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上帝死了!一一 爲調查“武漢病毒”的自媒體記者張展而作

399 0
标签:
作者:廖亦武
                                                                                   2021年8月29日-9月3日
                                                            
我知道無論寫什麼,都沒有什麼用。
因為這個地球,好像,每天,都在發生慘劇。
最近傳出眾多視頻:在阿富汗首都的喀布爾機場,許多當地老百姓瘋狂逃離,瘋狂攀爬已經滑動的美國飛機,稍後有一個吊住飛機起落架的人,從半空摔了下來。
天哪,這個摔成肉餅的人對自由的渴望,超出了活著本身。
緊接著,同一個人潮洶湧的喀布爾機場發生“伊斯蘭國”製造的自殺性爆炸,184名無辜生命瞬間消失,13名美國士兵也消失了。可是,控制了所有機場通道的塔利班,也就是與策划911恐怖襲擊的本.拉登結盟的那個塔利班宣佈,與自己無關。
如此多的悲劇!如此多的悲劇!!
因為如此多的悲劇,人類很容易忘記一隻螞蟻的悲劇。
這一隻有思想的螞蟻叫張展。
她是2020年1月23日,也就是傳統的春節前夕,在中國中部最大的城市武漢,因為“武漢病毒”的失控氾濫,而軍管封鎖之後,擅自闖入這個相當於“切爾諾貝利核泄漏”的,烈性傳染病毒發源地的,四個自媒體公民記者之一。
前三個公民記者是方斌、陳秋實、李澤華,先後被“依法指定監視居住”之後,就神秘失蹤了,張展是第四個,也是最決絕的一個公民記者。
張展最早引起我注意的,是孤身一人,在沒有任何防護裝備的情況下,前往傳說中的武漢病毒起點——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調查,因為無法進入,就頂著烈日,繞著P4實驗室的圍墻兜了一大圈兒,她邊走邊解說,她也不敢肯定,只是說:“武漢病毒”的源頭也許就在那一片,一個方方的、一個圓圓的建筑裡。結果,不久,她被捕了。
順便提醒一下,在她之前,李澤華也因為在同一地點,想做同一件事,而被國家安全局抓捕。
張展不認為自己錯了,她認為瞭解真相,是每一個公民的責任和義務。只有瞭解真相,澄清謊言,才能科學地認識病毒,檢討失誤,防止“武漢病毒”進一步擴散到全世界。她在自己也不明白的狀況下,就成爲又一個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自己宣稱“沒有敵人”,卻是共產獨裁社會最危險的敵人——不管你有沒有政治立場,只要你對真相感興趣,并一意孤行地追究,就是共產獨裁社會最危險的敵人。
所以她被秘密抓捕,在這場“武漢病毒”所導致的人類劫難中,她付出的代價是最大的:從被捕到審判,她經歷了七個半月,由於拒不認罪,她被虐待,被酷刑。因長期絕食反抗,她已無法站立,就坐著輪椅,插著鼻飼管,雙手反綁著接受宣判。像中國幾十個大城市被封鎖一樣,她的嘴巴也被封鎖,但是她依舊通過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表達永不屈服。
她被當庭判刑四年。法律規定可以上訴,但她認為這場審判鬧劇猶如佛朗茨.卡夫卡的寓言小說《審判》,是徹頭徹尾的騙局。於是她絕食抗議。兩個多月後,她被轉送到上海的勞改監獄服刑,絕食仍在繼續,她外形枯槁,命懸一線,國內外人權團體紛紛呼籲,并擔憂她有一天將死於獄中。
對於這個冷血政權,誰“以死相脅”都沒有用!但是對於張展自己,有沒有用並不重要,低不低頭才最重要。當所有表達“公民不服從”的思想和行動都被視為犯罪的時候,她只有自虐,絕食,絕命,以表達一個人對真相的追求是出自天性。
天性,這是中國古人的叫法,西方人叫“人性”。
張展的勇敢和堅持,是出自最起碼的人性,如果你因為懦弱或恐懼,對這樣的“人性”視而不見,充耳不聞,那就請想一想,生而為人,你是不是還不如一條面對劊子手而發出哀鳴的、垂死掙扎的狗?
意大利最著名的女記者法拉奇在她的不朽名作《人》的結尾,這樣寫道:“我認為人類尊嚴最美好的紀念碑是伯羅奔尼薩斯半島上的那個東西。它不是一座偶像,也不是一面旗幟,而是三個希臘字母:OXI。意思是‘不’。
“為什麼還要忍受痛苦,為什麼要鬥爭,為什麼要冒著從山上被狂風刮到海底、與魚蝦為伍的風險呢?因為這是作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總之是作為一個人,而不是作為一隻綿羊,而生存的唯一方式。”
請聲援張展,請聲援這個法拉奇筆下的,因為堅持“武漢病毒所造成的災難”不亞於“切爾諾貝利核泄漏”的真相,而願意付出生命代價的,極其柔弱的女人。作為流亡了十年的詩人和作家,我希望我的所有西方讀者明白,如果放棄了對真相和科學的追求,只注重全球化的商業利益,那麽德國哲學家尼采的預言或警告就是現狀:“上帝死了!”
“ 是我們殺死了祂!”
上帝死了!!!                                                                                                    
尼采的完整闡述
       上帝死了。上帝的確死了。我們已經殺死了他。我們如何安慰自己,所有謀殺者中的謀殺者? 世界上最神聖、最強大的東西在我們的刀下流血致死:誰來擦掉我們身上的血? 什麼樣的水可以洗清我們自己? 我們還要發明什麼樣的贖罪節,什麼樣的神聖遊戲?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是不是過於偉大了? 我們不應該為了看上去配得上它,而自己成為神嗎?
图片.png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