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权益 » 浏览内容

云南寄宿学校7岁女遭猥亵 公安迟迟抓不到罪嫌

388 0
标签:

综合报道                                                2021-1-13

 

2020年12月23日晚上,云南昭通市昭阳区文野学校的陈老师突然通过微信,向小羽母亲杨女士发来两张关于小羽眼睛红肿的照片:“你家姑娘(小羽)眼睛红得很,(病得)很严重,可能要做手术,你们来(学校)一趟。”

 

 

“我女儿平时身体很好的嘛,咋个就生病了呢?”疑惑之余,爱女心切的杨女士还是心急火燎地从佛山火速赶路,于25日下午3点左右抵达文野学校的宿舍,所看见的女儿完全是个“病秧子”:脚上生冻疮,右眼红肿,走路蹒跚,不时咳嗽。

 

当天晚上,她将女儿接到宾馆,意外发现女儿睡觉时不脱裤子,还一直用双手捂住自己的下体。随后,她掀开被子,将女儿裤子解开一看,当即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女儿隐私部位红肿、流液,伴有瘙痒与疼痛。

 

12月26日在小雨家长和公安的护送下在昭通市中医医院妇科做了检查,诊断结果:外阴溃疡,阴道炎,处女膜裂伤,肺炎。

 

2020年杨女士夫妇俩到广东省佛山市打工之前,小雨和哥哥都留在彝良县老家读书,2020年8月,他们经人介绍后把7岁的小雨送到全封闭寄宿制民办学校——昭通市昭阳区文野学校上二年级。

 

小羽在该校读书以来,远在佛山打工的夫妇俩不时通过跟小羽的陈姓生活老师进行微信视频和语音电话等聊天方式,“见一见”小羽,问一问她在学校的学习、生活、身体等情况,所获知的情况都是小羽除了学习成绩差,身体等其他情况都是好端端的。

 

 

 女儿的讲述让母亲震惊

 

”看到女儿的隐私部位症状后,我又心疼又生气。“杨女士说,再三追问后,小羽才怯生生地向她说出了背后发生的隐情:大约10多天前的一个周一中午,她在学校食堂吃完饭后,一个瘦瘦高高、留短头发的陌生男子突然叫她(小羽)回宿舍去睡觉,看见这个恶狠狠的男子后,她吓得赶忙跑回到宿舍。平时是她和几个同学跟一个老师一起住的宿舍,当时只有她一人。随后这个男子来到宿舍,说了一句”不准哭,不准喊,喊我就抓走你“,便掀开被子,用手去对她进行猥亵。小羽被吓得不敢哭喊,只能闭上眼睛。等她不知什么时候醒来后这个男子已不知去向,下体和床单上都是血,下体痛得厉害,却不敢跟老师和父母说。

 

昭通市昭阳区文野学校校园。

 

昭通市昭阳区文野学校成立于2019年08月14日,注册地位于昭通市昭阳区和平街39号,法定代表人为李朝林,经营范围包括九年一贯制学校(附属幼儿园)。

 

封面新闻记者在爱企查搜寻发现,昭通文野商贸有限公司注册地同样位于昭通市昭阳区和平街39号,法定代表人为李朝林,经营范围包括文化用品等。

 

听了女儿的讲述,震惊的杨女士当天深夜找到了文野学校副校长章晨和另外两名老师,把小羽送到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并把怀疑女儿遭受性侵的情况告知了医生。从杨女士向记者出示的一份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门诊记录中显示:初步诊断:急性外阴炎。

 

杨女士当天又带着女儿去了昭通市中医院,并由丈夫熊先生在当天上午11时50分拨打110报了警。

 

报警后,他们一家三口收到昭阳区公安分局凤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随后该派出所对他们进行了询问,女儿向警察所说的情况与25日当晚跟她所说的情况一致。

 

昭通市中医医院12月26日检察,诊断结果:外阴溃疡,阴道炎,处女膜裂伤,肺炎。

 

熊先生认为女儿是在文野学校的宿舍内被人侵害的,不管凶手是谁,该校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随后,家属到学校要求查看监控视频,学校回复超过10天的视频已被后来的监控信息覆盖。

 

记者没有向小羽问及该案细节,只是鼓励她好好学习,考试满分,小羽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过,记者注意到:小羽没有看自己平时喜欢看的动画片,而是呆呆地站在宾馆窗台前,久久地望着窗外飘扬的雪花和灰蒙的雾霭……

 

学校正配合警方恢复被覆盖监控信息

 

8日下午4时10分,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来到文野学校,见到了该校校长卢长芬、分管校园安全与卫生的副校长章晨。

 

”她发生这种事,我们学校是肯定不希望发生的,也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章晨副校长说,25日当晚,接到杨女士要送小羽去医院治疗的消息后,他和其他两位老师立即陪同去医院,垫付医药费,忙着找医生为小羽做检查,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4点。后来,小羽转院至昭通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后,学校为经济困难的小羽垫付了共1万元医药费。

 

