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華郵》揭露:中國全方位收集西方目標人物數據

4709 0
标签:

中國婦權網翻譯自《華盛頓郵報》                                   2021-12-31

 

編者按:編者按:據英國「觀察者」(The Spectator)雜誌近日報導,劍橋大學過去5年從中國電信商華為公司獲得2570萬英鎊資助(3477萬美元)。包含牛津在內,共有9所頂尖大學被曝出接受華為資助,總金額高達2870萬英鎊(3883萬美元),英國政府擔憂華為正深入滲透英國學界。劍橋大學的另一所研究中心,在20219月被發現大多數學者與華為公司暗地裡有經濟等各種關聯,因華為的滲透與收買涉及違法而遭到檢控。美國《華華盛頓郵報》接著也披露了中國如何全方位收集西方目標人物數據。

 

 

中國擁有一個覆蓋全國的政府數據監控服務網絡系統,稱為「輿情分析軟體」。該系統是在過去十年中開發的,最早是用於在中國國內向官員警告網上政治敏感信息。但是近幾年來,中國正在將其內部數據監視網絡的主要部分向外轉移,以挖掘包括 Facebook 和 Twitter 在內的西方社交媒體,為其政府機構、軍隊和警察提供有關外國目標的信息。

 

中文的招標文件、合同和公司備案

 

該軟件主要針對中國國內互聯網用戶和媒體,但對 2020 年初以來 300 多個中國政府項目的招標文件和合同的後審查包括旨在從 Twitter、Facebook 和 Facebook 等來源收集外國目標數據的軟件訂單。

 

監管機構正在購買新的或更複雜的系統來收集數據。其中包括價值 320,000 美元的中國官方媒體軟件程序,該程序挖掘 Twitter 和 Facebook 以創建外國記者和學者的數據庫; 一個耗資 216,000 美元的北京警察情報項目,分析西方關於香港和台灣的閒聊; 以及位於中國大部分維吾爾族人口的新疆的網絡中心,該中心對國外主要是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語言內容進行編目。

 

一名駐北京的分析員說,“現在我們可以更好地了解反華人員的地下網絡,”。他是在一個向中宣部報告的單位工作。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討論了他們的工作,他說,他們的任務是製作一份數據報告,說明與北京高層領導有關的負面內容如何在 Twitter 上傳播,包括個別學者、政治家和記者的簡介。

 

這些監視拖網是北京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完善其對外宣傳工作的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

 

它們還形成了一個預警系統網絡,旨在針對損害北京利益的趨勢發出實時警報。

 

拜登政府擔心對華科技投資被用做軍事或監控

 

德國馬歇爾基金的高級研究員馬雷克奧爾伯格說:“他們現在正在將部分努力轉向外部,坦率地說,我認為這太可怕了,看看這在中國國內帶來的龐大數量和規模。” 她說:“這確實表明,他們現在覺得在海外保衛中國、在海外打輿論戰是他們的責任。”

 

中國政府的一些預算包括代表警察和宣傳部門購買和維護外國社交媒體賬戶。還有一些人描述了使用有針對性的分析來完善北京官方媒體對海外的報導。

 

採購規模不等,從小型自動化程序到耗資數十萬美元的項目,這些項目每天 24 小時都有工作人員,包括講英語的人和外交政策專家。這些文件描述了高度可定制的程序,可以從個人社交媒體用戶那裡收集實時社交媒體數據。有些人描述了跟踪包括美國選舉在內的問題的廣泛趨勢。

 

《郵報》是媒體,無法審查其系統收集的具體數據,但採訪了北京的四名直接參與政府輿論分析的人,並描述了獨立的軟件系統,這些系統可以在中國國內的服務器上實時自動收集和存儲 Facebook 和 Twitter 數據,以用於各種分析。

 

Twitter 和 Facebook 都禁止在未經事先授權的情況下自動收集其服務中的數據。 Twitter 的政策還明確禁止開發人員收集用於推斷用戶政治派別或民族和種族出身的數據。

 

”Twitter 發言人凱蒂·羅斯伯勒 (Katie Rosborough) 表示:“我們的 API 僅提供對公共數據和推文的實時訪問,不提供對私人信息的實時訪問。 根據我們的開發者政策和條款,我們禁止將我們的 API 用於監視目的,他指的是該公司的應用程序編程接口 (API),該接口允許開發人員從平台中檢索公共數據等職能。

 

Facebook 沒有回應關於它是否知道監控或被列為提供該軟件的幾家公司、大學和官方媒體公司是否被授權在其平台上收集數據的置評請求。

 

中國外交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習近平親自部署的輿論引導

 

2021年5月,習近平號召高級官員在國外塑造更加“值得信賴、可愛、可靠”的中國形象,呼籲“有效開展國際輿論引導”。

 

他的言論反映出北京對如何控制中國的海外形像日益焦慮。

 

中國在線分析國內輿論的系統是習近平主席實現中國宣傳機器現代化和保持對互聯網控制的計劃的一個強大但基本上不為人知的支柱。

 

