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香港教协\民陣解散 职工盟被查 数千工会將現关闭潮

2883 0
标签:

转载自 BBC报道                                                                 2021-8-18

 

被中国官媒形容为“毒瘤”后不到两星期,香港最大的泛民主派工会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就宣布解散。紧随其后的是香港民阵(民间人权阵线),这家多次发起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的社团8月15日也宣布解散。

 

根据香港媒体报道, 另一个有当地主要民主派工会组成的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也遭到调查。

 

这几起事件令外界关注香港工会活动的前景。

 

香港的工会过去组织过不少工业行动(industrial action),涉及薪酬、福利待遇等问题,而民主和建制(亲政府)两派工会都曾作出不同的政治表态。

 

例如亲民主派的职工盟,过去曾经就支持平反“六四”事件发出声明。亲建制派的工联会则在美国制裁中港官员后,发表声明批评美方。

 

民主派工会在香港2019年的示威浪潮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也曾一度有望让泛民主派取得更多话语权,但随着当局打压升级,外界担心香港未来的工会活动进一步萎缩,最终连保障工人权益的基本功能也失去。

 

BBC中文尝试联系一些香港工会的代表,但他们均婉拒了采访。

 

“工会战线”

香港的工会大多可按不同的政治立场分为泛民主派和建制派,另外还有少数亲台湾国民党的工会。这些工会又分别组成工会联盟,包括泛民主派的职工盟和亲北京的工联会。

 

香港对成立工会没有太多法律上的要求,只需要向当局登记就可以。法律同时保障员工可以在私人时间参加工会活动,雇主也不可以阻止员工加入工会或参加工会活动。

 

过去工会数字仍然一直平稳,香港政府的数字显示,2016至2019年香港只成立了38个工会。这个情况到2019年的示威浪潮期间出现改变。

 

香港已登記的職工工會數量大增. 2020年新登記的職工會數字,遠超過去四年的總和。.  .

当时许多示威者呼吁支持者在自己所属的行业成立工会,被形容是要在示威浪潮中建立“工会战线”。结果,单是2020年香港当局就接获超过4200个成立新工会的申请,当局完成当中超过480个新工会的登记,其他仍然在处理中。

 

许多工会除了为自身的会员争取权益,在示威浪潮中也多次表态、甚至组织游行和罢工。其中教协在2019年8月示威浪潮期间举行游行,抗议香港警方处理示威的手法,游行当时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最终主办方称超过二万人参加游行。

 

香港的示威浪潮在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后一度冷却,但各行业的工会继续发声。香港在1月下旬出现多宗从中国大陆输入的新冠肺炎确诊个案后,新成立的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随即要求政府禁止旅客经中国大陆入境,与政府谈判破裂后发起工业行动。

 

另外,香港原有选举法例下,在政府登记、成立并持续运作超过一年的工会,都可以参加所属界别的选举委员会选举,成为选委,投票选出下一任香港特首。

 

除了泛民主派,许多亲北京的团体也看准了这一机会,成立了许多新的工会,希望增加在选委会的话语权。

 

之后北京政府改变香港的立法会和特首选举办法,规定工会需要成立三年后才能参加所属界别的选委会选举,令这些新成立的工会失去参加今年选委会选会的权力。

 

但最大的影响,仍然来自去年6月实施的香港《国安法》。

 

 

骨牌效应

 

香港当局在《国安法》实施一年多以来对不同泛民主派组织和人士采取行动,包括拘捕47名组织或参加初选的民主派人士、冻结《苹果日报》发行商的资产令它停运、以发表煽动文字罪拘捕工会组织成员等。

 

负责处理工会事务的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今年5月发表文章,指香港《国安法》规定香港应通过社会团体等开展国家安全教育,提高“国家安全意识和守法意识”,而工会正是这些社会团体其中一种,而劳工处也有责任作主动跟进,是当局“新增的重要工作”。

 

这个举动当时受到多个泛民主派工会批评,形容是“政治威吓手段”。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形容,做法显示整肃文化已吹袭工会,令人忧虑。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接受当地传媒访问时形容,教协拥有庞大的资源仍然选择解散,这一事件可能引起工会解散潮。

 

他说如果教协也顶不住,很可能意味着其他组织也难支持下来,可能触发“骨牌效应”。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說:国家安全从不是港区自治范围的事

 

失去支援

 

当局至今未直接引用《国安法》取缔任何工会。香港警方国安处早前拘捕言语治疗师总工会数名成员,是引用香港本身已经存在的《刑事罪行条例》中的串谋发布煽动刊物。而教协是在被中国官方媒体批评、香港政府宣布停止与它的工作关系后宣布解散。

 

但部份在示威浪潮期间成立的工会已经自行解散,包括“新公务员工会”。它在2019年9月由当时仍然是公务员的颜武周发起成立,曾经批评香港政府在新冠疫情初情的防疫安排,另外也曾就反对香港《国安法》让会员投票是否发动罢工,被香港政府批评是“政治性罢工”,超出一般工会只为保障雇员权益的范畴。

 

今年年初所有香港公务员被要求宣誓或签署声明效忠香港政府。“新公务员工会”最终宣布,因为理事会成员很可能会被视为违反效忠香港政府的要求被解雇,宣布解散。

 

香港教协宣布解散 民主派最大工会“无力化解危机”

 

《国安法》大旗下辗转腾挪的香港黄店店主、教师和普通市民, “爱国还是政治中立”, 香港公务员的两难选择

 

香港教育界民主派工会教协被港府“割席”意味着什么?

 

而最受工会解散潮影响的就是这些工会的会员,令他们失去支援。虽然许多行业中既有泛民主派工会也有相应的建制派工会,例如代表教师的工会有亲泛民主派的教协,也有亲建制派的教联,但外界仍然关注缺少了泛民主派的工会,部份工人就可能因为政治取态原因无法得到协助。

 

其中,香港示威浪潮期间多名教师因为课堂的内容或工余的个人言论,被投诉专业失当,大部份都获教协支援。

 

教协解散后,教联会会长黄均瑜指他们会扩展服务,处理教师的投诉,但至于会否协助政治立场不同的教师,他明言“不可能包庇”失德教师,又指这些老师要先承认错误并改正,才值得帮助。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