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权动态 » 其他维权 » 浏览内容

中国真实新冠死亡人数迷雾,学者们的数据提供线索

792 0
标签:

轉自《紐約時報》                                2023-2-07

 

10月,中国两个最负盛名的学术机构中有四名学者去世,人数与往年相比无异。

 

他们是中国屡获殊荣的科学家。两个机构发布讣告以纪念他们的贡献。

 

11月,新冠病例在全国激增。

 

然后,在12月8日,中国放弃了对新冠的严格限制。

 

讣告开始越来越多,数量在几周内猛增。过去两个月共有40名学者去世。

 

我们检查了过去四年有政府背景的中国工程院和中国科学院发表的讣告。

 

两家有政府背景的机构发布的讣告。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两所学院的成员来自全国各地的研究机构,他们帮助制定国家政策并引导研究重点。根据它们的网站,中国工程院目前约有900名成员,中国科学院约有800名成员。

 

除了“因病逝世”,讣告没有具体说明学者们的死因,这些学院也没有回答更具体的问题。但去年年底的讣告激增恰逢新冠病毒在全国迅速传播时期。

 

尽管中国通过严格封锁和大规模检测实施了“清零”政策,但感染人数已在秋季开始上升。然后,多个城市爆发抗议活动,经济不景气,政府于12月初突然放弃该政策,此后病例激增。

 

在那段混乱时期,医院将病人拒之门外,殡仪馆因遗体太多而超负荷运转。然而,这些悲惨的场景并没有通过政府报告的数字体现——政府几周来只报告了30多例死亡,并因缺乏透明度而招致广泛批评。

 

政府最近几周发布了更多数据,称自取消新冠限制以来录得约8万人死亡。尽管如此,许多专家表示这个数字可能被低估了,因为它只包括在医院死亡的人;有人估计,未来几个月,中国的死亡人数可能会超过100万。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用户指出,类似机构发布的讣告数量激增,表明真实死亡人数远高于官方数字。

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说,由于政府基本上已经放弃了新冠病毒检测,包括在医院进行的检测,所以任何计数可能都不完整。“现实情况是,即使政府也可能不知道全部情况,”他说。

 

金冬雁还说,收集和分享准确信息是“政府的工作”。“但他们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

 

逝世者包括分子生物学家、核物理学家和农业化学专家。86岁的院士马建章是一位专门研究东北虎的野生动物科学家。他帮助建立了中国唯一的野生动物和自然保护学院,并领导了包括中国动物学会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在内的团体。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马建章教授的一位亲属,她说不知道他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因为他没有做过检测。她补充说,他还有其他基础疾病。

 

“对外界来讲可能是有功勋伟业什么影响的人,”这位名叫符群的亲属说,“对我们家人来讲,更重视的他是一个精神引领,精神领袖一样的存在,我们都非常敬重他。”

 

从讣告中获得的远非确凿数据。这些讣告是否详尽无遗地列出了所有已故学者,两所学院无论是在爆发期间还是之前,都没有回答这一问题。

 

尽管如此,其他学术机构发布的讣告数量在12月底和1月初也出现了类似的飙升。

 

哈尔滨工业大学发布的讣告。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世界顶尖工程学院之一的哈尔滨工业大学,2019年到2021年,在当年的那几个月,共发布了一到三篇教授和教职员工的讣告。从去年12月到上个月,该校宣布有29人死亡。

 

北京大学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大学范围内的讣告并未公开。但个别部门为自己的教授和教职员工发布了讣告。

 

逝者包括68岁的外国语学院原图书馆馆长罗晓春;91岁的北京大学护理学院创始人赵炳华,她曾在一次专访中回忆起1960年代担任儿科医生时兼顾家务和照顾两个孩子;93岁的语言学家郭锡良,他在90多岁时仍在继续出版有关汉字古音的书籍。

 

据北京大学郭锡良教授的前学生兼同事张猛说,郭教授去世时感染了新冠病毒。

 

北京大学医学部发布的讣告。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12月,北京大学和北京另一所顶尖大学清华大学都发布了通知,敦促加强对退休教职工的保护。

 

中国卫生官员表示,疫情在12月下旬达到顶峰,病例正在稳步下降。但在香港的金冬雁表示,中国仍未解决其卫生系统中的许多根本问题,例如疫苗效果不佳和病床不足。

 

“这意味着,即使未来出现非常小的峰值,仍然会有更多人死亡,”他说。“如果他们不吸取教训,就会出现那样的新情况。”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