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评简论 » 浏览内容

天价“维稳”经费的背后

3297 0 发表评论
标签:

作者: 潘晴            2014-1- 25

说明:本文是《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系列文章的第六部分,请继续关注第“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7)——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

维稳,全称即维护社会公共安全的稳定。是“红色帝国”改革开放后中共的工作重心之一,1989年六四之后,成为中共政权“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

“六四事件”发生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面临严重挑战,为了维持中共统治和社会的稳定,北京政府采取了严控思想意识形态和全面镇压”群体性事件” 的维稳政策。

维稳是中共官员政绩考察的重要指标,其指导原则是“稳定压倒一切”;其行动纲领是“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控制在萌芽状态”。在这一指导原则下,党国迅速地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维稳”利益生态链,拉开了对人权迫害最为黑暗的一幕。

本文仅从“天价维稳”经费开支的角度切入分析,以便让公众了解:什么是“维稳”的真正含义?“天价维稳”经费开支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会有政府行政成本之外的“巨额开支”?以及如何解读中共的“维稳”经费使用情况。

一、中国处在战争状态——维稳经费,已连续四年超过军费

根据清华大学学者孙立平估计,中国2010年有超过18万宗如示威和骚乱的“群体性事件”是接近10年前数量的三倍。中国2010年的维稳支出金额为5,490亿元人民币 – 超出国防费用的5,340亿元人民币。

自2010年起,中共维稳(公共安全)经费开支,已连续四年超过国防(军费)开支,2013年,维稳经费预算为7690亿元人民币。对此,笔者一直在思考这意味着什么?经过对一些基本事实的分析之后,笔者得出结论:“维稳”——是中共对人民发动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自1989年30万野战军入京屠城开始,并在其后的二十多年中,逐步形成了一整套严密地控制、镇压和掠夺人民的作战方式(对占领区的统治方式)。

请看下列基本事实:

1、维稳(公共安全)力量组成——动用的是武装力量:防暴警察、特警、武警以及其它警种(部分情况下,甚至动用了军队)。

2、维稳(公共安全)经费开支——自2010年起已连续四年超越军费(国防开支),这意味着国内“公共安全”处于在战争状态。

3、维稳(公共安全)实施手段——采取军事化作战方式,包括大规模的动用坦克、装甲车、军车、以及直升飞机等机械化作战装备。

4、维稳(公共安全)作战对象——是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示威的民众,或仅仅使用砖头、石块、棍棒、锄头、小刀、燃烧瓶反抗的民众。

5、维稳(公共安全)作战目标——以镇压为手段,以掠夺为目的,强抢、强拆、强占、强行驱除、大批拘捕、关押、酷刑、虐杀民众。

6、维稳(公共安全)作战获利——中共权贵政权,各级地方政府,权钱交易保护下的资本集团、以官方为后台的企业老板、开发商(包括外资背景)。

二、“安内”重于“攘外”——“维稳经费”与清王朝的“战争赔款”

拿“维稳”经费开支与满清政权对外战争赔款数额做一个比较,人们即可以对什么是“天价”,得出一个形象的直观概念。

中国政府仅2013年一个年度用于维稳(公共安全)经费的开支(7690亿元人民币,约等于白银52.84亿两),即相当于满清政权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到“甲午海战”,再到“八国联军入侵”(1840-1901),60年来对外战争赔款总额(8.949亿两白银)的5.9倍。

道光年间(1820―1850年)清政府的年财政收入约4000万两。第一次鸦片战争赔款约占该额的37%,数额为:1490万两白银。第一次鸦片战争赔款分4年偿清,同治末年,清政府年收入达到6000万两左右,比道光时期提高了50%。到光绪初年,又增到8000万两,比道光时期提高了1倍。这些新增收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赔款对清政府的压力。平均每年偿还373万两,约占岁出的9%。

甲午战争(1894年)赔款让满清政权的财政和经济自此一蹶不振。《马关条约》中国赔款日本白银两亿三千万两,这个数字大约是清政府年财政收入的3倍

庚子赔款,是中国清朝政府在1901年9月7日与西方十一国签订的《辛丑条约》中所规定的赔款,因系针对1900年(庚子年)义和团运动引致八国联军出兵中国,因此被称为庚子赔款。庚子赔款是对中国人民最大的一次勒索,清政府的财政经济陷入全面崩溃。

庚子赔款总额为关平银四亿五千万两,关平银为虚拟银两,每两37.7495克(后演变为37.913克)的足色纹银(含93.5374%纯银)。约合当时的3.33亿美元、或7161万英镑、或6.3亿日元、或9.7亿卢布。赔款年息为四厘(4%),分三十九年还清,本息共计九亿八千二百二十三万八千一百五十两(9亿8223万8150两),但最后实际赔偿额只有6.5亿两。

