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妇女权益 » 女性主义 » 浏览内容

黑山共和國女子遭家暴致死 女权者怒指政府不作為

1526 0
标签:

作者:Marija Pešić                                                                 2023-04-15

 

 

注:在这篇文章中,東歐黑山共和國的年轻的记者、活动家和女权主义者Marija Pešić分享了她如何看待女权主义者组织起来,反对杀害女性和反对政府机构的不作为的觀點,讨论了公权力的不作为是如何助长了的性别暴力

 

 

去年1月,祖尔米塔·内尔达在医院里去世了,原因是她的丈夫对她实施了毫无人性的家庭暴力。祖尔米塔的哥哥告诉媒体,她母亲也曾经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十年前她母亲被祖尔米塔的父亲活活打死。

 

一名男性被指控杀害了来自图齐市镇的19岁女孩Sheila Bakija,她在去年被谋杀。她向警方报告了他的威胁和跟踪行为,但警方当时宣称没有发现任何刑事犯罪的要素。

 

黑山北部一个城市贝拉内市镇的一名警察被指控用公务手枪开枪杀死了他的妻子。

 

“请注意!对女性的谋杀!” 这是非政府组织妇女权利中心去年在波德戈里察举行的国际妇女节游行的口号。

 

妇女安全之家对800名18至65岁的受访者进行的关于黑山女童和妇女遭受性暴力的看法的民意调查显示,几乎一半的黑山男性认为女性在工作场所享有性关注。超过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性暴力的幸存者是发生过性行为但事后“改变主意”的女性。百分之二十的男人认为,当女人说“不”时,她实际上是在说“是”。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婚内强奸是不存在的。20% 的人认为是女性自己导致了强奸

 

关于堕胎是否应该合法,公共服务电视上仍有争论。女性却仅仅因为是女人而被谋杀。机构的专业性和意识仍不足以妥善保护性别暴力的幸存者。黑山在这场斗争中并不孤单,这个可怕的问题是需要我们与巴尔干诸国共同面对的——2022 年期间,塞尔维亚有26名妇女被谋杀,而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时期有11名妇女被谋杀。

 

黑山在2011年签署了《伊斯坦布尔公约》,并在2013年执行了该公约。塞尔维亚于2013年批准了该公约,该文件于2014年8月生效,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年生效。斯洛文尼亚在2015年批准了它,马其顿在2018年批准了它。科索沃是最后一个在2020年9月签署《伊斯坦布尔公约》的巴尔干国家。

 

尽管《伊斯坦布尔公约》指出,男女享有平等的权利,并承诺国家当局将采取措施防止对妇女的暴力行为,保护受害者并将犯罪者绳之以法,但现实情况却大不相同。

 

该公约针对通常未纳入国家法律的暴力形式提供保护,例如性骚扰或强迫婚姻,并要求保护所有受害者,无论其年龄、出身、性取向或移民身份如何。虽然公约的这些部分应该得到积极执行,但在黑山,它们仍然被当作一纸 “醒目 “的信件,主要用于点缀高级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黑山的政治精英们正努力在这个希望加入欧盟的国家中展现出性别平等的表面。总有一位女性陪同重要的政治家进行正式访问,选举上也有女性,甚至有一位女性竞选总统,一位女性竞选首都波德戈里察的市长,还有一位女性担任黑山议会的现任主席。这听起来并不坏,对吗?但在内部,我们每天都还在为妇女的基本人权而奋斗。

 

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不仅影响黑山而且影响整个巴尔干地区的转型期,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明显恶化。资本主义的胜利引发了基于性别歧视的爆发,这种歧视仍然影响着妇女的日常生活。

 

公营公司和工厂,特别是拥有大量员工的前巨头,在私有化浪潮之后被关闭,导致大量的民众失去了社会保障。大量的工人只能自生自灭,没有了工作,也没有可能实现他们的劳动权利,包括有退休金支持的退休。一些被关闭的工厂主要雇用妇女,而事实上,社会主义国家建立这些工厂就是为了给教育水平低的女性劳动力提供就业机会。

 

在向资本主义过渡期间,大多数被裁员的员工都是妇女。大量主要雇用妇女的工厂(纺织品和鞋类生产)倒闭了,特别是在1995-1997年期间,许多妇女没有了工作。这并只出现在工厂里,在经济的其他领域,妇女往往也是最先失去工作的,妇女的劳动权利经常受到大规模的侵犯。

 

新的企业所有者和垄断者经常强加条件(再培训、工作场所的改变),这是女性无法接受的,那些从事季节性工作(酒店管理、采集草药等)的妇女尤其容易受到伤害。同时,大量妇女转入服务活动,主要是贸易和餐饮业,被淹没在灰色市场中,放弃了有尊严的工作权利,以确保基本生活条件。

 

