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方刚:換偶中,女性的“被动”及其根源

7143 0

(此文为方刚所著《換偶(共偶)者:亲密关系研究》第九章第1节,全书30多万字,该书出版事宜商谈:fanggang@vip.sohu.com )

一,“被动”,但并非“被迫”

本研究也显示,虽然女性更多是被男性伴侣“说服”参与共偶,但是,她们只能算是“被动”,而非“被迫”。二者的差别非常大。如果女性是“被迫”参与共偶 的,则是对女性的人身侵犯。但“被动”则不等于“被迫”。在父权体制的社会中,主流社会针对男女有着不同的性价值观塑造,这种双重标准使得男女对于性的欲 求是不同的,对于自我欲求的认知与追求也是不同的。男人被鼓励在性上积极、主动、进取,不断猎艳,而女人被鼓励消极、被动、“守贞”、纯洁、“不好色”, 等等。所以,女性的欲求被压抑了,女性很少能够自觉地认识到自己对性的多元方式的向往,即使在有幻想之后,也羞于去主动追求,更不敢轻易对自己的伴侣说出 来。而男性则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因此,“被动”不等于说女性不情愿,而可能是女性被“启发”的过程。

作为单男的小台,参与到“王哥”、“王嫂”的共偶活动中,同这对夫妻交往非常深入,对他们夫妻走向共偶的心路历程也便有些了解,他说:“是王哥主导的,王 哥能力强,做事干脆利落。王姐就是被王哥灌输的,他经常给她看看那种网站。凭王姐,她自己不会去找那些的,她上网都不会。”小台也是王哥在网上聊到后,直 接开房带进宾馆,然后王哥又去把太太接来,借口说有个朋友在那里开房,去洗澡方便,把王姐“骗”来了。但不能因此便简单认定王姐是“被迫”的,因为王姐又 说:“傻子都明白是你们布的局。”也就是说,在事先准备后,半推半就中,开始了第一次。

王姐的这种半推半就的“装傻”行为,我们认为充其量表现的是“不主动”而已,而非“被迫”。在性行为的表达中,作为一种典型的性别模式,就是男性主动采取 行为而女性被动进行反应。男性主动、女性回应的社会角色在异性恋的性活动或潜在的性活动中是普遍存在的。由于社会对男性的要求是要主动、占主导地位、要表 现得强有力,所以当他们展示这些特点的时候要比不展示这些特点的时候更有吸引能力。在男性占据主导、女性受他人“主宰”的时候,一些人会因此更加舒服自 在。

本研究中,接受访谈的女性对自己加入“共偶游戏”有着各种各样的解释,虽然一开始可能未必是由女性主动发起的,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都仅仅是“加入”的解释而已,而通过女性对“理由”的赋予这一行为本身,也许我们能看到女性在共偶中“被动”的根源。

受访者小雯被一个男人拉着玩双飞时,先说不想做,但是因为男人对她有一件事很关心,她有些感动,就说:“做。帮你圆一个梦想。”小雯承认,内心可能并非完全不想,只是在犹豫,需要理由和勇气,答谢男人可以成为一个理由和勇气。

小京也是,她曾说可以接受和两个男人一起玩,因为“两女一男是陪别人玩,两男一女是自己玩。”但是,当她的情人真找来一个男人要玩时,小京看着那个男 人又觉得没感觉了,不愿意了。后来一次,情人又约她和小雯一起玩,小京也说没有兴趣,但转天遇到了几个女同性恋,她们和小京说:“你应该去和女人试试,不 然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女人。”小京心血来潮,就同意和小雯一起玩了。这个转变的理由,也很突然。

在笔者看来,小雯和小京都没有性的守贞观念,也都并不认为多人性行为是坏事,但是,她们毕竟都受着社会整体性观念的影响,无法做真实的自己。当将性看作一 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有这许多的迟疑与反复。而如果是普通的一次朋友帮忙,无性的,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想法。因此,实际上,女性被动本身是由于主 流性规范对性行为多元选择的禁忌与污名造成的。而女性参与共偶行为中意愿的被动性,远没有一般人想象中的强烈,其中的阻碍,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理由,就可能 被突破,而在笔者看来,最关键的理由就是“我愿意”。

当社会文化要求女性在性方面需要保持矜持、克制、被动状态的时候,我们很难要求女性在“共偶”这样的禁忌性行为中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真实的现象是,女 性在伴侣的带领下,尝试着、摸索着的参与“共偶”,并在此过程中不断突破内心的禁忌,由被动到自发到自觉,去实现自己在“共偶”中获得快乐的权利。这难道 不是女性走向解放的另一条道路么?

