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港版《國安法》與《基本法》23條有什麼關係?

400 0
标签:

來源: BBC

 

2003年,香港時任特首董建華政府推動23條立法時遭到社會強烈反對,觸發當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紀念日有50萬人參與大遊行,示威者擔心23條會限制港人言論、集會自由,港府原本在遊行後,計劃堅持把草案提交立法會恢復二讀,但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宣佈辭職,港府撤回方案。

 

自此,23條成為了「政治毒藥」,直至近期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反送中」示威中,反對23條的標語偶爾亦會出現在示威者的文宣當中,而北京一直對23條久久未能通過「耿耿於懷」,近日不斷有消息傳出,北京希望香港盡快通過基本法23條立法。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多次表示,23條是香港憲制責任,但需要在正確時機與良好氣氛下才能推行。

 

中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王晨周五(5月22日)表示,23條自2003年受挫以來,法例在香港被人「污名和妖魔化」,「有被長期擱置的風險」,而現在「一國兩制」在香港遇到新風險和新挑戰,特別是去年修例風波,有「反中亂港勢力主張獨立」、自治、公投、歧視和排擠中國大陸在港人員,污損國旗國徽,暴力對抗警方執法,癱瘓政府立法會,這些行為「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而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的制度和執行機制存在「不健全、不適應、不符合的短板問題」,因此要採取有力措施防範制止和懲治。

 

去年區議會選舉,香港民主派取得壓倒性勝利。在今年稍後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稱將努力推動「35+」計劃,希望可以取得立法會70個議席中的過半議席。有分析認為,北京大力推動《國安法》之時,已經不再優先考慮建制派選情會否遭受打擊,顯示了北京對香港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的決心。

 

根據中國人大官方發佈的草案內容,這次加入的《國安法》將包括顛復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以及外部勢力干預,並要求港府設立國安機構和執行機制或是有由中央政府按需要在香港設立負責國家安全的相關機關,並要求特首定期向中央政府提交國家安全相關的報告。

 

新《國安法》中顛復國家政權、分裂國家、外部勢力干預的內容與23條重疊。

 

根據《基本法》第23條,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張達明對BBC中文表示,23條最初需要「香港應自行立法」的原意,是考慮到香港和中國大陸存在不一樣的司法系統,其中最顯著的分別,是《國際人權公約》在香港有效,但在大陸則無效,而目前在中國實施的《國家安全法》的定義,明顯不受《國際人權公約》限制。

 

他認為,中央的做法,本身就違反了《基本法》23條,這些法例應該由香港「自行立法」,他說,「中央今次選擇由人大幫香港度身訂造法律,就不需要符合人權的規模,即把國內那一套搬到香港去。」

 

親北京陣營認為,《基本法》23條是指香港「應自行立法」 ,並沒有規定只能由港府去做。

 

什麼是《基本法》附件三?

 

此次草案列明,香港的《國安法》將直接列入放在《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公布實施。親北京陣營認為這本來是屬於中央政府本身有的權力,但這個過程被香港民主派形容是搶奪香港的立法權。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8條,凡在附件三的法律,由香港「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人大常委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基本法委員會」、香港特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基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目前《基本法》附件三列出的「全國性法律」,包括中國國籍法、中國領海聲明、中國外交特權、中國國慶日決議、中國國徽命令等等。這些法律為中國全國均生效的法律。今次人大推出的是為香港特設的港版《國安法》。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張達明認為,《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本身應該是指該條例在全國地區實施,然後包括香港,但今次人大的做法,是制定一條「只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這違反了附件三的原意。

 

 

《國安法》與「反送中」有關嗎?

 

去年6月,香港「反送中」爭議源自一個可以把在港嫌疑犯押返中國大陸境內受審的《逃犯條例》修訂案,如今香港民主派認為,《國安法》比起《逃犯條例》修訂案更嚴苛,中方提出可以在港設立國家安全機構,引發外界關注《國安法》會否涉及「跨境執法」或把港人押返大陸受審等問題。

 

「反送中」示威因為港府遲遲不肯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從相對和平的遊行,逐步演變成連場暴力衝突,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落實普選、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釋放被捕人士和撤回「暴動」定義等。眾多訴求中,港府只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並強調不會屈服於示威者的暴力威脅,未有回應其他訴求。

 

中國大陸近年來加速擴大在香港政治和經濟方面的影響力,被外界視為削減「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原有生活方式,加劇了「反中」情緒。「反送中」示威者多次針對中國國旗及國徽,亦有人舉起港英時代或「香港獨立」的旗幟,在疫情期間「反中」情緒升溫,有商店明言拒絶大陸客人。

 

儘管眾多分析指出,「香港獨立」或「恐怖主義」目前並非示威者主流的意識形態,但示威轉趨暴力化、針對中國象徵加上香港示威者表明會爭取英美等國家的支持,成為了北京方面推動香港《國安法》的借口。

 

民主派認為,《國安法》比起《逃犯條例》更嚴苛。

 

誰會受到影響呢?