”到目前为止,我们也不知道她(小羽)病情的原因,需要警方等部门的最终调查结果来证明,我们也希望能早日知道这个调查结果。“章晨表示,文野学校招生办学才有两三年,但历来重视本校学生安全管理工作。

 

对于记者“校园有哪些安保措施”的提问,章晨回复:“我们的校园安全保护措施太多了。”他表示目前学校正在全力配合公安部门的调查,如果警方调查结果证明文野学校有错,一定会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

 

对于小羽父母关于监控被覆盖的疑问,章晨回应:”按照昭阳区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学校的监控设备最少要能保留一个月的监控信息,可是,目前我们学校的监控设备只能保存最近10天内的监控信息资料,10天之前的监控信息会被覆盖,这是我们学校的过错,但不存在人为破坏的情况,而且,我们正在配合警方,对这些被覆盖的监控信息进行恢复。”

 

”现在,我们学校正在进行爱国卫生运动,你们(记者)改天或者明天再来采访。“说完,章晨起身离开办公室,谢绝了记者的采访。

 

 警方已立案侦查

8日下午,小羽的父亲熊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一份由昭阳区公安分局于2020年12月27日作出并盖有公章的书面”立案告知书“,当中的相关内容明确显示:小羽被猥亵一案,符合立案条件,正在开展立案侦查。

 

8日,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经过走访,核实了那份”立案告知书“,并得知昭阳区警方现已立案侦查,正在深入侦办这起案件。

 

 

母亲网上发文求助

 

2020年12月,我女儿在学校宿舍午睡时被一名男子侵犯,作为母亲,我却不知道怎么去为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希望大家帮帮我。

 

由于我们夫妻二人要外出打工,2020年8月,我们将7岁的女儿送到昭通市昭阳区文野学校上学,学校是寄宿制,女儿上二年级。平时,我们也会和学校的老师保持联系,通过电话和视频来了解女儿日常的生活和身体情况。

 

2020年12月23日晚上18:24,老师发了两张照片来,说女儿眼睛痛,可能要做手术。24号晚上,我急忙从广东赶了回来,25号上昭通去学校接的孩子,老师说让我接回去医好再送回学校上课,随后我把孩子带到昭通市人民医院检查眼睛,医生说眼睛无大碍,开了两瓶眼药水,随后我就把孩子带到宾馆住下。

 

到了晚上10点半,发现孩子的手一直捂住下身隐私部位,我看不对劲,便脱下孩子裤子,发现孩子隐私部位红肿,便多次问孩子怎么回事,她才说在学校有人侵犯她,她说是大人,问她她也记不清那人长什么样了,问她有多久了,她说有10天了,然后我就打电话给她父亲,26号,孩子父亲也赶了回来。孩子父亲打电话给老师说了孩子情况,11点12分,老师来电话,说等下过来一起带孩子去人民医院看。

 

差不多等了50分钟左右老师们来了,随后我们一起去昭通市人民医院妇科检查,因检查结果要三个医生诊断后才能说,医生说要第二天早上8点三个医生诊断才能说结果,一个不能说,三个老师说她们要回去休息,叫我在医院住一晚上,第二天一起拿来看结果,我跟孩子就在医院过夜。

 

第二天拿结果的时候,老师们一个都没有来,打电话也不接,然后打了第二个电话老师说马上来,但是也没有等到。人民医院妇科一个医生来了就把结果说了,说孩子没有事,开了药单子,让我们回去洗洗就好了,然后我没有说话。说实话,我对她们的检查结果很不满意,孩子出这么大的事情,病情这么严重,她们也看了孩子的病情情况,怎么会没有事呢?然后医生看我不说话,觉得我对她们说的结果不满意,就叫我把警方带来,我没说话,就把孩子带回宾馆。

 

随后老师们到了,买了早点来宾馆,他说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叫我不要声张要保密,这样子对孩子的成长有影响。我老公到宾馆后就报警了,警察把我们带到凤凰派出所问了事情的具体经过,随后把我们带到了昭通市中医医院妇科检查,检查结果跟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的结果不一样,医生说孩子病情非常严重,需要住院治疗,诊断结论为:外阴溃疡、阴道炎、急性外阴炎、处女膜裂伤等。

 

警察说,该治疗的要治疗,他们回去会调查,就走了。2020年12月26号晚上孩子姑姑办理的住院,我和孩子父亲被警察叫到学校,警察开始对学校的宿舍进行拍照,然后警察把生活老师叫到凤凰派出所谈话,我们继续回医院带孩子治疗。

 

治疗期间,学校对我们不理不问,随后我们去找学校,学校才说让我们先治疗,28号下午三位老师来医院看望孩子,并没有关心孩子的病情,就追问结果,然后我就说两个医院的结果不一样,后期我们去问学校,学校章校长说这是细菌感染,然后我们问学校要监控,他说学校的监控只储存10天,10天以前的已经删除看不到了。

 

2020年12月27日,昭阳区公安分局开始立案侦查,到现在已经10几天了,还没有锁定犯罪嫌疑人,学校的校长、董事长都不承认中医院的那份诊断结果,他们只承认人民医院那份‘处女膜完整’的病历。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