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流亡藏人学者投书谈难民学生在台湾的重重挑战

135 0
标签:

摘自:西藏之声                                          2020年9月30日

 

流亡藏人学者卓玛兹仁于近日投书《台北时报》,她表示台湾与西藏有着独特友好的关系,大部分居住在印度的藏人学生都渴望访问台湾,然而藏人的难民身份只能申请有效期限仅六个月的停留签证,也不能如其他国际学生一般获得学生签证。同时,她指出台湾政府对西藏难民模棱两可的态度,主要源于政府缺乏对难民的相关法规。

 

照片取自达赖喇嘛官网

 

流亡藏人学者卓玛兹仁(Dolma Tsering)在《台北时报》(Taipei Times)投稿的文章《模棱两可政策造成藏人学生的负担》(Ambiguity burdens Tibetan students)于近日(9月27日)刊登,笔者指出台湾政府对西藏难民模棱两可的态度,主要源于政府缺乏对难民的相关法规,但这仍对藏人学生构成重重挑战。

 

首先,笔者指出台湾与西藏有着独特友好的关系,随着藏传佛教在台湾的传播,以及台湾人拥护的民主价值观。同时,笔者提到台湾和西藏的关系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越发紧密,许多组织或协会纷纷成立,包括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西藏台湾人权连线、在台藏人福利协会、台湾自由图博学联、台湾图博之友会,以及最近的“国会西藏连线”。此外,在台湾有数百个佛法学习中心与数十万藏传佛教徒。

 

与此同时,笔者表示随着双方社群和政府之间日益密切的互动,越来越多的藏人到达台湾,其中藏人访问台湾的人口结构变化也表明彼此看法的变化。直至今日,访问过台湾的藏人包括僧尼、学生、商人,以及西藏人民议会议员与非政府组织成员。

 

在3月10日西藏自由抗暴纪念日,在台湾的藏人就如同其他世界各地的藏人,能共同与台湾人举办纪念活动,其中西藏台湾人权连线为台湾规模最大的援藏组织之一,并持续举办与西藏人权侵犯问题、藏人政治抗争相关的活动。

 

藏人学生面临种种困难

 

笔者指出,自从台湾与藏人行政中央关系首次突破以来,双方一直保持着和谐的关系,但台湾对于西藏政策的模棱两可,以及台湾在西藏议题的立场仍然带来挑战。而在众多问题中,台湾政府在对待西藏难民的态度,在武汉新冠疫情爆发后变得更加明显。

 

同时,笔者提到台湾政府一方面实施帮助西藏难民的措施,包括在2009年向藏人发放永久居留权,但另一方面,政府仍持续严格规范西藏难民以学习或其他目的到达台湾。除了西藏僧尼外,大部分居住在印度的藏人学生都渴望访问台湾,但很罕见的是他们必须透过台湾的立法机关申请签证,藏人学生无法直接透过驻印度台北经济文化中心(TECC)申请签证。而台湾立法机关为藏人学生发出保证书,但由于大多数藏人都不熟悉台湾的政治,如果不是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的协助,他们将失去这一管道申请签证。

 

此外,难民学生只能申请有效期限仅六个月的停留签证(Visitor Visa)到台湾,一旦签证到期,他们必须返回印度申请新的签证,而那些选择攻读博士学位的藏人学生也不能如其他国际学生一般获得学生签证。同时,这些规定对藏人学生而言是沉重的负担,包括机票费用、签证费用,以及从印度政府申请出入境签证所花费的时间。

 

笔者表示对于在台湾进行语言学习的藏人学生而言负担甚至更大,他们每个学期间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因此他们必须在一周内申请新签证,否则就得错过几日的课程,以学生的角度来看,这反而造成他们与其他学生在学习上的落差。

 

更糟糕的是藏人学生的停留签证无法换成另一种签证,同时他们也没有资格获得拥有一年居住权的外侨居留证(ARC)。然而,政府不核发外侨居留证给藏人学生,他们不仅无法获得工作的机会,也无法使用台湾的全民健保,特别是自武汉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他们的权益特别容易受到影响。

 

此外,若不是目前台湾政府以人为本的政策考量,以每个月核发签证的方式让藏人学生延续停留签证,否则他们需要支付约新台币十二万的机票费用才能返回印度,并有可能失去一年的学术生涯。

 

卓玛兹仁是印度出生的流亡藏人第二代,也是印度尼赫鲁大学的学生,她并在东亚研究中心进行博士研究。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