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中國「馬戲之鄉」女演員之死 曝雜技暗黑面

688 0
标签:

轉載自「聯合新聞網」                               2023-04-28

 

 

一位女演員之死,暴露雜技演出的多個暗黑環節。高空表演者每次用生命表演、異常辛苦,但報酬並不高。有人感嘆「麻繩專挑細處斷,噩運只找苦命人」。若能及早層層把關,她或許能逃一死。

 

安徽省北方宿州市埇橋區蒿溝鄉尹樓村15日一場雜技表演,一對夫妻演員正演出「空中飛人」,女演員因失手,當場從高空十公尺墜落至舞台身亡。

 

孫姓女演員和丈夫張凱進行「空中飛人」表演。 (取材自微信)

 

 

 

★無保護措施 當成賣點

 

主辦方不僅以「無保護措施」當表演賣點,還疑將事發原因導向「情殺」企圖卸責,引來輿論撻伐。為何即便在有百年歷史的「中國馬戲之鄉」表演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也引來究責聲浪。

 

聯合新聞網「轉角說」報導,事發當晚,當地正在舉辦「文冠花文化旅遊節」,活動由宿州市一個家庭農場「尹居源種植家庭農場」舉辦,並與安徽亞西演藝傳媒有限公司簽約合作,該公司安排由關係為夫妻的38歲男演員張凱及37歲的孫姓女演員,在當晚的開幕式中進行特技表演。據資深雜技演員事後說,這種表演在業內稱為「綢吊表演」。

 

當天晚上8點53分左右,兩人在高空演出時,孫姓女演員從高空摔落至舞台上受到重傷,嚇得群眾驚呼連連。現場工作人員立刻撥打120、由救護車緊急送往宿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但仍在當晚11點左右宣告搶救無效死亡。

 

直至18日晚間,安徽宿州埇橋區才發布通報指出,安徽亞西演藝傳媒有限公司在演出之前並未按照有關規定履行報備、審核批准的手續,屬違規演出;演出過程中未提供安全應急防護措施,更使用吊車來吊人表演、違反「建築機械使用安全技術規程」,認定操作不合規範。事件暴露出「蒿溝鎮黨委政府及區相關主管部門監管工作不到位」,將「汲取教訓,加強演藝市場管理」。

 

而事件目前善後的進度是,安徽亞西演藝公司因未通過合法程序演出、違反「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規定而遭到處分;該公司也已與家屬達成賠償協議,將支付賠償金140萬元人民幣(約20.1萬美元)。孫姓女演員的遺體已被送回河南老家,張凱告訴友人,未來可能不會再從事雜技行業。

 

 

★埇橋1/3農戶 馬戲為生

報導指出,以往許多中下階層家庭讓孩子從小投入危險的雜技訓練,透過艱辛努力習得一技之長,以在社會上立足。埇橋的雜技和馬戲具悠久的歷史,1920年代,埇橋的蒿溝鄉、桃溝鄉、柳溝鄉一帶就出過許多雜技名人,也率先將動物表演融入雜技演出中。在埇橋馬戲發展的高峰期,當地近三分之一農戶靠馬戲為生,共有至少400家馬戲團,從業人員超2萬人。

 

 

孫姓女演員從高空墜落。(視頻截圖)

 

2008年,埇橋馬戲藝術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之中。這次發生意外的蒿溝鄉,更曾被中國雜技家協會賦予「中國馬戲之鄉」的美譽。

 

但百年的傳承不等於就是百分之百的安全。隨著意外發生後,演藝公司過去表演中未設置足夠安全措施的照片、以及違規紀錄也被挖出,包括在2021年3月12日,這家公司就曾因未經批准舉辦演、被安徽省亳州市文旅局罰款5萬元。

 

而引發撻伐的是這對夫妻表演開始之前,主持人特別強調「他們的表演毫無保護措施,我們要演就演真實的」做為表演賣點,還在表演現場喊出「只有不戴保護措施的,才是真的雜技表演」,也讓安全措施不足的問題再次浮上檯面。

 

孫姓女子墜落後倒地不起,丈夫張凱在身邊陪同。(取材自微信)

 

 

★用生命表演 報酬卻低 

 

另外,意外發生後,尹樓村的黨總支副書記稱「本場表演是企業舉辦、與村無關」,被網民怒批為試圖規避監管責任。演藝公司言辭更是前後不一,先聲稱女演員已經脫離生命危險,然而在官方證實她不幸死亡後才現身回應,一度疑將事件解釋為情殺,稱出演的夫妻演員在上舞台演出前起了爭執,因彼此鬧脾氣而沒繫上安全扣,才導致意外事故的發生。

