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別報導 » 浏览内容

马健 : 隔离红色瘟疫——写在天安门大屠杀34周年

674 0
标签:
作者: 马健               2023-06-04
著名作家马建2023年在伦敦6.4大屠杀34周年纪念会上发言。
今年是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三十四周年了,天安门一带依旧会假装维修戒严,也会遍布便衣警察监视着每一位抬手或弯腰的人。唯一不同的是经历了三年武汉新冠病毒的侵害,世界对中国的看法变得不再信任了。今天的中国人依然带着口罩,依然不准谈论和病毒有关的信息。但是更多的大学生们,开始关注三十四年前发生在他们父母一代人记忆的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惨案。参与白纸运动的中国大学生们就举起了白纸,喊出了:不要核酸,要自由!继而喊出了:不要极权,要民主。我在中国驻伦敦的大使馆门前,就看到了至少三千多名中国留学生们点起蜡烛举了白纸,声援大陆被抓走失踪关押的学生们。他们还高喊: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三十四年前的学生运动场面瞬间在一些大学苏醒。这也就是武汉新冠病毒的恐惧激起了人们的本能反应:极权制度之下没有真相,连死亡数字都在造假。人们只有在民主制度中才能获得安全感。白纸不仅象征着大学生们没有言论自由,更是对真相的渴望。而这三十四年,依然不断地把敢于揭开真相的人们关进监狱或者在家被监视居住着。如刚被判刑的律师许志永和记者高瑜等民主人士。
不同的是三十四年之后,中国政府的抓捕监禁也已全球化了。英国公民黎智英、澳洲公民成蕾等等都成了中国共产党的镇压目标。甚至警察部门已经散落在了世界各地的大小城市之中。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是以掌控了全球产业链继而威胁着世界各国的经济政治。这已经比德国希特勒的二战侵略了欧洲各国般危险。
旅英著名作家馬建2023年6月4日在倫敦六四34周年紀念會上講話。(網絡圖片)
1989 年 6 月 4 日凌晨的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人们以为中国共产党会丧失政权的合法性,甚至和苏联等东欧国家那样解体。但三十四年后,中国人拥有了更丰富的物质生活。三十四年前大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喊着“反官倒、反腐败”,正预言了三十四年后的极权和腐败政策发展了经济,并又回到世界的政治舞台。大屠杀过后发展经济稳定了民心,让站在血泊里的中国共产党起死回生。
是的,我们己经遭遇到天安门广场镇压的政治恐惧。也如同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流亡在异国的城市广场才获得自由和安全。但经历了二战的欧洲人虽然又经历了东欧共产党的倒台,却没有遇到中国共产党的阴险顽强。我们眼看着中国政府如变色龙般,利用周围颜色和质地改变着策略,也不断自我进化,终于掌控了这个时期各类产业的生产链条,继而又推广一带一路扩张版图。英国的政客们甚至不愿意弄清楚华为的战略规划,以及中国孔子学院的大外宣布局。结果反而与中国政府结成了黄金时代。同时我们眼看西藏一百五十多位僧人自焚了,紧接着新疆、香港也被镇压了。现在,仅存的台湾也已经垂危。天安门大屠杀的罪行会不断地在上演。
中国政府这种混合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后六四体制”,虽然政治腐败依旧,但的确开放了给人民积累财富的道路,使中国经济成果换取了政治统治的合法性。那台红色撒谎机器在不断地调整着电波发送谎言。掩盖真相使部分中国人变得麻木不仁,更使人道主义意识退化。但悲剧依然无法靠坦克暴力掩埋在广场之下。因为天安门大屠杀已嵌入人民无数自我记忆,死者活在了生者的灵魂深处,是无法清除掉的。
今天,当武汉新冠病毒传遍世界各个角落时,习近平的统治集团又再次撒谎言。但这次持续了三年多的武汉新冠肺炎瘟疫,世界各国大都开始清醒了。人们在恐惧中再次想到了三十四年前北京封城戒严的血腥场面。极权独裁与自由民主再次成为各国人们的政治保护伞。尽管中国政府一次又一次删除新冠病毒证据并掩埋真相。但人们真切地看到了独裁者的统治比武汉新冠病毒更可怕。这回大瘟疫的死亡恐惧己超过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大屠杀。
但长期被言论监控,加速了华语知识信息的封闭,在中国用华语查询天安门事件已属非法。人们便失去了自由意识。新一代大学生多数已失去推动社会变革的激情。情感尊严正演化为金钱利益。人们反而对自由和民主产生了抗体,开始习惯了和极权病毒共生。超过 334 万人已经死亡。如此沉重的生命代价,依然没有让世界看到新冠肺炎病毒的真相。
这让我就想到了中国几千年来供奉的五大瘟神,他们本是一群鬼,分别管理着春夏秋冬和整个中国的瘟疫。由于人们恐惧病毒,便把鬼当神供在了庙里,乞求一年四季都没有瘟疫发生。而这次的武汉新冠肺炎大瘟疫爆发在春季,那春天的瘟神名子叫张元伯。换个今天的名字就是习瘟神,不断散播谎言的瘟疫总指挥习近平。
我们知道,独裁者控制不了病毒传播,但习近平却控制着真相的传播。我们也清楚,病毒只有溶入了谎言才有机会进入传播管道,才能进入不知道真相的人们的肺里。正如子弹不会杀人,只有子弹进了枪膛才会杀人一样。习近平就是手握“谎言”手枪的瘟神。若不是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刚爆发的关键时刻,习近平在百般掩盖真相,病毒是有可能如埃博拉病毒被控制在更小的范围内。新冠肺炎让世界尝到了极权散播谎言的恶果。