单男青山关于自己经历的描述中,也为我们提供了思考女人由“被动”到“自觉”的过程。

在接受我访问时,青山已经以单男身份和五对夫妻或情侣有过3P。他总结说,第一次玩的夫妻,妻子比较紧张;而如果玩的次数多了,女性的反应就不一样了。

青山举例说,第4次3P时,活动中的女性还是第一次玩共偶。对方是一对情人,男人50多岁,女人20多岁。青山称那个男人为“老头”,我们也不妨照搬。房间内,女人很窘迫,不说话。老头指导青山:“摸她,给她脱鞋……”女人不让,自己脱了鞋。

青山觉得自己比以往每次都尴尬,因为是第一次和没有结婚的女人做。

青山让女孩子坐自己身边,隔着浴巾摸她。女孩子站起来,浴巾掉了。老人说:“这就对了。”又问青山:“怎么样,比你以前玩过的都好多了吧?”

青山说:“确实,胸部一点儿都没有下坠。”

青山很快泄了。老头说:“你还不如我呢。我让你看看,不是我老马不行。”

老头问青山:“怎么样,下面是不是很紧。”

青山说:“对,正因为紧才射的快呢。”

老头说:“不要太紧张,尝试一下抱她是什么感觉。”

……

我们看到的是,在整个过程中,女性一直在被被动地摆弄,而且,身体隐秘部分被公然地谈论、品评,仿佛是一个物体,而不是独立的人。但是,女人并不因此而反感,甚至享受这一过程。

青山第5次3P时也差不多,对方的男人动手动脚,把女人衣服脱了,示意青山过去,青山舔她乳头,冲凉。青山说:“摸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可以让女的兴奋起来。”

但是,青山接触到的第3对夫妻,则完全不同。“这对夫妻玩这个很久了,妻子已经很主动了。”

共偶次数多了,经验丰富了,女性就不再是被动地被摆弄了,这可以理解为女性已经完成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去掉了文化加在她们心理和行为上的羞涩的面纱,可以放松身心,像男人一样自由地享受这个性爱游戏的过程了。

赵姐有过两次3P体验。但她自己也不确定这是否可以算3P。她的一个女性朋友有一个情人,这二人一直想把赵姐带进来玩3P。但是,赵姐对女人没有感觉,对那个男人更没有感觉。那二人有几次特意在赵姐面前做爱,赵姐也只是当平常景看,毫无兴奋感。

但有一次,三人在室内时,赵姐和那女朋友忽然有了拍裸体照片的冲突,那男子便为她们拍。拍了很长时间,拍完后,男子开始摸赵姐。赵姐本心仍然没有做爱的欲望,但是,她说:“可是,有时事情不由得自己。老Z开始用手抚摸我,我没有拒绝。因为他为我们拍照有功吧。拍完裸照做爱也顺理成章。而且C女跟我说过几次,老Z对我很感兴趣。我一笑而已,因为我对他不感兴趣。可是今天不同,要顺时嘛。老Z把他的不大不小的阴茎插入我体内的时候,我也不兴奋,因为没有做爱的氛围。老Z是很负责任的男人,面面俱到。而我心思不怎么集中。终于在他的不断努力下我有了些快感,并且‘啊’地大叫了一声,他很兴奋地泄了。”赵姐评论此事件:“这就像游戏,不像做爱。”

从中,我们依旧看到了女性的被动顺从。但同样的“被动”,在赵姐的理解中,就消解了更多的负面意义。赵姐“这就像游戏,不像做爱”的评价,让我们看到,在 赵姐看来,单纯的插入性交和她认为的“做爱”是不同的,赵姐对做爱赋予了和性游戏完全不同的概念。性游戏中,自己的情绪可以完全出于抽离的状态,“要顺 时”,表达了赵姐对性游戏并非保守的态度。但在这过程中,自己的情绪没有必要遮掩,自己“不兴奋”、“心思不集中”,也可以毫无顾忌地表现出来。我们可以 看到,在赵姐看似“被动”的状态中,却丝毫没有任何“被强迫”的委屈,而我们恰恰看到了她对于“性”的自主态度——游戏而已,何必认真。

