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王峭岭: 一个母亲的八年(二)

3292 0
标签:

王峭岭                                      2023-10-4

 

漫长的2018年,有一抹亮色,就是我八岁的女儿在5月份找到了学校。

 

709三周年探刘荣生律师太太 —— 感恩之行(二)

 

 

早在2016年,女儿就被一所双语学校录取,那是她哥哥上初中的那个学校,有幼儿园有小学。

 

2015年709发生的时候,女儿正在上幼儿园大班。等到2016年5月时,我才想起来,她要上小学了。

 

外地家长们早就忙着办北京借读的数十个证件,忙着孩子去参加小学入学的测试。

 

我因为顾不上,只能临时抱佛脚。

 

房东在安徽住,愿意跑来一趟,陪我去派出所办暂住证。这是外地学生在北京借读首要办的证件。

 

我跟房东在北京亦庄开发区的博兴路派出所递交了所有材料,打印机要出暂住证时,办事员的电话响了。办事的女警说,很抱歉,领导说办不了。

 

女警知道我是给孩子上学办证,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安慰我说:你好好说说,争取办下来。

 

我领受了女警的好意,谢了她。房东被警察叫到楼上,而我因为有事就离开了派出所。我走到半路,房东打电话给我说可以租给我房子,我被房东叫了回去。结果,是房东没有领受警察的意图。我刚回去又被告知,办不了,房东说房子也不能继续租给我了。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上午。

 

当时我带着一个大帆布包,包里是709案的材料。我急着要进城见律师。

 

就算办暂住证受挫,我还抱着一线希望。不办证办不了学籍,可教育没学籍也能做啊。

 

后面事情的发展证明了我的天真。

 

我去找开发区管委会专为孩子入学在学校对面设的办事点,说明情况。管委会说,连暂住证都没有,你来说什么?一脸的不屑!

 

我受挫走出办事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打电话给学校。我说,我们不要学籍,孩子能在这里上课就行。学校立即一口拒绝,说:这不行!教委不允许!

 

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我离开的时候,同来报名的佳美同学的妈妈看见了。她抱了抱我,也无能为力。佳美的幼儿园老师知道了,建议我去别的学校看看,推荐了一家home school。

 

我去看了,但是得知这所学校常被国保骚扰,而且负责人知道了我的情况也非常犹豫。我就想,算了。警察无非是拿这件事干扰我,让我不能继续为丈夫奔走。上不了学就上不了,我自己教孩子也绰绰有余。

 

那是2016年5月。

 

那年6月,我们在天津二中院门口举红桶抗议。

 

那年7月,709一周年,我们在最高检门口把字贴在衣服上抗议。

 

那年8月,因为709的周世锋律师、胡石根长老的开庭,我们被软禁在家里。

 

8月底,我跟原房东的合同到期了,搬到新的房子那里。新房东被警察警告后,不敢给我钥匙。

 

我四处住,住快捷酒店,住朋友家,飘荡了一个月。

 

9月开学,儿子住校,女儿上不了学,住在了姥姥家没回京。

 

我重新悄悄租了房子,要把孩子们接回来住。每次到家之前四五站地,我都要把手机关掉。

 

女儿被接了回来,很喜欢我租的房子,问我:妈妈,这房子能住多久?

 

说实在的,我很难过。我从来没想过,安居是奢侈,上学也是奢侈。我想了想,回答:一切在上帝手里。上帝若允许,我们就能住下去。如果我们再次被逼迁,上帝也会给我们开另一扇门。

 

接着,我跟女儿解释上学的事。我说,我想让你多玩一年。女儿很快乐!她才六岁!当然快乐!

 

我完全可以教女儿。我也知自己非常善于教孩子。但是,如果前提是我连出门找丈夫都要东躲西藏,我连回家都要事先关掉我的手机,而且手机24小时都在我手边,一旦有事女儿就要被放在事情之后时,我教女儿的就太有限了。

 

我只能在跟女儿外出时,所有的我们看到的字,我都教她。我无法检验教学成果,只能当成一个习惯去做。至于数学、英文,无法稳定的教她。也由于课外的培训班不是系统的教学,所以,我只能盯着她学汉字。(这个做法成果卓越。她后来以八岁半高龄上一年级时,班里小朋友不认识的字,都来问她。老师也说,字她都认得,只是不会拼音。她是个反向学习成功的例子。)

 

女儿这一失学,就是两年。期间和平回来了,维稳警察振振有词,指责李和平:你为你女儿的事“跑”了没有?!

 

和平后来转述警察的这句话时,我巴不得我在现场。我好反问:我们好好的被录取了,能上学的时候,你们千方百计搅和了,原来就是为了李和平被释放回来后“跑”这件事?李和平在酷刑下不肯低头,你们打算让他为了女儿上学,向你们低头??

 

这些维稳警察的卑鄙无耻我无法用语言描述。他们明知自己做着卑劣的反人类的事情,还以此为荣,以此为乐,这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他们用剥夺儿女受教育的权利来要挟父母,还暗示父母要去求爷爷告奶奶地去“跑”这件事。如此振振有辞,如此厚颜无耻,他们作为政府工作人员,对着《宪法》曾经宣下的誓言,跑去了哪里?

 

 

(2017年底,北京昌平昌盛园。佳美的即兴作画,拿毛笔沾水在练毛笔字的底布上一番乱涂。有人看到了大片乌黑,有人看到了洁白尚存。艺术,怎么解读都行!)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