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辑 » 浏览内容

达兰萨拉之行—— 纪念抗暴日 藏女是主力军 (3)

21950 0

作者: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   (旧闻重提)                   2010-3-15

 

 

在达兰萨拉3月12日的纪念抗暴51周年的大会上,妇女会展现了另一面强势。继头一天由流亡政府举办、达赖喇嘛并发表重要讲话的的纪念会出现万人空港后,第二天妇女会主办的纪念会也出现另一个女人空港的现象。 2010年3月12日上午,达兰萨拉最热闹小镇的街上,竟然一个闲逛的藏人女性都见不到,连街边卖小玩意的妇女都不见了踪影,打听下才知她们统统去参加妇女会主办的纪念大会去了。大昭寺里,五、六百妇女以及初高中以上的女学生齐聚在一起,同声唱起庄严的国歌,妇女会领袖们先后发表简短的讲话,汉人学者也受邀演讲。

 

由西藏妇女会举办的抗暴51周年纪念大会,所有藏人妇女都参加。穿着校服来自不同学校的高年级女生,在纪念会上为所有抗暴的死难藏人默哀。

 

由西藏妇女会举办的抗暴51周年纪念大会,印度小镇达兰萨拉所有的藏人妇女都参加了该纪念会。(张菁摄影)

 

穿着校服来自不同学校的高年级女生,在纪念会上为所有抗暴的死难藏人默哀。(张菁摄影)

 

在达兰沙拉街边以卖大饼为生名叫拉姆草(Lhamo Tso)的妇女,独立抚养4个孩子和公婆,12日小摊打烊,第二天问她,原来也去参加了西藏妇女会主办的51周年抗暴纪念大会。

 

1959年3月12日,上万藏人妇女在西藏首都拉萨集会,抗议中共入侵。这一天被称为“西藏妇女抗暴日”,每年流亡藏人都会举行活动纪念。

 

“西藏妇女会”也于1959年3月12日在拉萨成立,1984年9月10日在印北达兰萨拉重建。妇女会成立至今,一直致力于维护流亡藏人妇女权益、保护西藏传统文化。

 

2017年,藏人行政中央内阁将3月12日“西藏妇女抗暴纪念日”,设为“西藏妇女日”,并开始举办官方纪念活动。西藏妇女会现任主席基缇.卓卡拉姆(也是国会议员)在抗暴纪念会上还宣布了妇女会两项新的计划。第一是妇女会设立“妇女专业研究奖学金”,致力於继续大胆主动教育新一代西藏妇女。她说,该项计划的灵感来自达赖喇嘛尊者的建议,敦促西藏妇女会,投注心力在教育、专业培训,赋予西藏妇女强大和完备知识能力;第二项计划是打造妇女环境平台,致力於传播及时资讯,促使国际社会了解西藏气候危机问题,以及抗击中国的环境政策,拯救西藏的生态环境。

 

大会现场,笔者随意访问了一名会说流利汉语的妇女,尼珍说她一年前来自西藏拉萨市,小时候不知道达赖喇嘛是谁,问起来父母总是闪烁其辞,不愿正面回答,长大后,开始自学藏文及历史,最后是读高中时,才真正从其他地方知道自己祖先及达赖喇嘛和西藏的历史。

 

来自西藏拉萨市的尼珍,长大后才知道达赖喇嘛是谁。(张菁摄影)

 

她说:结婚后,丈夫承包了一家较大的旅游公司,生意还不错,每个月平均可赚6000–10000元人民币,但是2008年3月15日拉萨事件后,当地政府便不再容许我丈夫承包旅游公司,把他原来的公司转包给一个汉人。

“为什么?”我问。

她说:“他们说他到过达兰萨拉的,是危险份子,因为他小时候被送到这里来学藏文和英文,他英文较好,因此公司旅游业务也较好。”

“为何你要到达兰萨拉来?”

“为了能够在离达赖喇嘛最近的地方。” “这里生活不如拉萨。”

“是的,但是心情会好很多。”

“丈夫也来了吗?”

“没有,他拿护照比较难,我和女儿先来。”

“只有一个孩子?藏人也计划生育吗?”

“在拉萨,不管藏人还是汉人都是只准生一胎,可能边远的乡下可以多生。”

“不是说少数民族都可以至少生2胎吗?”

“不知道,我们是领了准生证才获准可以生的。”  尼珍肯定的回答说。

他们是几天来与笔者交谈过的数个被喜马拉雅山隔断家庭中的一个。

最近,西藏妇女会还举办了一连串研讨会,为议会改选做准备,并推动寺院僧尼与僧人享有同等参与社会的权利,以及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

这座设在路边的医院,为达兰萨拉的妇女们带来极大的方便。(张菁摄影)

能歌善舞的藏人年轻人。(张菁摄影)

达兰萨拉诺布林卡工艺学院内的一座寺庙。 (张菁摄影)

 

 

2010年3月7日我们参访团‎一行人拜见了同在印度的第十七世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Gyalwa Karmapa)。他是藏传佛教四大派别之一噶举派(Kagyu)的领袖。噶举派教义通过上师与学生之间代代相传,所有的噶举法师均认为,大宝法王噶玛巴是噶举派的化身和一切加持的来源”。

 

1999年12月28日在黑夜籠罩下,第十七世噶玛巴骑着一匹马和他的幾位貼身侍從,離開了他在西藏的寺院逃亡到印度。一路千辛万苦。噶玛巴说:“ 離開家鄉、寺院、僧眾、父母、家庭和西藏人民的決定,完全是我個人的決定。沒有人告訴我要離開,也沒有人叫我來此。我離開我的家鄉是為了弘揚佛法,另一方面是為了接受噶瑪噶舉傳承深奧的灌頂、口傳和教授,這些我只能從上一世噶瑪巴的弟子得到,他們是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他們兩位都曾被預言是我的老師,目前都住在印度。”

 

拜见大宝法王噶玛巴时,我直接问他:“大宝法王,你这么年轻,长得又英俊,有遇见过追求您的女性吗?”

他爽快的回答说:“有,有过这种情况。”

“你怎么回答呢?”我追问。

他说:“我告诉他们说,非常抱歉。我的心中已经有人占据了,这就是佛。我只能一心一意向佛,没有其他人的位置。”

我问得直接,他答得干脆。大家都会心的笑了。

 

我们参访团‎一行人在2010年3月7日拜见了同在印度的第十七世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图片中,有的已经过世;有的被中共逮捕至今未放人;有的回中国好吃好住,来去无阻;有的依然在海外坚守追求自由人权民主的价值,并为之而继续付出。

 

第十七世噶玛巴经过多日翻越雪山后,他的马腿严重冻伤,以致四肢残废,不能站立。为了纪念救他一命的忠马,噶玛巴在他的行宫外长年领养腿有残疾的马,直到他们终老。我们中其他人都先后涌进噶玛巴行宫参观时,我却在侧门边发现了这匹马,并和它相处了一会,摸着它,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趁着任何过路的机会,我都不会忘记到寺庙的转经筒处来沾沾灵气和转转运气。 (万毅忠摄影)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