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中國在Twitter發起信息運動,旨在為TikTok辯護

663 0
标签:

轉載自紐約時報                                                       2023-04-07

 

上月國會議員在國會山莊對TikTok的首席執行官進行質詢時,該應用程序的支持者在網上為其辯護。

 

有人說,這些議員「老朽、技術盲」。還有人說他們「脫離現實、偏執、自以為是」。另一個帖子寫道,長達數小時的聽證會「摧毀了美國在網路時代領先的幻想」。

 

具體到這些諷刺,它們不是來自TikTok的用戶——該應用在美國有1.5億用戶且數量還在增加——而是來自為中國政府做事的人。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旗下的無黨派組織「保障民主聯盟」週四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在一場主要在Twitter上展開的宣傳運動中,中國官員和官方媒體機構在聽證會前後的幾天裡廣泛嘲笑美國,指責議員們把矛頭對準這款受歡迎的應用是虛偽的,甚至是仇外的。

 

由中國科技公司字節跳動擁有的TikTok一直試圖向美國議員保證,它不受中國的影響,並有廣泛的計劃來保護美國人的數據,並對其內容推薦進行監督。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在眾議院聽證會上明確表示,字節跳動「不歸中國政府所有,也不受其控制」。

 

然而,中國的這種宣傳行動表明,這家公司與北京休戚相關。就在周受資上月作證的幾個小時前,中國商務部表示反對出售TikTok,這是對正在推動出售的拜登政府的直接譴責。

在TikTok上,許多用戶也團結起來支持該公司和周受資,後者成了意料之外的紅人。 HAIYUN JIANG/THE NEW YORK TIMES

 

前助理國務卿、現為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商業與人權中心主任的麥可·波斯納說,中國官員「顯然感到此事與他們利害攸關」。

 

保障民主聯盟的報告發現,在3月23日國會聽證會前後的一週內,中國外交官和官方媒體的Twitter帳戶發布了近200條關於TikTok的推文。相比之下,今年1月和2月的帖子不到150個。

 

報導稱,中國官方媒體還在《中國日報》等媒體上發表了30多篇關於TikTok的報導。研究人員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們在Facebook和YouTube上也發現了類似的內容。

研究人員發現,中國國家媒體帳戶還在《中國日報》等媒體上發表了30多篇關於TikTok的文章。

 

在被問及對TikTok的支持時,中國外交部表示,反對美國違反市場原則和世界貿易組織規定,針對外國公司的行動。聲明稱:「美方應當停止在數據安全問題上散布虛假信息,停止無理打壓有關企業,為各國企業在美投資經營提供開放、公平、公正、非歧視的營商環境。」

 

中國的努力與它為另一家處於美國法律和政治爭議焦點的中國公司——電信巨頭華為——提供的防衛如出一轍。美國已認定華為是潛在的國家安全威脅。

 

儘管拜登總統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為扭轉兩國關係的惡化做出努力,試圖遏止這一勢頭,然而中國對美國政府的批評在規模和語氣上已經加強,反映了兩國關係還在急劇惡化。

 

「這就是美國與世界對話的方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上個月在Twitter上用英語寫道,並加上了「#TikTokHearing」(#TikTok聽證會)的標籤。

 

她的帖子被轉發了1200多次,其中包括一段來自TikTok的影片,影片中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眾議員凱特·卡馬克在聽證會上稱該應用是中國共產黨的「延伸」。當周受資希望做出回應時,華盛頓州共和黨眾議員、眾議院能源和商務委員會主席凱茜·麥克莫裡斯·羅傑斯說,是時候繼續下一個問題了。

 

「我認為,令人驚訝的是,這些針對美國議員的攻擊是如此直接,」與林賽·高爾曼共同撰寫這份報告的保障民主聯盟研究分析師艾蒂安·蘇拉說。「對他們來說,攻擊整個美國制度是很正常的,說它功能失調,說民主不起作用,說它不是真正的民主。」他還說,「非常公開的侮辱」並不是那麼常見。

 

中國官員,包括世界各地的外交官,已經學會熟練地使用社群媒體——包括在中國被禁止的Twitter和Facebook等平台——向國際受眾傳播他們的政治觀點。然而,最新的活動試圖直接影響美國的政治辯論。

 