库克夫妻曾与8对夫妻共偶,他说:“似乎我们经历过的8对夫妻朋友们都是一个模子,我自己家也是作为丈夫的我先提出,好象没有女士先提出的,至少我没碰到过。这可能跟中国封建礼教对女性思维的束缚有关。”

库克接触过的八对夫妻中,他编号六号家庭的,妻子年龄大丈夫一岁,共偶由丈夫提出,妻子在婚姻中也一直扮演姐姐和母亲的角色,对丈夫比较“溺爱”,所以拗 不过老公的要求,而被动参与游戏,对游戏不喜欢也不反感。库克说:“被动参与不同于被强迫,只是我觉得这位妻子的参与不是因为本身渴望此类游戏,而是希望 满足丈夫而勉强接受。她的心理层面与共偶者有很大不同。”

我们可以将库克提供的6号 家庭的妻子理解为在共偶关系中的被动一方,她完全出于丈夫的需求而勉强接受,我们也看到,这种勉强接受是由于其在权力关系中的弱势一方的地位决定的,这种 地位要求她去主动理解丈夫,而更少关心自己的需要,因此我们不能由此就判定她在共偶过程中是“被迫”的,但我们需要正视这对夫妻间存在的权力关系。

异性恋关系中的权力观点的一个关键因素是谁去理解谁。男性在异性恋的关系中有更大的影响力,所以应该拥有更大的权力。在共偶的关系中,女性便经常需要去理 解男性的欲求。默斯坦认为,要使关系成功地发展下去,弱者需要去理解强者。由于强有力的一方处于要求更多回报的位置,较弱的一方就不得不去理解伴侣,以期 待找到取悦伴侣的方式。如米勒所表述的那样,“服从者对控制更了解,远远超出控制者对服从者的了解。他们不得不这样做”。这种模式不受性别限制:拥有较小 权力的一方需要去理解拥有较大权力的一方。但是,由于男性的权力总是大于女性,通常是女性对男性伴侣的理解与关系满意度之间的相关性要高于男性对女性伴侣 的理解与关系满意度之间的相关性。(莎伦·布雷姆等,2005:158-160)

亲密关系的理论认为,对亲密伴侣幸福的依赖可以引起投入,体现了继续维持关系的意图。而在本研究中,“投入”可以被理解为接受伴侣提出的共偶要求。投入的 人会表现出更大的牺牲的意愿,为了有助于关系而牺牲自我利益。他们做那些如果是独自一人的时候不会去做的事,或者不会去做他们其实想要做的事情,是为了有 益于伴侣或者促进关系的发展。

投入改变了人们对关系的认识。投入的人们表现出一种觉知的优越感——他们认为自己的关系比别人的关系更好。尤其是,他们认为他们享受到更多的回报、而付出更少的成本。

人们在与他人的交往中以最低的成本寻求最大的回报,而对伴侣的依赖使他们以一种考虑伴侣幸福的方式行事,于是,投入的人常常作出牺牲、宽容伴侣,做一些对眼前利益没有好处的事情,从而促进关系。(莎伦·布雷姆等,2005:166-167)

上面这些论述,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读女性的“被动”根源。但是,一篇博客文章[1]也 写到:“夫妻交友中,老公的性心理取向很关键。……女士虽然多数是因喜欢老公而相对被动的参与,但在心理上也必须能承受这种游戏带来的复杂情感。也就是 说,夫妻俩人必须首先从心理上接受这种游戏。”即,虽然女性可能是“被动”参与的,但如果不是内心真正接受,仅是“被迫”是无法成功实践共偶的。

在考察女性的“被动”参与时,我们还必须认识到性别权力关系的影响。我们承认在异性交往中,男性通常更具有性别权力。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权力关系之中,女性 同样是有自主权的。性别权力的存在并不等于所有女性都完全丧失了自主权。在“被动”参与过程之前与之中,女性都可以维持并争取自己的自主权,而这个过程也 可以理解为女性“赋权”的过程。

