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没有被PS的表达     

2242 0
转载自Weiyi Liu脸书                             2021-06-28
2021年过去一半,过去的6个月中,在Air China飞了将近100个航段。
每年,从北到南,自西向东,一遍又一遍地体验在中国的行程,早已不仅仅局限在一二线城市:从丽江到大理再到香格里拉的路程是每年二刷的;自己开车从兰州到甘南夏河已经不会再走冤枉路;佛山、惠州、江门、汕头、茂名、东莞… …之间的连接线像手机按键一样确定;对于四川、江西、安徽、贵州… …这些省份,深入进毛细血管,江油市青莲镇和宣城市广德县这样的小县城,熟悉到可以不用导航;黑龙江的漠河黑河,内蒙的满洲里呼伦贝尔… …去过五六遍后饭馆服务员都成了熟面孔。
路上遇到的人、我们之间的交流、城市乡村的变化——我决意将这些零零散散的真实见闻全部记录下来。当然,它们绝无可能在中国出版,甚至没有可能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因为这个过程见证的是这个国家政权日渐官僚豪横国民日渐冷漠麻木。从漠河到三沙,从喀什到抚远,从北京到深圳,从亚洲金融中心到广东省香港市,每一年都不一样。
日本学者宫本常一写过一本《被遗忘的村落》,是我们了解现代文明高速发展前的日本与日本人的作品。他穿过荒芜的小径、进到人烟稀少的深山,走入一处处鲜有外人到访的村落,在篝火旁、在小溪边,在夜晚的小屋门前,听那些掩埋在记忆中的普通人的故事。在遥远的村落,他与那里的人们秉烛夜谈,记录下大量详实的资料。毕竟,在人类学学科的方法论中,田野调查一直是社会学研究的主要方法之一。
不经意间,人们未经掩饰的一句表达,恰恰是他们,也是这个时代最真实的想法。不带任何评论的,如实地记录下来——
*2020,北京,谈到入境隔离制度时,一位大学教授对我说“从国外回中国的就应该死在路上,破坏国家防疫的大好局面,还有脸带着病毒往回跑。”
*2020,深圳,谈到几十公里之外的香港,一位做金融的,20出头的年轻人一脸迷茫,“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愿意用微信,微信多方便,还能语音。”“你有兴趣了解他们生活的城市这两年发生了什么吗?”我问。“完全没有,太累了”!他说。
*2020,成都,谈到新冠病毒来源,几个制造行业的博士跟我说,“源头在美国,还用说么?”“如果源头在美国,那为什么李文亮向同事提示有病毒,要被训诫呢?照你的逻辑,他应该是民族英雄才是!”几个博士不乐意了,“说病毒呢,你提李文亮干嘛?”
*2020,大连,在地铁上,随机问了10位乘坐地铁的市民,平时浏览新闻都是通过什么途径,7位说:微信、抖音,2位说,我只看搞笑视频,1位说“你谁啊,你管呢?”
*2020,沈阳,在辽宁省博物馆,和馆员了解每天进博物馆前必须扫描二维码必须实名制有没有人提出异议。她笃定地说,大半年了,没有一个人反对,咋不愿意扫码,唉呀妈呀,是穷得买不起手机么?
*2021,安吉,谈到台湾,一位两个孩子都生在美国加州,自己在北京做进口贸易生意的中年人跟我说,“我希望习大大可以武统台湾!”“你清楚台湾人民的民意么?”他看着我,不解地说,“我们武统他们,清楚他们想的干什么,照你这种妇人之仁,国家统一大业永远实现不了。”
*2021,景德镇,谈到疫情防控,一位国家非遗文化传承大师跟我说,“我们的党最伟大!你看我们的疫情防控得多好,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爱这个国家!全世界只有我们能做到免费给自己的人民打疫苗,这就是壮举。”(请自行脑补他的陶醉状)
*2021,烟台,谈到中国一旦发现一例病例就全员核酸检测封闭社区,某位政府官员跟我说,“只有在我们这样的社会体制下,才能如此高效地控制疫情,生命才是最大的人权,动不动要民主自由的,都是他妈傻逼,民主能当饭吃啊,能当钱花啊,能当妞泡啊?饿三天都他妈老实了。这些人就他妈欠收拾,欠他妈干!”
*2021,北京,谈到中国6月发生的一连串的恶性事件,我问某国家电视台的新闻编导有什么想法,她说,没有任何想法。问她为什么,她说都是根本不能报道的,瞎折腾浪费时间想什么想,不能报道的就不去碰,做新闻的都是这样。我现在做冥想瑜伽呢,不想这些烂事。“如果是你的家人遭遇这些事情呢?你也这么想么?”我不合时宜地追问。她淡淡地说,“我没这么倒霉。”
*2021,上海,谈到即将热烈举办的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年盛典,预演放一个烟花,花掉几千万,某高校学院院长(经历过六四,89届大学生,90年代移民美国)跟我(不在公开场合,不用装)说,祖国国泰民安,盛世,盛世啊!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