 

而事實上,兩人當天從中午到演出前,也陸續在社群平台上更新了三則動態,告訴粉絲「舞台已經搭建完成了」、「觀眾漸漸聚集,現場越來越熱鬧了」,從視頻中並未看見異樣。張凱在事後也否認了演藝公司的說法,斬釘截鐵地說,「我們並沒有吵架,我們一直都很幸福」。

 

他們的同事也證實,這對育有三子的夫妻感情十分良好,與演藝公司的形容恰恰相反。同事們表示,兩人時常一起在各地賣命演出、養家餬口。若無這場意外,這對夫妻原本能在表演結束後領取2000元報酬。網民紛紛惋惜說,高空表演者每次都用生命表演、異常辛苦,但表演者報酬並不高。「麻繩專挑細處斷,噩運只找苦命人」。

 

張凱和孫姓女演員這對夫妻過去的表演的照片,也陸續在網路上被貼出。報導說,其中在2021年,張凱在一場表演中將安全繩綁在太太腰間的畫面,網民轉述,當時張凱十分細心、看起來彼此恩愛,像是把身體的安全交給最信任的對方一樣。可惜的是,他再也沒有辦法幫太太繫上安全繩了。

 

江蘇省鹽城市建湖縣的雜技表演。示意圖,非當事人。(本報資料照片)

 

 

  • 雜技須人與人配合 也須與道具配合

 

高空雜技表演本身有其危險性,雖然從業人員大多經過嚴格的訓練,但演出仍需高規格防護才能避免傷亡。許多網民追問,主辦場地有無安全保障?為什麼演員沒有配備安全扣或安全繩?地面為何沒有設置防護網或安全氣墊?

 

這時有業內人士跳出來解釋,「空中飛人」與「綢吊」表演中演員會有許多懷抱、翻滾等動作,若身上繫有繩子會直接影響動作施展,難以作出完整的表演,因此若無法作這類防護,關鍵就在其他的安全措施。然而當局是否設有明確的安全規範體系,以確保雜技演員的「人身安全」,仍是存疑。

 

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著名雜技表演藝術家吳正丹也有同樣的觀點,她解釋,因纏繞動作和力量型造型居多,「空中飛人」表演通常是不繫保險繩,但是下方不可能不設置強大防護配備。她強調,在專業表演中若無保險繩,那就必須有安全網或安全墊、或助理演員在下面保護,無論如何都會有保護措施。

 

「雜技表演既是人與人之間的配合,也是人與道具間的配合。」吳正丹更批評,主辦方將「沒有任何保護措施」作為表演賣點是「非常無知」的行為。

 

一位資深雜技表演人士也批評了吊車吊人的做法。他表示,本次表演位於開放的室外場地,吊車升降的快慢與當天的風速密切關係、對安全性可能造成重大疑慮,因為難以評估當天表演的條件和環境。

 

針對這起事件,中國雜技家協會16日發布聲明「正視演出安全維護雜技工作者合法權益」呼籲,雜技從業者未來應加強雜技演員的恢復性及系統性訓練,並把雜技工作者的生命安全始終放在第一位。

 

中國高空表演意外事件不只這起。

 

2020年8月1日,河南省28歲雜技演員李小穩至內蒙古呼合號特市表演,在高空揮舞著表演棍、踩著旋轉中的巨輪行走,當旋轉輪達到最高點時,她從八公尺高的飛輪摔落地面,因頭部重創不治。馬戲團事後僅支付家人3天的醫藥費用,團體負責人稱飛輪道具由其他單位承包,與其無關,同樣快速卸責,而當時也同樣是非法演出。

 

而近期再發生安徽宿州市演員墜亡事件,有業內人士解釋,由於中國專業學院或團體十分重視保護演員安全,也有嚴格的行規,因此在專業表演現場中類似事故並不多見;演員本身也應做好防護。但也有不少網民質疑,政府對馬戲雜技演出的監管已出現問題。

 

這起事件的原因仍在調查當中。但正如吳正丹強調,「各方都必須全面縱深地關注行業安全問題,以嚴格周全的細則措施維護雜技從業者和演出市場」。只是民營雜技團體太多、許多農村表演也都未按照行規進行,因此應該建立全國或省級統一的安全標準體系,除了有效監管,也能防範未來再有演員墜亡的憾事發生。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