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中国高校招生性别歧视现象严重

4281 0

中国高校招生性别歧视现象严重

2012年8月,熊婧(中)及她的两个朋友在北京,抗议中国高校招生对女生的歧视规则。

2012年八月的最后一天,熊婧和两个朋友在北京剃了头,抗议在中国的大学中不断增长的一种性别歧视,即女生必须比男生的分数高很多才能录取,而且招生中的性别配额总是偏向男生,这种现象虽不是官方规定,却普遍存在。

教育部在8月份表示,这种招生做法符合“国家利益”,这三名女生被激怒了。她们在一间公寓私下进行了这次抗议,因为在中国的首都,任何形式的抗议活动都被认为是高风险的。此前一天,在相对自由的南部城市广州,另有四名女生公开剃了头,并给教育部的公平度打了“0”分。

熊婧说,在中国各地大约共有20人剃头表示抗议,其中大多数是女性,也有赞同她们立场的男性。她们的抗议是受到三名女艺术家的启发。今年3月,这三名女士在北京公开剃了光头,呼吁提高妇女权利。

“教育部的答复让我们特别愤怒,也很可惜。”熊婧在北京的一次采访中称。她的披肩发剪得只剩下了短短的头发茬。“这是违法的。教育法禁止几种歧视,包括性别歧视,但教育部是允许的。”

没 人确切知道性别配额以及区分性别的入学分数是何时第一次实行的,但现在,这些情况看起来已根深蒂固。中国新闻报道公开发布的高考录取标准就是证据。一些存 在此问题的大学,包括国际关系学院,拒绝接受采访或提供信息。国际关系学院要记者找学院的宣传部门或国际部,这些部门却没有回应。

中国政 法大学的一名行政人员,在教学办公室的电话中回答说,学校并没有基于性别的招生政策。在刑事司法学专业,她说,“女生的比例应当小于学生总数的15%,因 为考虑到未来的职业发展”,但是女生的分数确实很出色,所以在实际操作中,招到的女生要高于这个比例。她拒绝透露姓名,也没有详细说明她的观点。

据中国的新闻报道,这类现象至少从2005年就开始了,用以应对不断提高的女大学生入学比例。女生在许多专业上超过男生,特别是语言类专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用的教育部数据,2004年女生占本科生总比例的43.8%,到2012年时上升到49.6%。

在硕士科目中,女生在2004年占44.1%,到2010年上升至50.3%。2010年博士研究生中的女生比例超过35.4%,高于2004年的31.3%。

今年7月,广州的《南方都市报》称,这种在招生中的歧视现象“极为明显”,称之为“男女有别”。

该报称,“中国政法大学理科女生投档线632分,男生投档线588分。”此外,还比较了其他院校的类似的例子。

该报指出,这类现象在警察或军事院校尤其根深蒂固,并且在语言类院校里也很常见。

据报道称,今年7月,上海外国语大学已经为希伯来语、阿拉伯语、乌克兰语、韩语及俄语专业的男性考生降低了投档线。

大学管理者们“认为阿拉伯国家不想和女人打交道”,熊婧说,“所以他们就增加女生考入阿语专业的难度”。阿拉伯语在中国的学校是一个小语种。

这些报道使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项目负责人吕频,与律师黄溢智一起,向教育部提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

教育部在8月22日回复道,“吕频同志,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为了满足某些工作或专业领域的人员培训需求,“一些大学可能会适当调整男生和女生的招生比例。”这次回复以一句友好的敬语收尾,“感谢你对教育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支持!”

据熊婧介绍,这类规则影响到了像欧阳乐这样的学生。欧阳乐刚刚从一所广州的高中毕业,她想要进入国际关系学院学习。她的高考分数是614,但作为一名女生,她需要628分。如果欧阳乐是男生,她只需要609分就够了。

熊婧称,欧阳乐联系了一些活动人士,讲述自己的遭遇。这并不常见,大多数女生不会说出来,只会默默地改变她们的专业或大学。“她们太年轻,缺乏经验,她们的父母通常也会建议她们不要找麻烦。”熊婧说。

她补充说,很难知晓每年究竟有多少女生会受到影响,但这一数字很可能成百上千。

女权主义者们对此趋势深表忧虑。

“如今的年轻女性拥有真正的受教育机会,并且她们表现出色,为她们自己、她们的家庭、以及整个国家争了光。”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项目负责人吕频说,“她们努力学习,考取高分,因此我们无法接受教育部侵犯她们的权利,他们必须尊重自己制定的法律。”

