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在全球範圍內,民主是如何受到威脅的?

126 0
标签:

转载自《纽约时报》               2022-08-26

 

原文标题:How Democracy Is Under Threat Across the Globe

 

在民主規範和制度方面面臨壓力的國家遠不止美國一家。據總部設在瑞典的跟蹤調查機構V-Dem的數據,如今正在衰落、甚至向專制倒退的民主國家比上個世紀的任何時候都多。數據顯示,這個已經持續了十多年的趨勢似乎正在加速,對全球各地成熟的和脆弱的民主國家都產生了影響。

 

以下是一些最近的事態發展。

 

肯亞

 

儘管被認為是非洲最強勁的民主國家之一,但肯亞也面臨週期性的動盪。肯亞的政客們有時會利用族裔和地理上的兩極分化,尤其是在選舉期間。這已導致了政權更迭危機、不同群體之間的暴力,或對法院系統等制度的攻擊。

 

在今年8月的總統大選中,勝者以微弱多數當選,這給肯亞的民主帶來了又一次考驗。落選候選人的一名高級助手已暗示,他們的競選團隊可能會對選舉結果提出舞弊質疑。

 

在總統大選獲勝的候選人威廉·魯托今年早些時候在華盛頓特區的一次活動上說,「我們國家的民主狀況處於充滿敵意的環境中。」

 

斯里蘭卡

 

自從前鐵腕人物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的弟弟在2019年的大選後掌權以來,外界一直懷疑該國多民族和宗教多元化的民主制度。拉賈帕克薩家族曾長期面臨濫用權力和詆毀該國少數民族的指控,讓人們擔心斯里蘭卡可能會退回專制統治。

 

今年夏天,經濟問題引發的示威活動以抗議者衝擊總統府告終。雖然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辭職,但任命了一名盟友作為繼任者;這名盟友後來得到議會批准正式出任總統。這讓抗議者與拉賈帕克薩王朝影響力的爭執處於不穩定狀態。

 

匈牙利

 

「我們正在建設的新國家是一個不容自由的國家,」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維克托在2014年宣布。

 

自那以後,歐爾班重組了法院、修改了憲法和投票規則,從而鞏固了他的統治,他自稱是全球右翼民粹主義的先鋒。他還使用國有和私營媒體打擊對手,宣揚虛假信息和民族主義敘事。

 

歐爾班認為,這些做法對於保護匈牙利免受種族多樣化、非歐洲移民以及歐盟的侵蝕性影響是必需的。雖然建立在對歐爾班不滿基礎上的反對派力量已有所增長,但歐爾班仍擁有相當大的選民基礎。

 

巴西

 

總統雅伊爾·博爾索納羅把川普譽為政治榜樣,長期以來他一直批評巴西的民主制度腐敗,還曾經深情地談起從1964年到1985年統治巴西的右翼軍事獨裁政權。

 

博爾索納羅已經在質疑將於今年10月舉行的巴西總統大選的合法性,他在相關民調中的支持率一直落後。他甚至尋求一些軍方領導人的幫助,對投票的公正性提出質疑。

 

儘管目前還不清楚如果博爾索納羅落選,他是否真會尋求推翻選舉結果或拒絕承認敗選,但他煽動民眾的做法已經引發了國際社會對這個拉丁美洲最大民主國家穩定性的擔憂。

 

菲律賓

 

在羅德里戈·杜特蒂擔任菲律賓總統的六年裡,人們看到他的政敵和持批評態度的記者被關進監獄,支持他的虛假信息被廣泛傳播,民間行刑隊製造的暴力浪潮已導致數千人死亡。

 

杜特蒂是一名狂熱的民粹主義者,他把自己定位為民主的捍衛者,而對手——按他的話說,是那些從內部威脅到這個國家的人;儘管他在任內犯下種種暴行,但仍贏得了其基層選民的支持。

 

儘管他在今年5月任期結束後自願離職,但選民們選了小費迪南德·馬科斯擔任新總統,人權組織擔心小馬科斯將繼續杜特蒂的統治風格。新總統小馬科斯是菲律賓前獨裁者的兒子。他的副總統薩拉·杜特蒂是杜特蒂的女兒。

