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人權觀察發佈2020中國人權報告

9559 0
标签:

人權觀察報告

 

 

中國政府的威權主義在2020年與爆發自武漢的新冠病毒搏鬥中充分展現。當局起初極力掩蓋疫情相關報導,繼而在武漢和中國其他地區採取嚴厲的封城措施。中國政府拒絕國際社會要求對其疫情處置進行獨立、不受限制的調查,並對感染該病毒喪生者的家屬實施監控和騷擾。

 

北京的鎮壓措施——強迫向中國共產黨效忠——在全國不斷深化。在香港,經過2019年長達半年的大規模抗爭,中國政府於6月30日實施嚴苛的「國家安全法」——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港人自由的最猛烈攻擊。在新疆,大量突厥裔穆斯林持續因身分認同遭到任意拘禁,其他居民也受到強迫勞動、大規模監控和政治思想灌輸。在內蒙古,教育當局在許多學校課堂推動以漢語取代蒙語教學,於9月間激起群眾抗議。

 

中國當局對人權捍衛者、新聞記者和維權人士的噤聲措施,以及對網路言論的限制,也造成外界難於取得有關中國政府政策與施政的準確訊息。

 

在如此威脅之下,仍有少數知名人士公開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企業家任志強撰文稱習為「剝光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則說中共已成「政治殭屍」。任志強於9月被判處極重的18年徒刑;蔡霞流亡海外。

 

各國政府、公民社會團體和聯合國官員在2020年紛紛表達對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嚴重關切。4月,在華非洲人士成為新冠病毒檢疫重點的報導引起非洲各國政府和公民社會的抗議。7月,美國政府對負責新疆暴行的中國高級官員實施制裁。6月,50位聯合國特別程序任務負責人空前地發出關於中國的聯合聲明,緊急呼籲「持續關注該國人權情勢」,包括召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別會議,以及增設國際機制專責處理該國人權侵害。

 

香港

一百萬港人在元旦當天參加了要求民主的和平示威,中國卻在2020年1月撤換駐港最高官員,由毫無香港經歷但以強硬執行中共路線聞名的駱惠寧出任。

 

4月,北京駐港機構威脅半民主立法會中的民主派議員,要他們為拖延內務委員會主席改選的行為承擔「嚴重後果」,這是對特區自治的再次干預。兩機構事後對香港實質憲法《基本法》逕為「解釋」,稱其權力不受該法限制。5月,在大批保安人員協助下,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濫用程序,將至少10名民主派議員逐出議場。親北京議員的領袖李慧琼以現任主席身分,自稱有權主持會議。李慧琼搶佔主席權力,使內地當局對立法會更能控制自如,一部以刑事懲罰「不尊重」中國國旗行為的法律遂於6月獲立法會通過。

 

香港警方全年陸續以參加和平活動為由逮捕民主派人士。2月,警方逮捕支持民主派的媒體大亨黎智英、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和楊森,理由是參加2019年多起示威。4月,香港警方逮捕15位民主派領袖,包括81歲的大律師李柱銘,理由是在2019年抗爭期間「組織及參加非法集結」。

 

6月30日,中國政府繞過立法會逕行實施新制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港區國安法)。該法創建出多個特殊秘密安全機構,剝奪人們得到公正審判的權利,授與警方更多橫掃一切的大權,加強管制公民社會與媒體,並且削弱司法監督。該法通過前夕,包括香港眾志等多個民主派團體宣布解散。

 

香港教育首長禁止《願榮光歸香港》等抗爭歌曲在校園奏唱。公共圖書館下架民主派人士的著作。當局將2019年抗爭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視為非法。

 

警方引用港區國安法逮捕在示威活動中呼喊或展示前述口號的民眾,並以該法對付民主運動組織者。7月底,四名與政治團體學生動源有關人士以國安法罪名被捕。8月,警方搜索支持民主的《蘋果日報》總部,逮捕該報老闆黎智英父子三人及四名高級主管,控以「勾結外國勢力」和串謀詐欺罪。另有兩名民主運動人士也被逮捕。

 

7月,香港選舉管理當局取消12名民主派人士參加預定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的資格。同月,香港政府以防疫為由宣布選舉「延後」一年。

