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唐吉田律师一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1773 0
标签:

作者:玉品健                                    2024-2-22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唐吉田的女儿唐正琪告别仪式2024年3月2日在东京都内举行,其父被当局禁止离境无法向女儿做最后的告别。(网路图片)

 

 

(玉品健注:唐吉田律师爱女琪琪突然病逝,以至于我刚刚写好的文章还来不及发表。现在补发如下,以便大家了解一些相关的情况)

 

写下这样的文字,实非我心所愿,但事实如此、我的真实感受如此,我只能如实叙述我真实的内心感受。

 

受国内律师的委托,我亲自将代表了国内律师所献爱心的春节慰问金送到琪琪家里。

 

与前几次的探访一样,一走进琪琪家,尽管戴着口罩,依然闻到浓重的中药味和药酒的味道。屋内刚好有一位日本大姐护工在给琪琪做功能训练,我简单地跟护工打个招呼,就跟琪琪妈寒喧起来。

 

我首先向她表达了春节问候,并将国内律师委托转交的爱心捐款以及我的一点心意交给她。她眼里饱含感激之情,让我代为转达她对国内律师的感谢。

 

很快我们就聊起了琪琪的病情。她说,琪琪的病情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新变化:

 

(1)前几天刚刚感染了感冒,很快就发展成肺炎,好在日本护士每天都来查看体温,发现琪琪发烧,就报告给医生,医生来检查是肺炎,就开药打针了。昨天刚刚打的针,今天还在打,发烧还没有降下来,还是39度。真令人担心,因为一般来说,成年人发烧到38度都感觉很难受了,琪琪现在竟然是发烧39度,而且持续了几天。

 

(2)前天医生来给琪琪检查时发现,原有的呼吸机给琪琪输送的氧气含氧量比较低,经过诊断后,医院给送过来了一台制氧机,希望能缓解病情。含氧量不足估计与房间长时间封闭、不开门窗通风有关,再加上房间狭窄、瓶瓶罐罐家什太多,导致室内空气污浊、含氧量低。这跟日本人的生活习惯有关,他们的房间一年四季门窗保持紧闭,开门窗通风换气是极其罕见的,他们都是通过开空调来换气的,开空调的机会不大,除非太冷要开暖气。

 

(3)还有一个令人担心的现象是,琪琪的眼睛布满较多红血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烧引起的?我想这一现象不能与正常人眼睛布满血丝相提并论。

 

琪琪的病情令人担忧,她妈妈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琪琪出事至今快三年了,琪琪妈来到日本照顾琪琪也差不多三年了。她每天独自一个人面对琪琪,整天大多数时间都关在一个封闭的大概15平方米的房间里,尽管偶尔有朋友来访,每天也有几个日本护工上门给琪琪做功能训练(因为彼此语言不能,基本不能交流),但时间长了,无论是心理还是精神状态,总会闹出毛病来。

 

这次看到琪琪妈,发现她的精神状态比上一次差多了。她看上去头发蓬松,两眼无神、迷茫、不知所措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很是萎靡不振、情绪低落。当我问及她的近况时,她长吁短叹,有时候抬起头望望天花板,有时候低下头搓搓膝盖,两个眼睛闪烁迷离,欲言又止。她说,她来到日本已经快三年了,很是想家,但是琪琪现在这样,她很是无奈,命运把她捉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凡琪琪能够撤下呼吸机,她立马就想带着她上飞机回国去了。

 

面对她这样的感叹,我无言以对,再多安慰和鼓励的话语都是无力的、苍白的。

 

她说她们母女现在的房子还有两个月就要到期了,两个月之后的租金目前还没有着落,日常的生活开支主要靠唐吉田的朋友们接济,但这种接济时断时续,不是很有保障,常常让她为了生计而忧心忡忡。

 

其实,不用她说,我也能感受得到她生存的艰辛——她所有的苦难差不多都写在她的脸上了,还有她那抑郁的神情、狼籍一片的居室。我感觉,她快要被这一切压垮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无论是生活、情绪和心态。

 

后来,我又向她询问了一些关于唐吉田律师的情况。

 

她说,唐律师目前还在延吉国保的手上,他还是被非法拘禁在某个宾馆招待所里,唐律师和两个国保分别住在两个不同的房间里,他不能自由离开房间,是否从外面反锁房间门她说她不太清楚,手机是被国保没收了的,不能自主与外界联系,每天中午时分,有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打开手机微信查看琪琪妈是否有留言,交流有关琪琪的事情,如果碰上两个人刚好都在线,偶尔也可以通过语音联系。有一次她强烈要求打开视频进行聊天,她发现唐律师形容枯槁、面容憔悴,头发乱得像鸟窝,胡子拉碴,一幅颓废、脏乱、萎靡、木纳的样子,眼神也是相当的暗淡无光。相信他这是受到长期监禁所致——都快不成人样了!再加上女儿的病情,让他心如刀绞、万般愧疚,以至于万念俱灰。

 

听到她这般阐述,我心里很难过,久久不能言语。我感觉琪琪、琪琪妈,还有唐律师,他们三个人都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过了一会,日本的护工大姐结束了她的工作,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我也感觉多有不便,于是也起身告辞了。临走前只能客套地祝福琪琪早日康复,要琪琪妈多多保重、一定要坚持。当我下楼之后,走在街上,我仿佛觉得琪琪妈正站在阳台上,用失望的眼神注视着我远去。

 

对于琪琪的病情,对于琪琪妈的困苦,对于唐律师的灾难,对于一代人权律师及其家属所面临的崩溃!除了哀伤,我还能做什么?!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