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尼姑庵女孩 » 浏览内容

“被”出家的寺院女孩

7972 0

來源:WRIC 義工報導    發佈日期: 2011-5-30弥陀寺(现改名庆云寺)5月2日2011年q

今天(2011年5月2日)一大早,我開車從合肥趕赴位於六安市金安區毛坦廠鎮的慶雲寺(現改名彌陀寺),探訪4名在這所寺院裏長在的女孩。

其實早在2009年,當《回家網》救濟桐城寺院女孩的時候,我就聽說過毛坦廠這所寺院有過收養的女孩情況,只是由於經費緊張,救助資金還不可能用在桐城以外的地方,所以也就沒去進一步了解。

政府關於救濟孤兒的通知下發後,桐城寺院裏25名女孩中有22名被列為救助對象,應該說這是件好事,按照政府的通知,從2010年1月份開始,孩子們每人每月都可領取600元生活補助了。在此情況下,中國婦權希望能全面了解一下其他寺院裏女孩的情況,看看還有哪些不在政府救助的範圍內,生活確實還困難的,也好幫助一下。

2011年4月25日,在合肥蓮花庵的一個二堂(比丘尼),俗稱“尼姑”,六安大華山的一個首堂(比丘僧),俗稱“和尚”以及一名居士的陪同下,我開始了六安的寺院收養女孩的走訪活動。

在六安佛教協會所在地大華山雲峰寺,就六安寺院裏收養女孩的情況與首堂(六安佛教協會副會長)進行了交談,他告訴我:多寶寺的5名女孩因為老師太的圓寂,都已流落在外不知去向,馬頭鎮的觀音庵目前有兩個,一個在上海復旦大學讀研究生,一個在當地讀小學。在兩位師父的陪同下,我們與當天下午趕到了觀音庵,對情況進行了核實,這兩個女孩生活是極度的困難。

關於彌陀寺的這位比丘尼他們告訴我:她從江蘇過來的,她來的時候4名女孩就在寺院裏了,大的現在有16、7歲,小的只有8、9歲,都沒有去學校讀書,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和佛教協會多次做工作,希望能送孩子去學校讀書,但這位比丘尼就是不同意,說孩子一旦去了學校,將來就不會出家了,太度甚是堅決,以至將這4個女孩的頭都給剔光了。

5月2日2011年d

我們商量:如果是由於經濟困難,可以考慮給予資助,讓這4個孩子受到學校的正規教育,這是對孩子負責,如果是這位比丘尼將孩子們強行剔度出家,就必須出面幹預。

彌陀寺位於大別山深處的東石筍風景區,買了210元的門票後車子開進了大門(4人,每人50元,車票10元,考慮到接觸寺院裏女孩方便,我帶了3名合肥市與其年齡相仿的女學生),車沿著山溝開了大約10分鐘,便到了位於半山腰的寺院,我將帶來的貢品交給了大殿裏唯一的師父,掏了50元請了三柱香(其他寺院裏10元錢可請一大把),將找給我的20元錢放進了功德箱,燒過香拜過佛後,便掏出相機準備拍照,這位師父見狀立即制止了,說不許拍照,我問師父法號?起先也不願講,我說只想和師父結個緣,她才勉強的告訴我,她法號“心形”。我環顧四周,除了遊客外,並沒有剔了光頭的小師父。

出了大殿,我與同來的3個女學生商量,讓她們四處查訪一下。在大殿後面的一個鐵門邊,她們聽到了裏面有女孩子說話的聲音,便在此等候,不一會走出了一個大約13、4歲的小師父,在外面打了一盆水後進入了鐵門,隨即門又被關了起來。不一會,一個大約8、9歲的小師父嘟著嘴走了出來,看的出雖然穿著出家人的衣服,但頭發已經有了半寸長,這是個最小的,大慨不願剔光頭,老師父隨即過來了,女孩子無法,在師父的監督下,只好聽任那個大一些的為她剔了光頭,這一切被等候在附近的女學生拍入了鏡頭。

為不引起老師父的懷疑,我只能遠遠的站在前面的建築工地上,這個工地看上去象是在建一個賓館,我問施工人員,賓館何時能完工,他們說這不是賓館,是寺院的佛堂,我說如此大的建築需要多少錢?工人說光土建就花了五百多萬,裝修費大慨也要這個數字,也就是說,總共要一千萬。

在我們準備離開寺院下山時,從另一房間又走出了一個大約16、7歲的女孩,身上同樣穿著出家人的僧衣,只是戴了一頂帽子,將光頭嚴嚴的蓋住,女孩個子很高,大約有170公分,瘦且皮膚很白,長的很漂亮,由於師父在,我們沒敢拍照,女孩子見有陌生人,很快走進了後面的房間,隨即關上了鐵門。

50元的門票,30元的三柱香,一千萬造價的佛堂,不可能供不起孩子們的學費;4個未成年的女孩,清一色的光頭、清一色的僧衣,不願剔頭的小女孩,嚴嚴實實蓋住光頭的大女孩,還有那緊閉的鐵門,都證實了孩子們“被出家”現實。

由於這位法號“心形”當家師父警惕性非常高,我也無法與孩子們交談,但就現行的規定而言,出家必須滿18周歲,而且必須要由相關部門批準,顯然都沒有。

寺院裏的出家人出於慈悲,收養了這些被遺棄的女孩,應該說功德無量,但就這些孩子的成長,我個人一直是認為在寺院裏的不合適的,一是長年不能吃魚肉等營養品,不利於孩子們的成長發育;二是孩子們普遍存在的心理問題,師父們終究替代不了父母,寺院終歸不是家,孩子們在成長的過程中體會不到那種家的溫馨;三是有些師父們認為孩子是自己養大的,理應受到自己的支配,象這種“被出家”的問題,嚴重侵犯了孩子們的權利。特別是未成年、甚至只有幾歲的小女孩。

希望師父們能多多為孩子們著想,希望政府能適當介入,讓孩子們有一個自己選擇的人生。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