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北京透过强制绝育对维吾尔人进行“人口灭绝”

169 0
标签:

受访者郑国恩                                           转载自DW.COM      2020-30-06.

 

 

郑国恩背景介绍: 郑国恩(Adrian Zenz)是华盛顿人权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德国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的中国民族政策专家。

 

 

新疆议题专家郑国恩 (Adrian Zenz) 2021年6月29日 发布了一份新的研究报告,内容揭露新疆政府大规模的强迫维吾尔妇女进行绝育,甚至将不愿遵从指示的维吾尔人关进再教育营。他表示,这种作法宛如对特定人种所实行的“人口灭绝”。

 

 

德国之声:您最新的研究报告延续了今年初新疆机密文件“墨玉名单”揭露的一些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的重要发现,包含当地政府如何大量关押违反少数民族计划生育的维吾尔妇女。可以与我们简短分享一下您的一些最新发现吗?

 

郑国恩:我初期针对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所做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国政府在新疆透过建立大规模监控体系与大量增加警察的数量来实行维稳计划,接着维稳计划渐渐转型成透过大量关押维吾尔人来控制他们。在维吾尔人被大量关押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政府透过打压维吾尔人的文化与宗教信仰对他们实行“文化同化”。换句话说,中国政府试图对维吾尔人展开“文化灭绝”。

 

新疆强化计划生育 疑欲控制维族人口

 

根据美联社的调查报道,中国当局正在新疆地区强化针对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的计划生育措施,同时又在暗中鼓励汉族人生育。一些专家指出,这是在通过人口政策进行变相的种族灭绝。 (29.06.2020)

 

我最新的研究与上述的研究结果都有关连,但是最新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的行为开始慢慢符合《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对“种族灭绝”的定义。我最新的研究显示,中国正在透过不同手段来大规模的抑制维吾尔人的生育率。

 

刚开始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进行的生育率控管看似是在实行现存的法律,但是我透过官方文件与其他公开资讯所得到的证据却显示他们的所作所为已超越了实行现存法律的范畴。中国政府将维吾尔人的生育率抑制到比政府规定还低很多的程度,我所获得的官方文件显示中国政府公然要求特定族群的妇女装上避孕环。

 

此外,新疆境内有两个维吾尔人居多的县还订定了非常明确的绝育目标。这两个县的目标后来成为新疆政府在南疆推行的免费预防生育手术政策当中的重要指标。

 

德国之声:您在近期发布的两项研究报告中都不断强调,新疆境内维吾尔人居多的地区之生育率近年来不断下降。您认为这可以证明中国政府正在强行控制维吾尔人与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口成长吗?

 

郑国恩:这是肯定的。我的研究结果显示新疆境内生育率下降最明显的地区,都是维吾尔人为主的地区。其中一个地区甚至将2020年的人口成长目标设为接近零,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政策。

 

新疆政府也向居住在南疆偏远地区的维吾尔人推广免费的预防生育手术,而我所获取的一些官方政策文件甚至威胁维吾尔女性如果不配合政府实行的生育控制计划的话,他们便会被送进再教育营,而这些大多是维吾尔人为主的地区。

 

德国之声:根据您最新的研究结果,您认为部分学者以“种族灭绝”来形容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一事是恰当的吗?

 

郑国恩:我比较倾向用“人口灭绝”来形容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实行强制绝育计划一事。当中国政府极力防止维吾尔人提升生育率的同时,中国政府在2015年至2018年间号招至少200万名来自中国各地的新移民移居新疆。这些新移民大多居住在乌鲁木齐或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所在区域。虽然我无法掌确切资料,但是我认为大部分新移民应该都是汉人。

 

新疆政府透过三种策略来大规模抑制维吾尔人的人口成长率。首先他们以提供免费土地丶高薪工作与生活费补助来吸引汉人移居新疆。此外,新疆政府也不断向新移民推广汉人与维吾尔人的通婚。他们同时也透过强硬手段压制维吾尔人的生育率,而当我们把这三个策略加在一起时,它便形成了所谓的“种族霸权”的情况。

 

德国之声:过去几年来,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的策略也出现了一些转变。从一开始的大规模关押,到后来对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人开始透过强迫认罪的方式,被当地政府从再教育营转至监狱。您有观察到中国政府的策略转变中出现什么样的脉络吗?这个脉络背后又有怎样的逻辑呢?

 

郑国恩:从今年二月全球数家媒体一同发布的新疆机密文件“墨玉名单”,我们便能观察到很多在2017年与2018年间被关进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被当地政府释放回家接受持续监控,或是被转至新疆境内的强制劳动系统。然而,近期不少媒体报导也揭露不少维吾尔人被新疆政府从再教育营“释放”后,便被转往境内的监狱。我们必须记住再教育营只是新疆政府建立的大型法外体系中的一环,这个系统中的其他环节不一定与再教育营有关。

 

透过官方文件与公开资讯,我们了解有一部分的人仍持续被关于再教育营中,而对于他们在营中的遭遇,我们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此外,我也透过分析各再教育营夜间开灯的规模与频率,来预估大约还有多少再教育营仍在运作,分析结果显示中国政府去年底宣称大部分维吾尔人都已获释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我根据分析结果评估,或许有部分维吾尔人已获释,但是再教育营中仍有其他人员在。这是个不断发生的情况,而透过这些线索,我可以判定中国政府正在新疆建立长期控制社会的机制。

 

德国之声:过去几年,人权组织与关注新疆议题的学者不断呼吁各国政府针对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一事向北京施压。您认为国际社会能透过哪些行动向北京施压呢?

 

郑国恩:国际社会的责任一直都很明显,他们第一步能做的便是公开谴责中国,但多数政府连这一步都无法做到,即便有些政府发声谴责中国政府,他们的声明多半只是点到为止而已。

 

国际社会能透过联合国大会或是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 (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向中国政府施压。事实上,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昨天便针对我最新的研究报告发布声明,强烈的要求联合国针对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做出的迫害进行调查,去理解北京的行为是否符合“种族灭绝”或是“危害人类罪”。周二,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中的多国成员将在他们国内的国会,针对中国政府强迫维吾尔妇女绝育一事展开质询,希望他们的政府能采取实际行动来向中国施压。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