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別報導 » 浏览内容

二战时期被俘美苏士兵感人故事

475 0
标签:

作者:BombasticPushkin                             2023-06-01

 

 

关于二战时期的美苏士兵,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易北河,但刚刚在油管无意中看到了另一个故事。

 

1988年,美国CBS记者团下榻莫斯科酒店,准备报道即将展开的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的会面。有天上午,一位矮胖的、斗牛犬般倔犟的俄罗斯老人闯进酒店,坚持要和他们见面。于是,其中一名记者将他带去了公园,在那里这名老人说:“我有个必须要讲的故事。”

 

他的外套上挂着战争勋章,手里有个皱巴巴的购物袋。

 

老人名叫尼基塔·以萨耶夫。二战期间,他是红军部队里的牙医。

 

“当时我们都是德国人的战俘,”他说,“在奥德河边上的战俘营里,同时关着苏联人和大约8000名美国人。”他一边说一边用树枝在公园地上画出战俘营的平面图;苏联人和美国人的区域之间隔着一条铁丝网。

 

在那里,美国战俘每周能从红十字会得到大约5kg的食物,而苏联战俘只得到1kg左右难以下咽的汤。大批大批的苏联人在饿死。并不是没有食物,是德国人不给他们。假如一个苏联战俘死了,其他人不会立刻埋葬他,而把他架起来,混在队伍里,好得到更多的食物配给。

 

美国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因为以萨耶夫是牙医,所以他有机会和美国人说上几句话。有天晚上,一对美国兄弟俩找到他,向他提出了一个计划:他们想偷偷运送食物给苏联战俘。

 

于是入夜后,当卫兵转身走开,美国人会把装有食物的包裹从铁丝网上方扔过来 ,扔给以萨耶夫,后者再拿去分发给其他人。“距离只有8米左右,”以萨耶夫说,“美国小伙子都很强壮,扔上100米都不成问题。”

 

就这样,许多战俘得以活下来。有次,盖世太保发现了他们的秘密行动。他们把所有8000名美国战俘全部喊出来,让他们一排排站在烈日下的空地上,逼问他们是哪个苏联人在和他们接头。“他们站了整整三个小时,一声不吭,”以萨耶夫回忆,“没有一个美国人背叛我。”

 

以萨耶夫说,他一辈子都在找机会讲出这个故事。在公园里他热泪盈眶地握着美国记者的手说,现在你知道了,你回去把它讲出去,这样他们就会知道,我从来没有忘记。

 

“他们”指的是那些曾甘冒生命危险帮助他的美国士兵。以萨耶夫给记者展示了他列的名单,上面有其中一些人的名字。CBS团队回到美国后,尝试联系了这些人。他们中有些还活着,都已经退休了。

 

被问起这段往事,美国人也流泪了。“我们有着很密切的关系,”住在得州的布鲁克曼说,“我们对苏联人有着极大的尊敬,因为他们的境况太恶劣了。”

 

住在纽约的威廉则是当初负责运送食物的人之一,他描述当时他会朝德国守卫抛掷烟头,当对方扭过头时,迅速将包裹扔出去。他甚至偷偷藏匿了一个照相机,拍了许多战俘营的照片。有一张是一名苏联人俯身去捡美国人丢给他们的香烟,却被盖世太保当场打死。

 

在那样一个危险的环境里,为什么美国要冒着生命危险,一晚上接一晚上地,给苏联人送食物呢?我们是盟友,布鲁克曼说,所以这是自然而然的事。威廉则说:“我感觉我们已经得到过无数次回报了,就是那种满足感……得知你帮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他说很可惜在如今的世界我们再没有那种质朴的关系了。

 

而在莫斯科的公园里,以萨耶夫打开了那个破旧的购物袋。“这些是我的宝贝,”他说,“都是我的珍宝。”里面是当年美国人留给他的纪念品。其中有一个金属打火机,上面镌刻着布鲁克曼的名字。而在遥远的得克萨斯州,布鲁克曼也展示了他保留多年的、以萨耶夫送给他的木头香烟盒,里面有一块小铁片,刻着“致西德尼·布鲁克曼,N.S. 以萨耶夫”。

 

在CBS团队的帮助下,整整43年后,以萨耶夫和他们在电话里重聚了。威廉接到他的电话,听到以萨耶夫在电话那头不住地叫着:“威廉!威廉!威廉!请写信给我,我会用我全部的真心给你回信。”挂断电话的威廉眼泪长流,他说这是喜悦的泪水。

 

后来威廉飞了一趟苏联,在那里见到了以萨耶夫。他们拥抱在一起,以萨耶夫泣不成声。他说自从当年那天起,他就发誓有朝一日要找到美国人,亲口感谢他们,在整整43年后,他守住了承诺。

 

他想让当年的美国小伙子们知道,他会永远记得他们。

 

“我也从没忘记过他,”布鲁克曼说,“我永远不会。”他接着哽咽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原视频是截图里这个,真的很推荐一看。非常非常感人。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