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新疆究竟有沒有「種族滅絕」?數據文件告訴你

51 0
标签:

 

摘自《看》雜誌              撰文:哨子先生                                                2021-04-06

 

網路上一直看到有網友認為新疆集中營是假消息,中共針對新疆維族的「種族滅絕」也是謠言,沒看到證據不相信。在中共極力封鎖消息的情況下,連國際大媒體想一探究竟也阻礙重重,要能「親眼所見」,基本上不太可能。

 

那麼新疆究竟有沒有「種族滅絕」?以下是我這三、四年來搜集到的網路公開資料,所有內容都可經過查證,文字很長,慢慢看或跳著看都可以。但不管是哪一段事實,最後都可以推導出駭人的結論――中共確實在對新疆維吾爾族實施「種族滅絕」。

 

 

急速下滑的新疆生育率

 

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7到2019年,新疆地區的生育率從15.88%一路下滑到8.14%,同時期的全國生育率只有下滑2%。新疆的人口成長率也從2017年的11.4%,一路降到2019年只剩下3.69%。然而2010到2017年,該區的人口一直呈現穩定成長。

 

那麼2017年發生什麼事?正是中共以反恐為名,開始大規模修建「再教育基地」,將上百萬人帶到再教育營進行「教育改造」的時間點。

 

大量消失的維族菁英

 

北京當局一開始抓捕的維族人,大多是學者、知識分子、商人和宗教人士,這些人在維族群體中具有話語權、影響力,是維族文化的「大腦」。根據美國「維吾爾人權計畫」(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的報告和外媒報導,2017年起,大量維吾爾知識分子下落不明,上百名大學教授、作家、教師、工程師、科學家與親友失聯,或未經正當指控與審判過程,就突然被帶進集中營或監獄,至今杳無音信。

 

著名新疆維吾爾族學者土赫提(Ilham Tohti)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因批評中國政府對維族人的歧視,在2014年被當局以「分裂國家」罪名判處無期徒刑,到現在還在獄中。研究伊斯蘭聖地、民歌和民間傳說的新疆大學教授達吾提(Rahile Dawut)在2017年底被拘留後一直生死未卜。

 

這些維族菁英都受過高等教育、精通漢語、具有穩定職業,且在所屬專業領域內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將他們抓進再教育營,跟中共宣稱的對維族人民進行「知識文化教育」的動機背道而馳。這些學者原先提供了一條不偏激的道路,給予維族人「存活方向」,讓維族人能夠保持宗教和文化習俗,而不需訴諸極端和孤立主義的思想。現在中共直接斷了這個聯繫,再反過來指責對方是「恐怖分子」?

 

維族兒童被迫與父母分開

 

當中共試圖改造新疆成年人身分認同的同時,政府也展開了另一個計畫,要有系統地讓兒童清除對根源的認同。

 

著名新疆種族問題研究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發現,在新疆南邊,當地政府花了超過12億美元的經費修建幼兒園,這裡正好是維族人口最密集的地區。為何在生育率下滑的狀態下,新疆忽然需要大量幼兒園?

 

根據BBC報導,流出的政府內部文件表示,這些「被收留」的少數民族兒童,正在學習「更好的生活習慣」和「養成更好的個人衛生習慣」,有些孩子開始稱老師為「媽媽」。但是他們的真正的父母,不是正在集中營裡受苦,就是被迫流亡海外求援,哭求外界協助他們與自己的孩子團圓。

 

鄭國恩說:「我認為有系統地將父母和子女分開就是一個很明顯的證據,證明新疆政府正試圖培養新的一代,從根本上切斷他們在宗教信仰和民族語言方面的聯繫,也就是文化上的大屠殺。」

 

以脫貧為名將維族人遷離原居地

 

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在今年初取得一份來自中國南開大學中國財富經濟研究院的《新疆和田地區維族勞動力轉移就業扶貧工作報告》,這份報告寫於2018年,目的是呈交給中國政府高層。

 

報告寫道,將維吾爾族等其他主要為穆斯林的少數民族重新安置到他省的工廠廠區,「不僅可降低新疆的維吾爾族人口密度,也是影響、融合與同化維吾爾族少數民族的重要途徑」。

 

中國政府強迫維吾爾人簽下三年契約,以比家鄉略高的薪資,將超過60萬名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遷移到其他地區的電子或成衣廠,提供廉價勞動力。從人數與散布的廣泛範圍推算,目前中國全國的供應鏈都在使用新疆勞工,而且這樣的方式也能規避近年針對「新疆血汗產品」的抵制運動,讓境外企業在查證上更加困難。

 

中國政府聲稱此舉是為了協助新疆脫貧,但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切斷他們與故鄉和傳統生活方式的連結,硬將他們改造成中國共產黨的一分子。

 

新疆成大型露天監獄

 

新疆集中營的消息在2018年開始大量傳出,大家都想問:「這是真的嗎?」各國媒體試圖透過管道取得集中營內的資料,當然也曾在官方「協助」下進營區報導。如果看過影片,那內容讓人不寒而慄,即使這是在官方許可下的拍攝,仍可以感覺到「再教育營」裡的人眼神都不正常、這個機構不正常。

