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东京奥运赛场 7 位女健将竟是科学家

255 0
标签:

转载自BBC国际部      André Biernath                   

 

代表各自国家的参赛科学家们分别来自于:

奥地利、埃及、美国、法国、爱尔兰、德国及以色列

 

一只脚在训练场,一只脚在实验室:这是东京奥运会一些女运动员的日常。今夏,她们在体操馆、在公路赛道和球场跑道上证明了自己。

她们面对的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挑战:在最高级别的赛场上角逐奖牌和纪录,同时又在开展自己的科研生涯。

在刚刚结束的本届奥运会上,有这么七名女性,她们的成就不仅有竞技战绩,还有学术成绩。

US sprinter Gabby Thomas celebrates winning a bronze medal at the Tokyo Olympics

美国短跑选手兼神经生物学者加比·托马斯(Gabby Thomas)在东京奥运会赢得铜牌。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1. 安娜·基森霍佛(Anna Kiesenhofer)-奥地利

 

Austria cyclist Anna Kiesenhofer (centre), a scientist and Olympic champion

基森霍佛在公路自行车项目上的金牌,是东京奥运爆出的最大冷门之一。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这名30岁的奥地利自行车选手,在东京的女子公路赛上远远算不上夺牌热门。

这名奥地利人远远抛开了离她最近的对手,现任世界冠军、荷兰车手安妮米克·范弗勒滕(Annemiek van Vleuten),远到后者在冲过终点的一刻还一度以为自己是冠军,并且疯狂地庆祝。

2021年的奥运会冠军车手还是一名数学家,同时拥有维也纳工业大学和英国剑桥大学的学位。

她目前在瑞士的卢塞恩工业大学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

2. 哈迪亚·胡斯尼(Hadia Hosny)-埃及

 

Hadia Hosny (left) and Doha Hany playing at the Tokyo Olympics
哈迪亚·胡斯尼(左)是一名奥运选手,也是一名科学家和政客。图像来源,REUTERS

东京可能已经是胡斯尼的最后一届奥运。

在羽毛球女子双打小组赛中出局之后,这名埃及选手暗示自己可能将会退役。

“这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届奥运会。要旅行去参加所有的赛事,还有令自己保持住好的世界排名,是压力非常大的事情,”国际奥委会(IOC)官方网站引述这名埃及人说。

胡斯尼将会继续她的学术生涯——她是埃及不列颠大学的一名助理教授。

拥有英国巴斯大学生物医学硕士学位和埃及开罗大学药理学博士学位的她,研究并发表了有关于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的论文——这是一种被用于治疗多种疾病的消炎药。

胡斯尼的日程表还将排满各种政治事务,因为她同时还是埃及议会的成员。

3. 加比·托马斯(Gabby Thomas)-美国

 

Gabby Thomas (right) on the women's 200m podium at the Tokyo Games
加比·托马斯(右)是短跑好手,但她还想研究医疗服务方面的种族不平等。

图像来源,EPA

24岁的美国选手加布里埃尔·托马斯(Gabrielle Thomas)在田径短跑界已经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她是女子200米历史上第三快的选手。

被大家叫做“加比”的她,在东京赢得了这个项目的铜牌。

不过,在训练和比赛之间,托马斯还曾在哈佛大学修读神经生物学和全球卫生专业。

托马斯正在美国奥斯汀的得克萨斯大学攻读流行病学和卫生管理硕士学位。

她的重点研究方向是美国医疗服务获取方面的种族不平等。

4. 夏洛特·希姆(Charlotte Hym)-法国

 

Charlotte Hym
希姆博士未能晋级滑板街式赛的决赛。图像来源,REUTERS

12岁的时候,生活在巴黎的夏洛特·希姆就被她家附近那些玩滑板的人吸引了。

“看着那么酷,我也想跟他们一样,”28岁的她这样向国际奥委会的官网表示。

希姆最终来到了奥运会参加滑板项目比赛,但是来到东京的她,也已经是一名神经学博士。

她研究的是母胎言语如何影响新生婴儿运动技能的发展。

很可惜,希姆博士在滑板项目的预赛阶段已经出局。

5. 路易丝·沙纳汉(Louise Shanahan)-爱尔兰

 

Louise Shanahan
沙纳汉在东京参加了女子800米跑赛事。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24岁的爱尔兰跑手头脑里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她要入围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

不过,成功却出人意料地提前到来了。她赢得了东京奥运女子800米的入场券,只不过最终并未能在首轮预赛中出线。

2024年的竞技目标仍在,但是这名爱尔兰人现在已经将注意力放到了科研上——她具体研究的是量子力学。

从爱尔兰的科克大学(Cork University)毕业后,沙纳汉目前在英国剑桥大学修读她的博士学位。

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医学物理:她研发能够改进癌症诊断和治疗的器械。

“我喜欢同时拥有两项事业,因为当实验室的事情不顺利时,我能够告诉自己,我是个跑手,一切还好,”沙纳汉在东京奥运会前曾这样向《剑桥独立报》(Cambridge Independent)表示。

“现在,如果我在田径场上表现不佳,我总是能够把自己看作是一名量子物理学者。”

6. 纳丁·阿佩茨(Nadine Apetz)-德国

 

Nadine Aptez

阿佩茨不在擂台上与对手拼拳的时候,就是在研究帕金森症的治疗方法。图像来源,REUTERS

走上东京奥运擂台的一刻,阿佩茨就已经创造了历史:她成为德国第一个奥运女子拳击的代表。

不过,35岁的她奥运参赛经历很短:她在第一场女子次中量级比赛中输给了印度的洛夫琳娜·博尔戈汉(Lovlina Borgohain)。

赢得过欧洲赛事和世界拳击锦标赛奖牌的德国人,现在想要将精神集中于她的另一项事业。

她在家乡的不莱梅大学有神经科学硕士学位,她的下一个目标是要完成在德国科隆大学医院的博士学位。

阿佩茨在研究的是一项叫做脑深层刺激的技术,通过电或电磁流来刺激某些区域的灰质。

这种治疗方式大有潜力,并可能在未来帮助帕金森症(Parkinson’s disease,帕金逊症)的患者。这是一种影响运动和肌肉神经的退化症。

“备战东京奥运会是压力颇大的。我从日本回来之后,就会100%集中在我的研究上,”阿佩茨对国际奥委会网站说。

7. 安德丽娅·穆雷兹(Andrea Murez)-以色列

 

Andrea Murez stretching out before a swim in Tokyo

穆雷兹有斯坦福大学的生物学学位。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出生于美国加州的安德丽娅·穆雷兹29岁,斯坦福大学生物系毕业。

不过,游泳让她得以参加马加比厄运动会(Maccabiads)的水上项目,这是以色列一项四年一度的体育赛事。

表现良好的穆雷兹决定永久移居以色列,并代表这个国家。

在东京奥运会上,这名运动员、生物学者兼未来的博士参加了四项游泳比赛:50米、100米和200米自由泳,以及4×100米混合接力。

她最好的成绩来自接力项目,以色列在决赛中名列第八。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