 

印度

 

印度的右翼總理納倫德拉·莫迪於2014年上台,在他的領導下,往往得到莫迪政府盟友支持的印度教極端民族主義急劇上升,使印度社會出現了分裂。

 

印度的大約兩億穆斯林公民已面臨政治上的邊緣化,許多時候還面臨著致命的宗教暴力,官員們對這些暴力有時視而不見。提出批評的記者受到政府和日益倒向民族主義的媒體不斷增長的施壓。

 

莫迪政府對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進行嚴厲鎮壓,對印度農民去年的抗議浪潮做出了嚴厲回應,讓人們擔心,他的統治正變得越來越強硬。

 

土耳其

 

在其近20年的執政時間裡,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將土耳其的民主改造成他個人統治的工具。埃爾多安曾經被視為一股自由化的力量,但他對政治自由大加限制,而且將大量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中,使他被廣泛視為獨裁者。

 

在2016年針對他的政變未遂後,埃爾多安政府拘留了10萬人,並清洗了15萬名政府人員,從而鞏固了權力。儘管如此,民主外形尚存,反對派團體在2019年將埃爾多安的盟友從強大的伊斯坦堡市長位置上趕下台,並希望取得更多進展。

 

波蘭

 

波蘭曾經是東歐優秀的後共產主義成功故事,現在正面臨著嚴重的政治兩極分化。執政的右翼政黨試圖讓傳統上獨立的司法和媒體屈服。它還抨擊歐盟,後者質疑波蘭領導人是否維護法治。

 

最近幾個月,人們對波蘭民主的擔憂略有消退。波蘭領導人試圖修復與歐盟的關係,包括在民主問題上的分歧,以此來對抗他們眼中俄羅斯對歐洲的威脅。儘管如此,人權組織表示,波蘭民主幾乎沒有扭轉其倒退的步伐。

 

薩爾瓦多

 

這個中美洲小國在痛苦的內戰之後建立了一個脆弱的民主國家,內戰於1992年結束,但創傷仍未癒合。

 

年輕的政治圈外人納伊布·布克萊在2019年贏得了總統職位,承諾進行變革。然而,在任職期間,他限制了基本權利,清洗法官,在沒有正當程序的情況下將數千人監禁,並部署軍隊,將所有這些稱為打擊犯罪的緊急措施。

 

儘管如此,即使人權組織和國際監督員發出警告,布克萊仍然廣受歡迎,這提醒我們,在當今世界,准強人經常在崛起時受到民眾的歡呼。

 

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曾經是南美洲最古老的民主國家和最富有的經濟體,現在已淪為經濟災區,大部分人口處於飢餓狀態,並被廣泛認為處於獨裁統治下。

 

民主學者經常把這個國家視為當今民主國家走向衰落的代表:慢慢地,民選的民粹主義者將它從內部拉下水,將反對者和制度視為非法,而他們的行動最初可能很受歡迎。

 

親歷大部分衰落過程的領導人、左翼煽動者烏戈·查韋斯於2013年去世。他的繼任者尼古拉斯·馬杜羅指揮了對抗議者的致命鎮壓,並對法院和立法機構採取強力控制。

 

捷克共和國和斯洛文尼亞

 

當信奉民粹主義的政治圈外人、億萬富翁媒體大亨安德烈·巴比什2017年成為捷克共和國總理時,人們擔心他可能會跟隨歐爾班在匈牙利開創的道路,走向極端保守的反自由主義。隨著鄰國斯洛文尼亞選出自己的右翼民粹主義者為領導人,人們擔心可能會出現從內部破壞歐盟的國家集團。

 

雖然巴比什確實推動他的國家朝著這個方向發展,但他最終在2021年的選舉中被擊敗,當時幾個反對黨聯合起來反對他,稱他對捷克民主構成了威脅。斯洛文尼亞選民第二年將他們的民粹主義政府趕下台。從這兩個國家可以看出,對民主的疑慮有時還是能消散的。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