 

同在7月,香港大學校董會——由校外人士主導、主席為親北京政治人物——開除香港民主運動要角戴耀廷教授。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部分社運人士被迫逃亡。12名抗爭者在乘船駛向台灣途中遭中國當局截捕,直到本文撰稿時仍被羈押在中國且無法會見律師。

 

被控在2019年抗爭期間過度用武的警員,無一受到法律制裁。警方並在某些案件中阻礙民間究責。3月,警方逮捕民主派區議員鄭麗琼,指控她在社交媒體公布射瞎記者的警員身分,3月,警方逮捕民主派區議員鄭麗琼,指控她在社交媒體公布警員個人資料,該警員曾射傷在抗議現場採訪的記者致其失明。

 

新聞自由持續惡化。在5月一次抗議中,警方強迫一批記者跪地並向他們使用胡椒噴霧。6月,公共媒體香港電台迫於政治壓力停播受歡迎的政治諷刺節目《頭條新聞》。7月及8月,《紐約時報》記者儲百亮和《香港自由新聞》新任編輯麥固崙分別遭拒發簽證而無法抵港就職。

 

新疆

 

中國政府消滅新疆維吾爾族及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獨特身分認同的作為仍在持續。1月,CNN調查報導根據衛星照片發現,超過100座維吾爾傳統墓園遭到拆毀。

 

8月,Buzzfeed同樣根據衛星照片研究,揭發新疆當局自2017年迄今興建了超過260座「巨型」拘押設施,為早前人權團體和記者發現中國當局任意拘禁大批突厥裔穆斯林提供了佐證。

 

儘管中國政府在全球公憤後似乎關閉了部分政治教育營並將囚犯「釋放」,仍有不明數量的突厥裔穆斯林純粹因為身分認同而被拘押或在獄中服刑。中國政府發動「嚴打」行動已逾五年,大量維吾爾流亡人士依然得不到有關他們親屬下落的任何訊息。

 

有些「獲釋」的維吾爾囚犯,在當局所謂的「除貧」措施下,被強迫到新疆或其他省區的工廠做工。2月,一家澳洲智庫發布一份包括82家全球品牌的名單,這些品牌的中國代工廠雇用新疆勞工的條件「極為明顯」涉及強迫勞動。

 

7月,美國手機安全業者Lookout報導,一些與中國政府有關的駭客團體從2013年就開始利用惡意軟體大規模入侵中國境內外的維吾爾人手機。

 

西藏

藏族地區當局持續嚴格限制宗教、言論、遷徙和集會自由,不去解決引發民眾不滿的採礦和地方官員圈地行為,這些行為往往涉及威脅恐嚇與保安部隊非法使用武力。

 

當局在西藏的第十三個五年規劃(2015-2020)中對農牧區轉型設定了相當高的國家目標,包括再多遷移數十萬居民。官方宣示的「脫貧」計劃令人擔憂西藏多數農牧民將遭到進一步邊緣化和財產剝奪。

 

5月,推廣「民族團結模範區」的條例生效實施,成為現任領導班子推行強迫同化政策的又一里程碑。相關政策包括鼓勵來自中國其他地區的經濟移民,以及逐步取消小學階段的藏語教學。對所有社區、工作場所和住家的嚴密監視與威嚇已使公開抗議絕跡,達到高層領導反覆強調的目標。

 

在2020年8月舉行的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要求加強學校思想政治教育,確保下一代對黨國效忠,足見前述政策得到黨中央支持。

 

2019年11月,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區的雲丹(Yonten)成為自2009年3月迄今以自焚抗議中國政府的第156位藏人。

 

新冠肺炎

中國政府對新冠病毒疫情起初反應遲緩,禁止公布相關訊息,低報感染病例,淡化感染嚴重性,並且否認人際傳染的可能性。當局還以「傳播謠言」拘押民眾,取締在網上談論疫情,阻止媒體報導。

 

在封城地區,尤其2020年初的武漢和8月的新疆,當局未能確保醫療照護、食物及其他必需品的適當供應。在新疆,當局強迫部分居民服用中藥,用鐵橇封死民宅大門,還用鐵鏈把違規人員鎖在路邊。