吕频和黄溢智对教育部的回复非常不满,称其“非常模糊”。她们又提出了第二次申请,询问什么是“国家利益”,什么是构成性别歧视理由的“特殊专业”。

性别歧视的问题在校园里经常被提及,女生在一些文科专业的比例可能远远超过男生,在某些专业中占到70%。

但女性在很多理科专业中仍相对落后,可是,在这些领域却没有类似的措施,通过调整录取标准提高女生的人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08年,在北京理工大学一个专门研究火箭和航空技术的学院,女生占的比例为13.8%,2011年上升至16.4%。

在新闻报道中,这一现象越来越多地被描述为“女儿国”或者被叫做“娘子军”。

据该报纸报道,湖北省华中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会副主席贺芹说,学习语言的男生少,带来了实际问题。开学时,来的“一个又一个”,全是女生。贺芹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们要引路带她们去寝室,人手不够只好一个人把行李箱提上六楼,”贺芹补充道,“手酸得都已经没有知觉了。”

作为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某个班级中13名男生中的一个,杨建雄说女生人数的增长,让他感到“威风扫地”,该报道称。

今年,该学院共招生442人,其中女生238人,占54%。

“现在不仅仅人数不如女生,分数也如此,”杨建雄说,“每年奖学金和评优,都是女生居多。”
在 中国,男女出生比例为118名男性比100名女性——按照最简单的平均算法,应该有更多的男生被录取,因为这一点,女性高录取比例或许才更不正常。但是, 专家表示,在独生子女政策下,独生女孩现在得到了之前只有家里的男孩才能获得的关注和支持,使她们在学业上也赶了上来。失调的出生性别比例说明了中国文化 上对男孩的严重偏爱,也同时表明,中国女性在对抗包括教育方面在内的传统歧视上,已取得了多么巨大的成功。

植物科学技术学院辅导员唐尚书表示,相对来说,男生成熟得晚,而女生则有更好的学习习惯,《21世纪经济报道》的文章报道称。
除此之外,唐尚书还说,原来有很多工作都需要体力劳动,但现在它们已被节省劳力的科学技术代劳了。这就弥补了女生的体力弱势,而在“智力方面,男生可能没有特别明显的优势,”唐尚书对该报纸表示。中国高校招生性别歧视现象严重

2012年8月,熊婧(中)及她的两个朋友在北京,抗议中国高校招生对女生的歧视规则。

2012年八月的最后一天,熊婧和两个朋友在北京剃了头,抗议在中国的大学中不断增长的一种性别歧视,即女生必须比男生的分数高很多才能录取,而且招生中的性别配额总是偏向男生,这种现象虽不是官方规定,却普遍存在。

教育部在8月份表示,这种招生做法符合“国家利益”,这三名女生被激怒了。她们在一间公寓私下进行了这次抗议,因为在中国的首都,任何形式的抗议活动都被认为是高风险的。此前一天,在相对自由的南部城市广州,另有四名女生公开剃了头,并给教育部的公平度打了“0”分。

熊婧说,在中国各地大约共有20人剃头表示抗议,其中大多数是女性,也有赞同她们立场的男性。她们的抗议是受到三名女艺术家的启发。今年3月,这三名女士在北京公开剃了光头,呼吁提高妇女权利。

“教育部的答复让我们特别愤怒,也很可惜。”熊婧在北京的一次采访中称。她的披肩发剪得只剩下了短短的头发茬。“这是违法的。教育法禁止几种歧视,包括性别歧视,但教育部是允许的。”

没 人确切知道性别配额以及区分性别的入学分数是何时第一次实行的,但现在,这些情况看起来已根深蒂固。中国新闻报道公开发布的高考录取标准就是证据。一些存 在此问题的大学,包括国际关系学院,拒绝接受采访或提供信息。国际关系学院要记者找学院的宣传部门或国际部,这些部门却没有回应。

中国政 法大学的一名行政人员,在教学办公室的电话中回答说,学校并没有基于性别的招生政策。在刑事司法学专业,她说,“女生的比例应当小于学生总数的15%,因 为考虑到未来的职业发展”,但是女生的分数确实很出色,所以在实际操作中,招到的女生要高于这个比例。她拒绝透露姓名,也没有详细说明她的观点。

据中国的新闻报道,这类现象至少从2005年就开始了,用以应对不断提高的女大学生入学比例。女生在许多专业上超过男生,特别是语言类专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用的教育部数据,2004年女生占本科生总比例的43.8%,到2012年时上升到49.6%。