合计《南京条约》、《马关条约》、《辛丑条约》总赔款额为:8亿9千4百9十万两白银,按现在的市价换算成人民币约=¥1302.235亿元

按最新的市场均价(中间价):白银:¥3.85元/一克,一两=50克,市场价:¥192.5元/两。7690亿元维稳预算数额,按目前市场价格换算后=39.95亿两白银。如按原来从满清、民国沿用下来的市用制(市制)的1(市)斤等于16(市)两换算,一两约=37.8克。市场价:¥145.53元/两。7690亿元维稳经费约相当于白银52.84亿两(市场价)。

这个数字,相当于中国打输了23次“甲午战争”的赔款总额(《马关条约》赔款数额2亿3千万两白银)。或“八国联军”又入侵了中国八次(《辛丑条约》实际赔款:6,5亿两白银)。也就是说:中国政府仅一年的“维稳经费”开支,即相当于满清政权从1840年至1901年,约60年间的对外战争赔款总额的5.9倍!

这可是真金对白银,拿银子和银子做的比较,即使是考虑时代变迁的差异,认为当年的银子更值钱,那么中国“天价”的维稳经费开支,也超过了欧洲三个最强国:英国、法国、德国,加在一起的军费开支之和(共1655亿美元)。中国2013年军费开支为1660亿美元。

三、中共政权已成为国际资本的“维和部队”

请诸位不要忘记,毕竟满清政权是输给了洋人,才签订了这些所谓“丧权辱国”的条约,当然最终这些“白花花的”银子还是要从老百姓身上去刮,所谓:“量中华之财力,结与国之欢心”,就是当年这个腐败卖国政权的写照。

而如今中共这个腐朽的卖国政权,已经无须西方列强们再用“坚船利炮”来扣开国门了,中共当局不光将“白花花的”银子直接存入“西方银行”(所谓外汇储备),而且花费“天价”的维稳经费来满足与“西方资本集团”之间的,“一个有利于正常经济贸易合作发展的稳定秩序”。今天中国的经济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已高达60%的比重(其中能源进口逼近60%,对外出口高达70%),在中国发生的大量圈钱、圈地、圈企业、以及圈重要的矿产资源所引发的“群体事件”,背后都有着外资背景。甚至是国家基础命脉的制造业、主粮、畜牧业、食品、副食品业、以及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零售业,也已被外资大量的蚕食。
笔者看过一部将镜头对准中国,由美国“探索”频道制作,长达四个小时,专门讲述中国变革的纪录片:《资本主义的人民共和国》。影片对跨国资本在中国的渗透,有着清晰地描述,并透露了外国资本家们对“稳定”、“和谐”的真实看法。影片中同时拍出了“拆迁”时民众抗争和重庆“钉子户”的镜头,谈到了因“腐败”而落马的中共官员,但奇怪的是,那些“背后”的发展商们却“安然无恙”?

至于美国人看中国是否“客观”?各位可以“见仁见智”。但美国家喻户晓的媒体名人泰德.科佩尔用什么角度来解读中国,倒是值得读者们去看一看的。
【英文片名】: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apitalism
【中文片名】:资本主义的人民共和国

这是一种美国视角的中国解读,那么,谁出现在纪录片中呢?大多数都是资本家和他们的雇员,以及“画龙点睛”式的对“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背景介绍。

片中所有关于中国现状的抱怨,都不会出自资本家之口,这些人几乎众口一词,由衷地感到满意。目前的中国?一切都好。民主?听起来不错,但实行起来有很多问题;人权?中国有自己的国情,无须资本家来操心,生意人最怕的就是不稳定,现在的状况最好。一位房地产发展商认为,缺少想象力让人们变得守规矩,优质劳动力原本就该如此。

影片折射出一种西方的观点:资本推动着经济发展,大家在享受丰硕成果的同时,达成了一个惊人的共识:中国人的生活正在一天天好起来,为什么要做那些导致不稳定的事情?如今的中国,只要与政治无涉,什么都可以干。这些诱惑,甚至使一些美国商人扔掉了所谓“对国家的忠诚”——指对美国的忠诚!迫不及待地跑来拥抱中国——这个资本主义的天堂!

