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中国失踪儿童现况——2011中国妇权在美国会听证会报告

680 0

中国妇权       WOMEN’S RIGHTS IN CHINA           2011年2月10日

 

2011年2月在美国国会中国行政委员会听证会上的作证报告。

 

 

                                 

               

失踪儿童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其数量大、涉及面广、尤其利润丰厚是政府抓而不绝的主因之一。而中国的一胎化政策却是实质诱因,它直接和间接地刺激了贩卖市场买卖双方的需求,导致人贩子直接进入广大农村地区,以偷、抢或与孩子亲属长辈交易等方式,将未成年孩子甚至年轻妇女拐卖到其他地区,其中,不少是以家庭成员为主的犯罪团体[1]。买方市场从10年前的东南沿海地带包括福建、广东等地,迅速向北方扩展;卖方市场也从西南内陆山区,包括贵州、云南、四川等地,向西北、中原地带延伸,甚至在一些农村地区出现生孩子出售的“专业户”。

 

长期以来,中國政府對失踪人口数据讳忌莫深,从未全面公布过全国失踪儿童真正数据。中国从1991年起先后进行过五次“严打”,每次行动期间和结束时,公安机关均会公布相关数据,但这类数据既不全面,也不系统,且中央与地方、各部门之间的说法常不尽相同,特别是相关部门对此类数据进行了“加工”后,使得失踪儿童数据更加模糊,无法从中准确评估中国失踪或被拐人口现状。官方的数据不可信,民间统计也受限于地广资源短缺,困难重重。不过,WRIC根据掌握的资料和对官方数据的拼图,不难从 “部份”中看到“整体”。

 

上海市公安局统计,2001年该市登记了失踪人员9627人次,而1995年的总失踪人数仅为4526人次,上升了2.13倍。这个10年前的数据,说明了在大城市失踪人口问题愈发严重,更别说在乡村的大量失踪、拐卖人口案件。

 

中国公安部公布,自2009年4月自2011年3月14日,共破获拐卖儿童案件7867起,处理4535个拐卖犯罪团伙,解救被拐卖儿童13284人[2]。但是,据2009年5月7日中国半官方的凤凰卫视报道:“我国每年约有20多万儿童失踪,目前仍然没有放弃寻找的案件逾60万件”[3];根据BBC记者2006年深入中国逾年的採访报道,每年至少有7万名孩子失踪或被拐卖。

 

 

一,被救孩子93.8%无人认领

 

同在2009年4月建立的“全国打拐DNA建库”以来,全国公安部门开展疑似被拐儿童模排采血,截至2010年9月20日,共采集疑似被拐儿童血样13万份[4]、失踪儿童父母血样3.4万份,直接比对成功的被拐儿童813名。也就是说,比对成功的孩子人数只占了总数的6.2%。还有93.8%的孩子处于无人认领之中,由此可见千千万万的寻子家长要找的孩子并不在其中。

 

1、2005年7月,河南新乡警方解救35名婴儿,仅有1人得到认领,34名儿童没有找到亲生父母,占总数的97%;

 

2、公安部2009年公布的首批解救的60名儿童 ,至今为止仍有55名没有找到亲生父母,占总数的92%;

 

3、2009年6月,武汉铁路警言方破获云南喻立香贩婴团伙,解救出46名婴儿无人认领,占100%;

 

4、2010年10月,汕尾警方今年初侦破一宗贩婴特大案,解救26名儿童,其中11名被拐男婴无人认领,占总数的58%;

 

5、 2010年9月,福建安溪警方解救被拐儿童41人,均无人认领,占总数的100%;

等等…… 。

 

WRIC属下的回家网在福建莆田北高镇一个小地方,帮助了三名从小被拐卖来的妇女找到了在贵州的亲人,但这3人均不在政府的资料库中,也从未做过DNA测试。更惊人的是,在该镇几乎家家都有买来的孩子,无论是人口普查或警方,从未将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当作一回事,也未帮助这些冒出来的孩子去做DNA测试。由此可以看出,未被解救的孩子和没有做过DNA的孩子应该远远的超出这13万,公安部门解救儿童的认领率只有6.2%,而民间组织或网站登记的被解救儿童人数更是寥寥无几。

 

二、各地寻子活

 

在中国大陆,拐卖儿童最初发生在西南三省的云、贵、川,目前已经普及到了除西藏外的29个省市自治区,从民间网站上登记的失踪儿童数量上可以看出,河南省已经位居首位,此外,广东、福建、广西、陕西、山西、河北、山东、湖北等省的数量也在急剧上升。2010年12月,《回家网》在北方反拐寻子活动中,在所经过的河南、河北、山东、山西、陕西等地,发现近两三年来拐卖女童的现象尤为突出,这些地区的农村在大量的收买童养媳,价格也越来越高,从以前的几千元已经上升到了目前的两、三万元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到成年妇女也是人贩子拐卖目标。