官員和官方媒體的帖子嘲笑了這一政治過程。至少有一個帖子煽動了一種推測,即如果議員或政府像拜登政府一直提議的那樣,成功禁止或強制銷售這款應用,是否有可能會發生「Z世代叛亂」。

 

「中國小心翼翼地不干涉其他國家的內部事務或內部政治,所以讓他們如此公開地參與進來,煽動選民鬧事——這是不正常的,」蘇拉說。

 

 

還有一些帖子將這場大約五小時聽證會的緊張場面與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的照片進行對比,庫克幾乎在同一時間訪問中國,微笑著與當地人合影。

 

「哪一方支持自由貿易,哪一方反對自由貿易,這難道還不清楚嗎?」中共的民族主義報紙《環球時報》在Twitter上發帖稱。

 

還有一些說法則是為了轉移對TikTok的關注,質問議員為何只關注TikTok對年輕人的危害,卻在「控槍立法上不作為」。他們還將對這款應用的批評稱為「仇外」。(TikTok首席運營官也說禁用該應用的呼聲是仇外主義。)

 

中國官媒近來繼續在Twitter帳號上推動這些宣傳,《中國日報》於3月31日發表了一篇題為《美國邊指責TikTok邊用谷歌監視世界》的文章。

 

而在TikTok,許多用戶也團結起來支持該公司和周受資,後者成了意料之外的紅人。「#TikTok禁令」的話題瀏覽量已超過20億次。該公司發言人布魯克·奧伯韋特表示,周受資在該平台的人氣增長並無異常。

 

保障民主聯盟的報告並未追蹤TikTok上的中國宣傳運動。多家中國媒體都在該應用上擁有帳號。它們的帳號和影片都被打上了「中國官方媒體」的標籤,關注者比在Twitter上要少,表明Twitter仍然是中國全球信息傳播的主要平台。

 

「使用官方相關媒體的標籤,是為了讓我們的用戶群能清楚了解自己是否接觸了可能受政府控制或影響的內容,」奧伯韋特說。「這是一個仍在進行的過程,我們也將繼續審查新帳號,並在其加入平台時添加標籤。」

 

3月24日,中國國家電視台的英文頻道CGTN發布了一段TikTok影片,內容是一些網紅為TikTok站台,該公司在聽證會開始前資助這些人飛往華盛頓為該平台造勢。

 

「對於涉及專制行為者的敏感問題,即使是在開放民主的信息場也很難區分真實觀點和出自專制政治宣傳的說法,」保障民主聯盟在其報告中寫道。「若將來TikTok等中國擁有的社群媒體平台出現地緣政治辯論,辨別真實觀點和政治宣傳可能會更加困難。」

 

美國情報官員對TikTok的一大安全擔憂就是其影響公眾輿論的潛在可能。

 

「如果(TikTok)美國用戶都有1.5億,天知道在全世界會有多少,」波斯納說。「這就是一個蓄勢待發的虛假信息平台。」

 

研究人員發現,中國國家媒體帳戶還在《中國日報》等媒體上發表了30多篇關於TikTok的文章。

研究人員發現,中國國家媒體帳戶還在《中國日報》等媒體上發表了30多篇關於TikTok的文章。 CHINA DAILY

 

3月24日,中國國家電視台的英文頻道CGTN發布了一段TikTok影片,內容是一些網紅為TikTok站台,該公司在聽證會開始前資助這些人飛往華盛頓為該平台造勢。

 

「對於涉及專制行為者的敏感問題,即使是在開放民主的信息場也很難區分真實觀點和出自專制政治宣傳的說法,」保障民主聯盟在其報告中寫道。「若將來TikTok等中國擁有的社群媒體平台出現地緣政治辯論,辨別真實觀點和政治宣傳可能會更加困難。」

 

美國情報官員對TikTok的一大安全擔憂就是其影響公眾輿論的潛在可能。

 

「如果(TikTok)美國用戶都有1.5億,天知道在全世界會有多少,」波斯納說。「這就是一個蓄勢待發的虛假信息平台。」

 

CGTN發布了一段TikTok影片,內容是一些由該公司贊助飛往華盛頓的網紅為其站台。

CGTN發布了一段TikTok影片,內容是一些由該公司贊助飛往華盛頓的網紅為其站台。 CGTN, VIA TIKTOK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