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浏览内容

哀求警員讓自己救人的FA一一 8.31兩周年專題 之二

58 0
标签:
前香港《蘋果日報》記者梁裏裏
曾經,他揹着急救用品,穿梭於橫街窄巷中,為別人料理傷口,以生理鹽水沖眼沖身。一切,都變得恍若隔世,他長大了,而且即將展開人生新一頁。
兩年前,在街頭碰上C,瘦削的身軀,架着黑框眼鏡,滿臉稚氣,當然啊,他只有16歲,那時他在運動中仍找尋着自己的崗位,也許不是甚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但對於一些沒有防避催淚彈的市民來說,一個為自己沖洗眼鼻的人,就如救了一命,沒有誇張。
今年721放榜了,他說這真一個爛笑話,讓他們這屆DSE考生無論如何也忘不了這組數字。但對於他來說,831,才是真正的沒法忘記,終其一生,也是一個傷痛的烙印,我記得,兩年前,他告訴我那晚的事情時,說得很平淡,就如訴說着別人的故事,他說必須這樣抽離,才能讓自己好過一點,很長的一段時間,他無法踏足太子站,那段記憶實在太恐怖。
雖然已聽過很多遍,但我還是希望他再把那一個小時發生的事敍述多一次,「其實我還未能完全放下,或者一半吧,現在算是勉強能生活下去,很累啊」。18歲的人生,很累,是誰奪走了他的青春期,其實兩年前的他,已是相當成熟,現在中學畢業了,竟讓人有大學畢業的錯覺。
「整件事很恐怖,在月台上,警察跑下來打人,列車不開動,車門又開又關」,他努力嘗試,但無論如何,也忘不了親眼看着警員們踩着扶手電梯上的市民跑下來,就這樣踩着人們的頭顱跑下來月台,發生甚麼事了,他問了自己很多遍了,但也無法得到答案。
看着黑布蒙頭全身黑衣的速龍在月台上奔跑追打市民,「然後就入車廂打人,擋住了車門不讓車門關閉」,他形容,車內的市民就如被恐怖份子脅持般,「其實你想怎樣,拘捕還是怎樣,說出來就可以了,不需用這種暴力」。
即使到了今天,他仍記得那個被打至昏迷,被警員拖行的男子,「他整個人倒臥在地,完全不動了,頭不停的流血,被拖行時,滴出一條血路」,他是急救員,看到有人受重傷,當然立即想幫忙,月台上情況相當混亂,他立即上前詢問警員,能否讓他為男子療傷,至少把血止了吧。
那天,我們看見站外的義務急救員聲淚俱下,隔着鐵閘哀求警員讓他們入內救人,卻不知道,月台上也有急救員,只是,他們同樣被粗暴驅趕。C跟傷者只有數步之遙,卻無能為力。
他的心很痛,沒有有人能想像他那巨大的無能感,過去兩年,如巨石般壓着他,那些面如槁木的傷者,那些尖叫聲,如影隨形。他只能冷靜,要求警員讓他救人,但當他看見警員那雙佈滿血絲的眼睛時,他知道自己此刻要求救人,根本就是癡人說夢,「唔夠擔同佢拗,佢哋好似黐咗線咁」。
關於有人被打死的說法,那些人一再以「假新聞」來推說,當那些畫面一再浮現於他的腦海,這實在是一個無法被解開的結,「你這樣說,我只能相信,即使沒有人死,那些傷者呢?要否經歷漫長的治療?或者有很多後遺症?」他依然是滿腹疑惑。
公眾對事件充滿疑惑,若一句「假新聞」就能解決,那該多好,世界從此少很多煩惱,我們亦省下不少精神、時間和白花,到底這種不信任是何時開始呢?從前曾有過的信任,如何在短短數月間毀於一旦?當一個人不相信自己,我們還能說是那個人的問題,當200萬人不信任自己,還能怎樣自圓其說?一切不順心不合意的新聞報導都是假新聞,一切向當權者「提出疑問」的新聞媒體,都是「犯罪集團」。若有一個露台,若有一場演講,這些人的嘴臉會否像32年前壽西斯古那般錯愕?抑或一如既往地嘴角輕蔑的向上揚而沒半點羞恥?到底他們知不知道,我們已不再是他們認知的我們了?
「唔關事嘅走!」他被警員趕至月台的另一邊,然後又被另一警員趕回去,到底發生甚麼事了,他完全難以用常理和邏輯分析,因為眼前的一切,是比驚悚片更恐怖的畫面,「警員太激動了,一邊講粗口一邊打市民,然後又跟市民互罵起來」。那十多分鐘,就如過了一輩子,最後他登上了列車,當門關上、列車開動時,他才回過神來,甚至懷疑,這一切是真實,還是一場夢。
列車上傳來哭泣聲,到石硤尾站後,月台上沒有任何職員,他跟列車上的市民也不敢離開月台,怕站外有警員,「大家都很驚慌,惟有互相安慰」,身邊很多人都在哭,但他沒有哭,「我覺得自己不應該哭,還有很多人需要幫助,要確保所有人安全離開車站,亦要檢查有沒有人受傷或暈倒在車廂」
C的確做到了,協助所有人離開地鐵站,當中還有一位坐輪椅的人士,當時月台上的升降機停止運作,「我去車站控制室拍門,裏面有人,但不肯出來」。最後,他和其他義務急救員一起把他安全送出站外,還有一家大小的,堅決不走,因為未到達目的地。他還記得有一位婆婆不停罵港鐵,罵他們沒有職員在場不負責任,又罵列車在太子站不願開出,他不停勸婆婆離開,差不多半小時,大份人都離開後,他才步出地鐵站。
這件事對他來說,影響很大,最起碼比他想像中的大,這段記憶本身就是沉重,他花了整整一年才能把創傷撫平,而這兩年來亦不時會夢見人們的尖叫聲,還有地鐵內的警報廣播。如果可以選擇,他說不希望經歷兩年前的事,「整定嘅!」,是否命定,沒有人敢說,但自己就是生存在這個年代,被迫接受,被迫成長,「向好的一方想,件事令我了解社會,知道人性是甚麼,知道世界是怎樣運作」。
「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是歷史,我們無能力改變」。對的,我們改變不了歷史,只能保存歷史,而掌握歷史真相的話語權,就能掌控未來,能掌控未來,就能掌控現在。
Welcome to 1984.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