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北京和華盛頓大國競爭的新領域:核軍備

476 0
标签:

來源:紐約時報

上週,當美國和俄羅斯的談判代表在維也納會晤,商討續簽最後一項仍然存在於兩國之間的主要核軍備控制條約時,出乎俄羅斯官員意料的是,美國官員拿出了一份關於新的、具有威脅的核能力的機密簡報,其中涉及的並非俄羅斯,而是中國。

這些情報尚未在美國公開,甚至還沒有與國會廣泛共享。但這樣的做法是為了讓俄羅斯人支持特朗普,促使中國參加《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中國從未加入該條約。在此過程中,美國政府將規模較小但實力日益增強的中國核武庫——仍然僅是美國或俄羅斯部署的核武庫的五分之一——作為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 V·普京應站在一起面對的新威脅。

官員們說,在機密簡報的一開始,特朗普的新任軍控談判代表馬歇爾·比靈斯利亞(Marshall Billingslea)形容中國核項目是一場“突擊式核軍備”,旨在與十幾年來遠超其武庫規模的俄羅斯和美國保持勢均力敵的一次“令人極度震驚的行動”。

美國的意思很明確:特朗普不會續簽任何沒有中國加入的主要軍控條約——如果特朗普的要求得不到滿足,他有可能徹底放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該條約將於明年2月到期,就在下一任總統宣誓就職幾週後。

許多外部專家質疑,中國的軍備增長——以能力而非數量的增強來衡量——是否像特朗普政府堅持認為的那樣快速,或那樣具有威脅性。

一位高級政府官員說,有關北京核軍備的情報仍處於機密狀態,並指出在世界主要核武器國家之間共享此類數據亦屬正常。但這意味著,它被提供給一個與美國存在持續低水平衝突的對手——這些衝突包括了網絡攻擊、戰機的軍事偵查以及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此後,有報導稱俄羅斯軍事情報部門為殺死在阿富汗的美國及盟國軍人提供了賞金。

這位美國官員說,本屆政府會試圖解密並部分公開有關中國的評估報告。

核武器突然成為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間的新競爭領域,而且有許多理由相信,即使三個超級大國現在還沒有展開全面的軍備競賽,在世界各地的談判室裡正在發生的事,可能也很快會導致這樣一場競賽的開始。

俄羅斯已公開提出願意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直接延長五年,這樣的續期無需國會批准。但特朗普顯然是在賭自己在對抗中國方面能與普京找到共識。

毫無疑問,中國人正在改進自己的核武庫,並且可能在重新考慮保持“最低限度威懾”的觀念——也就是只需確保中國一旦受到攻擊,可以摧毀俄羅斯、歐洲或美國的城市。但是,中國祇部署了300枚遠程核武器,而根據《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其他兩個超級大國被允許各自部署1550枚。因此,專家表示,在任何談判中,北京都有可能堅持要首先將其核力量擴大到原來的五倍,否則不會同意任何的限制,這是一種非常現實的可能性。到目前為止,中國一直表示無意討論任何限制。

“試圖將中國拉進這個協議,從理論上講是個好主意。實踐起來?不可能,”前國防部長羅伯特·M·蓋茨(Robert M. Gates)本月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說。

“中國根本沒有參與的動機,”蓋茨說。擔任中情局局長期間,他曾就中國向伊朗出售可攜帶核彈頭導彈一事與中國交鋒。蓋茨說,如果特朗普繼續目前的路線,基本上最終會導致“中國製造更多核武器,比我們認為他們目前所擁有的還要多很多,以便和美國平起平坐。”

在一系列美中對峙中,特朗普已將貿易協議、禁止中國學生以及用5G網絡連接世界等問題作為核心,如今核武器問題也加入其中。

特朗普不了解核歷史,但是某種程度上,他在重演1960年代的一幕,當時毛澤東正在尋求發展核武器。林登·B·約翰遜(Lyndon B. Johnson)總統的政府一度考慮邀請蘇聯一起對中國核試驗場羅布泊發起打擊,以阻止中國加入核俱樂部。但是美國放棄了這個想法,認為它太危險了。 1964年4月,美國國務院的一項現已解密的絕密研究得出結論,中國擁有核能力的風險“不足以證明,採取會帶來巨大政治成本或軍事風險的行動是合理的”。

此後56年來,美國接受了中國的“最低限度威懾”。

現在,比靈斯利亞認為,羅布泊正在進行的新活動,加上中國在太空和海上的影響力增強,再一次將美國置於危險之下。不意外的是,中國認為責任在美國,說美國對導彈防禦的關注迫使中國發展新的核武器和導彈反制力量。

“如果北京的擔憂得不到解決,這可能會促使中國加強行動,對其核力量和其他戰略能力進行現代化。”位於北京的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的高級研究員趙通最近寫道。

對建設核武庫的興趣重燃,可以追溯到十年前奧巴馬執政初期通過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為了讓該條約在參議院獲得通過,貝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同意斥資數十億美元升級美國的核設施,其中包括幾十年來被忽視的生產設施。與此同時,時任副總統、如今在總統選舉中預計會成為特朗普對手的小約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表示,政府將會請求參議院批准《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Comprehensive Nuclear Test Ban Treaty),該條約已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簽署,但參議院一直沒有行動。

奧巴馬和拜登清楚他們會失敗,因此從未要求參議院批准。但是過去的四位總統都遵守了該條約禁止核試驗的規定。如今這種情況可能告終:比靈斯利亞證實,特朗普政府曾討論過“取消”該條約的簽署,並就美國是否應該恢復核試驗進行辯論。美國自1992年以來沒有進行過核試驗。但他表示,目前還沒有必要這樣做。

美國在冷戰期間進行的核試驗比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還要多。經過幾十年來的1000多次試驗,美國的核彈設計者掌握了許多技巧,可以實現極度小型化,並且學習如何具有巨大的破壞力。 1954年,美國第一次氫彈爆炸試驗中產生的爆炸威力,是夷平廣島的原子彈的1000倍。

由於那段歷史,許多核專家現在認為,如果特朗普開始新一輪的全球核試驗,獲益的將會是美國的對手,而不是美國。

“我們失去的會比得到的多,”曾在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武器實驗室任負責人、現為斯坦福大學教授的齊格弗里德·S·赫克爾(Siegfried S. Hecker)在接受采訪時說。他指出,只進行過45次試驗的北京肯定巴不得恢復試驗,以“提高其核武庫的精密性或多樣性”,“這只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近年來,內華達沙漠試驗場的活動出現激增。這裡有新的鑽井、建築、設備、僱員,定期進行剛好低於產生核爆炸門檻的“亞臨界”測試。

多年來,一些共和黨人一直敦促為核試驗做準備,並為此投入了大量資金。目前內華達州綜合設施內正在準備一台耗資8億美元的儀器,可以用於钚的行為測試。

目前共和黨人仍在敦促進行更多的升級和加速,包括內華達州綜合設施在內。本月,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對一項國防法案提出了一項修正案,要求增加至少1000萬美元,用於“開展與縮短執行核試驗所需時間有關的項目”。

眾議院民主黨高層在最近的一封信中告訴五角大樓和能源部,重啟核試驗的想法“不可理解”,是“短視而且危險的”。

但比靈斯利亞認為,他已成功地讓俄羅斯人去思考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不是內華達州的沙漠。在上週的會談中,俄羅斯人一邊查閱機密幻燈片,一邊就中國的軍事建設做了大量的筆記。他堅稱,俄羅斯人想在夏天晚些時候坐下來做進一步的商談。

而這些會談不會有中國人的參與。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