 

當局逮捕了律師兼公民記者陳秋實、商人方斌、維權人士張展及其他獨立報導武漢疫情人士。4月,北京公安逮捕陳玫、蔡楚,因為他們收集保存在網上遭官方刪除的疫情新聞報導、訪談和個人記述。

 

4月,全中國最大非裔社區所在地的廣州當局,強迫非裔人士檢測新冠病毒,並規定他們到指定旅館進行自我隔離。許多非裔人士遭房東驅逐而被迫露宿街頭,酒店、商舖和餐廳都拒絕服務非裔顧客。

 

全國各地當局極力阻止染病死者的家屬指控政府、醫院或檢疫酒店涉有過失。

 

據聯合國估計,從幼兒園到中學,全國超過2.41億學生受到學校停課影響。既有的教育不平等反映在許多學生無法獲得平價網路服務和高效設備。

 

北京起初拒絕對病毒起源進行國際調查的呼籲,並且對發起是項呼籲的澳洲作出制裁,大量削減自該國進口牛肉。直到世界衛生組織(世衛)支持獨立調查的決議獲得逾120國贊同,北京才允許世衛工作組於8月到訪,但這群專家的訪問行程並未包括武漢。

 

人權捍衛者

當局持續打壓一度擴增的人權捍衛者群體,維權人士的家屬日益成為打擊目標。

 

2019年12月,公安機關在全國各地搜捕曾出席福建厦門一場會議的多名參與者,該會議探討中國的人權和政治局勢。被捕人士大多獲釋,但人權律師丁家喜仍以「煽動顛覆」罪名在押。同月,四川法院以「煽動顛覆」罪將基督教牧師王怡判刑九年。

 

2月,廣州當局逮捕出獄不久的著名法律維權人士許志永,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公安機關還將許志永的女友李翹楚秘密關押四個月。

 

3月,藝術家及維權人士王藏遭雲南當局強迫失蹤。三個月後,他的妻子王利芹也因在推特上要求釋放王藏而被失蹤,家中四名稚齡子女頓失雙親照顧。這對夫婦後來被控「煽動顛覆罪」。

 

4月,遭非法拘禁四年半的人權律師王全璋獲釋出獄。雖已多次檢測新冠病毒均為陰性,他仍被強制送往老家隔離,直到隔離結束才獲准返回北京,在監視下與家人團聚。

 

6月,江蘇法院以「煽動顛覆罪」將2018年1月被羈押至今的人權律師余文生判刑四年。

 

9月,北京公安逮捕出版人兼製片人耿瀟男及其夫秦真,控以「非法經營罪」。耿瀟男長期支持獨立學者及維權人權,並率先聲援友人許章潤——因發文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而於7月被拘留六天的著名法學教授。

 

言論自由

 

當局拘捕並起訴多名在網上發文或在私聊訊息中批評政府的網民,控告他們「散布謠言」、「尋釁滋事」和「侮辱國家領導人」等罪名。中國政府持續打壓推特中國用戶,推特本身也早被屏蔽。1月,媒體披露一名明尼蘇達大學中國大陸留學生因為在美期間發推批評習近平,於2019年11月被判刑六個月。

 

當局擴大網路審查體制,清除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容。3月,網信辦實施促進「網絡內容信息生態治理」的新規定,包括禁止廣泛且不斷擴大範圍的「負面」或非法內容。8月,當局關閉中國唯一蒙古文社交媒體網站Bainu(蒙語:你好),因為有蒙語人士在該網站貼文抱怨某些學校課程以漢語取代蒙語教學的政策。

 

3月,寧波法院以「向外國提供情報」將瑞典籍出版商桂民海判刑10年。5年前,專門出版中國政治八卦書籍的桂民海於2015年10月在泰國被強迫失蹤。

 

宗教自由

 

中國政府在2020年持續推動宗教「中國化」措施——目的在確保中共對人民精神生活的宰制。

 

