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張菁:當之無愧的和平使者——達賴喇嘛尊者

635 0
标签:

張菁                                                                                  2021-12-08

 

編者按:大約100名漢藏朋友在紐約藏人文化中心(Tibetan Community Center)共同慶祝尊者達賴喇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32週年,同時歡迎剛剛履新的藏人行政中央北美辦事處代表那木嘉曲珠先生。中國婦權創辦人兼執行主任張菁應邀發言。先後發言的有漢人學者胡平、陳破空、薛偉先生,還有代表因事未到場的民主黨全委會主席王軍濤發言的副主席陳立群女士。藏人方面有新任代表那木嘉曲珠先生、新澤西藏人文化中心主任以及貢嘎扎西和慈誠嘉措先生。由慈誠嘉措做藏語及漢語翻譯。隨後是輕鬆的藏族舞蹈及歌唱表演。藏式自助晚餐過後,是自由發揮時間,藏漢朋友們圍成圓圈、踏著強烈的音樂節奏,跟著藏人舞步起舞,一片歡聲笑語。臨離開時,藏人還準備了唐卡等禮物給每一位與會者做紀念。藏漢朋友們在這裡愉快的度過了一個特別的日子。

圖左二起為:新澤西藏人文化中心主任、前達賴喇嘛北美辦公室代表貢嘎扎西、陳立群、薛偉、陳破空、胡平、藏人行政中央北美辦事處代表那木嘉、張菁、慈誠嘉措、為紀念會誦經喇嘛等。

 

下面是張菁發言:(以下所有圖片由現場友人提供)

 

尊敬的藏人行政中央駐北美代表處代表那木嘉曲珠先生、我們的老朋友貢嘎扎西先生、慈誠嘉措先生,以及各位嘉賓,晚上好!

 

32年前,達賴喇嘛尊者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獲此殊榮不僅名至實歸,更是當之無愧。

 

我們曾經不知道、現在中國大陸人也依然不知道,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獨立而完整的國家,歷史上從不屬於中國。在中國歷史上最昌盛的大唐王朝時期,曾經被遙遠的吐蕃國攻敗(吐蕃也稱圖伯特, Tibet,現稱西藏),大唐王朝在100年內先後兩次嫁出皇室公主「文成」和「金成」,以「和親」換休戰,這些歷史事件足以說明,遼闊的西藏是藏人的家園,中國僅僅是其中一個鄰國。自從印度佛教傳入西藏並與當地「本教」融合,成為了西藏國教之後的一千多年的時間長河裡,藏傳佛教的教義沐浴了藏人的心性,藏人再沒有跨過喜馬拉雅山南邐,他們固守家園、世代繁衍,與東北面的中國和平相處好幾個世紀。但隨著其國家及外交實力趨弱,中國對西藏的侵犯和蠶食愈發嚴重。尤其是中共建制的1949年後,藏人軍隊不敵入侵者,西藏淪為殖民地,美其名曰「西藏自治區」。達賴喇嘛尊者被迫逃離家園,流亡他鄉異國,在印度政府和人民人道關懷下,尊者在印度的達蘭莎拉建立了流亡政府和流亡社區,養育藏人遺孤、接收艱辛的逃亡者,藏人自此得以休養生息。

 

半個世紀以來,西藏流亡政府及尊者達賴喇嘛代表多次與中共舉行會談,尊者希望能重新回到生養他的地方西藏,並願意外交、國防由中國負責,只希望在宗教及生活方式等方面享有高度自治。但就算這些合情合理的、甚至是卑微的要求都不被中共所接受,藏人連供奉尊者照片都不行。前些年,西藏僧尼們曾一度以最慘烈的方式抗議信仰無自由、寺廟被強拆,面對一個個「不自由毋寧死」在自焚的烈焰中燃燒的生命,中共依然無動於衷,只加強了消音和封鎖的力度,更過份的是還強趕一些尼姑出庵,強迫還俗。尊者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看到自己同胞遭受中共政權的壓迫和歧視,心如刀絞,但尊者依然秉持非暴力抗爭方式,盡力把藏人遭受人權及種族迫害的真相告訴世人,希望得到國際支持,以施壓中共改變其西藏政策。尊者就是這樣心懷善念,持之以恆為他的同胞盡心盡力,讓原本藏在喜馬拉雅山腳下的原始、孤立的小國,變成今天世人皆知的國際視野議題;讓印度流亡社區培養教育出一代又一代的新生力量,也賦予傳統的流亡政府全新的意涵——即轉型成為遵從人類普世價值的民主架構。尊者走過世界千山萬水,踏破鐵鞋,不厭其煩的進行著他的弘揚佛法、救苦救難救同胞的偉大工程。尊者在搭建一座通向世界和平與博愛的橋樑,並風雨兼程,這正是諾貝爾和平獎的最高境界,尊者更是一個當之無愧的獲獎者。

 

今天,我有幸和大家一起來慶祝尊者達賴喇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32 週年,同時,也為能夠見證藏人行政中央北美代表職務輪替,即離任和履新而深感榮幸。祝愿所有聚集一堂的朋友們,在新的一年來臨之際,平安健康、事業有成!

 

扎西德勒!

藏人行政中央北美辦事處代表那木嘉先生英文發言,慈誠嘉措翻譯成漢語。

貢嘎扎西先生漢語發言。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