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美校園亞裔兄弟會裝強壯 入會奪命案頻發

20391 0

世界日報編譯

從2005年起,至少有另外三名學生死在亞裔兄弟會的活動中,還有更多人受傷,導致對兄弟會和其成員提出一連串的刑事起訴、訴訟和校方懲處行動。不過,很難說亞裔兄弟會的凌虐是否比其他兄弟會更普遍,因為美國沒有兄弟會死亡和受傷的官方統計數字。但是研究過這類個問題的專家指出,亞裔兄弟會在全美兄弟會中,仍屬少數,但凌虐事件之多令人驚訝。很多亞裔兄弟會員說他們加入,是因為非亞裔的人把他們視為書呆子,並非領袖,他們感覺被刻板歸類,在社交和運動上都不如其他男性。

 

美國第一個亞裔兄弟會,可追溯至1916年在康乃爾大學由中國學生成立的素友會(Rho Psi Society),至今全美已有65個以上的亞裔兄弟會和姊妹會,但多數的會員很少,沒有永久總部、專職工作人員或校內住房。有數十個分會的最大規模組織之一Lambda Phi Epsilon國際兄弟會碰到最多問題,包括三人死亡。

 

舊金山州立大學的18歲學生陳彼得(Peter Tran),2013年出席該兄弟會的派對後死亡,接著兄弟會被趕出該校。奧斯汀德州大學的18歲學生Phanta Phoummarath,2005年在該兄弟會派對喝酒後死亡,他的家庭控告兄弟會,獲得420萬元賠償。

 

2013年12月8日,19歲的市大勃魯克學院新生鄧俊賢到賓州參加「Pi Delta Psi」兄弟會的入會活動,被當做菜鳥霸凌、頭部受重傷不治死亡。警方調查顯示,鄧俊賢是在一個叫「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的暴力性質入會遊戲中遭受致命創傷。兄弟會成員一開始告訴警方,鄧俊賢是在屋外的雪地中摔傷。警方後來判定鄧俊賢是身背20磅的沙袋、又被蒙住眼睛後,成員們站成一圈大喊他的名字,讓他必須聞聲辨認走向聲音來源,與此同時這些成員卻持重物擊打他的後背、阻止他走動,過程中還多次被人扳倒。其中,孟昭安(Andy Meng)是兄弟會總部主席,也是前華裔紐約州議員孟廣瑞的兒子。孟廣瑞於因收回賄賂被FBI調查2年多,2013年正收受一名用花籃裝著8萬美元現金的男子的行賄禮金,被FBI逮個正著,官司至今未了解。

案發一小時後,鄧俊賢才被三名兄弟會成員送醫。

鄧俊賢在到達醫院時身上多處受傷,其中左半臀部有新的抓痕,左手腕有新的小切傷痕跡,兩個膝蓋有瘀青,並未飲酒或吸毒。法醫鑑驗報告顯示,鄧俊賢的頭部、身軀和大腿遭到鈍器多次猛擊,後腦嚴重受創,最後是因延誤搶救而導致了他的死亡。

 

警方報告中指出,案發後,幾位名兄弟會員的供詞不一,嚴重阻礙了警方和檢方的調查。孟洛郡檢察官克利斯汀)David Christine)也曾在鄧俊賢遇害後不久表示,要等警方結案之後才能進行起訴。大陪審團13日經討論後終於提出建議,控以Charles Lai、Kenny Kwan、Raymond Lam、 Daniel Li、Sheldon Wong和兄弟會本身刑事凶殺(criminal homicide)、過失殺人(involuntary manslaughter)、攻擊(assault)、欺辱、妨礙逮捕等罪名。Steffen Loh、Anthony Phung、Andy Meng等其他32名涉案成員也被控嚴重傷害、一般攻擊(simple assault)、刑事共謀等數罪。

 

波莫那加州州立工藝大學19歲學生劉德鴻(Kenny Luong),2005年與爾灣加大Lambda Phi Epsilon兄弟會的會員玩美式足球,頭部重傷死亡。當時劉德鴻和他的同學想在工藝大學設立該兄弟會的分會,而開設分會的規定,是與爾灣分會打一場球,不能用頭盔和其他護身用品。在與兄弟會以170萬元和解的訴訟中,劉德鴻的家屬說,這場球其實就是在整人,爾灣的球員往往集體擒抱劉德鴻這邊人數較少的球員,即使他們手上並沒有球。想加入Nu Alpha Phi兄弟會的雪城大學學生,在迎新過程中犯錯就被記過,不但要做俯地挺身和仰臥起坐,還要背靠著牆、彎膝的長時間坐著,以考驗他們的體力和決心。今年3月一個天寒地凍的晚上,兄弟會選在公園進行戶外運動,三名新會員未戴手套在雪地翻滾爬行,其中一人雙手凍傷,一度擔心會失去幾根手指。