中國現行法律已經規定人民只能信仰五種官方承認的宗教,宗教活動必須在官方許可的場所進行,教職人員任命、出版、財產和申設宗教院校都受到當局控制。中國政府又在2月1日施行《宗教團體管理辦法》,進一步緊縮相關規定。該辦法明定宗教事務應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要求宗教組織宣傳中共政策,授權官員決定即使最瑣碎的宗教決策,並且禁止宗教團體未經許可開展活動。

 

4月2日,湖南省慈利縣伯特利家庭教會牧師趙懷國以「煽動顛覆」罪名被捕。

 

據穆斯林報導,對伊斯蘭教的限制也在加嚴。當局拆除清真寺和清真餐廳的阿拉伯文字,並且改造全國各地清真寺和宗教地標建築,使其外觀更具「中國」風格。

 

7月,中國駭客被發現入侵梵蒂岡電腦網路。10月,梵蒂岡不顧中國加強迫害宗教,同意將中梵之間的不公開協議延長兩年,由雙方協商任命中國主教。

 

大規模監控

 

為對抗新冠肺炎疫情,中國巨型科技業者開發出一款名為「健康碼」的手機應用程式。這款APP使用不明演算法,基於使用者是否到過疫區等多種因素自動產生三種顏色(綠、黃、紅)。顏色的不同影響到使用者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包括遷徙自由,因為全國各地政府當局都會要求來訪民眾出示APP。

 

5月,加拿大研究機構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發現,中國社交媒體微信對中國境外用戶進行監控。

 

中國科技業者開發的各種APP、產品和工具都可能引進中國政府的干預和監控,導致有些國家的政府實施更廣泛的管制,這些管制措施本身也可能侵犯人權。印度政府於6月宣布禁用抖音(TikTok)、微信等中國APP;美國政府推出含義不明的「乾淨網路」倡議,嚴格限制中國科技產品與服務在美國的使用與銷售,例如下令美國APP商店下架主要的中國APP。

 

婦女與少女權利

 

據女權人士報導,城鄉家庭暴力案件在新冠病毒封城期間大幅激增。

 

6月,全國人大(中國的橡皮圖章國會)提出一項民事修法,首次對性騷擾做出定義,並且明定行為人應承擔民事責任,不過關於受害人如何尋求救濟仍不夠明確。該法並規定申請協議離婚必須通過30天「冷靜期」,導致離婚更加困難。由於四分之三的離婚是由女方提議,該條款對女性的害處遠較男性更大,而且可能使女性更易遭受家暴。

 

女權人士持續面臨當局騷擾。3月,內蒙古當局強迫葉海燕——性工作者及性騷擾受害者權益倡導人——拆除她和伴侶搭建作為旅舍出租的蒙古包,使她失去主要生計來源。

 

9月,一宗知名#MeToo訴訟的結令女性主義者和網民備感失望。曾任中興通訊獨董的律師鮑毓明被一自稱為其養女的女性控告,獲最高人民檢察院認定強暴未成年少女的指控不成立。

 

性取向與性別認同

 

雖然中國早在1997年已將同性戀去罪刑化,但沒有任何法律保護人民免於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的歧視,同性婚姻也不合法。

 

1月,北京法院判決一家商貿公司違法,不得因為女性員工請假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而將其開除。

 

6月,浙江法院受理一宗女同性戀者的起訴,爭取她和同性伴侶在美結婚後兩人所生子女的監護權和探視權。

 

8月,上海驕傲節——中國最大的LGBT節慶——主辦者宣布,為了「保護所有參與者的安全」,無限期停止一切運作與活動。

 

障礙權利

 

中國在2008年批准了《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然而,身心障礙者仍在各方面遭受歧視,包括教育與就業。

 

只有五名學生能使用盲文參加中國高等學校聯招,這項考試每年7月有1千萬學生應考。

 

全國各地當局持續騷擾並起訴因注射假疫苗導致障礙兒童的家屬。1月,當局釋放2019年3月被捕的疫苗安全維權人士何方美。

 

9月,湖南法院秘密審判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程淵、劉大志和吳葛健雄,三人均為反歧視與障礙權利倡導團體長沙富能的工作人員。

 

