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易富賢:人口問題讓中國經濟危機變得更糟

4054 0
标签:

轉載自《紐約時報》                            2023-8-29

 

在威斯康辛州工作的易富賢是研究中國人口困境的世界級專家之一,他專門研究先兆子癇——一種妊娠併發症。他的正職是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婦產科高級科學家。不過,在他的祖國中國,他更出名的是他業餘時間的專長,那就是警告中國人生育率低落的嚴重後果。

 

上週,在看到大量有關中國經濟放緩的新聞報導和分析後,我採訪了易富賢。「這並不奇怪,」他告訴我。他說,中國的長期人口問題並不能完全解釋其當前的財政困難,但它們確實會使這些短期問題變得更糟。

 

在討論易富賢的觀點之前,我想用一些篇幅來總結一下最近一些關於中國的優秀文章。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一直在挑戰厄運的預言,但它今天的問題似乎比過去更加難以迴避。巨大的房地產泡沫正在慢慢破滅。8月17日,開發商中國恆大向紐約破產法庭申請債權人保護。截至2022年底,該公司的負債為3350億美元。另一家大型開發商碧桂園正處於違約的邊緣。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第二季度,中國的經濟產出僅比第一季度高0.8%。《紐約時報》的柏凱斯(Keith Bradsher)寫道:「出口急劇下降,房地產蕭條進一步加劇,一些債台高築的地方政府因資金緊缺不得不削減開支。」

 

8月21日,袁莉在時報上報導,她與十多位企業主和消費者進行了交談,他們的情緒都很低落。「他們擔心這是他們不敢想像的情況的開端,並擔心政府沒有解決方案。壞消息不斷傳來,」她寫道。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為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只是時間問題。這種情況很可能仍然會發生。但現在,中國的增長速度比美國慢。按市場匯率計算,中國經濟規模至少有可能永遠不會超過美國。

 

 

 

這張圖表需要一些解釋: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如果以購買力平價(考慮到中國的商品成本更低)衡量產出,中國經濟在2017年超過了美國經濟。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截至去年,當使用實際匯率而不是購買力平價來比較國內生產總值時,美國經濟體量仍比中國大40%。

 

中國已經榨乾了將工人從農田轉移到工廠的簡單收益。中國試圖通過房地產投資來維持經濟增長,結果導致了過度建設和過度負債。它也在地緣政治上變得孤立。例如,本月,拜登總統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禁止在中國進行可能增強中國軍事能力的高科技投資。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亞當·波森稱,中國正遭受經濟上的「長新冠」。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9–10月刊的文章中,他寫道:

 

就像患有這種慢性病的病人一樣,中國的經濟還沒有恢復活力,即使在急性期——三年極其嚴格和代價高昂的「清零」封鎖措施——已經結束的今天,中國的經濟仍然低迷。這種情況是系統性的,唯一可靠的治療方法——讓普通中國民眾和企業相信,政府對經濟生活的干預是有限度的——卻不可能實現。

 

在同一期的另一篇文章中,張彥(Ian Johnson)也指責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專制領導。曾為《紐約時報》等出版物撰稿、現為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的張彥寫道,中國的經濟問題「是更廣泛的政治僵化和意識型態僵化過程的一部分」。中國人稱這種國家停滯感為「內卷」,他將其翻譯為「生活向內扭曲,沒有真正的進步」。

 

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始人、億萬富翁雷·達里奧對中國的前景較為樂觀,但他最近在領英的帖子中寫道,中國需要一場「漂亮的去槓桿」來應對過度負債。他寫道,為了分散債務負擔,應該把違約和重組與印鈔相結合,違約和重組是通貨緊縮,而印鈔則是通貨膨脹,但會使債務更容易負擔。

 

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是,習近平是否願意做需要做的事。正如彭博社的鐘碧琪(Rebecca Choong Wilkins)和科倫姆·墨菲在8月20日報導的那樣,央行顧問蔡昉最近敦促對消費者進行直接刺激。但作者指出,「習近平曾經警告要警惕『福利主義』的陷阱,高級官員們說它會導致『懶惰』」。

 

再說回易富賢。他關注危機新聞,但他更關注長期問題,人口結構在其中起著更大的作用。

 

根據威斯康辛大學校友雜誌上的簡介,易富賢出生在中國南方多山的省份湖南,家裡有六個兄弟姐妹。在獲得藥理學博士學位之前,他修過臨床醫學。他於1999年移居美國。他和妻子有三個孩子,超過了中國考慮不周且已廢除的獨生子女政策所允許的生育數量。

 

易富賢的書《大國空巢》在2007年出版時被中國政府封殺,因為書中表達了對獨生子女政策的質疑。到2013年,中國當局開始接受他的觀點。其新版被官方通訊社新華社選為本月十大最佳圖書之一。2016年,他受邀在著名的博鰲亞洲論壇上發表演講。

 

就在論壇開始前,他告訴時報,他認為中國的經濟永遠不會超過美國。他說,這激怒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官員。儘管他完成了在博鰲論壇上的演講,並於接下來的兩個月裡在中國的大學裡做了30場演講,但他說,從那以後,他的處境就很成問題了。他說,自2017年以來,他沒有試圖返回中國,擔心如果當局讓他入境,可能就不會再讓他出境。

 

易富賢說,雖然官方統計數據顯示中國的情況很危險,但實際上情況更糟。2019年,他認為中國人口從2018年開始下降,生育率為1.1,而官方預測中國的生育率將穩定在1.8,人口到2031年才會開始下降。中國共產黨官方報紙人民網將易富賢的結論列為「2019年十大謠言」的第三位。今年,官方承認中國人口已經開始下降,儘管他們說2022年是人口下降的第一年。他們還承認,生育率已降至1.0,遠低於2.1的更替水平。易富賢認為,目前中國人口是12.8億,而不是政府宣稱的14.1億。

 

中國領導人正試圖通過改善教育來彌補勞動力的萎縮,但這可能適得其反,易富賢指出這一點,並援引了日本的教訓。他在Project Syndicate發表的另一篇評論中寫道:「隨著日本高等教育入學率的飆升——自1992年以來增長了一倍多——願意在製造業工作的年輕人數量減少了。」

 

「中國的衰落將是漸進式的,」易富賢在另一篇評論中寫道。「未來幾十年,中國仍將是世界第二或第三大經濟體。但中國日益衰落的人口和經濟實力與不斷擴張的政治野心之間的巨大差距,可能使其極易受到戰略誤判的影響。對過去輝煌的記憶或對失去地位的恐懼,可能會導致它走上俄羅斯在烏克蘭選擇的同樣危險的道路。」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