大量的數據收集和監測工作讓官員們深入了解公眾輿論,這在一個不舉行公共選舉或允許獨立媒體的國家是一個挑戰。這些服務還為中國的審查機構提供越來越多的技術監控。大多數係統都包含警報功能,旨在實時提醒官員和警察注意負面內容。這些行動是北京所謂的“輿論引導工作”的重要功能——通過有針對性的宣傳和審查,塑造有利於政府的公眾情緒。

 

《中國日報》與北京交通大學簽訂了合同,該大學是中國六所開設專門部門研發輿情分析技術的大學之一。

 

《中國日報》2020 年 7 月的一份30 萬美元的“外國 人員分析平台” 招標書上,列出了一系列程序規格,得標者開發的程序將挖掘 Twitter、Facebook 和 YouTube 的數據,以獲取有關“知名西方媒體記者”和其他“政治、商業和媒體圈的關鍵人員”的數據。招標書寫明:“我們正在與美國和西方媒體競爭,爭取話語權的鬥爭已經開始”。

 

另外還寫明,軟件必須24小時運行,按照規範,反映目標人員之間的關係,挖掘目標人員之間的“派系”,衡量他們的“中國傾向”,並建立一個自動標記“虛假陳述和報告中國”的警報系統。 。 ”

 

《華盛頓郵報》對文件的審查顯示,超過 90% 的列出技術規格的招標都描述了類似《中國日報》文件中概述的警告系統。

 

兩名在北京政府機構簽約的輿情分析部門擔任分析師的人告訴《華盛頓郵報》,當檢測到“敏感”內容時,他們會通過短信、電子郵件和專用計算機顯示器收到自動警報。由於未獲授權對外國媒體發言,兩人均要求匿名。

 

“負責[監控]壓力很大,”其中一位人士說。 “如果我們的工作做得不好,就會產生嚴重的影響。”

 

這位知情人士在談到他們的部門時說,高度敏感的網上病毒趨勢被報告到由中國網絡安全局 (CAC) 維護的 24 小時熱線,該機構負責監督國家的審查機構。該人士補充說,大部分警報與國內社交媒體有關,但自2019年年中以來,外國社交媒體也被納入單位監控。

 

該人的帳戶有四個無關係統的招標文件支持,其中提到了直接撥打 CAC 的熱線。

 

2020 年 12 月,中國福建省福州市宣傳部門購買的一套價值 236,000 美元的系統,招標書上也寫明:“遇到重大輿情,直接通過電話聯繫 CAC 值班人員,以確保通過各種溝通工具進行通知。”福州市也規定用於監控 Facebook 和 Twitter 以及國內社交媒體。它規定向 CAC 的報告應包括個人社交媒體用戶的詳細信息。

 

國家媒體主導的數據挖掘

 

系統的供應商各不相同。 然而,一些最多產的輿情監測服務是由官方媒體自己提供給警察和政府機構的。

 

這些文件深入了解中國主要官方媒體在國外設有的辦事處和服務器的外國社交媒體數據收集的範圍,以及它們在基於日益複雜的數據挖掘分析中,為北京提供宣傳指導方面的關鍵作用。

 

由中國官方媒體帶頭的海外宣傳力度越來越大,已經在華盛頓引發了警報。

 

2020年,美國國務院將中國頂級官方媒體在美國的業務重新歸類為外國使團,增加了報導要求並限制了他們的簽證分配,激怒了北京。

 

《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提供全國最大的合同輿情分析服務之一,獲得了數十個項目,其中包括為警察、司法機關、共產黨組織和政府部門提供的海外社交媒體數據收集服務。該部門在 2020 年的營業收入為 3.3 億美元,比 2018 年增長 50%,它表示它為 200 多個政府機構提供服務,但尚不清楚有多少人要求外國社交媒體數據。

 

在《人民網》中標的一次招標中,與北京警務情報指揮部簽訂了一項30,570 美元的服務費合約,用於搜尋外國社交媒體,並對未指明的“關鍵人員和組織”進行報導,收集有關他們“基本情況、背景和關係”的信息。

 

合約還要求每週發布有關香港、台灣和美國關係的數據報告。在 1 月 6 日批准 2020 年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前不久發布,它還呼籲就與選舉有關的“網民主要觀點”進行“專題報導”。

 

中國的高超音速飛行器試驗是快速擴展戰略和核系統計劃的一部分

 

“國際力量對比發生了深刻調整,”招標書稱。 “通過網絡公開信息的收集,我們可以密切關注國際社會,分析敏感和熱點,維護中國社會的穩定。”

 

《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首席分析師廖燦良(譯音,原文:Liao Canliang,)在2020年4月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輿情分析的最終目標。

 

“分析和預測的最終目的是引導和乾預輿論,”廖寫道。 “……社交網絡用戶的公開數據可以用來分析用戶的特徵和偏好,然後有針對性地進行引導。”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