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说不尽的性别比

3550 0

“我省独生子女已达303万人。其中男性229万人,女性74万人;城镇138万人,农村165万人。” 这则关于福建独生子女人口性别比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引起了热议:

“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啊。按这个比例,以后一个女的可以娶三个老公。”

“我们这个时代赶不上了,要是一个女的三个老公,那我们女人就不用上班了,两个出去挣钱,留一个在家干家务。”

“这下好了,不会重男轻女了!”

“所以说生女好命生男好听。”

“看来福建生儿子的多哦。将来是不是跟前辈一样漂洋过海去南洋寻找,只是去的目的不一样了。”

“看来得生个女儿啊,要不然生个儿子长大了找不到媳妇啊。”

“看来得让儿子早娶,女儿迟嫁啊。”

“90后的男生,竞争激烈啊。这样只有富二代娶得起老婆了。”

………….

很显然,这些网友认为,高达303万人的福建独生子女人群已经具有了相当代表性,高达3比1的福建独生子女性别比意味着福建人口的性别比也几乎同样高。我虽然不认为作为性别歧视产物的高性别比会提高妇女地位(相反会使得女性失去安全感),但也产生了福建人口性别比超高的同样错觉。于是我怀疑这一数据的真实性,福建的性别比再高,总不会3比1吧?但是搜索结果令我大吃一惊,东南快报、海峡都市报、泉州晚报等福建本地报纸都有报道,白纸黑字说这是福建省计生委所做的1%人口抽样调查的结果。

福建省计生委怎么会相信并公布这样一个数据呢?我琢磨了半天,才恍然大悟:这组数字根本不能反映福建人口 的性别比。303万人放在印度、美国或者别的人口大国,其性别比确实会具有相当代表性。但放在只有3千多万人口的福建省,反而没有什么代表性。由于我国绝大部分省和自治区(包括福建)特有的人口政策规定农民第一胎生男孩的不许再生,这使得农村独生子女基本上都是男孩,而上世纪80年代农村人口在福建占据绝对优势,上世纪90年代福建农村人口占福建总人口的比例也比现在高得多。

假如农村165万独生子女中有160万男孩、5万女孩,那么城镇138万独生子女中就有69万女孩,一半对一半。假如农村165万独生子女中有155万男孩、10万女孩,那么城镇138万独生子女中就有64万女孩,福建城镇独生子女人口性别比为74万比64万,也就是115.6比100。农村的独生子女人口性别比几乎是无穷大,但是这并不能告 诉我们福建农村第一胎的性别比,因为第一胎是女孩的基本上都被排除在独生子女之外。性别比失衡的问题在福建城镇独生子女中估计也存在,但是远不像本文开头那组数字给与的印象那么大。农村第一胎的性别比几乎可以肯定比城镇低,因为没有性别选择的必要,而儿女双全正是中国大多数农民的梦想。

我国的统计数据显示第二胎的性别比比第一胎高,第三胎的又比第二胎的高。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我国2000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为:一胎107.12,二胎151.92,三胎160.3。(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是118.06,比2000年人口普查的出生人口性别比116.86又提高了1.2个百分点,但尚未见到分胎次的性别比数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小平正是据此断言农民多生孩子加剧性别比失衡, 必须改变现行生育政策,实行全面一胎化。(李小平:《放宽生育政策必将加剧性别失衡》,新浪财经)然而这不过是另一个数字陷阱。易富贤博士的研究表明,国别比较和历史比较均证明生育率与性别比存在相当的负相关性,多生有利于性别平衡,少生逼出性别选择,连并未实行强制计划生育的韩国、台湾均随生育率下降而产生了性别比升高的问题,只是没有中国大陆这么严重。

既然统计数据明明显示性别比随胎次升高,为什么又说多生孩子导致性别比下降呢?这也跟独生子女性别比3比1不反映福建人口性别比一样,必须放在中国特定的背景下才能得到正确的理解。第一个生了女孩的农民,出于传统观念、婚嫁习惯(女到男家落户)和农村生活对男性劳动力的需要,倾向于做性别选择生男孩。第一个 生了男孩的农民如果让他们再生一个孩子,他们至少不会人为地选择第二胎生男孩。这样做性别选择生的孩子虽然还是一样多,但是在新生人口中的比例却降低了。

少数人也可能做出反向性别选择,即人为选择生女孩以实现儿女双全的梦想(我个人并不赞同这种反向选择)。“深入分析研究发现,并不是所有高孩次的出生性别比都会异常偏高,没有哥哥、姐姐或只有一个哥哥的孩子出生性别比基本在正常范围内,只有姐姐的孩子出生性别比异常偏高,而有两个姐姐的孩子出生性别比最高;同时,有两个哥哥的孩子出生性别比显著偏低,只有76.5。”(中国网《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转引自于弘文:《出生婴儿性别比偏高:是统计失实还是事实偏高》,《人口研究》2003年第5期,第38~41页)
&nb sp; 有网友举了个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假设一百对夫妻,都要一个男孩,在一胎化政策下,最终男女比例为100:0,光棍数为100人。在二胎化政策下,按自然生育概率计算有75户可生出一个男孩(先男后女,先女后男,两男),另25户双女户通过择其中一胎实现有男孩的愿意,则最终男女性别比为125:75,光棍数量为50(男孩增加25名,女孩减少25名)。可见放开二胎,既可大大降低性别比,也可大大减少光棍数。”

相反,一律一胎不但使不做性别选择自然生育的孩子减少,而且会使性别选择由第二胎提前到第一胎,因为第一胎不做出选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生第一胎的人显然比生第二胎的人更多,因此性别比也进一步提高。“必须有个男孩”不等于“必须堕掉女孩”,完全可以通过适 当多生实现这一愿望。即使“必须有个男孩”导致性别选择,人们也通常会对最后一个孩子做性别选择,而不是对第一个或前几个孩子做性别选择。性别比随胎次升高与少生孩子导致更多性别选择并不矛盾。

由此可见,如果不用自己的脑子加以分析,如果脱离历史或时代背景断章取义地使用数据,即使真实的数据,也会对我们“说谎”。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