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買賣嬰兒背後親子鑑定造假調查

345 0

來源:新京報

“只要你們當地的婦幼保健院認可省外司法鑑定機構的報告,就沒有問題。要是不認的話,我還能幫你辦當地的,只不過稍微麻煩一點。”“馬法醫”聲稱,自己跟全國大部分地方的鑑定機構都有聯繫,可以代辦。
3份假血樣,連同3個假名字一起,被送到了廣州一家司法鑑定所。 3天后,一份親子鑑定報告出現在“廣州公法鏈”官網的示證平台上。
兩個並不存在的人,建立了法律意義上的父子關係。
8月下旬,新京報記者臥底進入網絡送養、親子鑑定等社交群組。一名“司法黃牛”與記者搭線後,用虛假材料為記者代辦出一份“親生關係”的司法親子鑑定報告。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社交群中,隱匿著不少類似的黃牛,他們瞄準群裡的非法領養者,代辦親子鑑定,幫領養的嬰兒落戶,並收取少則八千、多則數萬元的費用。
一名代辦人員稱,他可根據委託人需求,辦理全國多地的司法鑑定意見書,通過調換血樣,拿到想要的鑑定結果。和很多“司法黃牛”類似,他自稱和正規鑑定機構“合作”,當事人不需到場,甚至不用提供血樣,也能拿到鑑定報告。 “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都能幫你做成親生的。”
參與打拐多年的志願者上官正義向新京報記者透露,這些通過調換血樣“造”出的親子鑑定,普通人很難驗證真假,對非法領養甚至是拐賣的兒童來說,這已經成為“洗白”身份的秘密手段。
買女嬰的領養人:花了3萬多,孩子被鑑定為“親生”
8月17日上午,“未婚先孕互助群”又熱鬧起來。
“寶媽要補償多少?” “出生證怎麼辦?”這是為送養嬰兒組建的QQ群,成員有準備送養的寶媽和等待領養孩子的人。他們在名稱中分別標註著“S”和“L”,每天在群裡討論著孕期、價格,以及送養相關的問題。
在這裡,送養的寶媽大多會索要一筆“營養費”,她們用“補3”、“補7”這樣的暗語報價,意思是送養的價格為3萬元或7萬元。
另一個討論熱烈的話題,就是“怎麼辦出生證”。因為是違法送養,領養後的家庭要面臨給孩子落戶的難題。當有人拋出這個問題時,群裡隱匿的“中介”就會以代辦出生證的名義主動搭線。
打拐志願者上官正義在這個群裡已經臥底兩年時間,他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個QQ群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變動一次,有新人進入,也會刷掉一些已領養過嬰兒的人。
8月下旬的一天,他在群裡詢問“誰能辦證”後,馬上就有多名群友發來好友申請。
其中一位群暱稱為“知秋”的領養者,引起了上官正義的注意。這名重慶女子,自稱在今年4月,花費3萬多元,從甘肅領養了一名未滿月的女嬰,直到8月份,才找到人代辦了出生證明。通過朋友介紹,“知秋”聯繫到一位司法鑑定所的工作人員,將其領養的女嬰鑑定為“親生”,然後從醫院補辦了出生證,並在重慶市渝北區順利落戶。
“之前也聽說,有人通過做假的親子鑑定,洗白被拐或非法領養嬰兒身份,但當時我不相信司法鑑定能做假。”上官正義稱,直到“知秋”給他發來補辦的出生證明,以及孩子戶口頁的照片,他才覺得“可能是真的”。
新京報記者看到,“知秋”發給上官正義的上述出生證照片顯示,女嬰4月12日出生,證件簽發日期為8月18日,且蓋有重慶市出生醫學證明補發專用章。
聊天中,“知秋”告訴上官正義,之所以能將女嬰鑑定為“親生”,是因為代辦人員幫她準備了其他“親生”家庭的血樣。她和丈夫並未提供檢測樣本,只是在鑑定委託書、血樣袋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幾天之後就拿到了鑑定報告。
