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浏览内容

一场“密谋”胎死腹中

45 0
标签:

作者:曉李                                  2023-12-12

 

 

前几天,马鞍山的老友文文跟我微信聊天说,想与我合作拍摄短视频。邀我前往她所在的城市,顺便帮她整理一下电脑、手机,同时再教教她视频剪辑、直播等基本操作。

这里要重点介绍一下我的这位好友,文文是我20年前的网友,2006年我做网站时,请她做我论坛的版主。她爱好文学,痴迷写作,数十年如一日地笔耕不辍。曾经对政治漠不关心的她,在2018年我失去自由之后,出于对我的关切,开始密切关注时事并大量创作时评。她的名字因此进入了当局的视线,与我一样,不断地与茶水为伴,与我不同的是未曾经历刑事处分。虽然都在安徽,但她在东南,我在西北,相距200多公里。我们已经十多年未见,我当然渴望和她见个面,叙叙旧。鉴于我的身份敏感,我不敢轻举妄动,怕到时候弄得鸡飞狗跳,最终还是无法成行。为了安全起见,我第一时间就向领导请假、报备,他们仔细询问了对方姓名、身份以及去到后停留多久等细节。因为我们是网友,一直都以网名相称,我的确没问过文文的真实姓名,于是我便如实回答,只知道她网名,反正我们都是微信聊天,你们可以自行查找她的信息。然后按领导的要求把火车票截图发给了他们,最后他们算是勉强同意了。

原以为一切会顺利进行,毕竟历经千辛万苦才有机会外出一趟。我一大早就起来,带了很多衣物、食品和为朋友买的礼物等笨重的行李前往。没想到今天早上刚到火车站,领导就不停地打我电话,又说不让我去了。我不答应据理力争,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他们最终妥协,表示我最多只能在她那停留两天,并要求我提前订好返程车票并提供截图。当时因为匆忙上车,我还没来得及预订返程车票。约20分钟后又接到电话,这次他们又改口表示我坚决不能前往,这次是省厅下的命令,他们请示过上面,这是上面的决定。因为他们通过微信聊天查到了朋友的信息,称我所要见的也是一位敏感人物,我们这是线下串联,所以坚决不允许我们见面。我当时已经到达了凤台,他们让我在那里下车。然而,凤台站不停车,只有到达淮南才会停车。他们坚持要求我在淮南下车,一会开车过来接我回去。他们还警告说,如果我一意孤行执意前往,那边很多国保都等在火车站,我抵达后也会被强制驱逐回来。面对如此强硬的态度,我只好极不情愿地在淮南站下车,半小时后,公安局的警车来到,将我接了回来。

由于已经十多年未见老友,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加之前一晚未能好好休息,回程的路上头晕头痛,心情极度低落,中午在淮南吃的牛肉烫也全部呕吐出来。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不仅无法出省(上次去上海也被全程跟踪陪护),更不能出国(边控中),没想到在省内行走居然也受到限制。我只不过是出去见个老朋友,有必要那么兴师动众闹得鸡犬不宁,开着警车半路上把我截了回来吗?果然是从小监狱回到了大监狱,这跟那三年的铁窗生涯还有啥区别?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