 

2019年,BBC公布一份和國際記者組織合作調查的文件,這份名為《中國電文》(The China Cables)的報告,披露有2017年時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朱海侖(也是當時最高負責官員)發布的營內公告,強調再教育營應該如何「轉化」維族人——以監視器全天嚴格控管拘押人的活動、課程。當被拘押人的行為、信仰和語言已經完全改變時,他們才可以被釋放。

 

事實上不只再教育營,整個新疆布滿監視系統,每個路口、每戶家庭都裝設監視器,當局甚至在每個家戶裝設智能鎖,控制該戶人民的進出,新疆儼然成為一座「大型露天監獄」。

 

中國政府透過高科技監視、政治教化、切斷與家庭的原生連結、強迫性的文化同化和逮捕,來迫使這些少數民族穆斯林在他們自己的故鄉成為陌生人。

 

這不算「種族滅絕」,那是什麼?

 

維族人也成活摘器官對象

 

自2016年5月中共當局宣布在全國開通運輸人體器官的「綠色通道」之後,喀什、烏魯木齊、阿克蘇、西寧機場就設立器官快速通道。是有多大量的器官運送需求,需要政府特地成立通道?這些大量器官又從哪來?

 

前任新疆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的腫瘤外科醫生,現流亡英國的新疆維族人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證實,這些器官來自穆斯林良心犯(中共宣稱是死刑犯)。他曾經在1995年被上級帶到烏魯木齊郊外的刑場,對一名死囚摘取肝臟和腎臟。

 

根據安華收到的消息,部分被關押的新疆人從烏魯木齊被轉移到中國沿海省分監獄,其中轉移到河南和浙江等地監獄的新疆人都被當作「恐怖分子」對待,由北京中央直接管理,當地監獄警察無權過問。更恐怖的是,安華發現,在關押這些新疆人監獄的附近,都有一個器官移植中心。

 

他說,阿拉伯人對移植器官有特殊要求,就是要所謂的「清真器官」,而這些只有在穆斯林身上可以找得到,如此「商機」中共政府當然不會放過。

 

非法摘取器官不是這幾年的事情,安華回憶,早在1990年他還在新疆行醫時,就有不少維族父母帶著孩子來檢查,請求安華查驗孩子在失蹤期間是否曾被非法摘取器官。他們並告訴安華,不少維吾爾失蹤孩童不是人間蒸發,就是尋獲後發現身上的器官被摘除。後來安華檢查後,驚駭地發現這些孩子的腎臟已經被盜取。

 

這也不是中共第一次將百姓的器官當作商品買賣。1999年開始,法輪功團體就多次提出證據,控訴中共在國內不僅打壓迫害法輪功信仰者,還強行摘取他們的器官。很多匿名爆料者證實,器官摘下來的時候,這些人都還活著!中共現在作為全球最大的器官買賣市場中心,就是建立在強取大量法輪功信仰者器官的暴行上。

 

2006年,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提出著名的《喬高-麥塔斯調查報告》(Kilgour-Matas report),證實中共系統性地強摘法輪功修煉者和西藏、維族等少數民族的器官並販售到海外。

 

根據1982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6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中共從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數十年來打壓國內的基督徒,並針對藏族、維族人,乃至於蒙古人實施文化語言和宗教上的毀滅與拔根。從中國憲法上來看,這些行為不是在大大打自己的臉嗎?從歷史上來看,中共的所作所為,比當年希特勒的納粹德國還要殘忍無道德,這樣的政權哪怕多存活一秒,都是我們人類文明的黑歷史。

 

種族滅絕需要定義嗎?

 

華府智庫「創新戰略與政策研究所」(the 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3月8日發表一份獨立調查報告〈維吾爾種族滅絕:檢視中國觸犯1948年《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確認中國政府違反聯合國1948年《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的「所有條款」,在新疆「種族滅絕」維吾爾族人。

 

根據該公約定義,種族滅絕是指「蓄意全面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並犯下下列行為之一者」:殺害該族群之分子;致使該族群之分子在身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嚴重傷害;故意使該族群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之生命;強制施行辦法意圖防止該族群內之生育;強迫轉移該族群之兒童至另一族群。

 

根據國際間能取得的各種調查和資料,中共對新疆維族的鎮壓措施,完全符合公約中「種族滅絕」的定義。

 

加拿大和荷蘭國會在今年初相繼通過動議,認定中國治理新疆構成種族滅絕,雖然當地政府仍為了是否要使用「種族滅絕」一詞動搖猶豫。不過在此之前,美國國務院在今年1月就已明確使用「種族滅絕」一詞指責中共對新疆維族的迫害行為。

 

我想問的是,在看過這麼多證據、證人,和各方的調查報導後,新疆維族和少數民族究竟是否「被種族滅絕」,還需要特別定義嗎?他們面臨的人間煉獄,會因為是否符合那四個字而有任何改變嗎?中共這些慘無人道的作為,難道不需要被大力的譴責、抵制、調查和審判嗎?

 

看完這些調查,不相信中共在新疆施行「種族滅絕」政策的人,你的心沒有一絲絲被動搖嗎?答案留給各位自己思考。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