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浏览内容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3525 0 发表评论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會場前左為中國婦權義工正在代楊支柱宣讀其論文。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張菁介紹何亞福先生。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旅美藝術家陳維民(前右)和婦權資深會員陳立群(前左)在會議上。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计划生育作为一项国策,已经在中国实行了30多年。为何实行这项政策、其效果如何?对中国社会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这项国策是否还应继续实行?中国妇权2012年5月29日在美国纽约举办了《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中国妇权邀请各界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中国计生政策对社会、家庭和个人的影响,探讨中国人口发展所面临的问题。

上午的圆桌讨论,主要有西藏历史研究者、女作家李江琳、理论家胡平、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计生政策间接受害者韩武先生等发言,并播放马建出版新书《阴之道》接受BBC记者访谈的录像;下午由马建、安努南(Ann Noonan) 、张羽君主题发言,以及由于多种原因不克前来演讲的中国研究中国计生政策专家杨支柱、何亚福,他们的论文均以他人代为宣读摘要,主办单位并以投影方式同时播出其原文。 120多位纽约民众与会并提问,与演讲者互动,包括以英文提问的国际天主教纪事报记者,曾与其他网友一起探视陈光诚11次而不成功反被暴力对待的王雪臻女士也前来与会,并讲述她及网友们的遭遇。

首先播出的是前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杨支柱先生论文。

2010年杨支柱因超生遭青年政治学院解聘。他的二女儿的出世,引发网上大辩论,继而演变成中国计划生育30年以来最受人关注的超生公众事件。他长期关注中国计生、人口问题,其文章常见刊登在中国媒体如《南方周末》、《新快报》、《东方早报》、《新京报》、《现代快报》等,是中国计生政策研究领域的著名反对派和行动者。

他的报告《生育控制下中国女人的处境》中说:“由于担心遭到计划生育政策下的迫害被强制堕胎﹐很多妇女不得不东躲西藏离开本地﹐最后不顾生命危险和生下缺陷儿童拖累自己一辈子的风险而拒绝正规医院﹐造成流动人口的孕产妇死亡率超过农村的孕产妇死亡率。而占产妇总人次6%左右的计划外怀孕的孕产妇死亡数﹐则高达孕产妇死亡总数的50%。

“2008年4月1日厦门市同安区法院判决一个手指强奸案罪成。法官认为,林华虽然只是用手指侵犯,但是,给受害人英英造成的伤害和强奸是一样的。同安区法院一审判决林华有期徒刑三年。宣判后,林华没有上诉。”(《男子手指性侵犯处女被判强奸罪引发争议》)我赞同修改刑法或通过立法解释把违背女人意志将手指及其他工具插入阴道纳入强奸范围。根据手指强奸案确立的标准,连强制上环都可以构成强奸,遑论强制堕胎!

强制堕胎包括强制流产和强制引产。网友“不可杀生”是这样介绍强制堕胎的:“强制流产是把孕妇脱光裤子,刮去阴毛,用阴道扩张器插进阴道并把阴道撑开,用器具从阴道伸进去,把在子宫里胎儿绞成一块块的肉泥从子宫中掏出,扔到计划生育服务站的垃圾桶里……。”

曾任湛江《沿海新闻报》社记者的何亚福,2003年至今在网络上发表了几百篇有关人口与计划生育问题的文章,其中他的网易博客访问量已突破一千万,在中国人口专题博客中排名第一,同时,他的文章也常见于《东方早报》、《第一财经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在中国人口发展和计生政策领域颇有建树。何亚福在《为什么应该废除强制计划生育政策》的报告中说﹐“中国人口太多”只说是一种错觉,当今世界共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除了中国大陆以外,几乎没有哪个国家或地区实行强制计划生育。看一个国家的人口是不是太多,不能光看人口数量,一个更重要的指标是看人口密度。世界上有很多国家的人口密度都高于中国,例如,韩国人口密度是487人/平方公里,日本是337人/平方公里,而中国是140人/平方公里。即使去掉中国西部不适宜人居住的地方,中国的人口密度仍远不及日本和韩国,而日本和韩国不但不限制生育,反而鼓励生育。

