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王峭岭: 一个母亲的八年(一)

3350 0
标签:

王峭岭                                       2023-9-28

 

 

从709开始,我常常自我介绍,我是709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

 

从今天起,我再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李泽远和李佳美的妈妈,王峭岭。

 

我的儿子李泽远,2015年709发生时,他15岁,刚考上高中。李和平律师被大批警察带走的那刻,女儿知道,儿子不知道。儿子在同学家玩,回来进家门时,看见家里一大帮子人 ,有制服警察有便衣,明显吓了一跳。我说这些警察在搜查,没什么事。儿子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李和平律师与妻子王峭岭及儿子李泽远。

李和平、王峭岭的女儿李佳美。

 

 

警察在屋里搜查了几个小时后,把他们想要的拿走了,人也终于走干净了,我安慰儿子和女儿,没什么事。但15岁少年的脸上,是明白家里有什么事了。

 

接下来,因为找律师、找被警察带走的丈夫的下落,我几乎顾不上儿子。

 

儿子中考成绩优异,被北师大二附的国际部录取了。因为入学成绩很高,他毕业的初中奖励了他五千块钱,他入学的高中开学典礼上又奖励了他一千块钱。

 

他开学后住校,第一次家长会我正在天津跟律师一起要求会见李和平。无果。我赶回北京开了一次家长会。实在太赶,累得几乎虚脱。家长会上的内容我基本上都听不清。

 

从那之后,每次家长会恰巧709也都有事,我一次也没去成。

 

儿子高二结束了,我突然反应过来,问他,你考托福了吗?他说,我报名需要用支付宝缴费,我跟你说过一回。

 

我有支付宝,他没有。

 

他确实跟我说过一回,我应了一声,想着别的事,就没听进去。他见我太忙太辛苦,就没再提。

 

我一边自责,一边跟他道歉,赶紧让他报名,用支付宝付了考试费。他从没参加过辅导班,第一次考,竟然考了78分。

 

他好多同学从高一就开始考,哪怕四五十分,连考四五次,到高二结束就能到一百分以上,然后高三申请学校。

 

可我,真的是疏忽了!我催促着泽远考第二次,催促着他报个辅导班,我给他转了一笔辅导班的学费。他上了,老师又给他退了费。因为老师说,我辅导的是听力和口语差的,你这两个得分挺高,不用辅导了,回家提高一下词汇量,加大阅读就行。

 

高三开始,我也催着泽远申请学校。但是,临近春节,我没见有什么回复。我就问儿子,学校怎样了?泽远说,我觉得申请学校还要交申请费,我就找了些不需要缴费的去申请了。

 

我当时听了大为震惊,我跟儿子说,我们有钱交申请费。儿子看着我,说,我觉得咱们能省就省点。

 

我接着问,那些你申请的学校答复了吗?泽远说,有几个学校说再补充一些材料就可以给offer,但我没补充。我大惊失色,问:为什么?他看着我,说,妈妈,算了,反正我拿不到护照,拿到offer也去不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是的,就算拿到offer,我们也上不成,因为我们拿不到护照。

 

就算我们有钱,也上不成,因为我们出不去中国。

 

朋友们听说了,支了很多招,以社会人士报考国内大学,去公立高中复读等等。我每次跟儿子探讨这些途径时,几乎都是以流泪收场。

 

这些途径儿子都不愿意。我其实也不愿意,因为潜在的政审,让他的求学暗礁密布。儿子不愿意折中读书的心情我现在能稍稍理解一些,他不愿意将就,就是不愿意将就!

 

要是我在17岁,我也绝不将就这个把我摒除在外的国家教育体制。

 

那是2017年冬天,李和平在那年春天,在被关押近两年时释放回家。孩子的姑姑因为生病,在秋天被接到北京治病。我们照顾和平也照顾孩子的姑姑,17岁的儿子痛苦、迷茫,我却无暇顾及,无力改变什么。我知道那时候可能护照、自由出入境就能让这个孩子走向他向往的世界,但我无能为力。我们迫切祷告,上帝也没有为我们开门。

 

我那时四十多岁了,我的人生经历让我可以消化磨难坎坷,但对于一个17岁的孩子,却未必消化得了。被失踪近两年才回来的李和平律师,按照他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晕的,更别提怎么解决家里的如此难题了……

 

儿子表现的很开朗,他说我可以自己学。我也表现得很开朗,说,对,我们可以自己学。上帝允许大门没有打开,自有上帝的美意。

 

那时,我知道作为父亲,和平对儿子的担忧,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时时刻刻压在他心上。

 

我也知道孩子胸口郁闷堵的那口气,时时刻刻折磨着他。

 

我这个母亲的难过、担忧还有愤懑,化作眼泪,在一个人的时候,默默流淌。

 

和平怕孩子颓废了,时刻嘱咐我,要提醒儿子。我怕给孩子太多要求,让他本来就受创的心灵压力更大。

 

我知道要体恤和平的焦灼,要安抚。我也知道要给儿子空间,不能急。

 

这本就是不好协调的。眼泪伴随着祷告,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默默流在枕头上。

 

2018那一年,真的是漫长……

 

我们春天徒步天津,冬天无发在最高人民法院法门口。

 

我的大儿子,拿不到护照,无法就读他向往的大学。

 

或许人们会说,在国内读大学也行。

 

可去哪里读书不是人的自由吗?

 

你限制一个孩子读书的自由,依法治国就成了笑话。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