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第一届中国民间反拐寻子研讨会》 及北方七省大规模寻子活动

428 0

天理于佛山                                               2010-12-27

 

前言: 天下还有什么事,比母亲失去自己的孩子更加残酷,尤其是那些天真可爱的宝贝不知流落到什么样的人手中,遭受什么样的摧残。人贩子拐卖一个孩子,就等于毁灭了一个甚至几个家庭,多少失去孩子的父母为寻找自己的孩子倾家荡产、精神失常,甚至自杀!现在国内的人贩子手段之多,让人防不胜防。从大街小巷到家内、公众场所,被拐走的小孩数不胜数,有些地方甚至发生到家中抢走婴孩,而且失踪孩子事件发生之频率,高得让人难以置信。可以说中国的家长处于草木皆兵的恐惧中。

 

要知道,中国在世界上有最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有最严密的户口管理制度,政府管治下的社区、街道,如果是平白多出一个儿童,乡里、居委会大小干部,立马就知道,但是却没有人质疑,更没有人过问,他们对之充耳不闻。可相反,失踪儿童的家长们却受到公安及当地治安联防的监视,阻止他们与海内外传媒接触及上访请愿。有的家长批评公安对其失踪的孩子多年不立案。事实上,有很多小朋友失踪,警方都没有立案,警方对异地失踪个案,常常是放慢手脚,不在辖区,说无能为力。平日高调、什么“保一方平安”的政府哪里去了?其实只要城乡基层政权组织负责,拐卖儿童行为绝无藏身之地,绝无得逞之可能。面对那些可怜的失踪儿童照片,谁看了不落泪?谁能为这些年仅几岁的孩子做主呢?

 

《第一届中国民间反拐寻子研讨会》

 

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天理和苏昌兰三人应姚诚的邀请,参加了中国妇权组织属下的“回家网”主办的《第一届中国民间反拐寻子研讨会》。这届中国民间反拐寻子研讨会历时2天。12月14日下午在河南省新乡市皇冠假日酒店召开,15日下午结束。来自河南、河北、山东、山西、陕西、贵州、浙江、广东等地的寻子联盟成员共二十多名代表参加了会议。

 

从此届会议的内容来看,主要有三项,一是探讨民间反拐寻子活动所面临的法律问题;二是交流寻子信息;三是商讨制定下一步寻子方案。在两天的会议中,与会者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首先这届会议理清了中国民间反拐寻子的思路。会上,有代表们认为,当前情况下,寻子活动也好、上访也罢,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找到失踪被拐的孩子,失踪一个儿童,也就是毁灭了一个家庭,孩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知道孩子在哪里颠沛流离、遭受非人折磨、地狱虐待?众多失踪孩子的家长表示,不找回孩子决不罢休。

 

会议认为,寻子活动政府应该走在前面,政府有执法权,如果政府动真格的,对于找到更多的孩子其实不难,如果政府下功夫了,即便自己的孩子暂时没有找回,家长们也会理解。会议决定,要把寻亲家长们所面临的困苦向政府作一次书面反映,其目的就是希望得到政府的支持与帮助,更快、更多地找回孩子。

 

在探讨相关法律问题中,代表们就寻子的合法性、政府的职能以及寻子活动中的权利和义务等方面发表了很多意见,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江天勇律师现场做了一一解答。就政府的作为,江律师认为,孩子丢了,政府是有责任的,至少是社会治安不到位,政府应该承担寻子的主要责任,更不能因为少数家长上访,就将寻亲者列为维稳对象,家长们没有政治诉求,他们只是要政府出面找回他们的孩子,政府应该在这个方面更加宽容一些,把用于监控家长们的资源用于帮家长们寻亲,这样才会从根本上解决进京上访的问题。

 

公民维权联盟网站的负责人天理也就相关如何利用网络和传媒寻找失踪孩子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天理说,利用网络和传媒来寻找失踪孩子,应该不必顾虑任何因素,要加大政府对失踪孩子的关注程度,就得整合共享的网络和媒介资源,从而形成对政府的一种推动。要将失踪孩子的家长联合起来,成为一股新的力量,这才能让政府能够对他们重视,以唤醒政府对人贩子的打击力度,帮他们寻回自己的孩子。

