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波士顿爆炸案解密 被劫华人忆惊险时刻

3914 0

世界日报27日报道:如果不是因為把車停在路邊,回覆手機的簡訊,他的車上不會鑽進持槍的炸彈客。如果不是因為油箱沒油、加油站僅收現金,他沒有逃生的機會。 因為他的機智逃生,警方及時阻止炸彈客,使得紐約市時報廣場的恐怖爆炸慘案免於發生。 

他,是自稱「丹尼」的26歲中國人。丹尼說,他2009年來美留學,2012年1月畢業於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之後回中國大陸申請和等待工作簽證,兩個月前剛回到波士頓。他長期租賃了一部賓士休旅車,和兩個朋友搬進劍橋市一棟高樓公寓,在靠近麻省理工學院的Kedell廣場設立公司,準備開創人生新頁。

這位來自中國的青年創業者,婉拒本報的專訪,但是在其母校、東北大學犯罪學教授福克斯(James Alan Fox)陪同下,25日在其公寓,以匿名「丹尼」接受波士頓環球報兩個半小時的採訪,細述當日死裡逃生的經過。環球報26日特別在頭版刊登了這篇專訪。

事情發生在4月18日晚間近11時的波士頓布萊頓大道(Brighton Ave)上。丹尼說,當時他正低頭收發簡訊,聽到有人說話痕急、並敲打乘客座的車窗。他降下車窗,一名男子伸手把車鎖拉開,迅速鑽進車中,手上揮著銀色的手槍。

 「別做傻事!」男子問丹尼是否知道15日的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然後表示「就是我幹的」。警方後來確認這名男子就是死於水鎮槍戰中的26歲塔默蘭‧查納耶夫。

幾乎嚇破膽的丹尼,依據塔默蘭指示,隨後展開長達90分鐘的生死劫難之旅。另一名爆炸案凶嫌、塔默蘭的弟弟佐哈開著一輛小車一路尾隨。

他開著車在波士頓布萊頓、水城、劍橋等地區的大街小巷轉來轉去。丹尼說,他真希望歹徒只是為劫財而來。他把身上45元現金和裝有信用卡的皮夾都給了塔默蘭。驚嚇過度的丹尼開車不穩,被塔默蘭喝道「放輕鬆(relax)!」

他遵從嫌犯的每一個指示,但在驚恐中,分析著每一個威脅命令,也仔細聽兄弟倆的對話,尋找他們可能在何時、何地殺害自己的線索。「死亡如此靠近」,他說,「我不想死」,「我還有很多夢想沒有實現」。

當汽車跨過查爾斯河,進入水鎮時,塔默蘭開始翻看丹尼的皮夾,並詢問他的提款卡密碼。

遵照指示,丹尼的車子在水鎮一條安靜的巷弄停下。弟弟佐哈停車後走上前來,塔默蘭下車,命令丹尼換到乘客前座,並警告他如果莽動,就會開槍。之後的幾分鐘,兩兄弟將放在小車後車箱內的「重物」,移至丹尼的賓士休旅車中。

之後,行程繼續,但是改由塔默蘭開車,丹尼坐在右側前座,佐哈則坐在後座。他們先到水鎮中心,用丹尼的銀行卡在美國商業銀行提款機取錢。

那時,兩名歹徒中只剩下一人看守丹尼。丹尼說,他心中有過「是否應現在逃離」的想法。但放眼四周,盡是關閉的商店,一輛警車呼嘯而去,似乎沒有逃生的去處。

雖因劫難不寒而憟,他說自己太冷,問塔默蘭是否可以穿上放在後座的外衣。塔默蘭同意後,丹尼先鬆開安全帶,把外衣穿上,故意在身後扣上安全帶。但注意他每一個動作的塔默蘭沒上當,「別這樣」,他再度警告,「別做傻事!」

丹尼說,佐哈取錢回來後,兩兄弟用「外國話」交談。他唯一聽懂的是用英文說的「曼哈坦」。塔默蘭轉用英文問丹尼,「你的車能開到外州嗎?」丹尼一頭霧水,問道「什麼意思?」其中一人回答:「像是(開到)紐約」。

之後汽車開始往西開,經過警察局時,丹尼好希望能與警察局中的警察心電感應,又幻想自己打開疾駛中的車門,跳車後翻滾逃生。

此時,塔默蘭要丹尼把收音機打開,並問他如何操作選台。塔默蘭迅速轉台,似乎想跳過新聞台。他問丹尼有沒有音樂光碟片。丹尼答說,自己通常是自手機聽音樂。此刻,油箱近空。他們在一家加油站前停下,但加油站已經關閉。