在黑山,人们仍然对女性开出租车、当工程师、当医生(儿科医生除外)、成为妈妈后继续工作、不结婚或不生孩子、穿短裙或运动服感到不解。过去几十年来,关于女性应该是什么的传统定型观念再次出现,每一个不符合模式的女性都被男人认定为不是一个足够优质的女人、母亲、伴侣。

 

反对杀戮女性的游行:无畏、愤怒、沮丧和坚定

 

2022年1月希拉·巴基亚 (Sheila Bakija) 被谋杀在黑山激起了无数女权主义者反对杀戮女性的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指出,警察和当局的疏忽导致了灾难性的结果,同时也指出了改变集体意识的重要性,即为什么这些针对妇女的罪行会发生,为什么需要系统地解决这些问题。

 

去年在黑山首都波德戈里察举行的国际妇女节游行是一场反对杀害女性的游行。数百名与会者指出了黑山妇女在生活各个方面面临的性别不平等问题,并向杀戮女性的受害者致敬。游行的口号宣告:

 

“我们不想要一条关心的推特

也不想要公权力对一具破碎的女人尸体表达关注

我们不想听一个故事,也不想要一个官方声明

我们不需要哀悼,

闭上你的嘴吧,

停下嘘寒问暖,这只是另一种沉默

 

“正义”、“未来”、“爱国主义”这样的字眼,我们不希望“平等”、“性别”、“阶级”、“真相”这些字眼被堆成一纸空文。我们只希望你能直接迎战父权制。不让女人的任何一根肋骨、锁骨、下巴、鼻子或眼睛受到伤害!”

 

那天女性们流下了很多眼泪,伴随着愤怒的鼓声和期待已久的共情话语。终于有这么一天,黑山的女性为自己和所有那些没有和她们在一起被迫呆在家里的妇女,一道发出了强烈而响亮的声音,她们无法说和做她们认为正确的事情,被迫让传统和社会习俗决定一切。许多人无法参加抗议活动,因为她们没办法离开工作岗位,也没有人帮助她们照顾孩子。所有这些都是因为黑山既没有充分支持工人的权利,也没有充分支持普通人的家庭工作(在就业和工作方面,组建家庭被认为是妇女的巨大劣势),而这只是对女性的另一种暴力形式。

 

“女人一个都不能少”. 来自2022年波德戈里察国际妇女节游行.

 

我们在那里,与黑山的每一位女性并肩作战。我们游行是为了向性别暴力和性别不平等的幸存者传达一个信息:她们并不孤单。黑山争取妇女权利的斗争不是短跑,而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这场马拉松有许多参与者正在前进,她们正在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你会说,至少有这么一天,我们是无畏的、愤怒的、崩溃的,同时也带着坚定。而事实上,我们每天都有这样的感觉,每一个女性把这些情绪变成行动只是时间问题。每一年我们都梦想着以更好的条件和更好的地位迎接国际妇女节,但这并没有发生在现实世界。目前的情况毫无改善,但有更多的女性愿意站出来与父权制作斗争。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女权主义

 

作为在黑山长大的女孩,女性们被迫尝试许多确保安全的小技巧,这些技巧在日常生活中被证明是有用的。我虽然希望这些机制有朝一日会过时,但全世界的女性每天都依赖这些悲哀的小技巧。当我一个人回家时,我经常假装和我的男朋友或爸爸通电话,而且我总是仔细检查我的女性朋友是否安全到家。我知道“安全”出租的电话号码。在酒吧里,我只点在我面前打开的密封饮料,我总是带着手机去餐厅的洗手间,在聚会和活动中,如果我晚上一个人走路,我会穿上连帽衫来遮盖我的头发看起来更像一个男人。不仅在我的国家,甚至在我出国旅行时也是如此。我的巴尔干朋友总是警告我,巴尔干所有国家对女性来说可能都不安全。考虑到邻国和我们一样都在为同样的问题挣扎,这并不令人惊讶,对女性的谋杀与迫害依然高居榜首。

 

这些防卫策略是当今黑山年轻女性状况的最好反映。我相信上一代人有更完善的机制,而我也不敢学他们。尽管如此,我相信我将不得不求助于他们。这个世界所处的状态需要这样做,每天都有无数性别暴力的案例在发生,无数要求女性权利的运动、抗议和起义在地球上爆发。在巴尔干地区,这种暴力有无数种表现方式,人口贩运、包办婚姻、强奸和谋杀只是最残酷和最明显的体现。去年开始,反对这种暴力的积极抵抗已经开始在黑山形成了。

 

女权主义是我决定成为一名记者的原因之一。新闻工作让我知道我们实际上多么需要女权主义。争取妇女权利的斗争是困难的,但必须进行斗争。我相信,通过团结、奉献和思考,我们可以带来改变,因为只要有一个女人设法逃离了虐待者,只要有一个女人与暴徒斗争,只要有一个强奸犯得到适当的惩罚,只要有一个女人的生命得到拯救,这一切就是值得的。我相信,我们将继续采取和要求采取行动,直到每个女性都能安全地受到保护,免受一切形式的暴力和歧视。

