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女性主义 » 浏览内容

從「女權自助餐」看見男性對父權的控訴(上)

1712 0
标签:

作者: 莊泰富     (台灣勵馨基金會公民對話部倡議組專員)

 

中國婦權編者按:台灣女性主義者與中國大陸的女性主義者在女權關注議題、角度等諸多層面有著不同的解讀。此文可提供中國女性主義者更多的參考

 

 

勵馨在男大生情感團體中學會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傾聽男大生的情感,讓他們學習、慢慢地說出口而不加以評斷;太快的用性別平權、女性主義的概念加以論斷男大生的情感,不僅無法釐清男大生的真實樣貌,更甚者可能會造成錯誤的理解,導致男大生認為自己的生命故事被錯誤詮釋,進而選擇噤聲。

 

 

在男人想想的專欄中,我們曾談到當今男性遇到的難題,當男性要述說自己的性別困境時,很有可能會被攻擊反挫女權,當男性提出自己的看法時,就會被認為是母豬教徒;久而久之,性別平權對於某些男性而言似乎是一種「政治正確」,如果性別平權卻不包含男性的看法,那平權兩個字似乎就是淪為口號罷了。

 

 

「女權自助餐」便是這群男性對於女性「使用了平權論述,取用對自己有益的部分,而不願承擔相應義務」的一種說法。對於這群男性而言,「女權自助餐」便是他們憤怒的來源,女權自助餐一詞來自於美國脫口秀藝人Bill Burr,他認為所謂的女權自助餐,就是女性一方面想要爭取她們想要的,像是身體自主權、同工同酬等等,一方面卻不願意負擔男性的責任,Bill Burr卻不認為同工不同酬不合理,他認為同工不同酬的原因是因為男性負擔了更多的責任。

 

 

這女的問我為什麼不能男女工資平等?因為不幸的我們發生了鐵達尼號事件,不知道是什麼狗屁原因,妳可以跟小孩一起離開,而我要留下來,這就是為什麼男人每小時比妳的工資多的原因……

 

 

圖一、女權自助餐的來源,取自於Youtube

 

 

「不知道是什麼狗屁原因」,每個人都可以有著各自的解讀,生物學的專家學者可以用生物本質論去解釋雌性肩負著繁衍與照顧的責任;關注人類學的則會用人際互動與父系社會去說明男性比較容易罹難的可能性。而女性主義者們則會用「父權文化」去解釋男性陽剛特質迫使男性選擇做出犧牲自我的選擇。

 

 

父權文化是一種社會結構,它迫使這個社會的男性與女性扮演一套「性別角色」,在遊戲規則中,女性扮演著溫馴、柔軟且依附於男性身上,相對的,男性則要扮演著堅強、勇敢且一定要成功。

 

 

如果父權讓男性受惠,為什麼我無法受惠?

 

 

我女友就是鄉民說的母豬,她一個月薪水三萬多,我也才多她一萬多而已,但每次出去約會,她都不會主動掏出錢來,然後我要她意思意思付錢的時候,她都會說我是女生耶,我薪水也比較少…最扯的是我們約好去沖繩拍婚紗照的時候,整趟旅程下來她半毛錢都沒出,回到台北的時候我也不好意思要她出錢…

 

 

小翰在美商工作,每個禮拜有一天要早上七點報到去上英文課,每個月至少三次的應酬總是陪客戶喝到凌晨,因為工作業務的不同,他認為他的薪水比他女友賺得多是正常的。但是當女友跟他吵著說「工作不分貴賤,你薪水比較多所以你付錢是應該的…」他就會覺得有點刺耳。

 

 

陽剛特質的養成,讓小翰不太願意跟他女友討論金錢的使用方式,他同時也認為跟她女友吵這個太小家子氣,久而久之他選擇在這個議題上面沉默,「像個男人」像個緊箍咒一樣,牢牢的栓住他,讓他在伴侶關系當中持續的付錢。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小南身上,小南從事社會運動的原因,就是來自於家裡面不平等的狀況,讓他覺得單純用「男性受惠、女性被壓迫」的父權概念去解釋他的性別處境是不夠的。

 

 

我是鑰匙兒童長大的小孩,小的時候爸爸媽媽都要外出工作,所以很小的時候就被培養成獨立的個性…但我妹不一樣,她出生的時候就全家寵…有一次我出門跟朋友去打撞球,想說妹妹一個人在家應該沒關係,回到家以後我爸就拿著藤條要準備抽我,他說怎麼可以放妹妹一個人在家…

 

 

以父權的概念來分析小南的行為,我們可以很輕易地說出「女性是需要被保護的對象」,所以男性在父權文化中自然得負擔起保護家人的職責。但是小南身體的傷也是真實的,他沒辦法理解,為什麼一樣的標準,在女性身上與在男性身上就是不一樣。

 

 

這種不一樣,其實就是來自於男性的生命經驗已經沒辦法與女性主義中的「父權文化」相呼應,男性的生命經驗與女性主義理論有了斷層,而這樣集體的斷層,恰好顯示出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台灣,台灣的性別處境確實已經慢慢在改善中了,台灣的女性已經很少出現「罔氏、招弟」的姓名,不同性別的受教權也逐漸在被重視中……女性相較於以往,其性別處境確實地在改善當中。

 

 

在這層意義上,女性的地位相較與以往已經逐漸提升,若還是用傳統「男受惠,女犧牲」的父權文化去檢視性別處境,可能就比較無法呈現真實的樣貌。譬如說該怎麼去解構小翰的陽剛特質,怎麼去影響小南的親職教育融入性別意識,單純地用「父權文化」是不足夠的,而是該更細緻的去與男性工作,才有可能吸引更多的男性認同性別平等的精神。

 

 

男人想想,並不是站在女人的對立面上去說男人有多辛苦,相反的,它希望讓女性可以看見在父權文化底下,男性所遭遇到的「性別魔咒」,而這些性別魔咒可能是來自於當地男性所遇到的真實處境,透過這些男性的敘說,我們得以看見父權文化如何在不同的性別當中運作。

 

 

下一篇文章,我們將繼續分析當代男性如何看待女權自助餐,包含男性認為女權自助餐當中存在的雙重標準,去脈絡化的攻訐男性言論,以及我們對當今性別平等運動的一些看法。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