在硕士科目中,女生在2004年占44.1%,到2010年上升至50.3%。2010年博士研究生中的女生比例超过35.4%,高于2004年的31.3%。

今年7月,广州的《南方都市报》称,这种在招生中的歧视现象“极为明显”,称之为“男女有别”。

该报称,“中国政法大学理科女生投档线632分,男生投档线588分。”此外,还比较了其他院校的类似的例子。

该报指出,这类现象在警察或军事院校尤其根深蒂固,并且在语言类院校里也很常见。

据报道称,今年7月,上海外国语大学已经为希伯来语、阿拉伯语、乌克兰语、韩语及俄语专业的男性考生降低了投档线。

大学管理者们“认为阿拉伯国家不想和女人打交道”,熊婧说,“所以他们就增加女生考入阿语专业的难度”。阿拉伯语在中国的学校是一个小语种。

这些报道使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项目负责人吕频,与律师黄溢智一起,向教育部提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

教育部在8月22日回复道,“吕频同志,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为了满足某些工作或专业领域的人员培训需求,“一些大学可能会适当调整男生和女生的招生比例。”这次回复以一句友好的敬语收尾,“感谢你对教育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支持!”

据熊婧介绍,这类规则影响到了像欧阳乐这样的学生。欧阳乐刚刚从一所广州的高中毕业,她想要进入国际关系学院学习。她的高考分数是614,但作为一名女生,她需要628分。如果欧阳乐是男生,她只需要609分就够了。

熊婧称,欧阳乐联系了一些活动人士,讲述自己的遭遇。这并不常见,大多数女生不会说出来,只会默默地改变她们的专业或大学。“她们太年轻,缺乏经验,她们的父母通常也会建议她们不要找麻烦。”熊婧说。

她补充说,很难知晓每年究竟有多少女生会受到影响,但这一数字很可能成百上千。

女权主义者们对此趋势深表忧虑。

“如今的年轻女性拥有真正的受教育机会,并且她们表现出色,为她们自己、她们的家庭、以及整个国家争了光。”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项目负责人吕频说,“她们努力学习,考取高分,因此我们无法接受教育部侵犯她们的权利,他们必须尊重自己制定的法律。”

吕频和黄溢智对教育部的回复非常不满,称其“非常模糊”。她们又提出了第二次申请,询问什么是“国家利益”,什么是构成性别歧视理由的“特殊专业”。

性别歧视的问题在校园里经常被提及,女生在一些文科专业的比例可能远远超过男生,在某些专业中占到70%。

但女性在很多理科专业中仍相对落后,可是,在这些领域却没有类似的措施,通过调整录取标准提高女生的人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08年,在北京理工大学一个专门研究火箭和航空技术的学院,女生占的比例为13.8%,2011年上升至16.4%。

在新闻报道中,这一现象越来越多地被描述为“女儿国”或者被叫做“娘子军”。

据该报纸报道,湖北省华中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会副主席贺芹说,学习语言的男生少,带来了实际问题。开学时,来的“一个又一个”,全是女生。贺芹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们要引路带她们去寝室,人手不够只好一个人把行李箱提上六楼,”贺芹补充道,“手酸得都已经没有知觉了。”

作为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某个班级中13名男生中的一个,杨建雄说女生人数的增长,让他感到“威风扫地”,该报道称。

今年,该学院共招生442人,其中女生238人,占54%。

“现在不仅仅人数不如女生,分数也如此,”杨建雄说,“每年奖学金和评优,都是女生居多。”
在 中国,男女出生比例为118名男性比100名女性——按照最简单的平均算法,应该有更多的男生被录取,因为这一点,女性高录取比例或许才更不正常。但是, 专家表示,在独生子女政策下,独生女孩现在得到了之前只有家里的男孩才能获得的关注和支持,使她们在学业上也赶了上来。失调的出生性别比例说明了中国文化 上对男孩的严重偏爱,也同时表明,中国女性在对抗包括教育方面在内的传统歧视上,已取得了多么巨大的成功。

植物科学技术学院辅导员唐尚书表示,相对来说,男生成熟得晚,而女生则有更好的学习习惯,《21世纪经济报道》的文章报道称。
除此之外,唐尚书还说,原来有很多工作都需要体力劳动,但现在它们已被节省劳力的科学技术代劳了。这就弥补了女生的体力弱势,而在“智力方面,男生可能没有特别明显的优势,”唐尚书对该报纸表示。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