據“知秋”透露,她拿到鑑定報告後,在重慶市渝北區婦幼保健院給領養的女嬰補辦了出生證明。 9月4日,新京報記者前往該院反映此事,醫院工作人員稱,8月18日,該院確實為“知秋”的孩子補發了出生證,但經查詢檔案,未發現辦證的材料、流程有問題。
神秘的“司法黃牛”:不用本人到場,能在多地辦親子鑑定
8月底,新京報記者以領養者的身份,進入一個名為“緣分相遇”的送養微信群,該群與上述QQ群類似,有送養者、領養者等人,“知秋”也在群內。
“誰能幫忙辦理出生證明?”記者在群內詢問,隨後“知秋”主動添加了記者微信。她詢問了記者的領養情況後稱,可以幫忙牽線,讓記者通過辦理司法親子鑑定的方式給孩子補辦出生證明。
知秋稱,自己曾花3.6萬元辦成,辦好證後才收費,“親子鑑定報告,會顯示親生的。”
“知秋”將記者引薦給幫她代辦親子鑑定的男子。電話中,此人自稱姓馬,人在廣州,“只要你們當地的婦幼保健院認可省外司法鑑定機構的報告,就沒有問題。要是不認的話,我還能幫你辦當地的,只不過稍微麻煩一點。”這名男子聲稱,自己跟全國大部分地方的鑑定機構都有聯繫,可以代辦。
新京報記者搜索馬姓男子的手機號發現,其微信名為“馬法醫”,在朋友圈發布大量廣東某司法鑑定機構的消息。當記者問他是不是鑑定機構工作人員時,他稱,“我在哪?我是做什麼的?這些都不重要,你也不要問。這個事情不光彩,我給你辦成就行啦。”
按照“馬法醫”的說法,他會先郵寄司法鑑定委託書、告知書、血樣等材料過來,鑑定人填完材料後回郵給他,他籤上自己的名字,鑑定所就會受理。鑑定報告出來後,他會帶著報告到鑑定人的戶籍所在地,幫孩子補辦出生證明。這些流程走完後,他才會收取代辦費用。
“孩子是非法領養的,確定能做出親生關係的司法鑑定報告嗎?”記者提出質疑,“馬法醫”帶著訓斥的口氣說,“正常的司法親子鑑定就是三千塊錢,我收你這麼多錢,肯定能幫你搞定。不管是不是親生的,我都能幫你鑑定成親生的。”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網絡送養、親子鑑定相關的社交群中,活躍著不少跟“馬法醫”一樣代辦親子鑑定的“司法黃牛”。他們的目標是群裡的“領養人”,都聲稱不用本人到場,就能做出“親生”的司法鑑定報告。
難以置信的“親生關係”:假名字、假血樣,3天辦出真報告
8月26日,新京報記者收到“馬法醫”從廣東寄來的材料,除了司法鑑定委託書、告知書外,還有3份已經採集好血樣的“DNA樣品採集專用卡”。
8月27日,新京報記者諮詢多家司法鑑定機構了解到,親子鑑定分為司法親子鑑定和個人隱私親子鑑定,個人隱私鑑定,可以匿名、自行提供鑑定樣本,鑑定結果僅用於個人知情。而司法親子鑑定則具有法律效力,鑑定過程必須按照司法流程進行。
司法鑑定所工作人員稱,辦理出生證、落戶等,必須進行司法親子鑑定,費用大約為3000元。要求孩子及父母3人攜帶有效證件,同時到鑑定所拍照、簽字、按手印,並進行樣本(血液或毛髮等)的現場採集。
在記者提出,有無可能將抱養的孩子鑑定為親生關係的問題後,鑑定所工作人員十分驚訝,“不可能,這是司法鑑定。”
為了讓記者拿到“親生”的鑑定報告,“馬法醫”準備了一組親生關係家庭人員的血樣。他囑咐記者,只需要在血樣袋上標註有“父親”、“母親”、“兒子”的地方,籤上各自的名字,並按下手印即可。
隨後新京報記者分別在3個血袋上簽下了雷亞龍、楊佳穎、雷承業3個名字,但均為隨意偽造的假名。因是偽造的身份信息,記者沒法完成“妻、兒”的簽字和手印,對此馬法醫表示,將材料寄回就行,其他的他都可以搞定。
當天下午,記者將材料按照“馬法醫”提供的地址,寄往廣東省惠州市惠陽區某商品房小區。
8月29日,“馬法醫”告知新京報記者,司法親子鑑定報告已經出了結果,並提供了可用於在官方查詢平台“廣州公法鏈”網上查詢的“案號”。
通過“馬法醫”提供的案號,新京報記者在上述網站查到了委託“馬法醫”做的司法親子鑑定意見書,鑑定意見為:依據現有資料和DNA分析結果,支持雷亞龍與楊佳穎為雷承業的生物學父母親。 (前述3人均為新京報記者擬定的假名)
出具這份報告的是廣東華醫大司法鑑定中心,落款處印有兩名司法鑑定人的名字和執業證證號,並蓋有“廣東華醫大司法鑑定中心司法鑑定專用章”的公章。