 

贵州寻子联盟的陈辅余在研讨会上介绍了他们的成功经验。贵州是拐卖儿童的重灾区,也是早发地,贵州寻子活动由20多年前家长们单独行动变为有组织地联合起来,已经成功找回了一百多个孩子,他们不仅是家长们联合起来,一人帮大家,大家帮一人,也与政府、媒体进行了很好的合作。近年来,特别是在与“回家网”等民间公益组织的配合下,每年都有一些成果。

 

众家长认为,今后一定要加强本省之间,特别是省与省之间、南北方之间的互动。从失踪孩子的流向上看,多数北方孩子都卖在南方,也有不少南方的孩子被卖到了北方,只有互相交流信息,做到资源共享,才能提高寻子效益。大家一致认为,今后还应该加强网络沟通,将以《回家网》作为平台,互帮互助。

 

与会者对《回家网》公益行为给予了高度评价,也给回家网提出了很多意见和建议,希望“回家网”越办越好,更好地发挥孩子回家的桥梁作用。

 

研讨会最后达成了共识。通过南北方及各地寻子联盟代表的交流,众与会者认为,在寻子的具体操作上要抓重点。针对当前孩子的流向,应该将福建、广东、河北、山东沿海地区作为重点,将各省交界处列为重点,将农村地区列为重点,将那些地区的家庭作坊式企业、学校列为重点查访。在寻找对象上,将孩子寻家作为重点,父母寻子犹如大海捞针,但孩子稍大一点,有寻家的意识和能力后,帮助他们找家就要容易得多,因此多制作一些孩子们喜闻乐见的载体进行宣传,为那些没有能力寻找父母的孩子提供方便。在组织形式上,尽量避免家长单独行动,绝大多数家长经过多年寻子人力物力上已尽枯竭,集中组织活动既可有效利用资源,节省开支,又可形成规模,更重要的是能确保寻亲者的人身安全。

 

北方七省的大规模寻子活动

 

《第一届中国民间反拐寻子研讨会》于15日下午13时30分顺利结束, 接着开始了北方七省的大规模寻子活动。

 

12月15日下午,各地寻子联盟一行14人三部车从河南新乡出发,首先在河南辉县的孟庄镇展开了第一场活动,同时在孟庄中学发放了宣传单;晚上我们一行抵达了内黄县。

 

12月16日早上,寻找失踪儿童活动的车队由内黄县酒店二帝酒店出发,沿内黄、濮阳一线农村发放资料,再由国道来到了内黄县的西街村集市宣传寻找失踪儿童的活动,同时也在内黄县楚黄镇的二中派传单,失踪儿童的家长和小同学闲谈询问向小同学打听有没有被外地拐卖到这里的儿童或者是有没有儿童失踪,并教导群众如何防止小孩走失及辨识人贩子。

 

闲谈之中我们得知在一个河南、河北、山东交界的三不管的地方叫元村,那里买卖孩子猖狂。于是我们寻子活动一行人就来到了这个叫元村的地方,做了一次图片展,在桥头旁把印有失踪孩子的宣传画在路旁挂起来,并专程在元村中学发放了传单。在元村中学发放宣传单时,我们与校方进行了交涉,该校教导主任亲自接待了前来做活动的家长,当家长问及当地有无收养孩子的情况时,教导主任不加思考地便回答:有、有很多。他当即找我们要了一部分宣传品,表示学校会尽快对学生进行一次这方面的教育,并发动学生和家长给我们提供线索。

 

当我们正要离开的时候,有当地人报料说在《水浒传》所说的武松故乡阳谷县有四个被拐买的孩子,于是我们一行人在晚上10点钟驱车来到了山东的阳谷县。

 

