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慕容雪村:关于家庭暴力

1153 0
标签:

轉載自慕容雪村Facebook                       2021-2-7

 

張菁按語:獨立作家慕容雪村對家庭暴力社會問題的總結很深入,除了廣泛轉發之外,我再加上2條:一,家暴施暴者多為男性,這是男女不平等的歷史文化及社會傳承的產物。據中國全國婦女聯合會(簡稱婦聯)的數據,中國每7.4 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家暴,「平均遭受35次後才會報警,家暴致死佔婦女他殺死因的40%以上。」;二,無論男女施暴者很多是最難以察覺的精神及心理疾病患者,尤其是在中國,對隱性的精神或心理疾病患者缺乏治療設施以及輔導機制,沒有相應的法律和政策監管,也沒有相應的執法程序,因此家暴相當普見,往往導致受害者遭受的暴力和傷害(包括精神層面)比一般刑事暴力案件程度更大更深,而且難以得到及時的幫助和解脫。

 

关于家庭暴力

 

1、家暴,或曰家庭暴力,其本质就是虐待和伤害,因为有『家庭』二字,它显得比纯粹的『暴力』要温柔一些,但它所造成的伤害比常见的街头暴力要大的多。

 

2、家庭暴力所导致的死亡——包括直接杀害、殴打致死、虐待致死和自杀——并不罕见,被打残打疯的就更多,但在此时此地,这些数字均不得而知。

 

3、施暴者的額头沒有标记,也很难从言语和或行为中把他們认出来。许多家庭暴力都是在一段时间的共同生活之后才发生的,是『难以发现的深水怪兽』。也因为这样的『盲盒属性』,每个人——特別是女性——都有可能成为家暴的受害者。那些认为『我肯定不会被家暴』的人尤其需要重视这一点。

 

4、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公开说出自己被虐待、被伤害的经历,事实上,大多数受害者都沒有勇气说出來。我自己就出身于这样的家庭,也不是直接的受害者,但直到今天我都羞于启齿。

 

5、不能或不愿说出来有许多原因,其中很重要的就是羞耻感。

 

6、在某种意义上,被家暴比被性骚擾更难以启齿,因为那是『完全而彻底的失败』:体力的失败、智力的失败——『我居然沒发现他是这样的人』,以及情感上的失败。这种种失败会带来巨大的羞耻感,让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所做的一切都错了。『那是我自己选的,我还能说什么?』大约15年前,我的一位听众这样告诉我。

 

7、那些被长期伤害的人为什么不求助?部分原因参见上条。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求助也不一定有用,向某些强力部门求助,他們需要看到『能够定罪的证据』,挨几耳光肯定不算。向沒什么实权的部门求助,在最好的情况下,他們也只会说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消消气』或者『过日子嘛,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情况可能还好一些,如果不幸生活在小城镇或边远地区,那就别费这个力气了,求神佛保佑可能还可靠一些。

 

8、如果有受害者愿意说出她被伤害的事实,我会相信,甚至不需要交叉验证。和Metoo运动中案例类似,家庭暴力案件也很难取证,同时,说出来并不容易。

 

9、有些『习惯性的施暴者』会道歉,这种道歉有时会以沉痛的、痛哭流涕的方式表现出来,『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打你了。』这种话完全不可信,但那些被长期伤害的人大都会相信,评论者当然可以批评她们『轻信』或『沒记性』,但宽容一点,也可以将此视为无可选择的选择。

 

10、许多受害者都会将暴力合理化,『我也有错』,或者『他打我也是有原因的』,这不全是因为糊涂或不明事理,也是她们理解自己的生活,以及接受自己的生活的方式,『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11、有些长期的、严重的受害者真的会认为『打是亲,骂是爱』,看过《肖申克的救贖》的朋友大概不会太过震惊,这就是影片中所说的『体制化』。这些『体制化』的受害者也需要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12、『每次他打我之前,我都有感觉,在那种时候,我的心都揪成一团了。』多年前的一位听众这样说。另一位说得更加形象:『每次他喝醉了回来,睡在我旁边,我连翻身都不敢翻,连喘气都要小声地喘。』我说:『就像躺在一头睡着了的老虎身边。』她说:『对对,就是这种感觉。』说实话,直到今天我都无法描述她们的这些感受,因为我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恐惧。

 

13、为什么这些受害者不离开?一个原因是情感上难以割舍。爱情这东西,或者说,她們认为是『爱情』的那个东西,沒什么道理可讲。一些受害者甚至会为自己的爱情找理由:『他是打过我,但有些时候对我也挺好的。』这样的话让人难过,但也应该知道,并不是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很多溫暖、很多关怀。

 

14、不能离开的原因还有很多,比如经济状况,有些人会担心离开之后无法生活。如果有了孩子,那就是加倍的艰难,她們会担心离婚对孩子的影响、孩子如何评价自己,以及该如何抚养孩子。在此时此地,这些担心并不是完全多余。

 

15、有些受害者会想:就算离开他,万一再找一个还是这样,那还不如湊合着过呢。还应该知道,在大多数地方,这个社会对离婚女性都不是很友好,她們必须面对父母亲人的压力、同事朋友的压力⋯⋯年轻的朋友想想『逼婚』二字有多么令人厌倦,大概就能体会一二,而『离婚』二字的压力还要大上很多倍,在某些时候,这种压力足以摧毀一个强壮的人。

 

16、『你要敢跟我离婚,我就去杀了你全家!』许多受害者都相信这样的恐吓是真实的——有时确实是。这也是一些人不敢离开的原因。

 

17、与身体上的伤害相比,精神上的羞辱和折磨更加难以忍受,许多受害者都有过精神崩潰的经历,抑郁的就更多。

 

18、当受害者说出自己被伤害的事实,她收到的将不全是善意,『她不找打,又怎么会挨打?』这样的话随处可见。同时,因为难以取证,大多数施暴者都会否认自己的暴行,甚至会向受害者倾倒污水,就像Metoo运动中的『荡婦羞辱』,这让本來就难以启齿的维权行动越发艰难,许多隐私、许多生活细节都将暴露于众人之前,如同在广场上展览不愿示人的伤口。

 

19、家庭中不应该有暴力。受害者的言行、作为、观点都不能成为施暴的理由。有些喜欢抬杠的朋友或许会问:是不是老婆做了什么都不能打?这种问题毫无意义。建议先問問自己:在何种情況下,你会觉得自己应该挨揍?

 

20、家暴案中的是非并不复杂:一方是施暴者,一方是受害者。此处不需要太高的智力,也不需要那种诸葛亮式的未卜先知,此处只需要一点基本的正义感和同情心。

 

21、仔细想想,马金瑜和舒庆春的遭遇其实有某种相通之处,他们确实选错了方向,但他們不是坏人,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受害者。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