在國家司法鑑定名錄網上查詢可見,廣東華醫大司法鑑定中心是經廣東省司法廳批准的具有獨立司法鑑定資質的正規大型司法鑑定機構。鑑定中心主要鑑定業務包括法醫物證鑑定(包括親子鑑定、個體識別、親緣鑑定等)。
查到報告後,新京報記者通過電話諮詢了廣東華醫大司法鑑定中心,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了這份司法鑑定的真實性,報告上的兩名司法鑑定員也都是該機構持有執業證的工作人員。
這個結論早在“馬法醫”的意料之中。他告訴新京報記者,提交的血樣,都是親生關係家庭的血樣,後面的鑑定也都是正規流程,除了你我,沒有人會知道這份鑑定報告的真假。
他稱,“辦出生證明時,醫院查詢或者詢問,得到的結果也是一樣:親生關係。做過這個親子證明,以後你有權拒絕再次鑑定,就沒人會知道你的孩子是不是親生的了。 ”
不容忽視的鑑定亂象:中介收數万元代辦,曾有機構因鑑定“不實”被罰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多個送養群、親子鑑定群中,均暗藏有代辦鑑定的“黃牛”。他們在群裡等待“買家”,推銷自己的代辦業務,收費少則8000元,多的要5萬元。
“普通人很難去驗證這些報告的真假,而且收養人有權拒絕再次鑑定。”在志願打拐多年的上官正義看來,通過調換血樣“造”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親子鑑定報告,已經成為“洗白”被拐兒童的一種手段。
一位“司法黃牛”曾聯繫新京報記者稱,自己兩年前就開始代辦鑑定報告,能辦出浙江某司法鑑定機構的報告,“你想要什麼結果,就去找什麼樣的血樣,我們有關係,你可以不去鑑定所採樣的,直接對你提供的血樣進行鑑定。”
不只是送養群,在“司法鑑定機構交流”QQ群內,一位群友也給記者推薦了能代辦鑑定報告的黃牛。 9月2日,新京報記者約對方在深圳見面。這名黃牛稱,做親子鑑定,最重要的就是血樣,可以找親生關係家庭的血樣來冒充送檢。 “我們可以辦理廣州多個司法鑑定所的報告,而且絕對安全。”他透露,除了調換血樣外,其他的鑑定流程都是按要求進行,一般不會查出問題。
與多名黃牛搭線後,新京報記者發現,這些人都會打出“與鑑定機構合作”的旗號,並通過材料造假來獲取真實的親子鑑定報告,但對於“如何合作”的內幕,他們都避而不談。
親子鑑定的亂像也曾引起司法部的重視。早在2016年,司法部司法鑑定局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提到親子鑑定機構存在跨地區亂設接案點、採樣點等亂象。同年6月,司法部辦公廳發布了《關於規範司法鑑定機構開展親子鑑定業務有關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確要求:司法鑑定機構應當要求當事人本人到場,在機構內提取檢材。當事人確有困難無法到場的,司法鑑定機構可以指派至少二名工作人員去現場提取檢材,其中至少一名應為該鑑定事項的鑑定人。此外,嚴禁司法鑑定機構通過郵寄、快遞、當事人自行送檢等方式獲取親子鑑定的鑑定材料,嚴禁委託其他鑑定機構或其他單位、個人代為提取鑑定材料。
但這些要求仍被一些鑑定機構無視。據廣州市司法局通報, 今年3月份,廣東華中法醫物證司法鑑定所的採樣員,送回鑑定機構的血樣,非委託人本人血樣的事件,鑑定機構據此做出了虛假鑑定,造成嚴重後果。 2016年,廣東華銀法醫物證司法鑑定所,也出現類似問題,造成鑑定意見與事實不符的嚴重後果。上述兩家機構分別被處停業3個月和警告、並責令改正的處罰。
上官正義對這種情況感到擔憂。 “除了民間的非法送養外,很多被拐賣兒童,最終也需要給孩子辦理出生證,而這些造假的親子鑑定,給違法者提供了便利,同時也給打拐帶來更多難度。”
新京報記者 程亞龍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