 

民间寻子方法主要的是孩子失踪的家长发动亲戚朋友四处寻找,不惜卖掉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在各网站和各省市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刊登广告,也有人将所有积蓄变卖后,换一部旧车,车上贴满自己孩子的照片等,西安的程竹、山西的冯建林开着车各省寻找,吃住都在这部车上,他们几乎都走遍了全国。山东聊城的郭刚堂“万里”走单骑,14年骑坏14部摩车,总行程四十多万公里。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下属的回家网(www.crchina.org)自2008年建成后,在中国大陆进行失踪、被拐儿童的公益救助活动,与各地的寻子家长建立了广泛的联系,有4,000多个寻子家庭在该网站上进行了登记,3年来,分别2次获得All girls allowed(AGA)组织的资助,在儿童失踪、被拐重灾区省份组织了多场反拐卖寻子活动,在这些活动中,除了全力避开地方公安等阻扰,聚集各省寻子家长代表开会研商寻子对策、请律师给予法律咨询外[5],所采用的方法之一,就是开着一部部贴满孩子们照片和资料的寻子车,足迹踏遍了福建、广东、河南、山东、河北、山西、陕西八个省,在城市乡镇开展反拐卖巡回宣导,也籍此引起民众的注意,发现有人貌似失踪孩子,可及时与家长们联络。这种方法投资较大,但是民间寻子的重要方法之一,在《网家网》这个平台上,十多个省的寻子家长直接和间接帮助多个不同年龄层的被拐卖受害者找到了亲人。山东省聊城的郭刚堂、贵州省贵阳市的陈辅余在多年的寻子过程中,虽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也可帮助了好几个家庭找到了他们的孩子。

 

 

不过,这种民间寻子力量单薄,家长们不但受阻于巨大的经济压力,还遭到地方政府的层层阻拦。2008年9月下旬,全国各地寻子家长40多人来到北京,在一名大学生志愿者带领下向中央电视台求助,要求在电视台的节目中能简单说说自己孩子们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听到他们寻找孩子的声音,可是家长们在寒冬里等了几个小时后得到的是遭拒绝的结果,最后还被电视台保安和当地公安连拖带打推上2辆车,分别送到北京各收容单位关押起来,一直等到他们原户籍地的人员来接走,一个位家长在北京“敬久庄”里被接回原户籍地后,还被关押了三天,写了保证书才放出来。没有人接的,就一直关着。

 

2010年1月,北方五省寻子联盟三辆寻子车、二十多名寻亲家长,在山西太原与前来遣返他们的各省公安警察在大街上展开了一场反遣返的汽车追逐仗,来回拦截、躲避、如同电影情景。

 

2010年1月27日,由失踪孩子家长自发组成的寻找孩子团体在太原活动遭公安强力阻扰,图为一名家长在整理被警察扯烂的寻子横幅,图后方的一群警察正在驱赶寻子的家长。                       (中国妇权记者摄影)

 

失踪孩子的家长们就这样在派出所里的停车房里被关押了20多个小时。 (中国妇权记者摄影)

 

 

另外,对一些接受过香港或外国媒体采访的家长,当地公安对其监视居住,不准他们参加任何的寻子活动,一出门就会被抓进派出所或拘留所,如广东湛江的郑姓家长,至今受到如此不公待遇。

 

 

三、民间寻子网

 

由于中国政府没有设立专门的寻找失踪儿童机构,而拐卖儿童现象日趋严重,寻子活动主要靠民间人士自建网站,和家长们自发的组织起来成立各省寻子联盟,寻子扑克、挂历等宣传成为常见的宣导工具。

 

目前,中国约有数十家寻子网站,每个网站都登记了一部分失踪、被拐儿童的信息,但不少是收费刊登失踪者信息的收费网,也有一些是半官方的,如宝贝回家网,不仅其负责人可以被选为全国“十佳”模范等,还获准为唯一的寻子NGO团体,而像WRIC属下完全独立、真正非营利的crchina.org网站并不多见。尽管如此,众多家长寻子心切,无论是否出钱,到处刊登自己孩子的信息。在网站和网友帮助下,也有少量家庭找到了孩子。目前为止,这些民间寻亲网上登记的失踪儿童人数,大约在10,000至15,000名之间,其中有些资料是交叉重复,但是未曾在政府部门网站登记过的失踪孩子是占绝大部分。

 

中国妇权2009年在福建主办的一次反拐卖活动。      (中国妇权记者摄影)

 

中国妇权2009年在福建主办反拐卖活动,义工正在对群众宣导。 (中国妇权记者摄影)

 

 

造成全无失踪者资料的主要原因有四点

 