 

我从十九岁开始就从事记者工作,从职业一开始就遇到了厌女症和性别歧视。我采访过的男人最常讽刺地问我“你在哪个班级?”,“这是你的作业吗?”,或者说“你看起来不像记者”,“你的衣服很可爱,就像一个小女孩的。”之类的话。

 

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评论催生了我努力在21岁时就有两篇调查性报道上头版。它们帮助我专注于我想写和研究的东西,也就是人权和性别问题。

 

2022 年在波德戈里察举行的 国际妇女节游行.

 

我利用自己作为调查记者的身份,采取行动,将黑山的生理贫困问题和其他话题摆上台面。我感到自豪的是,正是我的新闻文章在黑山发起了关于这个问题的公开辩论。

 

活动家、记者和民间部门仍然在辩论、批评和呼吁系统地解决这个问题。在我的文章发表后,一家生产月经产品的大公司联系了我在文章中引用的黑山妇女权利中心,并向社会弱势妇女捐赠了一定数量的这些产品。最近,一份关于经期产品减税的提案被提交给了黑山议会。由于议会程序非常缓慢,这个故事还没有结尾,但一个好的倡议肯定应该受到赞扬。

 

每个女人在生理期都需要几包月经用品,其价格通常在1.5欧元到4欧元之间–现在可能更多,因为最近价格普遍上涨。许多妇女用止痛药来应对痉挛,并在整个经期保持自己的生产力,其价格通常高达3欧元。根据最近一次人口普查(2011年),黑山人口的一半以上是女性,占50.6%,这意味着这一问题影响了大多数人口。

 

最近,非政府组织CAZAS对来自黑山各地的1134名学生进行了一次调查。几乎四分之一的受访者一生中至少有一次买不起月经用品。23%的人曾经买不起经期止痛药。96.6%的人认为,月经用品应该是免费的,并在学校和学院中提供。80%的人认为,月经产品对于黑山的生活水平来说太贵了。尽管有这些数字,黑山的经期产品税仍为21%,而且没有减少。

 

幸运的是,黑山的女权主义行动主义不断发展,并采取了新的形式。女性和男性一道通过艺术、电影、抗议、书面和口头语言、在街上和通过社交网络来表达他们的斗争。LBTQI社区也是争取性别平等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一起反对父权制。一年一度的骄傲大游行传递了爱、性别平等和反暴力的信息。去年的 “骄傲 “游行和平地通过,并有大量的人参加,这证明了当地活动家的坚持和毅力。

 

“抵制暴力和不公正”:今年在波德戈里察举行的国际妇女节游行的口号,抗议基于性别的暴力受害者继续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而黑山政府仍然无动于衷.

 

在过去的几年里,黑山有了第一个旨在打破与身体外观有关的陈规定型观念的身体积极性展览,第一个处理性别问题和性少数群体问题的妇女节,第一个专门用于打破妇女在父权制社会中面临的问题和困难的社交媒体渠道。

 

我还注意到,我社交圈中的女性现在开始讨论起这些问题了,并通过她们的日常工作传递女权主义信息。无论他们是记者、艺术家、经济学家、有影响力的人、建筑师还是私人教练,她们都在想办法从女权主义的角度讨论他们的话题,并鼓励其他人采取女权主义的立场。

 

考虑到这些变化,我还是充满了希望。这些问题都是深刻且相互关联的,但黑山的女性已准备好高声反对不公正现象并为自己的权利而战。目前我们在这场斗争中还有些孤独,但我们正在努力鼓励每个人都不要保持沉默,并表明黑山的每一位女性都与任何男性一样重要。我们仍在等待男人回心转意,等待着他们明白和我们一样需要女权主义,黑山的男人在父权制和强加的性别角色的传统桎梏中窒息。他们也被迫背负着传统的期望,如果他们无法实现这些期望,社会创造的耻辱感就不允许他们以健康的方式面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也为他们而战,我们正在等待他们的加入!

当然,个人的努力需要共同努力才能产生实际影响,并在政治和政策层面带来变革,这就是为什么政府采取措施解决这些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尽管情况令人担忧,但在涉及基于性别的暴力、妇女权利和家庭虐待时,政府机关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反应迟钝,缺乏处理这些问题的专业知识和真诚意愿。这就是在政治和政策上坚持女权主义原则是根本,女权主义是争取平等和正义的斗争,我们迫切需要它。

 

关于作者:

Marija Pešić是来自黑山的Zumiraj.me门户网站的记者。她与该国和巴尔干地区的多家媒体合作。她因报道,黑山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