他指出:要实行强制计划生育,必须有充分的理由,这是因为,强制计划生育涉及到限制公民的基本权利—-生育权。因此,在实行强制计划生育之前,必须首先通过以下“三关”:第一关:是不是人口少一定比人口多容易富裕?第二关:是不是只有实行强制计划生育才能控制人口增长?第三关:人权关。

其结论是:强制计划生育连第一关也没有过,更不用说第二关、第三关。因此,实行强制计划生育的理由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安努南(Ann Noonan)是美国国际广播委员会执行长,这是一个独立的无党派组织,支持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RFA)的广播,向中国妇女和其他侵犯人权的受害者提供重要的新闻和信息。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安努南在会上指出:生育是一项基本人权。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是对人权的侵犯。中国政府对妇女权力要挟,迫使妇女堕胎和强制绝孕是在当今世界对妇女人权压迫暴行最严重之一。
她说,美国人面对中国残酷的一胎化政策和千千万万无辜受害者的鲜血不会无动于衷,相反我们将继续为中国人民应该享受的自由祈祷,你们不会孤独,我们在美国将用行动来帮助你们。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代表张羽君则从另一个角度来探讨中国社会中一个黑暗的角落,这就是至今在福建沿海的莆田地区大量存在、且鲜为人知的童养媳现象。中国妇权义工姚诚等人从2009年起就帮助莆田童养媳寻亲,并成功帮她们找到了失散20多年远在贵州、广西的亲生父母。张羽君以简易明了的图解来表述这个复杂的社会问题,《畸婚——中国当代童养媳》。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國婦權義工
童養媳們2012年5月在尋親大會上相遇。
中國婦權助檢測DNA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最后一个演讲者是著名旅英华人作家马建先生,其中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Beijing Coma)获2009年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图书奖、希腊2009雅典文学奖、入选都柏林文学奖。目前该作品己有30多语种在全球发行。马建在2004年被法国《阅读》杂志评为本世纪全球最重要五十位作家之一。

马建的《阴之道》写了七年,这本关于中国计划生育的书,积累了他大量的田野采访资料,用无数真实的个案汇集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如果说计生维权人士陈光诚以血肉之躯,冲撞了中国计划生育的禁区,马建最新作品《阴之道》以作家的良知道出了中国计划生育鲜为人知的黑幕,让读者走进失去子宫使用权的母亲和婴儿的心灵世界。

马建说,灵感是我的女儿出生的刹那带给我的震惊,她沉睡的脸裹在如玻璃罩的羊水里,像太空幽灵般慢慢地从阴道滑出。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生命决不是生下来才开始,她在叫做胎儿时,就己经在生活了。他强调,一本书无法阻止计划生育的推行,但作家要表达对生命的尊重,特别是还未体验到呼吸的孩子,政府无权每年处决成千上万还没有犯罪记录的孩子,而刑场就是执行死刑的子宫。母爱的温暖成了婴儿的临终拥抱。 2008年起,计划生育从大张旗鼓的宣传部门变为“保密单位”, 一把手必须是当地党委一把手兼任,不准对外采访了,这使他实地走访遇到很多麻烦。

马建表示,计划生育是起源于计划经济,既然计划经济在中国已经被取消了,计划生育也应该被取消。

本次会议研讨成果将汇编成册并翻译成英文,供相关学术机构、NGO团体及联合国人口发展组织作资料参考。

5月29日上午的圆桌讨论会,主要有女作家李江琳、理论家胡平、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计生政策间接受害者韩武先生等发言。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理论家胡平(前右)、计生政策间接受害者韩武(前左)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女作家李江琳(最右侧一)、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右侧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中国计生政策与人口发展研讨会》成果丰富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