17日早上我们一行寻找失踪孩子家长来到山东省阳谷县公安局确认四个被拐买来的失踪孩子,维权义工天理带着失踪孩子的家长与阳谷县公安局进行了交涉。9点30分我们一行人派出几个家长代表进入公安局了解情况,大门保安说只能准许四个家长进入公安局。很快,四个失踪孩子的家长出来了,据说主要负责人不在,都出去办事了,没有让他们看到失踪孩子的资料和信息。

 

经我们商量之后,我们失踪孩子家长认为,阳谷县公安局是在故意推诿我们,我们一致要求虽然被收养的孩子见不到,最起码让我们家长见见被拐卖孩子的照片。

 

在天理的强烈要求下,公安局刑警中队办公室的警察请示了上级领导,才批准允许失踪孩子家长们看看被拐卖四个孩子的照片。家长们见到孩子的照片心里激动的情绪不能言表,但家长脸上立刻浮上了失望的表情,家长只能请警察让他们把这四个孩子的照片发到邮箱或者拷贝到自己的U盘,警方不给,在此期间我们发生了激烈的口角,结果和家长一起进来的一位女义工把这四个失踪的孩子的照片用照相机偷拍下来了。

 

下午在阳谷新世纪广场进行了图片展,中午11点我们一行人在阳谷县的一个广场继续进行寻子宣传活动,引来了很多群众围观。他们在热烈地讨论,有的妇女看到这么多丢失的孩子时难过得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也有家长带着孩子来进行现场的教育;还有关注社会问题的网络专家、记者等着拍照、录像和采访。社会反应非常热烈。下午1点30分阳谷县广场宣传寻子活动结束。

 

下午2点整我们离开了阳谷县沿着山东聊城市进发,计划于晚上赶到山东聊城。沿途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在天黑前,我们来到聊城市李太屯村一个失踪孩子的家长郭钢堂先生家里。经过谈聊,我们知道他的孩子丢失了13年,他在寻子过程中骑破13辆摩托车寻子,虽然自己的孩子没有找到,但却为别人找回了6个孩子。

 

郭钢堂先生是一个雕塑家,他家里雕刻了很多的艺术葫芦,他在寻子的路上把他心爱的艺术葫芦卖了,把卖出艺术品的钱用作寻子的费用。为了寻找回自己失踪的孩子,这13年以来,他花费了几十万元人民币,也欠下了十多万元债务,家里现已一贫如冼。国内相关媒体也报道了他的寻子事迹。我们也让他介绍了自己的寻子经验。

 

寻子车队已到达山东聊城,准备在这里加印一部分宣传品,然后沿途北上前往河北省做活动。12月18日,寻子团一行从山东聊城出发,前往河北。上午9点,得知我们行程的当地寻子家长纷纷赶来为我们送行,13年如一日骑摩托车寻子的郭钢堂一再求要将我们车队的三部车油加满,一位抱着小女孩的30多岁妇女将出来卖菜的几十元钱都掏给了山西寻子家长冯建林。

 

由于人越来越多,我们决定推迟出发,就在大街上向前来围观的人发放寻子资料,进行反拐宣传。失踪儿童的家长一起派传单,讲解自己孩子失踪的经过,触景生情,催人泪下。同时我们的正义行动也感动了路人,有路人向我们报料说哪村哪村有多少个被拐买回来的孩子,让我们去核实,他们的正义行动让我们一行人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中午12点半,车队沿着茌平、齐河一路北上,在临邑兴隆镇做了一次图片展,并向兴隆中学送发了一部分资料,委托校方发给学生,校方承诺一定将这些资料分送到各个班级。

 

车队一路北上,于晚上8点到达河北沧州。沧州位于津、京门户,河北省沧州市是进入天津和首都北京的咽喉,也是政治敏感的要地。昨晚我们一行人在吃晚饭的时候已经做了一个今天活动的详细计划。

 

12月19日,刺骨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割人。一清早,天还没亮,家长就起来到处贴失踪儿童的照片,在沧州的朝阳路菜市场,他们一家一家地讲解失踪孩子的经过,引起很多群众的同情。

 