影片佐证了笔者的观点——“全世界资本家联合了起来”。的确如此,放眼世界,有几个国家可以找到在中国的如此“自由”?跟着Koppel的摄制组,观众都能看到,有钱人可以到KTV包房享受17、8岁小女孩的服务(包括色情服务)。老板叮嘱她们,服务的最高宗旨是让客人高兴。钱不多?重庆有廉价红灯区。甚至有同性恋的专场演出……

这部纪录片的片头设计:众多画层构成一个相当复杂而生动的三维空间,不同币值人民币的图案构成这个空间的核心,毛的头像、国徽、人民大会堂、三潭印月、漓江山水和建筑工地、重庆夜景交织在一块,“中国”、“现金”、“变动”等字样上下翻滚,片名作为高潮出现——《资本主义的人民共和国》。

在1949年以前的中国,只有上海被称作是冒险家的乐园;而今天的中国,则到处都是资本家的天堂。看完纪录片以后,能得到这么个印象的人,相信应该不止我一个。那些生活在中国的人,对此更是心知肚明。

与影片生动对应的是,在国际资本与中共权贵集团的“权钱勾结”中,政府则充当了镇压人民不满的“维和部队”——维持稳定与和谐。中国的军方,已多次表示: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实际上是为中共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和外国资本家们“保驾护航”。

面对日益增多的民众反抗,2013年5月6日,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在出席增城市公园化战略研讨会时表示:“对待刁民政府要硬气,不要被刁民挟持”。龙永图先生的这种强盗逻辑虽然“很无耻很强大!”——但确实是中共官方真正立场的写照。而广州人大代表刘伟全的雷人雷语更惊人:称人大需要立法,让警察敢于向刁民开枪。这就是中共国的人民代表,把自己代表的人民称为刁民,并建议警察向他们开枪,这样的代表古今中外前无来者——只有在当今中国才会出现!

五、中外媒体解读中共政权的「维稳经费」: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013年3月6日报道:

中国星期二公布今年的国防与公共安全即维稳预算数额,报告国防预算达人民币7406亿元、公共安全预算7690亿元,创下连续三年维稳支出高于军费、成长幅度也连三年下滑的纪录。

据联合报报道,过去十年,中国的军费增速超过其他任何大国,目前军费支出仅次于美国。随着中国经济成长率今年目标放缓在百分之七点五,中国的军费支出增速也放慢。中国国防的预算用途是加强机械化和资讯化,维稳支出则在加强贫困地区政法机关能力等建设。

由于中国贫富差距日增、民怨高涨,群众性抗议事件频传,公共安全经费逐年暴增,早已成为外界观察中国内部稳定的指标。从往年预算数额看,2009年公共安全预算已超越国防经费,但当年实际支出金额低于军费;而2010年虽编列5100多亿元,实际支出高达5500多亿元,第一次出现安内支出高于攘外的情况。

中共不承认有维稳费用之说,只承认有公共安全支出费。所谓的公共安全支出费近五年直线上升,2009年为5140亿元,2010年为5486.06亿元,2011年为6244.21亿元,2012年超过7000亿元。2013年,官方没有再公布全国公共安全预算数,只公布了中央本级支出的公共安全预算数,为1289 .89亿元,其中武装警察预算达到1006 .34亿元,并指出自2009年以来,其中中央本级公共安全支出预算5年增长76% 。

英国BBC《中文网》2013/3/06报道:

本年度中国国防预算数据公布后,香港媒体引述预算草案报告说,「维稳费用」预算约为7690亿元,超过国防预算。

报道说,这是中国自2011年起连续三年「维稳费用」超过军费。中国官方预算并没有「维稳」开支的说法,最接近的说法是「公共安全预算」。

BBC中文网查看中国财政部提交的这份名为《关于201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发现报告正文仅提本年度的「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为2029.37亿元,增长7.9%。

报告在总结2012年财政支出时指出,公共安全支出1880亿元,增长10.9%,主要用于「完善政法经费保障机制, 提高基层政法部门的服务能力,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化解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债务。」

虽然报告正文并没有提到7690亿元这一「天文数字」,但在报告的附表11,即「2013 年全国公共财政支出预算安排情况」中,列出「公共安全」一栏,上面显示「2012年执行数为7077.91亿元」,「2013年预算数为7690.80亿元」,增长 10.8%。

倘若将「公共安全支出」视为「维稳费用」,并依据报告中的附表数字,而非正文的数字,则不难理解「维稳费用」超过国防开支的说法。

为了客观了解中国“天价维稳”经费开支的背景,让我们再来看一下中国官方媒体自己的报道:

新华网:“天价维稳”的无底洞有多深?【摘要】

在新华网2010年6月9日转载《光明日报》一篇题为《“天价维稳”的无底洞有多深?》的文章中,一开始便援引《社会科学报》指出,“2009年以来,我国地方政府的工作重心发生了质的变化,由“发展是第一要务”变成了“发展是第一要务,维稳是第一责任”。…权威数据显示,2009年维稳财政预算执行情况令人震惊:全国内保费用达到5140亿元,已接近军费的数额,中央公共安全支出增幅达47.5%。”(见5月27日《社会科学报》)

