

虽然这个奖是一个西方的基金会颁发的,中国和西方有着不同的政治制度和国情,但是各国民众对于民主、自由的理念却是一致的。另一方面,这个奖是国外颁发给我的,让我百感交集。我受到了来自远方的鼓励和认可,却不是来自自己身边。不过,这毕竟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公益律师事业的认可,所以我主要的感想还是感谢。

 

德国之声:认可来自国际社会,却不是来自自己国家。那么您觉得20多年的公益律师生涯中,面对的最大困难究竟是什么?最大的成就又是什么?

 

郭建梅:我们在中国率先开展了公益律师事业来保障人权,并且带动了一批各个领域的公益律师组织的建立,要知道25年前,中国几乎没有公益诉讼这样的概念。我们还通过调研、游说、诉讼、立法倡导等工作结合起来,在法治层面上推动性别平等、保护女性权益的理念。二十多年来,我们帮助了许多权益受侵害的中国女性,她们之前缺乏维权途径、缺乏权利意识,但是在我们的帮助下,非但许多个案中的女性保护了自己权益,也影响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促使大家的法律维权意识提高。

 

现在,从事公益律师事业的不止我们的事务所,还有许多同行。虽然有些公益律师已经不再干了,但是他们对中国社会所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不仅仅限于个案层面。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实际的立法执法工作都因为公益律师的工作发生了不少改变。虽然,我们公益律师现在没有前几年那么活跃了,我们的工作空间也没有以往那么宽阔了,道路越走越窄,但是我们依然坚守理念和工作,通过层出不穷的个案来影响立法、改变社会观念。

 

德国之声:您说到活动空间越来越狭小。具体到您自己,比如2010年您在北大的一个公益机构被关闭,2016年,您的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也因政治层面的压力而不得不歇业。您遇到的最大阻碍,是不是这种来自政府层面的压力?

 

郭建梅:应该是吧。这当然有许多因素。公益律师这个职业在中国是非常艰难的,我称其为”应为而不能为”。所谓”应为”,是因为这太有意义了,尽管中国GDP总量全球第二,但是依然是一个贫困人口、遭遇侵权人口相当多的发展中国家。所以公益法律援助事业在中国非常重要。”不能为”,则是中国对公益律师的激励制度并没有建立起来,反而还有许多压力。这个职业还能存在,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至于压力,既有来自政治、司法方面的,也有来自基金方面的,还有社会本身对公益律师这个职业的误解。当然政治方面的压力是最首要的。

 

德国之声:这次获奖,您觉得是否会在实际操作中对中国的公益女性维权事业有所推动?还是说,这反而会导致政治压力进一步加大?毕竟,几年前,您的”众泽”被关闭时,一大原因就是官方认为您的团队接受了境外资金,担心境外势力操纵。

 

郭建梅:这个问题,现在还很难说。我想,这可能是双刃剑,还可能是弊大于利。但是我依然非常欣喜能够获奖,因为这是对中国公益律师事业整体的国际认可。具体来说,”弊”在于,这种认可来自国际而非国内,这是让人非常尴尬的状态。”利”则在于,毕竟这是一个国际上比较重要的奖项,国内很多(政府)部门的一些有理念的人士,可能会因为这个奖而对我们另眼相看,觉得我们的机构能得到国际认可,一定很出色。当然,到底是哪种状况,现在还很难说。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