A,大量拐卖发生在农村,农民根本没有孩子的照片,没有能力上网刊登出来,即便是花钱到网吧或请朋友上网,或与当地寻子家长联盟联系上的,最多是文字信息,如crchina.org就收到没有照片的失踪孩子超过3,000人,这个数据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冰山一角;

 

B,一胎化政策和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是这些父母不愿报案的主要原因。生活在偏远农村的家庭在孩子失踪后,尤其是女孩失踪后,不少父母放弃寻找、也不报案,更谈不上去做DNA检测备案。农民们更想多生个男孩,因此家中少了一个女孩也许正好可以补上一个男孩,还可以避免巨额超生罚款。而恰恰这些地区是大量儿童被拐卖的来源地,是导致失踪儿童统计数据不全的一大缺口;

 

C,孩子失踪的时间长了,亲友都不愿再提起。如中国妇权的《回家网》找到的肖光艳、彭清兰,她们都是在24、25年前被人贩子从贵州乡下拐卖到福建乡下当童养媳,《回家网》义工在找到她们的亲人之前,先到贵州当地公安的户籍部门征询过,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管辖区内失踪孩子的资料,她们的家人也没有正式向公安部门报过案,这些乡下农民家庭大多没有文化,不懂法制和权益,在自己找不到孩子多年后,心里的痛就被深深地埋藏起来;

 

D,一些家庭因孩子失踪影响夫妻感情,家庭变迁,男女双方都可能在组成新家庭之后,向新的配偶隐藏之前有过孩子的历史,失踪的孩子有的在成年后自己找到了他们,可这些亲生父母都不愿相认认。最近的一例2011年1月广东惠州的翁琼花,WRIC的义工反复对比对和她亲生父母资料,结果都吻合,姐妹们在电话交流中也都相认了,正当WRIC的义工准备准备带着翁琼花一同去认亲时,翁的母亲却突然否定,最后查明,女儿原是被母亲卖掉的,家人怕相认后生出诸多的事来,就拒绝见面了。

 

 

四、流浪乞讨儿

 

中国的流浪乞讨儿童问题,与其国力的雄厚极为不相称,并且不仅影响到旅游业和国际形象,也将是可预见未来社会治安的动荡源头之一。

 

中国目前共有610个中等城市,每个城市平均仅仅按100个流浪乞讨儿童来计算,至少有60000名流浪乞讨儿童;四个直辖市、27个省会城市以及沿海开放的大城市如深圳、厦门、珠海、宁波、青岛等共有50多个,这些大城市的流浪乞讨儿童几乎都在千人以上,其总数也不下于5万人,两项相加,仅在全国大中以上城市的流浪乞讨儿童总数应该超过十万之多。全国还有2861个县、41636个乡镇,这也是流浪乞讨儿童经常光顾的地方,如果再加上生活在广农村地区的数目,全国的流浪乞讨儿童可能会有百万之多。而且这些孩子几乎都是被拐卖来的,其背后都有成人团伙在控制操纵。

 

2011年2月春节期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了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及其附近地区长期大规模拐卖儿童、逼迫儿童乞讨的事件[6],被拐来的孩子们被一个个成人乞讨集团控制,有组织、有规模的展开行乞活动,而所得全归集团头领。更残忍的是將孩子们人為弄殘,利用人们的同情心,以乞讨赚更多的钱。

 

此外,也有一些是从小培养杂技技巧,如烈日下长达数小时的倒立、吞火、吞刀片等等,以挑战生命极限的动作來逼迫孩子們完成“任務”,即在喝彩聲中獲取路人的賞錢,當然,賞錢只屬於成人頭目,而包括一些合法到美国或欧洲国家演出的中国杂技团,孩子们一天数场演出下来,平均只能得到约$20,这些未成年孩子,实际成为合法的童奴。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在微博上开设的“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引起全国网友、各地公安部门的关注。网友纷纷将乞讨儿童照片上传至微博,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就有24000多个流浪乞讨的儿童照片传到了他的微博上。

 

 

五、政府福利院贩卖孩

 

一些政府的福利院也在从事着贩卖儿童的犯罪行为,他们将计划生育超生的婴儿、弃婴、流浪儿童、公安部门解救后送到福利的孩子涉外送养、国内收养,以收取高额酬金。贵州省镇远县社会福利(孤儿院)收到的110万元社会捐赠,就是外国收养人从该院收养60名弃婴时所做的捐赠(主要是美国和比利时)。重点是,该孤儿院被揭发出被外国人领养的“孤儿”,原来是政府计生办人员从一农民家中抱走后送进福利院的,因为超生,抱走的女婴就抵销了[7]。按规定,外国人收养一名孤儿,捐赠3000美元,可是美国家庭在中国收养孤儿,平均花费20,000美元。

 

贵州镇远县这家农民的新生女儿,被计生办人员抱走以抵超生罚款。(南方都市报记者摄影)

 

 