(此书为方刚著《換偶者:亲密关系研究》中的一节,少量内部交流本,媒体、司法、学术研究及相关人士欲读,可联系作者:fanggang@vip.sohu.com )(此文为方刚所著《換偶(共偶)者:亲密关系研究》第九章第1节,全书30多万字,该书出版事宜商谈:fanggang@vip.sohu.com )

一,“被动”,但并非“被迫”

本研究也显示,虽然女性更多是被男性伴侣“说服”参与共偶,但是,她们只能算是“被动”,而非“被迫”。二者的差别非常大。如果女性是“被迫”参与共偶 的,则是对女性的人身侵犯。但“被动”则不等于“被迫”。在父权体制的社会中,主流社会针对男女有着不同的性价值观塑造,这种双重标准使得男女对于性的欲 求是不同的,对于自我欲求的认知与追求也是不同的。男人被鼓励在性上积极、主动、进取,不断猎艳,而女人被鼓励消极、被动、“守贞”、纯洁、“不好色”, 等等。所以,女性的欲求被压抑了,女性很少能够自觉地认识到自己对性的多元方式的向往,即使在有幻想之后,也羞于去主动追求,更不敢轻易对自己的伴侣说出 来。而男性则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因此,“被动”不等于说女性不情愿,而可能是女性被“启发”的过程。

作为单男的小台,参与到“王哥”、“王嫂”的共偶活动中,同这对夫妻交往非常深入,对他们夫妻走向共偶的心路历程也便有些了解,他说:“是王哥主导的,王 哥能力强,做事干脆利落。王姐就是被王哥灌输的,他经常给她看看那种网站。凭王姐,她自己不会去找那些的,她上网都不会。”小台也是王哥在网上聊到后,直 接开房带进宾馆,然后王哥又去把太太接来,借口说有个朋友在那里开房,去洗澡方便,把王姐“骗”来了。但不能因此便简单认定王姐是“被迫”的,因为王姐又 说:“傻子都明白是你们布的局。”也就是说,在事先准备后,半推半就中,开始了第一次。

王姐的这种半推半就的“装傻”行为,我们认为充其量表现的是“不主动”而已,而非“被迫”。在性行为的表达中,作为一种典型的性别模式,就是男性主动采取 行为而女性被动进行反应。男性主动、女性回应的社会角色在异性恋的性活动或潜在的性活动中是普遍存在的。由于社会对男性的要求是要主动、占主导地位、要表 现得强有力,所以当他们展示这些特点的时候要比不展示这些特点的时候更有吸引能力。在男性占据主导、女性受他人“主宰”的时候,一些人会因此更加舒服自 在。

本研究中,接受访谈的女性对自己加入“共偶游戏”有着各种各样的解释,虽然一开始可能未必是由女性主动发起的,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都仅仅是“加入”的解释而已,而通过女性对“理由”的赋予这一行为本身,也许我们能看到女性在共偶中“被动”的根源。

受访者小雯被一个男人拉着玩双飞时,先说不想做,但是因为男人对她有一件事很关心,她有些感动,就说:“做。帮你圆一个梦想。”小雯承认,内心可能并非完全不想,只是在犹豫,需要理由和勇气,答谢男人可以成为一个理由和勇气。

小京也是,她曾说可以接受和两个男人一起玩,因为“两女一男是陪别人玩,两男一女是自己玩。”但是,当她的情人真找来一个男人要玩时,小京看着那个男 人又觉得没感觉了,不愿意了。后来一次,情人又约她和小雯一起玩,小京也说没有兴趣,但转天遇到了几个女同性恋,她们和小京说:“你应该去和女人试试,不 然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女人。”小京心血来潮,就同意和小雯一起玩了。这个转变的理由,也很突然。

在笔者看来,小雯和小京都没有性的守贞观念,也都并不认为多人性行为是坏事,但是,她们毕竟都受着社会整体性观念的影响,无法做真实的自己。当将性看作一 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有这许多的迟疑与反复。而如果是普通的一次朋友帮忙,无性的,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想法。因此,实际上,女性被动本身是由于主 流性规范对性行为多元选择的禁忌与污名造成的。而女性参与共偶行为中意愿的被动性,远没有一般人想象中的强烈,其中的阻碍,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理由,就可能 被突破,而在笔者看来,最关键的理由就是“我愿意”。

当社会文化要求女性在性方面需要保持矜持、克制、被动状态的时候,我们很难要求女性在“共偶”这样的禁忌性行为中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真实的现象是,女 性在伴侣的带领下,尝试着、摸索着的参与“共偶”,并在此过程中不断突破内心的禁忌,由被动到自发到自觉,去实现自己在“共偶”中获得快乐的权利。这难道 不是女性走向解放的另一条道路么?

