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浏览内容

法院駁回弦子性骚扰訟案 中國#MeToo更艱難

2027 0
标签:

中國婦權綜合報導                                                                   2021-9-15

在前幾年全球#MeToo(米兔)運動影響下,中國女性受害者曾紛紛在網上寫下自己遭遇性騷擾及強姦的悲傷故事,但真正站挺身而出告上法庭的案例卻少而又少。弦子狀告央視前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是少見的勇敢抗爭的其中一例。此案在歷經三年後,北京市海淀法院昨日(9月14日)宣判,周某某(弦子)訴朱某(朱軍)性騷擾案證據不足,駁回訴訟請求,引發輿論關注。弦子表示將提出上訴,誓言繼續抗爭。

 

周二晚间,弦子在北京一座法院外声称自己将对这宗性骚扰案提出上诉。( ROMAN PILIPEY 圖片)

 

 

 

14日弦子在北京一座法院外声称自己将对这宗性骚扰案提出上诉. (網路圖片)

 

北京海淀法院在一份簡短的網上聲明中駁回了弦子的訴訟請求,但未提及她主張的實質內容。該法院宣稱,她的「證據不足以證明朱某對其進行性騷擾的主張」。

 

判決作出後不久,弦子站在法院門前的馬路上,聲稱法官幾乎沒有給她詳述指控的機會。她說,他們拒絕了她的律師提出支持證據的努力,比如化妝室外的監控錄像,以及事件發生後不久她父母做的警方筆錄。

 

「最後,法院沒有給我們任何陳述機會」。她還說:「我沒有辦法再做什麼其他的努力了。他們沒有問我們要不要上訴。但是我還是會上訴,我已經做了全部的努力了。」

 

在性騷擾案進行聽證審理期間,弦子的支持者聚集在北京的法院外,手持標語的支持者喊著「加油」!(網路圖片)

 

總部設在紐約的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說:這個結果是我們已經預料到的。中國小百姓控告名人或有權勢人物簡直難上加難。除非被告是習近平要清洗的黨內對手的人馬,或者運氣不好被告正好處在政治運動的風口浪尖上,否則,基本都會是弦子結局或者不了了之,趙薇若沒有複雜的政治背景,與馬雲等沒有深交,以她大紅大紫億萬富豪地位,也不會有今天難熬的日子;那吳亦凡若不是加拿大籍也許早就結案。嚇得加拿大籍的謝霆鋒立即高調喊出已經申請退出加藉了,這個聰明人知道,加拿大捏著國寶孟晚舟對一個在中國混世界的加拿大國籍的藝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張菁指出:在目前中國的政治氣氛下,#MeToo 運動不會有起色,女權人士面前的路更加艱難,更加坎坷。

 

2018年7月26日,時年25歲的女孩弦子在網上發布自述文章,指2014年她在央視《藝術人生》節目組實習時,有人要求她將水果送到朱軍的化妝室,朱軍是該電視台最著名的主持人之一。在化妝室內,她說朱軍強行親吻了她,並對她上下其手。文章發布後不久,朱軍委託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發布律師聲明,稱網絡中出現大量與「朱軍性騷擾(猥褻)實習生」有關的不實訊息.

 

弦子對朱軍的指控在互聯網上爆出的時候,許多女性也站出來,以實名寫下自己遭遇性侵或強姦的故事。站出來的女性都是學生或年輕職場人士,她們稱教授或上司利用其職務和身份對她們圖謀不軌。起初,對於這類被當局無視的非法行為,女性遭到壓抑的不滿還能得到中國媒體的報導。但中國政府對女性反對男性性脅迫的指控浪潮來勢兇猛,感到不安起來。不久,中共開始製止公眾對女性權利的抗議和爭論,在網上爆出的同類案件也越來越少。

 

「人們不允許展示自己的痛苦和創傷」,「許多女性擔心別人覺得她們在抱怨。」弦子在一些採訪中表示。她還在文中寫道。「讓社會意識到這種屠殺確實存在,一定是有意義的。」後來,弦子的微博被禁言,微博是她對朱軍的指控最先傳播開來的熱門中國社交媒體平台。

 

弦子2018年提起訴訟,原由是人格權遭到侵犯,因為當時對於提出性騷擾指控的人來說,他們只有這個法律選項。 2019年,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將性騷擾列為新的民事案件原由後,弦子尋求更改案由。

 

根據弦子今年5月20日透露的說法,2020年12月,一位庭審法官駁回了她的請求,理由是性騷擾類別的案件只適用於教育機構中出現的糾紛。這個結論被譏為「不專業」、「無能」及「短視」。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