中午11点整,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沧州火车站广场附近,展开了此次活动的最后一站的宣传。这地方人山人海,是这次活动的最高潮点。失踪儿童家长在车站广场拉开了携带的总长近200米的喷绘图,加上家长们自制的寻人启事,共计约5000个失踪孩子的照片和资料摆了五行。当地的寻亲家长得到消息后也都早早地在火车站等候。恰逢星期天,当地的一个叫“博爱人生”的民间义工团体和当地的一些大学生志愿者也加入了宣传的行列。沧州电视台和一些平面媒体也都到现场进行了采访。

 

这时,维权义工天理采访了来自西安的失踪儿童家长程竹先生。据程竹先生说,他们到处在全国各地漂泊流浪寻找自己的孩子也是出于无奈,政府不作为,他们只能靠自己的亲身经历和遭遇向世人诉说,唤醒国人对失踪孩子的关注。

 

活动进行到下午1点半,我们决定,寻子车队就在沧州分成三路,一路住南回山东和江苏,一路往北去山西,一路往西去陕西。告别时大家依依不舍,女人们哭,男人们也垂泪,大家一边收拾资料一边相互安慰、相互鼓励,相拥相抱,泣不成声,相约来年再聚,直到找到孩子。通过这几天大家的相处和了解,我们结下深厚的友谊,大家分别的时候相互拥抱在一起,挥泪依依不舍惜别。场面极为感人,天地为之动容。

 

我们因为有两个失踪儿童的家长有事要赶回湖北和山东,我们就告别了寻子团,送他们到车站。于是,下午1时30分,我们一行人离开了有京都门户之称的河北省沧州市。我们加入这次寻找失踪孩子的活动就算顺利结束了。分别后,失踪儿童的家长他们在回家的路上将一路继续宣传。

 

全程追踪这一次《回家网》主办的寻子活动,我们感触良多。从一张张茫然的脸,从一双双绝望的眼睛中,我们看到他们为自己的权利去寻找那只有天知晓的公平与正义,和那坚强不屈的理念、永不放弃的决心。

 

后记结语:

为什么一个称为和谐盛世的中国社会,会有如此多的失踪小孩家长为自己的家庭团圆而历尽艰辛,颠溃流离在这个世上?失踪一个儿童,也就是毁灭了一个家庭的幸福。失踪儿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知道在哪里受到非人折磨、地狱虐待,生死不明,令家人一生沉痛。这到底是社会的责任,还是他们自己的责任?

 

从与失踪儿童家长的闲谈中,他们认为政府工作人员对失踪儿童和被拐儿童事件冷漠无情和警察的不作为比比皆是。在阳谷县有一个网络记者叫做齐鲁拍客的人,看到一个拐小孩的团伙,跟踪到其居住的旅馆,然后报警,但警察来了却不是抓拐卖孩子的人,在旅馆却抓了一对非法同居的男女回派出所罚款。这记者太气愤了,再次报警,警察却请他吃一顿饭,叫他息事宁人。

 

我们认为,若是这个社会和这个政府真的是为人民谋幸福,那么就应该为他们的不幸进行帮助。若是对拐卖孩子的人,人人喊打,官员警察一起动手,城乡群众积极参与,那么还会有人做这个生意吗?这么简单容易,这么得民心的事情,一个政权,这么多警察,连儿童都保护不好,真的是荒谬绝伦,不可思议。拐卖小孩的事件全世界各个地方都会有发生,但对处理这种事件来说,我国的政府的确是不作为,说白了根本上就是这个制度出问题了,这值得我们深思和担忧。

 

此次反拐寻子活动穿越河南、河北、山东、山西、陕西五省的黄河以北广大农村地区,历经三十多个市县,行程近三千公里,发放了六万多张宣传册和寻人启事,组织了十多场大型图片展。沿途经过的农村、集市、学校、加油站等都留下了我们寻亲的足迹。

 

此次活动是在北方寻子联盟近年来在寻子活动中每每受挫的情况下进行的,更主要的是由于长期寻亲未果,情急之下频频上访而被列为维稳对象所造成的后果。因此,寻亲家长不是呆在家里束手无策就是漫无目的地寻亲,甚至所到之处常常与当地公安部门发生冲突,以致寻子活动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