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控告朱军性骚扰案二审败诉  主因 “没提前录音录像”

195 0
标签:

中国妇权网报道                                                                  2022.08.12

 

前中央电视台实习生弦子(本名周晓璇)指控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朱军对其性骚扰案二审,8 月10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庭审结果维持原判。

 

弦子亲自出庭,未见被告人朱军的身影。二审法院仍以证据不足为由维持一审原判,弦子再次败诉。中国女权人士及团体为此非常气愤,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指出,在一个权钱交易盛行、普遍敌视女权的国家,一个没有背景的弱势女性遭性侵、性骚扰之后,只能在某些社媒上写下遭遇,吐吐苦水,可以引发网友的关注、支持,以得以安慰。但想要通过正常法律管道去控告加害者,尤其是有权势的加害者,简直就难于上青天!就算被告的施暴者不算是权贵范畴,其成功率也仅为千分之几。因此,不出我们所料,朱军性骚扰案二审也会像一审一样,遭遇败诉判决。

 

 

 

据民生观察网报道,8月10日上午,北京第一中院警方封锁了人行道,并记录过往行人的详细信息。8点以后,闻讯未来的百余网友抵达法院门前声援周晓璇,当天下午,“弦子”到达法院门前,网友见到她后就开始向她献花,鼓励她勇敢面对猥亵妇女的邪恶势力。在声援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警方开始加装围挡警戒线,驱赶部分网友远离法院。

 

 

庭审结束后,弦子在法院外向前来支持的民众,公开念出她在庭上的自述:“在2014年报警的时候,警察告诉我的父母,因为朱军的社会地位,我应该放弃报警。在2020年本案第一次开庭的时候,法院告诉我卷宗里的监控录像、笔录都无法调取。在2021年的判决书里,法院说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而我提供的证据不足。”

 

她表示,她已在法庭上反复陈述过事实,这一次,她想问法院:“在封闭空间遭遇性骚扰的女性,她没能预料到性骚扰的发生,没有录音录像,没有与对方反抗扭打。那她要怎么证明自己遭遇过性骚扰?她能否只能忍受这一切,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

 

弦子说,“我没能预料到性骚扰,没提前录音录像,不敢在央视大楼里反抗朱军,没能立刻呼救,报警后,我再也不能回到央视,无法获取监控记录。我要怎样提供自己被性骚扰的证据?”

 

“我无法自证自己的诚实,自证自己的痛苦。”弦子说,她21岁(2014年)时选择报警,25岁(2018年)时选择起诉,是因为她相信作为一个公民,理应获得公平。弦子说,“司法系统并不天然具有权威,法院的判决并不一定就等于真相。”“权力应该让弱者得到帮助,否则就不足为正义。”“失败的结果固然使人痛苦,但需要接受审问的并不仅仅是我。”

 

2018年7月,她以网名“弦子”在微博发文,指控央视前主持人朱军2014年对她性骚长达50分钟,在央视化妆室里强吻、猥亵她。弦子向法院状告朱军,要求朱军公开道歉,并赔偿5万元人民币。嗣后,朱军通过律师否认相关指控,自始至终未公开露面回应。但事件发酵后,朱军从央视屏幕上消失。

 

2020年12月,朱军性骚扰案首次开庭,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当天,弦子的一些支持者在法院外声援她,前往采访的外媒,包括法新社的记者,被警察拖走。

 

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进行不公开一审,以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其诉讼请求。庭审当天朱军未到庭。当时,不少支持、声援弦子的微博号与微信公众号被禁言或封号。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