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中国修《妇女权益保障法》 “彭帅们”能受保护?

636 0
标签: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

 

 

记者:郑崇生   责编:梒青                      2021-12-21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听取《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的说明,官方媒体兴高采烈地宣称,这是这部法律施行近三十年后“又一次的大修”。中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修法?从网球名将彭帅控诉自己被迫和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发生性关系,到弦子指控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败诉,这次草案若修订通过,中国妇女权益保障能有实质进步吗?

參見:

1、“米兔运动”效应 中国拟大修妇女权益保障法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7-12202021152742.html)

2、彭帅首度发声否认遭性侵 未回应微博贴文难释疑虑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7-12202021152742.html)

3、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败诉 叹法庭不公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xx-09152021095518.html)

4、中国米兔运动受打击 指控邓飞性侵者反被控名誉侵权 (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fuyouluntan/women-10052018134320.html

 

“首先我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从未说过、写过任何人性侵。这一点是要非常强调清楚的。关于微博,首先是我个人隐私的问题……”这是彭帅面对新加坡《联合早报》镜头时、最新回应自己微博发文的谈话。

 

再次审视彭帅已遭删除的微博长文,她的确没有用”性侵”的字眼,但“既然你(张高丽)根本不打算负责,为何还要回来找我,带我去你家逼我和你发生关系?”这是彭帅在微博上的原话。

 

对照中国人大常委会正在讨论妇女权益保障法的修订,官方新华社还详细阐述草案将现行法律中、国家保障妇女与男子享有平等的“人身权利”修改为“人格权益”,更引述专家评论说这有助于防治以“洗脑驯化、操控女性精神”等行为,侵犯妇女身心健康与权益,“提升广大妇女的安全感”。

 

如果修法通过,在彭帅笔下、那个以“宇宙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人类连一粒沙都没有”,要她放下思想包袱的张高丽,算不算是洗脑驯化、操控并侵犯了彭帅人格权益的加害人?

 

中国网球运动员彭帅指控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路透社图片)

 

保障妇女权益 执法比修法更重要

 

位于纽约的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接受本台采访时就特别以彭帅的例子、来评价这次修法。

 

“我们只能说,修比不修好,但是,修完法之后,有违法的要判多少年?处多少年刑期?抓不抓?算不算触犯这个法律?比如说人格权益包括什么?有具体的定义吗?一个人侵犯女性的人格权益的时候,他会受到处罚吗?什么样的处罚?”张菁接连质问,在中国人大网上阐述修法的相关资讯中,没有答案。

 

张菁还告诉记者,中共制下的中国从来不缺法律,但缺的是公平的执法与切实的保障。“中国宪法还保障言论自由呢!但中国有言论自由吗?”张菁说。

 

她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国际高度关注,再加上彭帅是名人,在中国,这类指控有权有势者性侵的案件,最后会是提出问题的人被消失。

 

中国式矛盾:高喊保障妇女权益与打压米兔运动

 

对于彭帅的指控,张高丽至今也没有出面说明,中国官方更是避谈,外交部多次以“彭帅已经露面”来掩盖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质疑。

 

张菁就说,在她看来,这个时间点提出修法,不外乎有两大背景。

 

她说,“一是国际环境,从过去的反性骚扰的‘米兔运动’(Me too),到了中国却遭严厉打压,再加上最近彭帅事件国际舆论排山倒海的压力;二是应对中国国内生育率下降的人口危机,像是修法要提高母婴室的公共建设、消除就业上的性别歧视等,这也有讨好中国女性的用意,让职场女性更愿意生孩子。”

 

在张菁看来,修法更多的是“表面功夫”,这是在法治建设上、中国总缺乏配套与不严谨的老毛病,“举例来说,要鼓励女性生育,那在医疗保险与照顾上,官方有什么样的一套政策呢?”她反问。

 

就更不要说几乎被打压到从公众目光消失的“米兔运动”了。

 

在北京法院外的中国央视前实习记者周晓璇(中)及其支持者(路透社视频截图)

 

 

米兔运动者:我们没有输

 

“看到官方媒体这样谈修法有多重要,有点超现实、或是很不真实,你说性骚扰的认定问题,这不就是我们米兔运动一直以来强调的要鼓励受害女性说出来所做的吗?但中国官方却总是以我们危害社会稳定、受境外势力影响打压我们。”曾是中国“米兔运动”的参与者告诉本台。她因为担忧仍在国内亲友的安危,即使人已在海外,仍不愿具名。

 

在中国国内,赢了官司的朱军都已经公开露面参加公众活动了,要上诉的弦子的各种发声管道仍被堵死——弦子的上诉状公布到微信公众号“小弦的自留地”没多久,文章下架、公众号遭封禁,就更不要说她的微博多次遭删文。

 

中国的法律制度,保护了弦子勇于出面指控有权势者霸凌、性骚扰了吗?“审判长不允许我更改案由为‘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弦子今年五月曾在庭审前这么控诉。

 

她指控朱军性骚扰的官司,只被当作“一般人格权纠纷案”审理,一审她败诉。

 

这名参与者就说,如果还能期望官方真为中国社会长期以来的父权主义,以及对职场性骚扰习以为常的社会文化做些什么,“首先,不要让我们销声匿迹,我们不是境外敌对势力,‘我们是中国女性’,就像弦子,她要上诉的消息,发内网都不行,中国的官方媒体有没有人愿意报导她的案子呢?”

 

据新华社整理,这次《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 修改现行法律48条、保留12条、删除1条、新增24条,张菁和这名米兔运动参与者还是那句话,数量不是重点,质量才是,但“修总比不修好”。

 

撑起半边天的中国女性,更在乎的是从官场到社会文化,政府如何就重视与保护女性权益拿出真正的办法。

 

张菁就说,这次修法也将使商业包装后的PUA(Pick-up Artist)、男权文化及女德班等都被规定为违法行为,“我惊讶、也乐见这件事情能在修法中提到,这也凸显我们持续发声的重要。”尽管在中国国内,女权运动仍饱受打压,但她们在压力中前仆后继,中国女性从来没有放弃。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