是的,三十四年前,民主国家看到了东西柏林墙垮塌,人们以为共产主义寿终于二十世纪。但全球最大的中国共产党并没有倒下,他们以二十多万兵力镇压了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运动,又很快擦干血渍,把广场纪念碑的枪洞修补好,把十三亿人民的头脑用谎言一个不少地过滤了一遍又一遍。最终人们会感到真相也变得不可信了。中国共产党不仅在东欧解体后毫发无伤,还成为拯救马克思主义的救星。今天的习近平已把自已塑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领袖,是普京和金三胖的后台老板。
当自由的香港人民被《港区国安法》镇压之后,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组织了多年的“六四悼念晚会”的香港支联会已被迫解散。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控组织参加 2021 年六四悼念晚会被判刑入狱至今。如果邹幸彤被控违反了《港区国安法》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那最高刑罚可被判终身监禁。同时被关押的香港人民已成千上万。现在只要悼念六四大屠杀就得坐牢。香港的六四纪念馆也被关闭。而在中国大陆,能呼唤出名字的如高智晟、郭飞雄、等 1540 多位中国政治犯和良心犯,涉及了中国各地以及世界各地如澳洲的成蕾、英国的黎智英等人。
习近平的复兴红色中国梦瘟疫也如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一样,正靠着一带一路的传播延伸到世界各地。现在它如打开的潘多拉盒子,通过大外宣、孔子学院、华为、警察局以及世界各国的中国侨领,会不断地在各个国家变异散播,使人们在谎言迷宫里呼吸着病毒。我在想,八九六四那一年,假如全中国人人都坚信邓会开枪,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屠杀还会发生吗?那今天中国共产党喊着攻打台湾,普京正在乌克兰的杀戮战争,如果这世界共同地喊出“红色瘟神”来了,那中美也将爆发世纪大战。必免战争的唯一办法,就是民主国家猛醒过来,团结互助,支解被共产党掌控的产业链条。想想共产党在香港推倒了香港的自由灯塔,立起了《国安法》。想想那些为民主自由而被捕入狱的学生黄志峰和老师戴耀廷,还有白发老婆婆,歌星,和已死去的花季少女。这些与三十四年前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一幕幕不断地重合。
今天,乌克兰人民正被普京轰炸蹂躏,新强人正被习近平关押改造,台湾正危在旦夕。但人民只会被动地铭记历史,无法改变历史。假如历史只是被记录的百科全书,当没有读者翻动思考,那书就是埋没的文物。
人民必须干预现实,已避免历史滑入重复的灾难之中。如果欧洲人民早点看到普京的野心。战争也许就不会发生。如果世界各国人民早点看透习近平要给世界建立新秩序,那一带一路的灾祸就不波及全球。如果天安门大屠杀的真相不断地被掀开,就不会陷入动荡的冷战时代。就会更加和平。忽视极权者的谎言,只会把他变得更狂妄无耻,红色谎言和武汉病毒一样,已经渗透世界的任何角落。三十四年前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令东欧的共产党垮台了,中国共产党非但没有倒下,反而以坦克残暴地镇压了学潮。共产党能把天安门事件镇压并隐瞒下去,那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就武汉病毒的传播、西藏新疆的暴行撒谎了。
天安门大屠杀三十四年过去了,留给新时代的的遗产是:人类可以对真相视而不见。继而使悲剧不断地重复,民主国家也都在为野蛮的中国共产党搭建做秀舞台。而有了金钱的习近平己抛弃政治文明装饰,举着天安门屠刀耀武扬威。这就是没有揭开天安门大屠杀真相所带来的危机。
在 1930 年代,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多次会面,承诺共同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自由国际秩序。两位独裁者誓言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具有“共同命运”,要在欧洲建立“新秩序”,恐怖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是当今最具威胁性的领导人,习近平访问莫斯科和普京说:中国准备“守卫世界秩序”。他要用极权制度掌控民主社会。来实现红色中华民族复兴,普京的目标是消灭走向民主的乌克兰,习近平的目标是消灭自由的台湾。
英国的工业革命把人类带到了现代政治和经济消费时代,同时大英帝国也掌控了全球的产业链,把世界推向殖民地时代。今天掌握了全球产业链的中国,又在重复着试图殖民欧洲、非洲等各国。中国的扩张再次警醒人们:北京天安门事件的残忍,虽然导致了东欧共产党制度解体。但中国共产党依然在二十一世纪卷土归来,改造我们的政治文明。不能习近平说了一句,要和平。这个词,政就会马上忘记这位独裁者所犯的罪行。英国所谓的黄金时代,确使英国政府成了中国的殖民地。我们眼看着香港的民主人士一位又一位被捕而无能为力。但英国人不会愿意每时每刻感受着习瘟神的红色瘟疫,该关闭那些传播中国大外宣的孔子学院了。
这三年的全球大瘟疫,让这个时代的人民体验了三十四年前北京天安门大屠杀的活历史。这个红色帝国瘟疫依然在散播谎言和暴力。同时也拉开了极权对民主的冷战序幕。这一刻我们不仅需要真相,也要全球化,但不要中国化。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