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女性主义 » 浏览内容

西方性解放的谢幕

10445 0

爆发于一九六零年代的性革命浪潮,虽然来势汹涌,并对全球各地产生重大影响。但它就像一阵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西方闹腾了一、二十年以后就平息下来,目前已水波不兴,因为人类很快就品尝了性放纵的苦酒——家庭的破裂和爱滋病的流行。

对于大陆性学专家们关于“中国性革命基本成功”的所谓调查报告,人们在震惊的同时也感到难以置信,因为我们身边并没有发生这样严重的事。这让人想起五十多年前,被誉为性学大师的金赛博士,其轰动一时并影响巨大的“性学调查报告”,近来被证明是场巨大骗局。

性革命之父与性精神病患者

一九四八年一月五日,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动物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出版了自己的著作《男性性行为》。经过数千次调查,金赛“发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最伟大一代”的男性虽然外表对妻子忠诚,而且也支持一夫一妻制,但事实上,按照一九四八年的美国法律,其中95%的男性都可以归于“性犯罪者”。

金赛宣称:调查对像中85%的美国男性在结婚前就有过性经历,近70%曾经与妓女发生关系,30~45%曾经背着妻子与别的女人私通。此外,据金赛统计,10~37%的男性有过同性恋行为。实际上,宣称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同性恋的论调便是直接来自于金赛的调查报导,这也成为“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基石。

金赛把美国人描绘成寻求持续欢愉的没有道德观念的“性动物”。在金赛这份“突破性”研究报告的鼓舞下,一名叫休-海夫纳的美国大学生创立了《花花公子》杂志,开办多家具乐部,并提出了影响美国文化数十年的享乐主义者哲学。金赛的另一位崇拜者哈里-海则发起了现代“同性恋权利”运动。

今天,从对私通和同性恋的看法到国家性教育课程,从医学、精神病学和心理学方法到处理性的司法制度,美国所有与性搭上边的事情事实上都源于金赛的性“数据”。金赛的“研究”还在美国引起了一场性革命,同时也是目前“性潮流”的理论基础。

然而五十年后,美国《揭发者》(Whistleblower)杂志却披露:被世界冠以“性革命之父”的科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事实上是个性精神病患者,他依靠恋童癖者对数百名婴儿和儿童的性折磨,为他的革命性“研究”提供数据。金赛可谓二十世纪最坏的人物之一,他对全世界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萨达姆和本-拉登。

文章称,金赛把对数百名犯人和性精神病患者的调查说成是对普遍人的调查。另外,他还删去大量与其结论不相符的数据。金赛甚至怂恿自己的妻子和其他“科学家”进行群交,并在家中将群交镜头拍成电影。金赛有关儿童性特征方面的“科学数据”则是从对数百名儿童实施性虐待的恋童癖者那里收集而来。受恋童癖者虐待的儿童小的只有几个月,大的也不过十五岁。

“性革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揭发者》在题为《沉湎于性:金赛欺诈性科学如何在美国引起灾难性“革命”》一文,以大量事实论述了美国如何在五十年内从性保守时代变成性放荡时代。如今出现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色情业,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使色情侵蚀到每个家庭。据悉目前有四百二十万个色情网站,每天有六千八百万人次通过搜索引擎寻找黄色网站,这占了总点击量的六分之一。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美国年轻人经常举行性派对,甚至出现群交场面。特别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白宫性丑闻的推波助澜,令不少初中生和高中生经常在学校浴池、体育场后面以及校车后面体验性的神秘。他们说:“既然总统都可以这样做,我们为什么不能?”

西方的性开放及其回归

这场爆发于一九六零年代的性革命浪潮,虽然来势汹涌,一下子席卷了整个欧洲和美国,并对全球各地产生了重大影响。但它就像是一阵暴风骤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西方闹腾了一、二十年以后就逐渐平息了下来,目前已水波不兴,因为人类很快就品尝了性放纵的苦酒。

性开放是建立在抛弃传统道德观的基础之上的,没有道德的约束,人的自私自利的劣根性膨胀,享乐主义盛行,社会责任、家庭伦理、婚姻环境等都遭到强力破坏,整个社会陷入罪恶、混乱和痛苦中,特别是家庭的破裂和爱滋病的流行,让人们痛苦不堪。