他們折回水鎮,丹尼注意到車子轉進名為Fairfield Street的街道,從一輛停在路邊的車子中,取出一些東西,其中包括後來兩兄弟在車中播放的音樂光碟。

這時,丹尼的iPhone手機響起。他的室友傳來「你在哪裡?」的中文簡訊。塔默蘭咆哮地問如何將手機輸入轉換成英文。他回了個英文簡訊「我病了。今晚睡在朋友家」。

不多久,簡訊、電話接連而至。塔默蘭警告丹尼,「如果用中文說一個字,我立刻殺掉你」。

電話那頭是講中文的友人,「我今晚住朋友家」,「必須掛了」,丹尼簡短結束通話。塔默蘭滿意地說,「好小子(good boy)」,「做得好(good job)!」

汽車駛到查爾斯河邊,跨橋後,在兩家對街油站中的Shell加油站停下。佐哈拿著丹尼的信用卡下車加油,但很快就折回,敲窗說,「只收現金」。塔默蘭從不久前從提款機中取出的現鈔中,抽出50元給佐哈。

當丹尼看到佐哈走進加油店便利店,神情不安的塔默蘭把手槍放在車門置物袋、用手撥弄導航器時,心想,機會來了。他用左手鬆開安全帶、同時用右手開門,在塔默蘭還來不及反應時跳出車外。反手關門時,他聽到塔默蘭大咒「F」髒話。

丹尼鑽進加油亭中間,毫不猶豫地奮身往車後對街的Mobil加油站跑去。兩兄弟急忙開車逃逸。

Mobil加油站店員一陣迷糊後,撥打911報警。警察很快趕到,丹尼告訴警察,可以用他留在車上的手機和賓士汽車中的衛星系統追查汽車的位置。大約一小時後,水鎮爆發了警匪對峙的槍戰。

這時,歷劫重生的丹尼被警察帶進水鎮派出所,做筆錄、指證嫌犯,接受警察和聯邦調查員一整晚的訊問。直到隔天(19日)的下午3時,他才被警察送回劍橋住所。

回想與炸彈客兩兄弟相處的90分鐘,丹尼仍然直冒冷汗。

雖然期間驚恐不已,但有工程師訓練的丹尼仍然仔細地觀察周遭、牢記路名。在車上,塔默蘭曾大喝「不要看我!」並問:「你記得我的臉孔?」丹尼嚇壞了,回道:「不!不!我什麼都不記得!」

塔默蘭還笑說,「就像白人,他們看黑人,覺得所有黑人都長的一個樣」,「我想你大概也覺得所有白人也都長的差不多」。丹尼戰戰兢兢地回答,「的確如此」。

在兩名炸彈客前,丹尼用了些心機、編了些故事,事後證明,確實是奏效的自保策略。

他說,自己是短期來美的中國人,並謊報賓士汽車年份和長期租賃的價格。

兩兄弟不習慣丹尼的「China」英文發音,搞了一陣子才知道他來自中國。「難怪你的英文不太好」,塔默蘭說,「OK,你是中國人,我是穆斯林」。

「中國人對穆斯林非常友好!」只想保命的丹尼重覆強調地說,「我們真的都對穆斯林非常友好」。

東北大學犯罪學教授福克斯稱讚丹尼非常聰明地讓攻擊者相信他並不構成威脅,在歹徒稍懈心防時,抓住機會逃生。

警方說,由於丹尼機警逃生,讓警方很快找到賓士汽車,打斷兩兄弟前往紐約市再次犯罪的計畫,使追捕行動就在水鎮槍戰和大搜尋中落幕。

不想出名、不願現身電視的丹尼,對潮湧的稱讚很不自在。他說,「不覺得自己是英雄。我只是想保命」。

哈薩克留學生塔扎亞可夫(左起)和卡迪巴耶夫與波士頓爆炸案兇嫌佐哈交好,遭移民局以違反留學生簽證規定拘捕。(美聯社)

哈薩克留學生塔扎亞可夫(左起)和卡迪巴耶夫與波士頓爆炸案兇嫌佐哈交好,遭移民局以違反留學生簽證規定拘捕。(美聯社)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