新华网文章称:可以看得出,维稳是继综治革命(准军事化机构,由政法、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消防、交警等部门联合组成)之后,地方政府又一重大治理战略决策。维稳不仅紧系着地方政府,还牵动着从中央到地方庞大行政系统的职能发挥和财政预算与支出。深入看来,维稳一方面是为了应对社会矛盾的群体性事件的急剧增长,另一方面是从中央到地方强化维稳的重要性和战略性,以期通过维稳提高地方政府或部门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固然,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工作,稳定是一切工作的基石。然而,在居高不下的维稳行政成本之外,又多了一个不断攀高的维稳财政成本。目前,仅就部分地区的情况来看,维稳支出每年以两位数增长,维稳经费相当于、甚至超过政府的民生支出,已成为普遍现象。

新华网:行政成本之外的“法外开支”【摘要】

按理说,现代国家的基本制度本身已充分具备了维稳功能。即现代媒体制度保证了媒体信息发布的公信力、现代司法制度保证了司法最高和最后仲裁的地位、人代制度则保证了民意的规范表达和民意对权力的有序监督,等等。只要这些机关、机构、部门和办事的人,保证这些渠道的正常、民主、公正、公平、公开和科学的运行,那幺,所有的社会问题,都不难分散纳入各自的体制路径,皆能以最小的成本得到正常化的解决,而不至于发展到以高额的财政支付来维稳,非得要整个社会都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最终导致,不得不以高价,甚至天价的财政支付维稳。

“天价维稳”要考虑到中国财政的国情力。中国的行政成本之高,早已众所周知。现如今,社会矛盾和冲突的高发,尤其群体事件的此起彼伏,更耗费了巨大的社会资源,在居高不下的行政成本之外,多了一个同样不断攀高的维稳成本——财政维稳。

笔者想问,钱是维稳的唯一制胜法宝吗?国家要投入多少钱才能维持这庞大的机器呢?维稳是不是未来的中国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呢?“天价维稳”的无底洞到底有多深?“天价维稳”何是休?(熊传东)

人民网:“天价维稳”不是长久之计【摘要】

从2009年地方政府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来看,许多地区的公共安全支出均超出社会保障与就业、教育、环保、科技创新、保障性住房支出。对于地方官员来说,维稳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过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直接关系人民福祉的事业。广东惠州仅租用监视器材就花了至少3664万元,而社会保障中的就业补助、国企破产补助、养老医疗保险系统维护、社会救济等11个福利项目经费加起来才5040万元。

据清华大学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的研究成果,2009年全国内保费用达到 5140亿,已经接近军费的5321亿元。并且,公共安全支出成为政府财政支出增长最快的部分之一,2009年中央公共安全支出增幅达47.5%。《法制日报》报道说,2009年辽宁公安支出是223.2亿。以该省4300万人计算,人均要负担维稳费用500多元,对于一个经济水平一般的省份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我国是世界上投入维稳成本最多的国家之一。“两会”仅仅是一个平常的例行会议,北京投入安保力量就达 70万人。从 2008年到2010年,河北省用于完善“护城河”工程和公安基础设施的累计投资有49.5亿元。

随着维稳体系的逐渐健全形成,国家要投入多少钱才能维持这庞大的机器呢?维稳是不是未来的中国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呢?(2010年5月27日《社会科学报》关武君)

结语:与人民为敌,防民甚于防川

一个国家的财政支出不是主要用于医疗、教育、社保、就业等民生开支,而是花上“天价”经费用于镇压和掠夺人民的“维稳”,这实在是典型的“中国特色”。可见在中国,人民的利益实际上只是政权的“遮羞布”。

中国每年20万起“群体事件”的发生,根源来自于在权力和资本的勾结下,对民众的掠夺和欺压。老百姓都是迫于生活的压力,才不得不走上抗争道路的。

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如果政府拿出维稳经费的一半—3800亿元来救济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人群——让耕者有田,饥者有食,寒者有衣,旅者有车,宿者有屋,病者有医,学者有书,论者有坛,舞者有台,歌者有厅——老百姓们谁还会去铤而走险、拼死反抗呢?

因此,为什么一个政权“防民甚于防川”,以自己的人民为敌?这才是中国最大的问题。这是中国人的悲哀,这也是中国未来社会危机总爆发的火山口!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评论 共0条 (RSS 2.0) 发表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

  •   想要显示头像?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