单男青山关于自己经历的描述中,也为我们提供了思考女人由“被动”到“自觉”的过程。

在接受我访问时,青山已经以单男身份和五对夫妻或情侣有过3P。他总结说,第一次玩的夫妻,妻子比较紧张;而如果玩的次数多了,女性的反应就不一样了。

青山举例说,第4次3P时,活动中的女性还是第一次玩共偶。对方是一对情人,男人50多岁,女人20多岁。青山称那个男人为“老头”,我们也不妨照搬。房间内,女人很窘迫,不说话。老头指导青山:“摸她,给她脱鞋……”女人不让,自己脱了鞋。

青山觉得自己比以往每次都尴尬,因为是第一次和没有结婚的女人做。

青山让女孩子坐自己身边,隔着浴巾摸她。女孩子站起来,浴巾掉了。老人说:“这就对了。”又问青山:“怎么样,比你以前玩过的都好多了吧?”

青山说:“确实,胸部一点儿都没有下坠。”

青山很快泄了。老头说:“你还不如我呢。我让你看看,不是我老马不行。”

老头问青山:“怎么样,下面是不是很紧。”

青山说:“对,正因为紧才射的快呢。”

老头说:“不要太紧张,尝试一下抱她是什么感觉。”

……

我们看到的是,在整个过程中,女性一直在被被动地摆弄,而且,身体隐秘部分被公然地谈论、品评,仿佛是一个物体,而不是独立的人。但是,女人并不因此而反感,甚至享受这一过程。

青山第5次3P时也差不多,对方的男人动手动脚,把女人衣服脱了,示意青山过去,青山舔她乳头,冲凉。青山说:“摸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可以让女的兴奋起来。”

但是,青山接触到的第3对夫妻,则完全不同。“这对夫妻玩这个很久了,妻子已经很主动了。”

共偶次数多了,经验丰富了,女性就不再是被动地被摆弄了,这可以理解为女性已经完成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去掉了文化加在她们心理和行为上的羞涩的面纱,可以放松身心,像男人一样自由地享受这个性爱游戏的过程了。

赵姐有过两次3P体验。但她自己也不确定这是否可以算3P。她的一个女性朋友有一个情人,这二人一直想把赵姐带进来玩3P。但是,赵姐对女人没有感觉,对那个男人更没有感觉。那二人有几次特意在赵姐面前做爱,赵姐也只是当平常景看,毫无兴奋感。

但有一次,三人在室内时,赵姐和那女朋友忽然有了拍裸体照片的冲突,那男子便为她们拍。拍了很长时间,拍完后,男子开始摸赵姐。赵姐本心仍然没有做爱的欲望,但是,她说:“可是,有时事情不由得自己。老Z开始用手抚摸我,我没有拒绝。因为他为我们拍照有功吧。拍完裸照做爱也顺理成章。而且C女跟我说过几次,老Z对我很感兴趣。我一笑而已,因为我对他不感兴趣。可是今天不同,要顺时嘛。老Z把他的不大不小的阴茎插入我体内的时候,我也不兴奋,因为没有做爱的氛围。老Z是很负责任的男人,面面俱到。而我心思不怎么集中。终于在他的不断努力下我有了些快感,并且‘啊’地大叫了一声,他很兴奋地泄了。”赵姐评论此事件:“这就像游戏,不像做爱。”

从中,我们依旧看到了女性的被动顺从。但同样的“被动”,在赵姐的理解中,就消解了更多的负面意义。赵姐“这就像游戏,不像做爱”的评价,让我们看到,在 赵姐看来,单纯的插入性交和她认为的“做爱”是不同的,赵姐对做爱赋予了和性游戏完全不同的概念。性游戏中,自己的情绪可以完全出于抽离的状态,“要顺 时”,表达了赵姐对性游戏并非保守的态度。但在这过程中,自己的情绪没有必要遮掩,自己“不兴奋”、“心思不集中”,也可以毫无顾忌地表现出来。我们可以 看到,在赵姐看似“被动”的状态中,却丝毫没有任何“被强迫”的委屈,而我们恰恰看到了她对于“性”的自主态度——游戏而已,何必认真。