湖南省还揭发一宗骇人听闻的贩卖儿童案。从2002年12月以来,人贩子以每个婴儿3200元至4300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衡南、衡阳、衡山、衡东、常宁、祁东6个县市政府福利院,伪造证明为婴儿取名、入户,尔后又以涉外送养、国内收养等形式获取大笔捐赠款。仅2005年一年,衡阳市这些福利机构就从人贩子手中买得婴儿78名。

 

北京太阳村是一个专门收留父母被判刑,孩子无依靠的慈善组织,由前河南女子监狱的一名女警官发起,曾是中国慈善组织的典型。中国妇权网记者20067年、2008年和2009年的调查,在这里生活的女孩不仅被强奸、虐待,一些婴幼儿被人送进来后几天就消失了,内部的登记簿和网站上从没留下名字。

 

 

 

这个小女孩在20076月的一个深夜被送进北京太阳村,4天后不知去向。  (中国妇权记者摄影)

 

20071018日太阳村这个约3岁的孩子,没哭过也没见笑过,一醒来就是这忧伤的模样,一周后不知去向。                                          (中国妇权记者摄影)

 

 

曾有4条这种狼犬养在北京太阳村,负责人公开宣称是为了防止孩子逃跑,但没有说明无家可归的孩子为何要跑。 (北京小熊图片社摄影)

 

 

最新一起揭发的案件,2011年5月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计划生育部门的官员为收取社会抚养费,十多名“非法”出生的婴幼儿被计生部门强行抱走,送入邵阳福利院,统一改姓“邵”。部分孩子被以每名3000美元价格外销海外。[8]

 

杨理兵和妻子曾抱着孩子杨玲在高平镇一家照相馆照了张全家福合影。谁料到杨玲被计生人员抱走,这一幕,却成了永诀。(财新网记者摄影)

 

 

据不完全统计,自上世纪90年代起,约有12万名中国儿童被全球17个国家中的9万多个家庭收养,其中约有7万人到了美国。这也是中国失踪孩子家庭寻子活动的困难重重的原因之一。

 

综上所述,中国公安部DNA库登记了13万个疑似被拐儿童摸排血样,这些绝大部分应该都是近两年来解救的十年内的被拐儿童,而寻亲家庭所做的DNA人数只有3万4千人,也就是说,有四分之三的家庭没有或者放弃了寻找。从公安部公布的这一数据看,近十年内中国就有超过50万被拐儿童。而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被拐的儿童现在都已长大成人,大多数也已成家,历经二十多年后,他们的亲身父母也几乎都已放弃了寻亲活动,也没有去做DNA检验的意愿。而上述这个群体,从失踪最频繁的上世纪90年代来算,应为近十年来失踪儿童的两倍,如果近十年被拐儿童是50万,那么加上八、九十年代的就应该是150万。我们从现在各地的流浪乞讨儿童和官方公布的各种数据来看,全中国有上百万失踪被拐儿童的说法决不是空穴来风。

 

随着人口老年化、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和性别比例的失调等因素的不断加剧,在无需投资又能牟取暴利诱惑下,犯罪份子前仆后继为钱铤而走险,而政府治标不治本措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人口贩卖这一问题,人贩子集团的规模化、专业化及其手段更加隐蔽也在不断的改进,如果中国政府没有采取更强有力的立法打击和加强资金投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贩卖人口犯罪不会有所收敛,可以预见,失踪儿童人数也将会不断攀升,这一领域的社会矛盾也将不断激化。

                                      

 

  ——————————————————— 完 —————————————————

 

 

[1]  福建一家人拐卖婴儿”一条龙” 老婆联系女儿掩

http://www.womensrightsofchina.org/?viewnews-3390

家族式贩婴团伙穿越三省4年多贩卖49名婴儿

http://www.gdzjdaily.com.cn/news/2010-04/19/content_1190244.htm

[2]  中国政府官方网站:人民网

http://gx.people.com.cn/GB/179461/14302962.html

[3]  中国凤凰卫视系列报道:

http://v.ifeng.com/society/200905/e08a53c0-d835-480a-bce0-318e4317dec7.shtml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s/2011-06-13/094322630734.shtml

[4] 新华社网站:比中被拐儿童813名 打拐DNA数据库大显神通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0-09/20/c_12589721.htm

[5]  中国妇权《回家网》中国北方反拐寻子活动报道

http://crchina.org/?content=show_article&id=776&parent=34

[6]  把小孩子打残逼其乞讨挣钱

http://bjwb.bjd.com.cn/html/2011-02/08/content_366632.htm

[7] 南方周末记者揭露:贵州镇远儿童福利院“贩婴”调查

http://news.qq.com/a/20090714/000281.htm http://406465685.blog.163.com/blog/static/4100725420096321337916/

[8]  财新网

http://policy.caing.com/2011-05-10/100257590.html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