 

 

從2005年起,至少有另外三名學生死在亞裔兄弟會的活動中,還有更多人受傷,導致對兄弟會和其成員提出一連串的刑事起訴、訴訟和校方懲處行動。不過,很難說亞裔兄弟會的凌虐是否比其他兄弟會更普遍,因為美國沒有兄弟會死亡和受傷的官方統計數字。但是研究過這類個問題的專家指出,亞裔兄弟會在全美兄弟會中,仍屬少數,但凌虐事件之多令人驚訝。很多亞裔兄弟會員說他們加入,是因為非亞裔的人把他們視為書呆子,並非領袖,他們感覺被刻板歸類,在社交和運動上都不如其他男性。

 

美國第一個亞裔兄弟會,可追溯至1916年在康乃爾大學由中國學生成立的素友會(Rho Psi Society),至今全美已有65個以上的亞裔兄弟會和姊妹會,但多數的會員很少,沒有永久總部、專職工作人員或校內住房。有數十個分會的最大規模組織之一Lambda Phi Epsilon國際兄弟會碰到最多問題,包括三人死亡。

 

舊金山州立大學的18歲學生陳彼得(Peter Tran),2013年出席該兄弟會的派對後死亡,接著兄弟會被趕出該校。奧斯汀德州大學的18歲學生Phanta Phoummarath,2005年在該兄弟會派對喝酒後死亡,他的家庭控告兄弟會,獲得420萬元賠償。

 

2013年12月8日,19歲的市大勃魯克學院新生鄧俊賢到賓州參加「Pi Delta Psi」兄弟會的入會活動,被當做菜鳥霸凌、頭部受重傷不治死亡。警方調查顯示,鄧俊賢是在一個叫「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的暴力性質入會遊戲中遭受致命創傷。兄弟會成員一開始告訴警方,鄧俊賢是在屋外的雪地中摔傷。警方後來判定鄧俊賢是身背20磅的沙袋、又被蒙住眼睛後,成員們站成一圈大喊他的名字,讓他必須聞聲辨認走向聲音來源,與此同時這些成員卻持重物擊打他的後背、阻止他走動,過程中還多次被人扳倒。其中,孟昭安(Andy Meng)是兄弟會總部主席,也是前華裔紐約州議員孟廣瑞的兒子。孟廣瑞於因收回賄賂被FBI調查2年多,2013年正收受一名用花籃裝著8萬美元現金的男子的行賄禮金,被FBI逮個正著,官司至今未了解。

 

案發一小時後,鄧俊賢才被三名兄弟會成員送醫。

鄧俊賢在到達醫院時身上多處受傷,其中左半臀部有新的抓痕,左手腕有新的小切傷痕跡,兩個膝蓋有瘀青,並未飲酒或吸毒。法醫鑑驗報告顯示,鄧俊賢的頭部、身軀和大腿遭到鈍器多次猛擊,後腦嚴重受創,最後是因延誤搶救而導致了他的死亡。

警方報告中指出,案發後,幾位名兄弟會員的供詞不一,嚴重阻礙了警方和檢方的調查。孟洛郡檢察官克利斯汀)David Christine)也曾在鄧俊賢遇害後不久表示,要等警方結案之後才能進行起訴。大陪審團13日經討論後終於提出建議,控以Charles Lai、Kenny Kwan、Raymond Lam、 Daniel Li、Sheldon Wong和兄弟會本身刑事凶殺(criminal homicide)、過失殺人(involuntary manslaughter)、攻擊(assault)、欺辱、妨礙逮捕等罪名。Steffen Loh、Anthony Phung、Andy Meng等其他32名涉案成員也被控嚴重傷害、一般攻擊(simple assault)、刑事共謀等數罪。

 

波莫那加州州立工藝大學19歲學生劉德鴻(Kenny Luong),2005年與爾灣加大Lambda Phi Epsilon兄弟會的會員玩美式足球,頭部重傷死亡。當時劉德鴻和他的同學想在工藝大學設立該兄弟會的分會,而開設分會的規定,是與爾灣分會打一場球,不能用頭盔和其他護身用品。在與兄弟會以170萬元和解的訴訟中,劉德鴻的家屬說,這場球其實就是在整人,爾灣的球員往往集體擒抱劉德鴻這邊人數較少的球員,即使他們手上並沒有球。想加入Nu Alpha Phi兄弟會的雪城大學學生,在迎新過程中犯錯就被記過,不但要做俯地挺身和仰臥起坐,還要背靠著牆、彎膝的長時間坐著,以考驗他們的體力和決心。今年3月一個天寒地凍的晚上,兄弟會選在公園進行戶外運動,三名新會員未戴手套在雪地翻滾爬行,其中一人雙手凍傷,一度擔心會失去幾根手指。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