库克夫妻曾与8对夫妻共偶,他说:“似乎我们经历过的8对夫妻朋友们都是一个模子,我自己家也是作为丈夫的我先提出,好象没有女士先提出的,至少我没碰到过。这可能跟中国封建礼教对女性思维的束缚有关。”

库克接触过的八对夫妻中,他编号六号家庭的,妻子年龄大丈夫一岁,共偶由丈夫提出,妻子在婚姻中也一直扮演姐姐和母亲的角色,对丈夫比较“溺爱”,所以拗 不过老公的要求,而被动参与游戏,对游戏不喜欢也不反感。库克说:“被动参与不同于被强迫,只是我觉得这位妻子的参与不是因为本身渴望此类游戏,而是希望 满足丈夫而勉强接受。她的心理层面与共偶者有很大不同。”

我们可以将库克提供的6号 家庭的妻子理解为在共偶关系中的被动一方,她完全出于丈夫的需求而勉强接受,我们也看到,这种勉强接受是由于其在权力关系中的弱势一方的地位决定的,这种 地位要求她去主动理解丈夫,而更少关心自己的需要,因此我们不能由此就判定她在共偶过程中是“被迫”的,但我们需要正视这对夫妻间存在的权力关系。

异性恋关系中的权力观点的一个关键因素是谁去理解谁。男性在异性恋的关系中有更大的影响力,所以应该拥有更大的权力。在共偶的关系中,女性便经常需要去理 解男性的欲求。默斯坦认为,要使关系成功地发展下去,弱者需要去理解强者。由于强有力的一方处于要求更多回报的位置,较弱的一方就不得不去理解伴侣,以期 待找到取悦伴侣的方式。如米勒所表述的那样,“服从者对控制更了解,远远超出控制者对服从者的了解。他们不得不这样做”。这种模式不受性别限制:拥有较小 权力的一方需要去理解拥有较大权力的一方。但是,由于男性的权力总是大于女性,通常是女性对男性伴侣的理解与关系满意度之间的相关性要高于男性对女性伴侣 的理解与关系满意度之间的相关性。(莎伦·布雷姆等,2005:158-160)

亲密关系的理论认为,对亲密伴侣幸福的依赖可以引起投入,体现了继续维持关系的意图。而在本研究中,“投入”可以被理解为接受伴侣提出的共偶要求。投入的 人会表现出更大的牺牲的意愿,为了有助于关系而牺牲自我利益。他们做那些如果是独自一人的时候不会去做的事,或者不会去做他们其实想要做的事情,是为了有 益于伴侣或者促进关系的发展。

投入改变了人们对关系的认识。投入的人们表现出一种觉知的优越感——他们认为自己的关系比别人的关系更好。尤其是,他们认为他们享受到更多的回报、而付出更少的成本。

人们在与他人的交往中以最低的成本寻求最大的回报,而对伴侣的依赖使他们以一种考虑伴侣幸福的方式行事,于是,投入的人常常作出牺牲、宽容伴侣,做一些对眼前利益没有好处的事情,从而促进关系。(莎伦·布雷姆等,2005:166-167)

上面这些论述,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读女性的“被动”根源。但是,一篇博客文章[1]也 写到:“夫妻交友中,老公的性心理取向很关键。……女士虽然多数是因喜欢老公而相对被动的参与,但在心理上也必须能承受这种游戏带来的复杂情感。也就是 说,夫妻俩人必须首先从心理上接受这种游戏。”即,虽然女性可能是“被动”参与的,但如果不是内心真正接受,仅是“被迫”是无法成功实践共偶的。

在考察女性的“被动”参与时,我们还必须认识到性别权力关系的影响。我们承认在异性交往中,男性通常更具有性别权力。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权力关系之中,女性 同样是有自主权的。性别权力的存在并不等于所有女性都完全丧失了自主权。在“被动”参与过程之前与之中,女性都可以维持并争取自己的自主权,而这个过程也 可以理解为女性“赋权”的过程。

(此书为方刚著《換偶者:亲密关系研究》中的一节,少量内部交流本,媒体、司法、学术研究及相关人士欲读,可联系作者:fanggang@vip.sohu.com )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