面对严峻的事实,八十年代后,西方出现了纠正性解放错误的“性回归”。据美国《新闻周刊》在九十年代中期发表的一项民意调查指出,认为发生婚外性行为是羞耻的占62%;而根据芝加哥大学于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性调查,75%的丈夫和85%的妻子都说他们从未有过婚外性行为。一九九二年一年中,83%的人只有一个固定的性伴侣或没有性伴侣。

色情杂志《花花公子》在它的全盛时期的一九七二年,销售量达七百万份,而一九八六年已下跌至三百四十万份。它的创办人海夫勒一直是鼓吹“性革命”的先锋,他曾称和上千名女子发生过性关系,而八十年代中期后他却宣称要严格奉行一夫一妻制了。七十年代纽约的“时报广场”附近有一条出名的“色情街”,里面有二十家色情影院,九十年代初期只剩下四家,目前纽约市正在实施的“四十二街发展规划”,将把色情业“挤出地盘”。

万恶淫为首

中国人的祖先早就告诫后人,“万恶淫为首,饱暖思淫欲。”邪淫能使国失纲常,民失良知。而行淫者不但今生耗尽精血,死后也备受煎熬。《经律异相》云:“犯邪淫者,男抱铜柱,女卧铁床。”“欲海无边邪淫起,铜床火柱是家邦。”他们在地狱里“身抱火柱,惨受炮烙煎烤,血肉焦糊,成灰成烬,随风复生,重扑火柱,周而复始,犹似飞蛾扑火,明知凄惨苦痛,却情不自禁。至罪消毕,投堕畜牲报,纵得人身,亦受贫贱多疾短命,及眷属不贞之余报。”

以《花花公子》的玩伴女郎为例。尽管让自己的裸照登上该杂志是大多数模特的梦想,但这也是件非常“危险”的事:短短四十多年里已有至少二十五位“玩伴女郎”意外死亡,其中三人死于谋杀、五人死于服药或吸毒过量、四人死于惨烈车祸、十二人死于癌症等疾病、一人死于坠机。莫非传说中的“淫乱诅咒”应验了?爆发于一九六零年代的性革命浪潮,虽然来势汹涌,并对全球各地产生重大影响。但它就像一阵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西方闹腾了一、二十年以后就平息下来,目前已水波不兴,因为人类很快就品尝了性放纵的苦酒——家庭的破裂和爱滋病的流行。

对于大陆性学专家们关于“中国性革命基本成功”的所谓调查报告,人们在震惊的同时也感到难以置信,因为我们身边并没有发生这样严重的事。这让人想起五十多年前,被誉为性学大师的金赛博士,其轰动一时并影响巨大的“性学调查报告”,近来被证明是场巨大骗局。

性革命之父与性精神病患者

一九四八年一月五日,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动物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出版了自己的著作《男性性行为》。经过数千次调查,金赛“发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最伟大一代”的男性虽然外表对妻子忠诚,而且也支持一夫一妻制,但事实上,按照一九四八年的美国法律,其中95%的男性都可以归于“性犯罪者”。

金赛宣称:调查对像中85%的美国男性在结婚前就有过性经历,近70%曾经与妓女发生关系,30~45%曾经背着妻子与别的女人私通。此外,据金赛统计,10~37%的男性有过同性恋行为。实际上,宣称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同性恋的论调便是直接来自于金赛的调查报导,这也成为“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基石。

金赛把美国人描绘成寻求持续欢愉的没有道德观念的“性动物”。在金赛这份“突破性”研究报告的鼓舞下,一名叫休-海夫纳的美国大学生创立了《花花公子》杂志,开办多家具乐部,并提出了影响美国文化数十年的享乐主义者哲学。金赛的另一位崇拜者哈里-海则发起了现代“同性恋权利”运动。

今天,从对私通和同性恋的看法到国家性教育课程,从医学、精神病学和心理学方法到处理性的司法制度,美国所有与性搭上边的事情事实上都源于金赛的性“数据”。金赛的“研究”还在美国引起了一场性革命,同时也是目前“性潮流”的理论基础。