難民和庇護尋求者

中國持續拘禁和強迫遣返成百上千的朝鮮難民,違反作為1951年難民公約締約國的義務。中國政府拒絕將逃亡的朝鮮人士視為難民,即便長久以來被遣返者總是難逃迫害。人權觀察認為滯華朝鮮人屬於就地難民,意即他們抵達中國後若被遣返即有危險。

 

主要國際行動者

 

2020年有愈來愈多國家公開關切中國的人權侵犯,尤其是在香港和新疆,但採取具體行動的國家比較少。

 

美國對涉及以上兩個地區侵權的部分中國官員、機構與企業實施了針對性制裁,美國國會也通過了數部有關人權議題的新法。英國帶頭在6月人權理事會上就中國人權侵犯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並為與英國有聯繫的港人提供避難所。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迅速中止了與香港的引渡條約,並為港人入境提供便利。

 

歐洲聯盟持續在雙邊對話——包括最高層——和國際場合譴責中國人權紀錄惡化。然而,儘管歐洲議會和公民社會不斷施壓,歐盟各國的分歧仍然阻礙該集團採納更有力的措施,例如對中國負責鎮壓官員的針對性制裁。在穆斯林佔人口多數的國家中,對新疆的侵權問題表示關切者寥寥無幾。

 

願意公開譴責中國在新疆、香港、西藏和其他地方侵犯人權的國家不斷增加,願意為北京說好話的國家則不斷減少。10月,德國向聯合國大會第三委員會遞交一份譴責中國政府侵權的聯合聲明,並有39國連署,土耳其也遞交了另一份關切聲明。此外,超過400個公民社會組織共同呼籲設立專門的國際機制,監測中國人權狀況。

 

另有200個公民社會團體組成全球聯盟,遊說可能成為維吾爾人強迫勞動共犯的企業撤出新疆。9月,成衣品牌H&M決定與一家長期合作但被指控為共犯的供應商斷絕往來,另有五家公司宣布停止到新疆執行稽查,因為當地的限制太多。

 

有些跨國公司協助中國當局實施迫害。6月,匯豐銀行對港區國安法表示支持;9月,迪士尼拒絕回應電影《花木蘭》在新疆拍攝時與侵權當局合作所引起的全球公憤。

 

中國以外的各國大學持續在親中人士威脅下努力維護學術自由。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下架一篇令親北京人士不滿的文章,後來又重新發表,但沒有把握這次機會嚴正說明以捍衛學術自由。

 

10月,中國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自2021年1月開始三年任期——但得票數是所有當選國之中最低的。

 

外交政策

 

2013年宣布的「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的兆元基礎建設與投資計劃,涵蓋高達70個國家。許多「一帶一路」項目被批評缺乏透明、忽視社區意見而且可能破壞環境。柬埔寨、老撾、緬甸和泰國都有公民社會團體指控「一帶一路」水電項目對湄公河有不利影響,可能導致水源短缺。中國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嚴重助長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但它並未努力推動減排。中國政府持續在國內和一帶一路項目推動高污染媒炭的發展。

 

2020年是中國政府不當對待外國記者情況急遽升高的一年。2月,北京驅逐三名《華爾街日報》記者。3月,當局驅逐至少13名美國公民,並迫使七名任職美國新聞機構的中國公民離職。9月,當局推遲多名美國記者更新簽證。同月,當局禁止分屬兩家澳洲新聞機構的兩名澳籍記者離境,理由是要訊問有關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澳籍新聞主播程蕾的案件,後者在8月被捕,原因不明。直到中澳兩國談判解除禁令後,這兩名澳洲記者才得以離開中國。

 

中國政府審查制度的影響持續超越中國邊界。6月,一名在美中國異議人士使用線上會議軟體Zoom舉辦「六四」網上紀念會,邀請中國境內維權人士與死難者家屬參加,事後他的帳號遭該公司關閉。據路透社報導,從2018年至2020年中,TikTok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在印度尼西亞的新聞聚合APP中審查批評中國政府的內容。

 

在6月人權理事會會議中,中國成功通過「互利合作」決議案,忽略各國政府維護人權的義務,並盡可能削弱公民社會的作用。該案所獲支持明顯低於中國前一次提出的「雙贏」決議案,足見相關倡議的吸引力已漸消退。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