 

示威人士、媒體、法律界、民主派政治團體、非政府組織、與外國政客有聯繫的政客等等,全部都有可能受到《國安法》的影響。

 

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明言,香港過去數年曾發生不少挑戰和衝擊國家安全的事件,包括污辱國旗國徽、破壞和攻擊中央駐港機構,並舉起外國旗幟,結合外國勢力,破壞國家安全,他指出以上行為都是《基本法》23條所不容許,人大會議研究如何保護「一國兩制」和維護國家安全,再研究日後如何跟進。

 

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5月22日表示,《國安法》「不僅不會影響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包括遊行集會的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而且會使香港廣大居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在安全環境下得到更好行使」。

 

他表示:「『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香港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不會變,高度自治不會變,法律制度不會變,外國投資者在香港的利益將繼續依法得到保護。在國家安全得到切實保障的情況下,香港必將發展得越來越好。」

 

香港示威者認為可借美國之力逼使北京讓步

 

香港學運領袖、民主派團體「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港版國安法」是「為國際戰線手足度身訂造」。

 

在香港示威中,「國際戰線」指一群主力向外國政府進行游說工作的人,當中包括黃之鋒,他們在示威期間到美國游說,呼籲美方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

 

黃之鋒強調自己沒有後悔推動美國政府通過實施《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會繼續延續「國際戰線」,但不排除自己的組織會被取締。

 

他說無謂強作樂觀,「香港會變成怎麼樣?又有多少人會被控告?會取締多少組織?會不會被『送中』(送回中國)?被捕或入獄,自己都尚算有過幾次經驗;但後者會瘋狂到什麼程度,甚至幾個月後自己會在哪裏,其實未必向身邊的人交待得到。」

 

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中國抨擊美國企圖「搞亂香港」

 

過往有多起例子,中國的維權人士、律師和記者,會因為對政府的批評而被指犯下國家安全的罪名,香港擔心新《國安法》也會影響香港的活動人士。

 

以紀念「六四」和推動中國民主發展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擔心《國安法》會以言入罪,擔心「支聯會」日後支持中國維權活動或人士,會變相「顛覆國家政權」。香港「社民連」立法會前議員梁國雄則以自己所穿的「結束一黨專政」衣服為例,稱只要群眾同時穿著這件衣服,在大陸已經干犯顛覆國家安全罪。他又以《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為例,稱他就是在《國安法》下被判監多年。

 

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認為,這對香港法治有很大影響,他擔心《國安法》會變相讓大陸可以跨境執法,而就算香港法院認為《國安法》與人權等有牴觸,現實上北京也可能透過「釋法」等方式,推翻香港法院裁決,可以完全超越香港法院。

 

會否有示威活動?

香港民主黨多名成員5月22日中午時從西區警署出發前往中聯辦,他們高舉寫有「香港人反抗」、「國安惡法摧毀香港」等字眼的橫幅,沿路高呼口號,批評《國安法》是毀滅「一國兩制」,變相令23條先斬後奏。他們一度被警方警告違反疫情期間所訂立的「限聚令」。

 

由於肺炎疫情關係,港府實施禁令禁止8人或以上人員聚集,直至6月4日,不排除會因為疫情發展而進一步延長限制聚集的命令。預料短期內,香港警方也不會批准任何集會活動,包括每年均在香港舉行的「六四晚會」。

 

過去數周,在香港市內各處曾出現零星約幾十人至幾百人的抗議活動,但要再次發起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聚集幾十萬人的示威活動,則並不容易。

 

當年因為反對23條立法而成立的「民間人權陣線」(民陣)表示,「一定奮戰到底」,但承認現在發起任何行動都非常困難。「民陣」原本計劃7月1日再度發起遊行,但暫時未獲批准。

 

會影響香港經濟嗎?

香港股市周五因為《國安法》消息受壓,恆生指數急跌,顯示市場有恐慌情緒。香港股市5月22日下跌1349點,即5.5%,是2008年以來點數跌幅最多的記錄。

 

香港一些股評員認為,《國安法》可能會嚇退外資,長遠會造成人才流失。谷歌搜尋器香港地區在《國安法》消息傳出後,搜尋「移民」的人數急增4倍。

 

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表示,審議《國安法》的消息出台後,香港股市「低開、不停跌」,稱中共才是推動「攬炒(玉石俱焚)香港」的一方,批評此舉不但摧毀自由民主,亦是破壞香港經濟繁榮基礎的「最大核彈」。

 

中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表示,香港大部分人都願意為國家安全有所承擔,相信立法不會影響外資,又指國家已全面、充分地考慮立法後引起的後果。他批評勾結外部勢力、動亂才是真正衝擊外資對香港信心的負面因素。

 

美國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對BBC中文表示,這次股市跌幅不算大,亦是預期之內,而坊間討論的撤資、人才流失,是在「反送中」運動背景下已經正在發生,而許多外資如果想在香港投資,亦早有心理凖備,在香港做生意是要跟大陸的規則。

 

他認為這次《國安法》反而為香港減少了不明朗因素,「決定走的人會離開,不走的人會在一個很清楚的框架下生存」。

 

他更關注是中美交惡的情況下,美國會如何反應,「如果美國覺得香港只是中國一部分,不再利用香港做緩衝角色,這對香港的打擊會更大」。

 

美國早前通過的《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提到,每年會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早有分析指出,此舉可能會進一步打擊香港經濟。

 

美國總統特朗普明言,如果香港實施《國安法》,將有強烈回應。

 

針對這一表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5月22日用三個「堅定不移」予以回應:「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

 

趙立堅在記者會上表示,「國家安全是國家生存發展的基本前提。放眼世界,沒有任何國家允許在其本國領土從事分裂國家等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