然而五十年后,美国《揭发者》(Whistleblower)杂志却披露:被世界冠以“性革命之父”的科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事实上是个性精神病患者,他依靠恋童癖者对数百名婴儿和儿童的性折磨,为他的革命性“研究”提供数据。金赛可谓二十世纪最坏的人物之一,他对全世界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萨达姆和本-拉登。

文章称,金赛把对数百名犯人和性精神病患者的调查说成是对普遍人的调查。另外,他还删去大量与其结论不相符的数据。金赛甚至怂恿自己的妻子和其他“科学家”进行群交,并在家中将群交镜头拍成电影。金赛有关儿童性特征方面的“科学数据”则是从对数百名儿童实施性虐待的恋童癖者那里收集而来。受恋童癖者虐待的儿童小的只有几个月,大的也不过十五岁。

“性革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揭发者》在题为《沉湎于性:金赛欺诈性科学如何在美国引起灾难性“革命”》一文,以大量事实论述了美国如何在五十年内从性保守时代变成性放荡时代。如今出现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色情业,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使色情侵蚀到每个家庭。据悉目前有四百二十万个色情网站,每天有六千八百万人次通过搜索引擎寻找黄色网站,这占了总点击量的六分之一。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美国年轻人经常举行性派对,甚至出现群交场面。特别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白宫性丑闻的推波助澜,令不少初中生和高中生经常在学校浴池、体育场后面以及校车后面体验性的神秘。他们说:“既然总统都可以这样做,我们为什么不能?”

西方的性开放及其回归

这场爆发于一九六零年代的性革命浪潮,虽然来势汹涌,一下子席卷了整个欧洲和美国,并对全球各地产生了重大影响。但它就像是一阵暴风骤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西方闹腾了一、二十年以后就逐渐平息了下来,目前已水波不兴,因为人类很快就品尝了性放纵的苦酒。

性开放是建立在抛弃传统道德观的基础之上的,没有道德的约束,人的自私自利的劣根性膨胀,享乐主义盛行,社会责任、家庭伦理、婚姻环境等都遭到强力破坏,整个社会陷入罪恶、混乱和痛苦中,特别是家庭的破裂和爱滋病的流行,让人们痛苦不堪。

面对严峻的事实,八十年代后,西方出现了纠正性解放错误的“性回归”。据美国《新闻周刊》在九十年代中期发表的一项民意调查指出,认为发生婚外性行为是羞耻的占62%;而根据芝加哥大学于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性调查,75%的丈夫和85%的妻子都说他们从未有过婚外性行为。一九九二年一年中,83%的人只有一个固定的性伴侣或没有性伴侣。

色情杂志《花花公子》在它的全盛时期的一九七二年,销售量达七百万份,而一九八六年已下跌至三百四十万份。它的创办人海夫勒一直是鼓吹“性革命”的先锋,他曾称和上千名女子发生过性关系,而八十年代中期后他却宣称要严格奉行一夫一妻制了。七十年代纽约的“时报广场”附近有一条出名的“色情街”,里面有二十家色情影院,九十年代初期只剩下四家,目前纽约市正在实施的“四十二街发展规划”,将把色情业“挤出地盘”。

万恶淫为首

中国人的祖先早就告诫后人,“万恶淫为首,饱暖思淫欲。”邪淫能使国失纲常,民失良知。而行淫者不但今生耗尽精血,死后也备受煎熬。《经律异相》云:“犯邪淫者,男抱铜柱,女卧铁床。”“欲海无边邪淫起,铜床火柱是家邦。”他们在地狱里“身抱火柱,惨受炮烙煎烤,血肉焦糊,成灰成烬,随风复生,重扑火柱,周而复始,犹似飞蛾扑火,明知凄惨苦痛,却情不自禁。至罪消毕,投堕畜牲报,纵得人身,亦受贫贱多疾短命,及眷属不贞之余报。”

以《花花公子》的玩伴女郎为例。尽管让自己的裸照登上该杂志是大多数模特的梦想,但这也是件非常“危险”的事:短短四十多年里已有至少二十五位“玩伴女郎”意外死亡,其中三人死于谋杀、五人死于服药或吸毒过量、四人死于惨烈车祸、十二人死于癌症等疾病、一人死于坠机。莫非传说中的“淫乱诅咒”应验了?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